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二十章 我也很忙的

第八百二十章 我也很忙的

    功德宗千峰,各有传承,说明功德宗几千年的传承之中,至少出过千名金丹大修士。

    光是按这个数量平均,都是几年就出一名金丹大修士,虽然实际上现在的修道界,功德宗肯定没办法几年出一名金丹修士,估计连一些外界不知的老古董级人物加再其中,最多也是数十名,但是由此可知,功德宗史上有些时期,肯定十分惊人,出的金丹大修士非常之多。

    出过的金丹大修士、神玄大能越多,这个宗门的底蕴一般就更加惊人,因为往往一名神玄三重四重之上的大能留下的一些遗迹、一些蕴含大道的东西,一些禁制,后人就难以企及,对于整个宗门来说,都是极其惊人的财富。

    再加这功德宗千峰,就像千个流派,放任自流,反而容易出现各种天才弟子,使得功德宗长盛不衰。

    如此超级大宗门的气象和传承,除非身历其中,否则真是让魏索这样的散修难以想象。

    这几日魏索也已经进入过大盈峰放置典籍的所在,查阅了其中一些典籍,知道大盈峰在以前也有过辉煌时期,出过不少天才弟子,其中甚至也有出过一名神玄大能,名为元盈,大盈峰中的盈字,便是纪念此人而设。其余诸峰,基本上也是取出过的修士之中,成就最高的一名修士的名而命名。

    辉煌之时,大盈峰的弟子数量是现在的数倍,后山有很多弟子居住,很多还自行布置,自辟了灵田。但此刻却是没落之时,数百年没有出过任何天才弟子,掌管大盈峰的一些老辈人物,修为比起别峰的修士也都是略有不如,能够得到的资源也相对不多。魏索一路朝着后山而行,后山很多地方都已经没有修葺,很多以前弟子居住的住所都已经十分破败,有些原本雄伟的,似乎用于讲经、试法的大型殿宇,也甚至因为年久失修,无人有心去管而变成了断壁残垣,到处蒿草丛生,荆棘遍地,十分荒凉,如同一片野地。

    魏索不知平常对他多有关照的名为张云的老人的师兄住所具体是哪间,但是他看过有关记载,知道他们那一代的弟子,一开始都是住在后山小凌谷中,后来因为小凌谷中的一处灵泉断绝,小凌谷才慢慢荒废,张云等人后来才搬到了别的住所。

    魏索到这大盈峰的后山来,就是因为张云给他那张图的事。虽然他知道张云这名老人肯定不会骗他,一心帮扶他,否则不会特意给他那张图,告知他这样一段秘辛,张云的那名师兄,肯定是没有将那篇经文流传给张云,但是既然那名师兄得到过七宝密地的禅音传法,魏索还是忍不住想来他以前的住所碰碰运气,因为按照年代判断,张云的那名师兄郁郁而终,应该就是陨落在了小凌谷的住所之中。而七宝密地之中留下禅音木鱼的那名大能,就算明德不说,按照大盈峰中的一些记载,魏索也已经清楚,那名大能似乎是功德宗有史以来的最强修士,神玄五重巅峰的修为,而且按照记载是只是因为最后寿元无多,只差一点,没有能够得证真仙。神玄五重巅峰的大能,对于天地元气、自身大道法则的领悟,相对于魏索来说,就已经是一座极高的高峰,他留下的东西,对魏索现在来说,肯定是十分有用。

    “应该是这里了。”

    魏索有意避开所有人,神识放开,而且绕路而行,在一些平时没有多少人经过的荒草小径中穿行,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停了下来。

    前方一片寂静,是一个荒芜的山谷,山谷入口处有十几级高高的台阶,还有一个青色巨石山门,山门上纂刻着小凌谷三字。

    这青色巨石山门虽然年代久远,有些风化破落,但高达二十余丈,还是气势惊人,只是山谷之中,却到处都是枯枝黄叶,一条主径几乎彻底被荆棘、野草淹没,明显久未有人清理,里面不远处的几株古树上,几只乌鸦呱呱大叫,暮气沉沉,根本没有什么修士居住之所的应有的灵韵。

    “恩?”

    但是还未走入这青色巨石山门,魏索的眼中却是闪现出了一丝异色。

    这个荒芜的小凌谷之中,竟然有五名修士,此刻他的神识泼洒,感觉得十分清楚,三名修士就在山谷中央左侧的一间院落之中。

    “三位师兄,你们要是拆了这座院落,我们的一些师叔、师伯,恐怕会怪罪下来…。”

    “是我们拆的,又不是你们拆的,你们怕什么。”

    “哼,一些荒弃的东西而已,又根本没有人居住,就算全部拆掉又怎么样。”

    “你们知道我们要找的东西是谁要的么!”

    “….。”

    魏索悄然的接近了一些,让他有些惊讶的是,其中一人的声音他听得出来,是他这个马腾身份的一名师弟,名为莫伟,平时也是沉默少言,虽然和他没有什么交情,但是见到他都是主动和他打招呼,称他为师兄,这和很多自持修为,辈份比他这个马腾身份低,但是却对他根本不尊敬,甚至有些看不起的弟子不同,让魏索觉得此人还是不错。毕竟可以对马腾这样老实巴交,而且看上去没有任何前途的人都这么以礼相待的师弟,肯定不会是坏人。

    而现在听莫伟和那另外几名修士的话语,似乎莫伟和另外一名修士是在劝阻,而另外三名修士,却是想拆了那座院落,寻找什么东西。

    要拆这种平时没有什么人理会的荒芜住所要做什么?

    魏索又听了几句,反正感觉出另外几名修士的修为最高的也只有分念一重的修为,所以他走向了那处院落,看个究竟。

    “马师兄?”那处院落的外面,长着一株枣树,上面缠着一些老藤,门前全是杂草,发觉突然有人走来,看到是“马腾”,院子里面的莫伟和另外四名修士都是愣了愣。

    莫伟是一名身形瘦长,脸型有些长方的青年,而另外的四名修士分别是一名肤色黝黑,看上去有些壮实的青衫弟子,三名身穿朱色法衣的年轻修士,两男一女,看上去都是只有三十岁不到。

    两名男修之中,左首一名五官端正,但是左眉处却是长了一块青黑色胎记,看上去有些莫名凶狠,右首一名留着短发,面目却是十分俊俏,风流倜傥,只是眉目之间有些阴寒,第一时间给人不好相处的感觉,另外一名女修却是也有几分姿色,有些丰腴,长相甜美。只是身体明显和那名留着短发的男修挨得近,给魏索的感觉就是好像对那名男修有刻意讨好的意思,那名男修的修为在三人中也最高,分念一重的修为。女修是周天四重修为,另外那名朱衣男修是周天五重修为。

    “这三位是?”魏索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看着莫伟出声问道。这种朱色法衣的功德宗弟子,魏索还没有见过。按照这些日的经验,功德宗诸峰上的普通弟子,每一个山峰都是穿不同颜色或是样式的法衣。这种朱红色法衣的弟子,应该不是周围附近几个山峰的。

    “这三位是大愚峰的师兄。”莫伟看到魏索突然到来,有些惊讶,但还是马上回答道。

    “大愚峰?”魏索微微沉吟,似乎也不远,距离大盈峰就相隔四五个山峰,他知道方位和名字,就是具体没有多少了解。

    “好了,你们不要废话了,我话已至此,若在阻拦,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那名分念一重,看上去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却是冷笑了一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你要做什么?难道想在这里施法么?”魏索突然出声,老老实实的说道,“按照大盈峰的规矩,此处地方是不允许施法的。”

    “只是拆掉些东西而已,根本不算施法。”风流倜傥的年轻修士冷冷的看了魏索一眼,根本不加理会,抬起手,准备一道术法朝着前方屋顶打去。

    “师兄暂且住手,就算要拆,最好还是和一些师叔打个招呼。”莫伟顿时大急,挡在了那名年轻修士的面前。

    “哗啦!”

    那名年轻修士面无表情,一道青色气浪却是突然朝着左侧卷出,将一侧一间已经有些破败的平房屋顶卷了下来。

    “你…。”莫伟顿时又惊又怒,但是又不敢发作的样子。

    “你们就此离开,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岂不是大家都方便。”年轻修士淡然的说道。

    “你们到底要寻找什么东西?”魏索出声问道。

    “我方才听他们说你姓马,看你这副样子,应该就是那名看守灵田,得到聆听禅音资格的人了。”这名年轻修士看了一眼魏索,面无表情的说道,“看在你也能和我一起聆听禅音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要寻找一些古刺果木,用以配合炼丹。我看过记载,原本这小凌谷里面有一株刺果木,在建造这批房屋之中被砍伐掉了,可能用于了建造某些房屋的木材之中,到现在差不多年份正好,正好可以用来入药。好了,我和你说过了,你身为这两人的师兄,可以带他们离开了。”

    “这可不妥。”魏索摇头道:“且不说他日万一有师叔师伯看到他们此处的旧所被拆掉,大发雷霆,查到我们经过这里,牵连到我们身上,而且说不定那株刺果木当时也并未用于建造这些房屋。退一步说,要找年份长,合适入药的古刺果木,也不急在一时,可以慢慢每间房屋查看没根木料,不用直接打散,将一根根碎木摄出来看的。”

    “我有急用,没有时间可以浪费,难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很多时间么?”年轻修士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冒出寒光,明显充满威胁,一副你们很清楚现在应该怎么做的样子。

    “我也很忙的,要照看很多灵田,等一下还要赶回去看看两株冷香冰梅呢…还有一些地方要松松土…。”魏索忠厚老实的模样,似乎根本看不出威胁。

    “师兄,不要和此人废话了,这完全就是个二愣子。”那名眉头上又胎记的年轻修士不耐烦了,说了这一句之后,直接寒声威胁道:“你们要是再废话,敢出手阻拦的话,日后我会给你们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