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十八章 马师兄
    一个方圆不到十里的小谷,周围都被白色灵雾笼罩,白茫茫一片。

    有一条山间小径从谷口白雾中延伸出来,小径的尽头,是几片灵田,一间芦苇搭成的小舍。

    灵田之中种满各种灵药,颜色各异,形状也是千奇百怪,各种药雾升腾,如同彩霞升腾,一股清泉从一侧山岩之中汩汩流出,在几片灵田旁形成了一个小池子。

    “马师兄,记得帮我照顾一下冷凝谷的那两株冷香冰梅啊,上次你可答应我的,我要出去几天才能回来,就全靠你了。”

    此处小谷的芦苇小舍前,一名面相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和两名年轻人在交谈。

    这三人都是身穿同样样式的青色衣衫,中年男子面相十分老实,看上去唯唯诺诺,一看就是个老实巴交,没什么主张的老实人,而两名年轻人一名较为矮胖,看上去有些精明,而另外一名身材颀长,肤色白净,眉清目秀。

    此刻正在不放心的对着中年男子交代的,正是这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好的,江师弟放心,我等会就会过去的。”中年男子很是老实的保证道。

    “放心吧,马师兄什么时候忘过事情,他答应了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还有些不放心,还想再说什么,旁边那名较为矮胖的年轻人却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这么说道。

    “那就多谢马师兄了。”听到矮胖年轻人这么说,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想想也是,呵呵一笑之后,便告辞离开,和矮胖年轻人往山谷外走了出去。

    “你也真是,他都三十年没有犯任何错误,没有因为忘记什么事情而弄坏一株灵药,你还不放心。”两名年轻人走出山谷,外面却是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这个山谷的位置在半山腰的样子。两人在山道上行走,弥漫道间的云雾是自动分开,而矮胖年轻人却是忍不住说起了那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起来。

    “这我也知道,就是那株冷香冰梅是刘师叔炼药要用的主材,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担当不起。”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你还让马师兄帮你照看…我说这些年你让马师兄给你做了不少事了吧。你倒是平白多了不少修炼和赚灵石的时间…。”

    “又不是我一个人让他帮忙…再说了,马师兄的天资平平,到现在还这样的修为,修炼起来不会有太大成就的。万一我今后有了大成就,帮他一把,算补偿他就是…”

    “那可不一定,马师兄这次不是得到了倾听禅音的资格了么,要是得到什么大机缘,那就不一样了,圆恒师祖当年不就是看园弟子,结果就在七宝密地得到了大机缘么。”

    “…..”

    两名年轻人边说边走,很快消失在了云雾缭绕的山道之中。

    就在两人的身影在山道上消失之后的片刻,一名身材佝偻的老人,从另外一条山道中走了出来。

    “哎…。”这名老人头发花白,面孔瘦削,但是眉目十分慈和,看着两名年轻人消失的方向,此名老人却是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似是听到了方才那两人的交谈。

    随后,这名老人朝着那个方圆不到十里的小谷中走了进去。

    “张师叔”,老人走进山谷的时候,那名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正在一片灵田之前,照料其中一株灵药,小心翼翼的将一些露珠洒在那株灵药的叶片上,看到老人走进山谷,中年男子马上擦了擦手,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朝着老人行了一礼。

    “不用多礼了。”老人慈眉善目,在小舍前一张竹椅上坐下,招呼这名中年男子过来,“小马,小江和小宋是不是又找借口让你帮他们做事情了?”

    “是江师弟说有事要出去几天,让我帮他小心照料冷凝谷的两株冷香冰梅。”中年男子站在这名老人的下首,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老人又是微微摇头,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交待道:“那你这几天可要十分小心,不要出了岔子,失了去聆听禅音的资格,还有炎火谷这两天有两株东西长势不好,我已经和你孙师伯说了,炎火谷这几天由我来照看,你不用管了。”

    “谢谢张师叔。”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似乎不苟言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这件东西给你,你看过之后,就将之毁去吧。”老人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物,递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

    “张师叔,这是什么?”中年男子有些发愣,老人给他的是一张发黄的皮卷,上面有一副简单的图画,似乎是人手绘而成,是一株低矮发黄的菩提木,下方有一块凹凸不平,蛤蟆一样的青色山石。

    “这是和我一位私交很好的师兄所留。”老人看着中年男子,眼神昏黄,似乎在缅怀旧人,“这记载的是七宝密地中的一处…。”

    “七宝密地?”中年男子似乎十分吃惊,眼睛瞪大了。

    “你且听我说完就明白了。”老人挥了挥手,让中年男子稍安勿躁,“我那师兄也是和你一样,负责种植灵田,结果三十年没有犯任何错误,按照门规,以普通弟子的身份,获得了进入七宝密地聆听禅音的资格。他身份低微,聆听禅音时,和禅音木鱼离得近一些,佛光笼罩的一些地方,都已经被人占据,他只能在外围这一块青石上聆听。但是那年几乎没有人从禅音中得到传承,他在距离禅音木鱼很远处的这块偏僻角落,却是反而从禅音中,听到了一篇奇特诵经。听他临终前对我所言,当时他盘坐在那青石上,只觉青石上有一股清气发出,让他产生奇异感觉。但是那篇经文十分繁复,他虽然听到,却是始终不能明了其意,最终得经而不能明悟,反而导致郁郁而终。”

    “我们大盈峰中,竟然有得到禅音传承之人?”中年男子极其吃惊,眼睛瞪得更大。

    “此事你不要告知任何人。”老人看着中年男子,十分严肃的说道,“我那名师兄没有将那篇经文告诉任何人,甚至害怕我和他一样得经而不明其意,郁郁而终,临终时连我都没有告知,他尚有子侄在外间,此事要是传出,恐怕宗门追查起来,反而要累及他的后人。”

    “我知道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中年男子很是肯定的点头道。

    “现在你也有了进入七宝密地聆听禅音的机会,这是大机缘…因为三十年没有培育坏一株灵药,这不仅是你小心,还是上天眷顾。我将此事告知于你,是想七宝密地那处地方可能会有机缘,你若是聆听禅音之时,在别的地方听不到经文传承,可以坐在我师兄得到经文的地方试试看。”老人看着中年男子,缓缓的说道,“至于你的性子…忠厚老实,并没有什么大求,就算得到经文不得其意,我想也不会像我师兄一样郁郁而终。”

    “张师叔,多谢你…。”中年男子看着老人,认真的说道。

    “不过这也说不准,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无欲无求…说不定反成大道。”老人低下眉来,又轻叹道,“你记住这图中的地方,就将这片东西毁去吧。”

    “好。”中年男子再看了一片图案,伸手将发黄的皮卷扯得粉碎,然后直接埋入了小舍前土中。

    “这几天你当心些。”老人又交待了一句之后,也不多做停留,站了起来,告辞离开了这个小谷。

    “想不到这大盈峰中居然有人得到过禅音传承…这点恐怕连明德都没有想到…这老人的人的确不错,对我多有照顾,还给了我这样一件东西...我取代了此人聆听禅音的资格,此人的人品又的确不差,对此人有些不公,到时候我却是要给此人一些好处,弥补过去….”老人离开之后,这名中年男子的目光明显灵动了起来,看着自己埋图的地面,眉头微跳,轻声连连自语。

    随后这名中年男子转身走入了身后小舍,将舍门带上之后,伸手一动,手中却是取出了两颗足有小孩头颅般大小的妖丹。

    这两颗妖丹闪着微微的白光,宛如羊脂白玉,水灵之气十分充盈,一取出来,整个小舍之中都好像新雨过后,十分湿润。

    “不知道这盘古巨蛰的妖丹,到底有些什么玄奥。”

    取出了这两颗体积很大的奇特妖丹之后,这名中年男子却是又自语了一声,随后却是伸手一抛,一股灵气从头顶冲出,一下将其中一颗妖丹包裹在了里面,随后一股股水灵元气不停的冲刷上去,却是开始炼化这颗妖丹,修炼起来。

    这名中年男子,赫然就是魏索。

    看魏索此刻水灵元气直接卷动妖丹修炼的样子,分明是已经修为尽复,但是此处没有特别禁制,他也不敢大张旗鼓,全力修炼,冲刷的水灵元气大约只有平时的十之一二。

    大约修炼了半个多时辰之后,只见他收起了小了没有多少的盘古巨蛰妖丹,眼光闪动,感悟了一下,又随即掠了出去,朝着谷外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