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十九章 人情冷暖

第八百十九章 人情冷暖

    魏索走出了这个小谷,在白色灵雾弥漫的小径中穿行,朝着另外一个山谷行进。

    现在魏索所在的这座山峰叫做大盈峰,位于功德宗的东侧外围。

    当日他在阴尸宗将李写意带出之后,就与姬雅等人会合,将所得的列缺残月和那篇上清灵宝经的经文都告诉了姬雅等人,随后他才和灵珑天一起与明德会合,重入蛰气海。以明德和灵珑天的神通,他们是轻易的击杀了两头盘古巨蛰。

    随后一直等到他修为尽复,才与明德一起返回到了功德宗。

    现在他的身份是马腾,一名大盈峰的负责灵田种植的普通功德宗弟子。灵珑天则被明德暗中安排成了大盈峰的一名杂役弟子,就负责看守一片厢房,平时根本没有什么事,就在距离魏索所居的小云谷的不远处。

    将魏索和灵珑天暗中安排进功德宗之后,为了避免功德宗到时查出明德和他们的关系,所以明德一直都没有公开和他们会面。

    功德宗的山门十分惊人,足有千峰,魏索所在的这座大盈峰只是其中一座山头,主要用于种植一些灵药等物。

    功德宗的山门有很多奇特之处,山门内千峰之中,除了百座不到,被列为禁地,或者只有真传弟子以及长老级人物才能进入的山峰之外,其余山峰都是给普通弟子所居,而且其余山峰都有各自传承。这些数百座山峰传承的术法和功法,据说都是这数百座山峰之中出现过的金丹大修士所留,但是其中高阶的术法和功法却是都已经被收走,想必是列入了内里的藏经之所。而各个山峰的普通弟子都是各自所学,每隔数年会有一次大比。明德和魏索所说的可以击杀明宁的机会,便是在此种大比之上。因为此种大比,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都会到场,诸峰的普通弟子可以任意挑选一名内门弟子比试,若是能够击败内门弟子,便可以成为内门弟子,进入一些普通弟子没有资格进入的山峰,甚至其中在比试上出类拔萃的弟子,甚至有可能会被一些长老看中,列入门墙,成为真传弟子,得到更高的传承。

    这上千个山头纵深很深,而且每座山头都有禁制,万一弄出什么动静,恐怕会打草惊蛇,所以魏索和灵珑天在进入功德宗之后都是十分安顿,只是小心翼翼的探过大盈峰周围的几个山峰,并没有深入过功德宗内里的山头。

    此刻魏索已经将列缺残月的经文完全领悟,以魏索现在的修为施展,已经甚至超过玄阶上品的法宝威能,按照魏索的预计,若是他的修为突破到金丹五重,施展列缺残月的威能,恐怕会达到半仙器的威能。到金丹五重后期,施展列缺残月的威能,甚至可以接近仙器。

    要知道普通神玄一重,甚至神玄两重修士的全力一击,神玄威能,才有可能接近仙器。

    上古十大攻伐之一的无上攻击强法的强大,足以想象!很多已经位列天级顶阶的术法威能,都还无法与之相比。

    此种专攻杀伐的无上强法,怪不得人人都想要得到。

    只是魏索对明德还是心有顾忌,所以此种术法还从未在明德面前展露过,算是魏索压箱底的东西之一。

    在蛰气海中猎杀到的两头盘古巨蛰,都已经是年代十分久远,两头都已经从七级进阶到接近八级中阶,很多典籍记载,盘古巨蛰的妖丹除了可以用来炼制高阶灵丹之外,炼化之后,还有别的玄妙,会给修士带来额外的好处,至于是何等的好处,一是因为盘古巨蛰一般金丹大修士都难以猎到,难觅踪迹,二是因为就算有猎到,也很少有修士有相应丹方,或者能够完全炼化,所以具体是何等的好处,典籍上却都是没有明确记载。现在魏索修炼水皇噬日诀,可以轻易炼化整颗完整的盘古巨蛰妖丹,所以魏索对这莫名的好处也是十分期待,现在修炼起来,也是优先炼化其中一颗。只是现在炼化的量还不多,魏索内观之下,还是没有感到什么明显的变化。

    此刻魏索要去的地方是大若谷,现在魏索取代的这个身份,平日的职责,便是负责培育小云谷中的那片灵台,和大若谷里面的其中三块灵田。

    小云谷中种植的,都是一些经常需要照看,用量比较少的灵药。而大若谷却是大盈峰中布置灵田最多的山谷,其中有几大片梯田,灵田一共有上百块,种植的都是一些用量十分大的灵药,魏索取代的这个身份,负责培育的是其中种植“小金叶”“消火草”和“蓝心花”的三片灵田。

    无论是小云谷和大若谷之中种植的这些灵药,品阶都不算高,基本上都是用于炼制一些配合四阶妖丹炼药的辅助灵药,像“消火草”就是消除四阶火系妖丹之中的一些不利丹火所用,而“小金叶”则是一种用以消除四级雷系妖丹中的不利杂质的辅助灵药。

    在进入功德宗之前,明德给魏索准备了一份极其详细的资料,包括对整个大盈峰的情形,所有修士和这名名为“马腾”的弟子的关系,以及马腾平时的性格、负责的事项,已经如何培育那些灵药,全部都做了详尽的记载。

    现在魏索还不得不认真行事,一日照看数次灵田,因为万一这些灵田中种植的东西出了点什么岔子,那他可是会失去进入七宝密地的资格,到时候想探一下七宝密地的具体情形,就没那么容易了。

    功德宗各个山峰之中,都是禁制飞遁,只准步行,所以魏索也足花了一些时间,才走到了大若谷的谷口。

    整个大若谷和他现在的小云谷一样,也是被一大团的白色灵雾笼罩着,不过魏索之前已经来过许多次,知道里面的梯田一片连着一片,如同无数鱼鳞一般,十分的壮观。现在进去再见,也已经习以为常,不觉得景象震撼了。

    “马师兄来了。”在大若谷谷口,一名同样身穿青色法衣,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修士朝着魏索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费师弟,今天你负责巡检大若谷?”魏索化成的中年老实巴交的男子脸上,也马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和此人打着招呼。

    就在此时,两名身穿黄色法衣的年轻修士,正好从大若谷谷口中走出。

    这两名年轻修士都是体态颀长,都是剑眉星目,外貌十分英挺,只是这两人都是十分倨傲的样子,扫了魏索和那名费姓修士一眼,却都是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不说什么,就趾高气扬的朝着前面走了。“就此人居然还能进入…真是浪费…。”魏索的感知比起一般修士不知道要敏锐多少,有声音隐约传入他的耳中,那两名身穿黄色法衣的修士,却似乎在鄙夷他能够进入七宝密地聆听禅音。

    “左师弟,怎么了,看你这副模样,真是跟丢了灵石一样。”这两名年轻修士的身影刚刚在山道上消失,一名身穿青衫,略为矮胖的圆脸修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走了出来。见到此人,那名费姓修士马上打趣道。

    “虽说不是真丢了灵石,但也是差不多了。”此名左姓修士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那两名修士身影消失的地方,低声郁闷道。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和这两人有关?”魏索身旁的费姓修士有些惊讶的问道。

    “他们昨日在我的天竹菊旁边的药田里种了几株寒鲡草,虽说我做了些补救,但是已经过了一晚,我的天竹菊品质差一些是肯定的了…这次肯定要被责罚,说不定要被克扣一些灵石。”左姓修士摇头说道,脸色越说越难看。

    “他们真是完全不顾别人的灵田。真是的,左师弟,你放心好了,我会帮你记录下来,要是师叔责罚起来,我一定会帮你说明缘由。”费姓修士一愣之后,马上怒道。

    “多谢费师兄了,不过还是不要了。就算报到师叔那里,少受了责罚,他们要是怀恨在心,我们也是划不来,而且师叔也未必能约束得到他们…。”左姓修士马上连连摇头,道:“而且这也是我不好,没有在旁边那片空的灵田上种植一些东西,或是做一些警示。马师兄就做得小心,在旁边那几块灵田上都种了东西,这也算我吃一次亏,长一次记性吧。”

    “这些大缺峰的人真是缺德,我不相信他们不知道寒鲡草对其它灵药有影响。真是的,改天我空一点,肯定把其它灵田都种上东西,不管要不要。”费姓修士怒道。

    “费师兄你这是气话了,我们犯不着和他们斗,吃亏的…要是把所有空地都种上了,不知道他们还要弄出什么事来,要是直接和我们的灵药种在一起,就更麻烦了。”左姓修士反而劝气了费姓修士。

    “这些家伙,要是在外面,少不得要教训他们一顿了…。”魏索面上是没有什么表情,还是那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但是心中却是冷哼了一声。

    虽然他不是真正的马腾,但是方才那两个家伙的话和态度也是让他异常不爽。

    他虽然进入功德宗取代这名为马腾的老实弟子的身份只是几日,但是倒也是重新领略了在灵岳城做小散修时的人情冷暖。

    原来这大盈峰本身在功德宗外围诸峰之中的地位就十分一般,因为功德宗十分庞大,按照魏索的估计,功德宗若是连普通弟子都算上,弟子的数量恐怕要超出玄风门这样的宗门的数倍,每个峰的弟子数量都有不少,堪比一个小型宗门,所以很多普通弟子终其一生,都是默默无闻,甚至根本不会被宗门之内的一些重要人物注意到。再加上大盈峰本身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出过什么天才修士,没有出现过特别厉害的人物,不像有些山峰虽然现在不济,但至少上头还有人,还有一些从那些山峰出去的厉害人物在宗门中撑腰,而大盈峰连撑腰的修士都没有,这使得大盈峰在整个功德宗宗门之中地位很低,就像是功德宗中的一个农户,根本没有什么人关注。估计明德挑选大盈峰中马腾这样的一个人物,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此点。

    所以不少别峰的弟子若是和大盈峰的弟子有什么交集,也都是气势凌人,处处压一头,像方才那两名黄袍年轻人就是旁边大缺峰的弟子,大缺峰是以处理一些炼制法器的辅助材料为主,也有另外传承,但大缺峰最近数百年出过不少人物,所以即便按理大盈峰的灵田都是大盈峰所有,大缺峰的有些弟子却还是会过来,占据一些空的灵田,种植一些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大盈峰的人对此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压不过大缺峰。

    而就算是大盈峰自己里面,仗势欺压的事也不是没有,很多修为高的弟子让修为低的弟子做事,也不是没有。像他取代的这个马腾,很多人就会欺负他,之前那名江姓弟子找借口让他帮忙做事的态度都算好的了。

    不过大盈峰里面,倒是也有数名修士对他取代的这个马腾很是不错,像这费姓修士名为费中便是比较义气,经常为他打不平,十分热心。而那名老者名为张云,生性十分善良和蔼,平时对他也是有诸多关照,这次甚至特地连七宝密地的一桩隐秘都告诉了他,给了他一副那样的图画,魏索是肯定感觉得出来,只是不知道这个愚笨的马腾自身知不知道。

    此刻要是平时以魏索的修为和脾气,虽然不管他的事,他都可能会忍不住教训一下像方才那两名趾高气扬的大缺峰弟子,不过此刻在功德宗之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这两名修士说了几句之后,魏索便走入了这片山谷之中,照例处理了一下几片灵田之后,魏索便又离开此处,沿着小径往大盈峰的山后行去。

    大盈峰的山后,有很多修士的住所,遗迹。

    马腾的师叔,那名叫张云的善良和蔼老者的师兄的住所,也应该在后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