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二十三章 你玩我?

第八百二十三章 你玩我?

    “嘶!”

    盘坐于光滑圆石之上的魏索深深吸气,如同荒古巨兽在呼吸,石室内外数十丈的空气都似乎一下子被卷空了。

    随即魏索睁开了双目,从圆石上站了起来。

    他的脸上现出一丝惊喜的神色,一股强大的自信,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在炼化了盘古巨蛰的一颗妖丹之后,他的肉身更为强大,炼化各种灵药的速度更快,几颗从那些老古董级人物身上得到的蕴含惊人灵气的灵丹,只是半个时辰,就全部被他炼化。

    此刻他的外表看上去依旧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是他已经和之前预计的一样,突破到了金丹五重的修为。

    因为生怕显露气息,所以魏索此刻没有祭出金丹来看,但是内视之下,他的金丹更为庞大,光华璀璨至极,如同一颗真正的星辰,镇于窍位之中,而且和金丹四重相比,他的这颗金丹,似乎多了一分莫名的道蕴,就好像一种更为庞大,更加逆天的东西,要从中化生出来。

    这个东西,自然就是神玄法相!

    金丹五重巅峰,金丹破壁之后,便会化生神玄法相!

    突破到金丹五重的修为之后,魏索已经触摸到神玄的气息。

    庞大的金丹上散发出滚滚丹气,反哺肉身,长期滋润,至少可以提升数十年寿元,这种感觉太过美妙了,每一层境界的突破,都会给修士带来很大的好处。

    魏索先抛开欣喜的感觉,静心体会。

    虽然金丹四重后期和金丹五重之间,似乎只是隔了一层纸,但是这却代表着金丹的再次蜕变,实力上面,却是有了质的飞跃。

    魏索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又有壮大,先前施展得自真仙神纹的秘法,神识可以笼罩万丈的区域,但是现在他的神识使用此种秘法,却是足可笼罩一万两千丈的距离。

    先前那几名大缺峰、大愚峰的弟子,在他的面前很是牛气,但事实上是,那种修为等级的弟子,现在魏索在一万两千丈外施放一道术法打去,都可以精准锁定,他们都肯定抵挡不住,要被灭杀。

    他的真元力量也再度提升,施展各种术法,威能都可以提升不少。

    先前那颗盘古巨蛰妖丹让他的肉身再度有大幅度提升,魏索静静体会,可能配合地母古经,连续不停的御使镇天法相都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加上有列缺残月在手,魏索有无比信心,只要不遇到神玄修士,任何金丹修士,都无法将他阻拦。

    “枯藤老树,断壁残垣,想不到这样一座山峰之中,竟然会有自然灵音化生。”魏索仔细体会了片刻,又在心中感叹了一下昨晚所得之后,便离开了小凌谷,朝着前山大若谷和小云谷的方位行去。

    明日就是七宝密地开禁的时间,这最后一日,他还得做好马腾的这个身份,照看好大若谷和小云谷的几片灵田。

    “马师兄,你怎么没在小云谷中,我刚刚去小云谷找过你…。”刚走到前山山腰,一名正好经过,一眼看到魏索的大盈峰弟子,便是十分焦急的叫出了声,上来就扯魏索的衣袖。这名大盈峰弟子正是那名为人热心,先前魏索在大若谷口见到过的费中。

    “发生了什么事了?”费中的神情和话语让魏索有些惊讶。

    “你是不是得罪了大愚峰的人,现在大愚峰的人已经到了冷凝谷,正在找你麻烦。”费中焦急的说道。

    “大愚峰的人找我的麻烦?”魏索皱了皱眉头,这肯定就是几天前自己阻止大愚峰的那三个家伙拆房,现在就来报复,这也太快了点吧?“到底怎么回事?”魏索心中冷笑,脸上却是有些呆笨的样子,问道。

    “我也不清楚,似乎是说你照看的东西出了问题,两位师叔要你马上赶去,你要小心,不让你说话你千万别乱说话,对方肯定是故意找麻烦…。”费中十分焦急,扯着魏索往冷凝谷走,一边不停的交待。

    “此人来了。”魏索不动声色的跟着费中进入冷凝谷,这是一个布满玄冰法阵,到处都是冰天雪地的山谷,其中布置着几片灵田,周围已经站了不少人。看到他和费中走入,三名修士发出了冷笑。

    那三名修士就是几天前要拆房的那三名大愚峰的弟子,而三人的旁边此刻又多了一名身穿月白色衣衫,头颅扬得很高,双目有些内陷,看上去又是阴鸠,又是傲气十足的青年。

    “马腾,这两株冷香冰梅这几日是不是你在照料?”看到魏索和费中走入,一名青袍老者马上走上前来,质问道。这名青袍老者名为卓九眉,也是和朱云等人同一时期,属于大盈峰中最为老辈的人物之一。

    魏索目光一闪,发现那两株原本如同白玉般晶莹的冷香冰梅上出现了许多灰色斑点,已经快要枯死。“的确是我在照料。”不过魏索的脸色没有什么改变,依旧面色忠厚的样子,点头答道。

    “那这两株冷香冰梅怎么会这副样子?这分明是加入了天鹳鸟粪灰之后,忘记灌溉灵泉,才会导致根系缺水,导致这两株灵梅枯败。”青袍老者的面容十分严厉,脸色难看。

    “我也不知道,我昨日施入天鹳鸟粪灰之后,并未忘记灌溉灵泉。”魏索老老实实的答道,“可能是有些人弄错了,在这两株灵梅上多加了。或者有什么人不喜欢这两株灵梅,故意搞破坏。”

    “放肆!什么人会敢故意毁坏这两株灵药。”青袍老者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呵斥道。

    “反正我并未忘记任何事情。我昨天离开时,这两株灵药还是好好的。”魏索肯定的点头道。

    “就算忘记,一时也不会显现,你离开的时候当然是好好的。”三名大盈峰弟子之中,那名眉毛上有胎记的年轻弟子不阴不阳的说道。

    “空口无凭,你说你没有忘记灌溉灵泉,可有证据?”另外一名黑袍老人走上前来,寒声说道。

    魏索摇了摇头,“我问心无愧,没有什么证据。”

    “因为过错,导致灵药无法炼制,按照门规,这样的弟子似乎无法再有资格聆听禅音了吧。”那名身穿月白色衣衫,双目有些内陷,一脸傲气的青年淡然的说了一句。

    “两位师叔,要治人罪,也要证据。”费中一听顿时大急,马上说道,“说不定真是有人不小心,又加了一遍天鹳鸟粪灰。”

    “你是何人?你和此事有关么,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身穿月白色法衣的青年冷冷的看了费中一眼,眼中的寒光让费中不由得一滞。

    “你们都是大愚峰的吧,我就算犯错,也是我们大盈峰的事,你们为何来管此事?”魏索一副老实的样子,问道。

    “这株灵药正好是我所要,我当然要过问。”身穿月白色法衣的青年冷笑了一声,“至于我的身份,我叫周陵,想必你应该听说过。”

    “我没有听说过。”魏索摇了摇头。

    “我前几天在小凌谷中还提起过周师兄的名号,你敢说你没听过!”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顿时叫道。

    “我不记得,我只记得你们想要拆掉我们小凌谷的那些住所,被我和钱师伯阻止了。”魏索看了一眼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道,“你还在里面动法。”

    “你!”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面色顿时有些铁青。

    “这株灵药不是刘师叔要的么?怎么变成周师兄要的了?”魏索依旧很是老实的样子,装出有些奇怪的样子,看着那名黑袍老人。

    这名黑袍老人就是当初拜托他照料这两株灵药的江师弟口中的刘师叔。

    “我只是帮周陵采集…”黑袍老人一滞,说道。神情明显有一瞬不那么自然。

    “这真是好凑巧。”魏索摇了摇头。

    “….。”此时这片灵田已经聚了不少大盈峰的弟子,费中等人此刻都是暗中有些奇怪,只觉得魏索虽然看上去和平时一样老实,但似乎每句话都有所指,都点出要害,让旁人听起来,在心中也都有了点数。

    “这的确太凑巧了一点吧。他三十年没犯任何错误,其它照看的灵田也没有任何问题,就这片人烟少至的冷凝谷里看的两株东西,就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那名大盈峰中最老的姓钱的老人赶到了,“不过此事我们自然会查证一下,然后再报上去。”

    “这两株东西本身就不是他的职责范围,这两株东西本身也是别人看管之物,和他的职责没有什么关系。”面目和蔼,心地善良的张云老人也赶来了,声音坠地有声。

    “怎么,你们想故意包庇么?”周陵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等你们查好,估计都超过明日,他都已经聆听禅音了吧。”

    “这就不用你管了。”钱姓老人双眼昏黄,但是却射出厉芒,“我们大盈峰的事,似乎还不用别峰的弟子来管。”

    “你别忘记,我是真传弟子,如若发现有违门规之事,任何普通弟子,都可以镇压,连你这种也可以先行镇压,等候长老查证!”周陵冷冷的看着钱姓修士,凶威毕露。

    “你有把握能擒得下我么?我这一把老骨头,倒是不怕再动动。”钱姓修士咳嗽了一声,身外气息翻滚了起来。

    “如果你要动手,那我马上前去拜见长老。”张云也是上千一步,和钱姓修士并排而立。

    “要是这样,那就不好了,说不定我们几个都被先行扣押下来。正好随有些人的意了。”就在剑拔弩张之时,魏索却是走了上来,挡到了两名老人的身前。

    “你就不怕日后我大盈峰出了什么厉害修士,也设法报复欺压你们么?”魏索看着周陵,依旧老老实实的样子,说道。

    “我是秉公办事,哪里有报复欺压。”周陵冷笑,“只要你能给出证据,证明不是你的过错,我自然不会为难于你。”

    “我没有证据…。”

    “那不是…。”周陵正想说那不是废话,但是魏索却是突然接着道,“但是我有证人。”

    “证人,有谁看见过你灌溉了灵泉?”张云和钱姓老人顿时眼睛一亮。

    “是的,而且还不止一人。”魏索毕恭毕敬的老实道,“孟师弟和周师弟那时正好在这谷里照看小冰莲,我们还聊了几句。还有我出谷的时候,还遇到了陈师兄…”

    “喊他们几个到这里来。”青袍老者呆了呆,对着几名在一旁观看的大盈峰弟子喝道。

    “你有证人怎么不早说。”费中目瞪口呆,忍不住偷偷传音到魏索的耳中。

    “此子是歪打正着,还是突然聪明了点…这样一来,周陵小子话都已经说死,倒是连回旋余地都没有了。”张云和钱姓老人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念头。

    “周师兄,等会还先请你们不要出声,不然到时候万一你一恐吓,我那几位师兄弟都不敢说实话了。”魏索继续老老实实的说道。

    “你…你是故意玩我?”周陵的脸色有些变得铁青,眯着眼睛十分森寒的对着魏索道。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玩不玩人,自己知道。”魏索看着周陵道:“周师兄如此神通,说不定过些时日,我大盈峰会有师兄弟忍不住想要在比试大会上和周师兄切磋的。”

    “你狠狂妄!”周陵的眉头连跳,语气之中不自觉带了点杀气。

    “不要乱说话了!”费中和几名心地不错的大盈峰弟子,都是连连传音给魏索。

    “简直是笑话,大盈峰上,有什么人是周师兄的对手。像你这种废物,连给我提鞋都不配,还敢和周师兄说这样的话。”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顿时叫了起来。

    “那到时候看吧,说不定到时我会先挑战你的。”魏索老老实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