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如何得果

第八百二十七章 如何得果

    真言法音,以无形法音攻击对方的术法,本身就是无上秘法。

    上古有些修炼佛门宗法的大修士,能够用真言加持,增加术法和法宝的威力。

    而魏索得到的“大乘法音”,完全是在此种真言法音上,带上了无限接近真仙的神玄大能对天地法则的领悟,如同将得到传承的修士,直接带入他对“真言域”的理解之中。

    这绝对是那名神玄大能的最强传承,一门无上强法!

    “全部都不复存在了?禅音木鱼,松木禅院,全部都不复存在了?”这门无上强法,直接就是将魏索带入了这名神玄大能的某一个单一境界,让他接触到了这名神玄大能的一角世界,让他无比的震撼,所以片刻之后,魏索才睁开眼睛,发现禅音木鱼和松木禅院已经彻底消失。

    原先松木禅院所在的地方,一些黄草蒲团之上,坐着一名身穿赤金色袈裟的神玄大能,周围坐着十余名风烛残年的老人。

    这十余名风烛残年的老人赫然最少都是金丹四重后期巅峰的修为,其中不凡金丹五重后期的修为。这些垂垂老矣,但身上却散发着无尽威严的老人,明显是功德宗压箱底的老古董级人物,这些老古董级人物平时肯定也不会轻易展露行迹,但是此刻松木禅院全部化成飞灰,这些功德宗的底蕴,却是全部展露在了魏索的眼前。

    这些老人身上的气息,大多让魏索感觉十分危险,这种底蕴还远在玄风门之上的超级大宗门的老古董级人物,比起之前他遇到的老古董级人物,更难对付,说不定不少人身上都有足以威胁神玄的秘宝或是秘术。

    而且之前和明德对敌之时,他就已经听灵珑天说得十分清楚,修舍利的修士,很多功法都是可以舍弃肉身,肉身遭受重创,都还能激发秘术,这点就使得这些修士更难对付。

    那名身穿赤金色袈裟的神玄大能,自然就是功德宗宗主。

    只见功德宗宗主的面目只有三十如许,却是理着一个光头,完全一副僧人的打扮,庄严宝相,无悲无喜,十分光洁,不染一点尘埃,其身上冒出令人无法逼视的淡金色神光,这淡金色神光在他的身下形成一个淡金色莲台,一圈圈淡金色的神纹,缭绕在他身后,刺入虚空。而每一道淡金色神纹刺入虚空的末端,都是光怪陆离,不时的绽放出一朵朵波罗花。

    此种身上自然带出大道法则,泛出神纹的景象,让魏索可以肯定,此人的修为比起王无一孰强孰弱,虽不好说,但是修为恐怕比起苏神血和玄风门门主叶玄成,是都要高出不少。

    如同菩萨一般的功德宗宗主和十余名身上散发着无尽威严的老人的身外,是一些修为稍弱的长老级人物,以及一批真传弟子之中的精英人物。

    明德也盘坐在其中,位处一名身穿紫色大罗袍的枯瘦老者身后。

    而之前只见过明德给自己凝出的画像的明宁,也坐在距离明德不远处的一个黄草蒲团上,只见身穿金色禅衣的明宁的面相不怒自威,身上的透明晶光,在其身外形成一尊庞大的三面佛,而且眉心之中,有一条朱红色的光影明灭不息,好像有一条神火在颅内燃烧一般。

    所有在场的金丹修士,至少有三十六七名之多,而且魏索十分清楚,功德宗必定还有其它金丹修士存在,或许没有得到聆听禅音的资格,功德宗的实力和底蕴,的确极其惊人。若是没有其它超级大宗门的牵制,若是没有登仙宗、化天教、皇天道这三个超级大宗门的存在,以功德宗这一宗之力,恐怕可以统治整个云灵大陆。

    此刻所有这些大人物全部沉默,这千年以来,还是有十余名功德宗的修士在七宝密地得到传经,大多都有大成就,这七宝密地对于功德宗来说,也像是一个至高的藏经之所,但是现在,竟然全部从世间抹去,不复存在了。

    “此次有谁得到禅音传法么?”功德宗宗主身外的淡金色神光突然摇动,身后虚空之中的波罗花大量盛开,突然张口说出这么一句。

    他这声音并不特别响亮,但是却给人一种极其宏大的感觉。

    “他这也是一门真言法音秘术!”魏索心神一晃,马上发动小凌谷中得到的大道灵音,心神瞬间平静下来,一片清明。这功德宗宗主此刻明显也是动用了某种真言法音的秘术,似乎不亚于之前禅音木鱼的扰神之音,如果不是大定力,大坚毅者,肯定无法抗拒他的这道秘术,如实说话。

    魏索自然不可能将得到的两门术法拱手交出,所以只是不动声色,不发出任何声音。此时却是有两名功德宗弟子出声,其中一名盘坐在池塘边的一块大石上,位置比较偏僻,应该也是真传弟子中的普通人物,而另外一名是诸峰之中的普通弟子,已经有五十余岁的年纪,鬓角都有点发白,额头上也有了皱纹,盘坐在一株普通的老梨树下。那株梨树已经死去大半,树干布满虫蛀。

    “我得到了一篇经文,名为证菩提法印…。”

    “我得到了半篇经文,名为明净莲台…。”

    这两名弟子如同彻底被功德宗宗主的神识操控,没有丝毫的隐瞒,连所得经文的名字都说了出来。

    “将他们两人带入琉璃宝境,由罗太上长老亲传。”功德宗宗主再次发声,绝大多数,包括这两名在内,绝大多数都似乎处于迷茫之中的功德宗弟子全部恢复了正常,一名头发稀疏,半边脸面的肌肤都已经干枯的老者不苟言笑,身上冒出一条深黄色神虹,将这两名弟子一卷,随即射出了此座山头。

    “他们两个…居然被宗主亲点,成为太上长老的亲传弟子…。”绝大多数的普通诸峰弟子和真传弟子,眼见此幕,全部惊羡不已,很多人极其懊恼,极其嫉妒。

    魏索心中平静,虽然功德宗宗主的境界远在他之上,根本无法感知得到功德宗宗主的情绪变化,但是在那两名弟子报出经文之时,他还是敏锐的感知到了有几名环坐在功德宗宗主身旁的压箱底老古董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失望和失落之情。

    仅以此点,他就可以肯定,那两名弟子虽然也有机缘,分别得到了一篇经文和半篇经文,但是那两篇经文,恐怕并非是特别强的强法。看来真正的无上强法,此名神玄大能的真正无上传承,是落在了他的手中。

    “看来此名神玄大能,在此处的确留下了不少机缘…但真正的传承,只有最贴合他的气息,能够不为禅音所动的人,才能得到。”

    魏索心中不能肯定,以功德宗宗主此种修为,会不会也得到某些传承,但是他却是感觉得出来,功德宗宗主所走的道似乎和此名神玄大能的道很不相同,功德宗走的道,似乎是成圣成佛,无尽辉光,如同庙宇之中的神佛一样,受人敬仰膜拜的威严之道,而此名神玄大能所走的却是自然之道,融于天地之中。所以功德宗宗主,肯定也不能得到此名神玄大能最强的传承。

    他还想到,大盈峰老人张云的那名钟姓师兄,虽有两丝遗留气息相助,但是凭借那名钟姓师兄的修为和感知,说不定他以为得到的经文,根本不是完整的经文,所以他才根本无法推断出经文的意思,郁郁而终。

    此处传承断绝,真正的七宝密地不复存在,看守应该不会有之前那么严密了。但是如何通过外面那三十多座佛光笼罩的山头,到达这里面,窃取醍醐圣果,这却是实在让他头疼,他此刻根本想不出好的办法。

    “走吧,随我们回去。”先前带魏索等人进入七宝密地的一些老者又出现了,威压的发号施令之后,此次却是在外围的诸峰普通弟子先行离开,几乎所有的诸峰普通弟子都是十分懊恼,垂头丧气,恨自己没有机缘。真正的七宝密地已经不复存在,今后就算做得再好,也没有聆听禅音的机会。

    “小马,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经文?”在魏索等人乘坐白色大船回到大琼峰上的时候,许多诸峰的老辈人物已经满怀希翼的在那里等候,张云老人也在其中,看到魏索下来之后,张云老人马上迎了上来,对着魏索传音道。

    “没有。”魏索摇头,他不想欺骗这位慈祥善良的老人,但是他所处的境地不容他都说实话,为了安全起见,他宁愿想办法在别的地方,给这位老人和那钱姓老人,以及费中等人留些好处。

    “这是各自的机缘,没有的话,你也不要灰心失望,或许今后还有不同的机缘。”张云老人的眼中也有些失望,但是他却马上出声安慰魏索道。

    “师叔,放心好了,我的心态十分平和,不会受什么影响。”魏索点了点头,和张云老人一起离开。

    “我很期待几天之后的诸峰大比,有些人极其可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的资质,居然还想在这次聆听禅音一飞冲天,结果还不是两手空空,灰溜溜的离开。”就在此时,一个充满讥诮的声音传入了魏索的耳中。发出这声音的就是那名外表风流倜傥的大愚峰弟子,此人明显也是十分懊恼,正好看到魏索,有股想把怨气发泄到魏索头上的样子。

    “你还不是一样一无所获。你等着吧,诸峰大比,你会涕泪横流,后悔自己以往的言行。”魏索毫不客气,传音到这名弟子的耳中。

    随后,他也不看这名年轻修士的脸色,直接和张云离开。在这种许多长老在的地方,没有任何正常的功德宗弟子敢造次。他可是急着回去参悟和试炼得到的经文,还有醍醐圣果,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得到,此刻也令他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