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神玄旧址

第八百二十一章 神玄旧址

    “不行,还是要经过师叔他们允许。”魏索心中冷哼,面上却是依旧忠厚木讷的表情。

    “你这人不知好歹,你要明白,内门弟子可是能够随意调遣普通各峰弟子做事的。”那名长相有些甜美的女修扫了魏索一眼,冷道。

    魏索知道这名女修的意思,是她身旁那名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很有可能成为内门弟子,但是他却是依旧装出听不明白的样子,“你们三个是内门弟子么?不对啊,你们明明也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弟子。”

    “滚开!”眉头上有胎记的年轻修士实在忍不住,一步跨到魏索的身前,想将魏索推到一边。

    “呼!”与此同时,女修身旁那名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冷笑了一声,也不理会,打出一条青色气浪,朝着右侧一间平房打去。而女修则发出一股真元,想要将先前打塌的瓦砾中的一片片残木卷出来。

    “你想要做什么?对同门动手,可是要面壁三年的。”魏索躲向一边,同时打出一股黄光,将年轻修士的青色气浪打得四分五裂。

    “你敢阻我?”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没有想到魏索居然敢直接阻拦他的施法,顿时眼中冒出惊人寒意,“想还在功德宗好好呆下去,就赶快给我滚开!”

    “是谁在这争吵,动法?”

    就在此时,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一名头发枯黄的蓝衣老人拄着一根黑色木杖缓缓行来。

    “李师叔。”魏索和莫伟,还有那名肤色黝黑的大盈峰弟子马上对着这名蓝衣老人行了一礼。这名蓝衣老人名为李天净,也是和那张云一样,是大盈峰的老辈人物。

    “怎么回事?”看清有三名大愚峰的弟子存在,这名手持黑色木杖的蓝衣老人也是有些惊讶,马上问道。

    “我们要寻找一些古刺果木入药。此处可能有年代相合的古刺果木存在,所以我们过来寻找。”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面无表情的说道,完全没有面对长辈的尊敬。

    “李师叔,他们要拆了这里所有的住所,寻找古刺果木。”魏索老老实实的说道,“我说这必须要经过诸位师叔的同意,所以才起了争执。”

    “大胆!你们大愚峰的弟子,居然跑到我们大盈峰来随意拆我们大盈峰的住所,这实在是太过了!赶快离开此谷,我不追究!”蓝衣老人一听,顿时勃然大怒,满头枯黄头发都在乱抖。

    “这些古刺果木,是周陵师兄要的。”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了一眼蓝衣老人,“既然如此,那我叫周陵师兄亲自来讨吧。”

    “是他要的?”李姓蓝衣老人面色大变,似乎极其忌惮。

    “几间破房子而已,似乎不值得为了这点破房子而得罪周陵师兄吧。”年轻修士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周陵师兄是谁?”就在这时,一个忠厚老实的声音传了出来,却是魏索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是他们大愚峰出去的弟子,已经被赵太上长老收为真传弟子,已经是分念五重的修为,很有可能进阶金丹…此人心胸狭窄,得罪他都会遭受报复,很不好惹啊..。”蓝衣老人马上传音入魏索的耳中,声音充满无奈。

    “又有人来了…。”魏索目光不可察觉的一闪,神识扫到,又有一名老人进入了此谷。

    “是钱师伯。”莫伟轻声发声。

    来的是一名身穿灰色法衣的老者,这名老人身体佝偻,牙齿都已经全部掉光,脸上全是老人斑,双眼昏黄,最多都只剩下十年不到的寿元,和上次围杀魏索的有些老古董一样,是真正的风烛残年,只是这名老人也只有分念五重巅峰的修为,显见是资质和际遇一般,等到快可以冲击金丹时,肉身却是已经过了巅峰,很多机能衰败,冲击金丹很少有成功把握,所以才停留在了分念五重巅峰的修为。这大盈峰中,像他这样停留再分念五重巅峰修为的老者有五六名之多,但这名老者却是其中年纪最大的,平时也已经不做什么事了,只是在他的住所小苍谷中看着一片池塘,平时绕绕山。

    “如果周陵亲自前来要,我们可能会卖他面子,仔细寻找,找找有没有古刺果木。但是你们三个就想来拆我们大盈峰的住所,实在太过狂妄了。”这名灰衣老人听到李姓老者传音之后,十分强硬,直接驱逐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三人,“马上给我离开大盈峰,下次如有再犯,我不会对你们客气。”

    “你居然连周陵师兄的面子也不给?”年轻修士十分吃惊,完全没有想到这钱姓老人这样强硬的态度。

    “人给我面子,我自然回给他面子,人不给我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我已经老的快要死了,没有什么东西可求人,可怕的了…。”钱姓灰衣老人摆了摆手,很是平静的说道。

    “好,很好!”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狠狠的瞪了钱姓灰衣老人和魏索等人一眼,霍然转身离去。

    “我大盈峰数百年来人才凋零,居然连这样的弟子,都敢到我们大盈峰撒野了…。”等到三人离开小凌谷之后,风烛残年的钱姓老人发出了一声幽幽而无奈的叹息。

    莫伟和李姓蓝衣老人等人全部心中恻然,一时说不出话。

    “这里有法术相斗的气息,你们是谁出手阻止了他们施法?”钱姓老人摇了摇头,突然又看着魏索和莫伟,以及另外一名肤色黝黑的大盈峰弟子,问道。

    “是我。”魏索老实的答道。

    “很好,你就是此次我大盈峰获得聆听禅音资格的马腾吧,此事你做的很好。”钱姓老人的浑浊的眼光之中,充满了赞许,“这颗百露丹就送给你吧。”钱姓老人将一个白色的丹瓶点到了魏索的面前。

    “多谢钱师伯。”魏索老老实实的收下丹瓶,道谢。这百露丹蕴含的灵气也十分不错,相当于五级高阶妖丹炼制的灵丹。此种丹药对金丹期以下的修士来说已经是很好的东西,不过对于现在的魏索来说,并不算什么特别的好东西。

    “朴实无华,无悲无喜,性子是块璞玉,只可惜…。”钱姓老人看着魏索,发出了一声轻叹。

    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但魏索心中却是知道,他的可惜肯定是说他这个“马腾”的资质不高,修炼速度缓慢。

    “出过神玄大能的山头,却是如此没落…此处神玄大能居住过的地方,居然那种弟子,都直接来作威作福。”钱姓老人给了魏索一颗百露丹之后,又发出一声叹息,就想离开。

    “师伯。”魏索心中却是一惊,马上问道,“我们大盈峰出过的神玄大能,之前的住所,也是在这小凌谷中?”

    “不错,我们当时的师尊,就是对我们这一批弟子寄予厚望,也让我们将住所建在了小凌谷中,想得到些前辈的气运,只可惜我们这一批人都让他失望了…就连和你一样获得了聆听禅音资格的钟师弟,也没有获得大的机缘。”钱姓老人摇了摇头,说道。

    “钱师伯,我想去看看那位钟师伯的住所,还想去看看我们大盈峰出过的神玄大能所住过的地方,你能带我去看看么?”这名钱姓老人知道很多大盈峰中的典籍都没有记载的旧事,这让魏索怦然心动,单独跟了上去,对这名老人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你想去看那些地方?”钱姓老人有些惊讶,但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我带你去看看。”

    “这就是那钟姓修士的住所?”

    钱姓老人先带着魏索到了一处小院前。这处小院已经毁坏了大半,两边的围墙都已经倒了,只有最里的一座大房还有大半完整,到处长满了荒草和藤蔓。

    “他在我们离开此处之前就已经陨落,他的住所久无人管,所以变成这副样子了。”钱姓老人摇头道:“我们那批弟子,也就只剩下没几个了。”

    钱姓老人四下看着,缅怀过去的时日。而魏索则是一路仔细的走着,神识反复不停的扫动,仔细的查看任何一处微小的角落。

    “恨不能悟…”魏索的目光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在床榻旁的一处青苔下的石壁上,他发现了刻痕,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却是只有这四个字,充满了绝望。仔细搜索整个房屋,那名得到经文却不能悟的修士,并没有留下其它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大盈峰神玄大能以前的住所?”钱姓老人带着魏索又到了一个简陋的石室,这个石室就在小凌谷东侧的一处崖壁上凿成,只有数丈方圆,极其的简陋,里面唯有一块圆形大石,上面十分光滑,应该是有人在上面长时间打坐修炼,所以才磨得如此模样。

    “这就是我们大盈峰那名大能以前修炼的住所,当时小凌谷还是一片荒地,只有他一个人在此苦修。”钱姓老人点头,“我那钟姓师弟有一阵也在这里打坐修炼过。后来我们还说他是在这里得了运气,所以有资格聆听禅音,可后来他一无所获,郁郁而终,我们就没有人效仿他,来此打坐了。”

    “那钟姓修士也在此打坐修炼过一阵?”魏索的眉头不可察觉的跳了跳。

    这个石室没有任何的文字、图案留下,简陋到了极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进入之后,却是总感觉这个石室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具体是哪里有异样,他一时却是感觉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