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十章 交出秘法
    “小子,你的命很硬,居然还没死。”刘真羽虽然改变了容貌,但是脸上狰狞的笑意,却和在化天教和魏索对战时,自以为占据绝对上风时的神情相差无几。

    “嗤!”一条白色光华从刘真羽的手中发出,将魏索卷在其中,明显是想要生擒魏索。

    此刻的魏索浑身淌血,身上的法衣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其中有一个伤口就在他的心脉附近,这样的伤势,就算肉身生机再过强大,也不可能还有还手之力。

    刘真羽此刻的左手中,甚至还握着一颗赤红色的丹药,通体光华闪烁,分明是疗伤圣药,生怕魏索受伤太重一下死去。

    魏索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一般,被摄着朝着刘真羽飞去。

    “啊!”

    许多宗主级和老古董级的人物不甘,发出大叫。

    在所有人的眼中,此刻的魏索重伤将亡,根本无法阻挡刘真羽的摄拿,但是刘真羽此刻不知道还动用有什么惊人的飞遁法宝,遁速甚至比灵珑天还要快,这么多名前来围杀的宗主级和老古董级人物要么根本就是赶不及,要么就是在方才太阳真水箭一击之下身受重创,都是无力阻挡刘真羽。

    打了半天,这么多人陨落,这么多人浑身染血,却是给刘真羽要做嫁衣。

    “唰!”

    但就在此时,刘真羽的神色突然骤变,一条白光从他的口中骤然喷出。

    这道白光肯定也是刘真羽新近准备的秘宝,威能十分可怕,速度难以想象,在空中带出一圈圈的爆破音波,直接就打在了魏索的心脉处,洞穿而过!

    魏索的胸口直接破开一个大洞,前后通透,心脉彻底被打成飞灰。

    “这…。”所有浑身淌血的宗主级和老古董级的人物全部都目光凝滞。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刘真羽原本是一心要生擒魏索,为什么现在却反而将魏索一击灭杀。

    在所有人看来,就算没有身上其余的伤口,心脉处被彻底打成飞灰,肯定也是瞬间陨落,完全不可能有生理了。

    但是让所有人都根本无法想象的是,被一击打穿心脉之后,魏索的身体只是在空中微微一顿,“啪”的一声,就打穿了刘真羽包裹住他的神光,狠狠一脚,踹在了刘真羽的身上!

    “啊!”

    刘真羽的倒飞了出去,大口喷血,脸上全是恐惧绝伦、难以置信的神色。

    “化天教大会上,如果不是苏神血和王无一救你,你已经被我灭杀,我放过你一次,你竟然还敢来杀我!”此刻魏索脑后的神根提供滚滚生命精华,让他的肉身快速恢复。虽然此刻的确也是他最为虚弱的时候,但是漫天的重量级人物都被他如同不死之身一般的表现所彻底震慑,此时根本无人敢对魏索动手。

    刘真羽身上有许多秘术,秘宝,为了保险起见,所以魏索不惜被刘真羽洞穿心脉,乘机一击将刘真羽重创。

    魏索此刻还无力施展洞虚步法,但是刘真羽已经被重创至根本无法施法的境地,看着魏索朝自己行来,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刘真羽顿时边呕血边发出的大叫,“你不能杀我,不然我师尊…。”

    “我还不会杀你,留着你我还有点用处…。”魏索一手掐住了刘真羽的喉咙,打断了他的大叫,将他如同一条死狗一样提了起来。

    “我不管你们是谁,谁敢来杀我,就要有陨落的准备。”

    “交出你们身上所有的东西,我可以不追究你们是谁,可以让你们离开。”手提皇天道的真传大弟子,魏索的声音滚滚的震荡而出,震慑整个天地。

    “此子是色厉内荏!他肯定无法施展强大术法了!”

    “杀了他!”有不少反正没有剩下多少寿元的老古董级人物根本不为所动,强忍住心中的震撼,朝着魏索杀来。

    “走!”有一半的修士,也不听魏索的话,直接选择逃离此处,虽然他们已经被魏索和灵珑天彻底的震慑住,心胆俱寒,赶紧逃跑,但要让他们这批前来抢劫的,反而交出他们身上的东西,都是心有不甘。

    还有少数的修士,依旧隐匿暗处,明显是小心谨慎,准备看看情况再说,只有两名修士在太阳真水箭下重伤的修士,微微犹豫,掏出了身上的东西,丢了下去,转身逃离。

    “噗!”

    魏索手中几道光华打出,将刘真羽制住。上次对战时,王无一凝成的那柄金光圣剑此次没有生出,要么此种圣剑炼制一次不易,激发之后无法持久,要么就是此次王无一也已经下令刘真羽不许出现,根本没有帮他炼制此种级别的压箱底东西,但是刘真羽却不甘心,自己搞到了两件东西,来击杀魏索。

    一制住刘真羽,魏索一步跨出,到了阴丽花和那名黑风宗老头的身边,又是一颗绝灭金丹直接打出,在几名袭来的修士面前直接炸开,同时再次施展洞虚步法,在十里之外一处闪现。

    “嗤!”

    神纹黑玉残片在他身前升腾而起,笼罩住了方圆二三十里的区域。

    “啊!”

    在绝灭金丹的光焰中,虽然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躲避及时,没有遭受多少的损伤,但是几乎所有的修士,却是彻底变了脸色。

    因为他们赫然发现,魏索和灵珑天的肉身,几乎在这瞬息之间,就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魏索全力驱动真元,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限制。

    “嗡!”

    魏索再次激发不灭净瓶,此刻被登仙宗宗主一击,几乎拍扁的不灭净瓶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无论是法宝还是肉身,此刻魏索都给人一种永远不灭的强大压迫感。

    “他到底还修有什么无上秘法,竟然遭受如此重创,心脉被打成飞灰都能复苏!”

    “啊…我愿意交出身上的东西…。”一声声惊骇欲绝的大叫声不断响起,所有人都彻底胆寒。

    “刚刚我让你交出东西你不听,现在求饶,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么?”此刻魏索身上有不少高阶水系妖丹,但是镇天法相有一个缺陷,防御威能不如不灭净瓶,在此种级别的大战中,有可能会被打至损坏而无法恢复,所以魏索只是再次以洞虚步法带动不灭净瓶,神识泼洒,看到灵珑天攻向谁,他就也马上拖动不灭净瓶横亘而去。

    魏索和灵珑天两人联手起来,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两人一击。

    惨叫声此起彼伏,天空中不时爆开一蓬蓬血雨,有数名身上有可以突破黑色神纹法宝的修士,首先被灵珑天指引,第一时间灭杀。

    “啊!”

    许多修士都打出了最后的压箱底法宝,各种毁灭性的光焰将下方整个海岛都打得裂开了,有三分之一的海岛都彻底崩碎。

    有的秘宝逼得魏索都甚至收起了快要被打得彻底崩裂的不灭净瓶,全力施展无始剑经和灵珑天接力抵挡。两人身上也再度染血,连体内神木神根积蓄的生命精华也几乎全部耗竭。

    但是绝大多数对他们真正有威胁的人物,已经全部被他们击杀。

    剩余的一些修士都已经是在疯狂乱窜,已经完全乱了章法。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整个海岛上方的天空归于平静,魏索和灵珑天、阴丽花,还有那个黑风宗的老头都是浑身淌血的停留空中。

    除了那两个先前直接交出身上东西的修士和被魏索制住的刘真羽之外,其余的修士,全部被他们击杀。

    灵珑天眼中金光闪烁,四下放眼望去,没有人再敢出现,就算不明到底什么样的情形,来的人全部死光,后继的那些修士,也肯定已经知道魏索身上的东西,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染指的。

    “这颗丹药还是给你自己吃吧。”

    魏索伸手一拍,将刘真羽之前捏着的一颗丹药拍进刘真羽的口中。

    刘真羽在方才后继的激战之中,也是受到波及,身上也多了数道伤口,奄奄一息。

    “你想要做什么!我师尊不会放过你的!”刘真羽的这颗丹药是十全金仙丹,仙级的疗伤丹药,一吞服下去,刘真羽的生机也是很快的恢复,马上发出了一声色厉内荏的大叫。

    “将你的古皇夺兵术和那门断绝人感知的秘法交出来。我或许会给你个痛快。”魏索面无表情的看着刘真羽,淡然的说道。

    “你敢杀我?还敢逼我交出我皇天道的无上秘法?”刘真羽狰狞的咆哮,“你这么做,我师尊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又有人来了。”就在此时,灵珑天突然目光一闪,对着魏索说道。

    “还有人来?”魏索皱了皱眉头,运转秘法,将神识泼洒开来。

    “只有一个人。”灵珑天磨着牙说道。

    “只有一个人?”

    魏索深吸了一口气,还没说什么,一个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刘真羽,就算他不敢杀你,我也敢杀你。你还是不要如此蛮横了。”来人似乎听到了刘真羽之前的咆哮,缓缓的说道。

    “是你…!”这声音十分的温和,但是落在刘真羽的耳朵里,刘真羽却是脸色煞白,一副见到鬼般的惊惧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