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零六章 还有人敢来?

第八百零六章 还有人敢来?

    “嗡!”

    魏索施展洞虚步法,瞬间带动不灭净瓶横亘在灵珑天身前。

    “当!”

    不灭净瓶瓶身上瞬间出现三个巨大的凹坑,几乎被直接打穿三处,荒古巨螯的背甲浮出,散发出的蒙蒙青气也被三股庞大恐怖至极的威能震得粉碎。

    “噗!”控制着不灭净瓶的魏索也被震得喷出了一口血出来。

    灵珑天的身上涌出团团灰光,接力抵挡。

    “啪!”

    三股庞大威能之中,其余两股被灰光消弭,还有一道耀眼红光,却是打在了灵珑天的身上,将灵珑天打得飞了出去。

    “轰!”

    一蓬蓝色的光华炸响,如同无边浪涛一般,朝着灵珑天席卷而去。

    这明显又是一件秘宝,威能极其恐怖,是由那名炼心宗的太上宗主打出,其威势几乎是要将灵珑天所在的那片天地都完全淹没。

    “啊!”

    灵珑天一声惨叫,瞬间被打得不知道飞到何处去了。

    “这下肯定杀死了…这都相当于数名神玄大能联手一击了。”

    “这样的威能冲击在身上,神玄大能的肉身也要崩裂,体内内腑肯定彻底破碎,肯定活不了了。”看到灵珑天被一下打飞,很多修士都发出了欢呼。

    “灭杀此子!只要灭杀了此子,那些隐形妖兽,应该不受控制了!”一名身上的气息如同怒涛一般翻滚的修士发出了大叫,手中出现了一片散发着远古气息的金黄色古符,明显也是什么压箱底的秘宝,就想朝着不灭净瓶激发。此人正是烂柯观的宗主,身上有一颗七级高阶的妖丹,在大会上不肯和魏索交易。

    “啊!”

    但是此人还未来得及激发手中的金黄色古符,嗡的一声震响,只见魏索已经再次发动洞虚步法,带动不灭净瓶,瞬间横渡虚空,遁出了他的感知范围。就在此人微微一顿之间,一道炽烈的血红色神芒,从后方打来,直接将他身体洞穿,打得无尽鲜血从他腔内喷出,染红苍穹。

    “天宇神血芒!”几名修士骇然大叫,认出这是北狱宗的镇派至宝。

    “啊!”

    几乎与此同时,一名修士骇然转身,打出两道华光的同时,连一颗璀璨的金丹都祭了出来。这颗金丹上有无数钻石般的星光闪耀,气息惊人,很明显是已到金丹三重后期的修为。但是此名修士打出的两道华光和这压出的金丹,却根本没有能够阻挡从他后方杀来的人,一声惨叫之间,金丹直接就被硬生生的抓住,整个人也被打得横飞而出,瞬间没有了生气。

    “还没死!”

    “天哪,这到底是什么人!”一阵阵惊骇欲绝的叫声不断响起。

    灵珑天再次出现,好像恢复如初,根本就没有遭受什么损伤的样子,一举秒杀一名金丹三重的大修士。

    “喀嚓!”

    一名修士身前的一座白色玉桥被突然闪出的不灭净瓶和邪王冥河的威能击碎,同时,这名修士的心脉,被魏索打出的一道细细的暗金色剑气打出大洞,一击灭杀。

    “当!”

    一柄漆黑色的长柄巨斧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魏索击杀此人,还未来得及发动洞虚步法之时,狠狠的斩杀在不灭净瓶上,将不灭净瓶斩出了一条几乎通透的深痕。

    剧烈的元气冲撞和震荡,使得不灭净瓶之中的魏索和阴丽花都喷出了一口血出来。

    这柄漆黑色的长柄巨斧又是炼心宗的太上宗主祭出,本身只有玄阶中品的威能,但是不知道被加持了什么秘法,威能却是反而远远超过了玄阶上品法宝的威能。

    “嗡!”

    以魏索的肉身虽然都被略微震伤,但是他却是没有停留,施展洞虚步法,瞬间就到了此名炼心宗太上宗主的身后。

    此名炼心宗的太上宗主和广法天宫的提灯真人一样,秘宝迭出,神通远超其余修士,要首先对付。

    “啊!”

    此名炼心宗的太上宗主骇然大叫,不灭净瓶在他身后出现的同时,灵珑天的身影也在他左侧虚空出现。他身上涌出的几道华光,瞬间就颤抖消失,他的一声大叫声瞬间就停顿了,被不灭净瓶的极寒神域冻成了一团冰疙瘩。

    “喀嚓!”

    灵珑天没有丝毫停留,只是掠过,轻轻撞击了一下,此名炼心宗的太上宗主就和冰疙瘩一起四分五裂,陨落当场。

    “杀提灯真人!”

    魏索对着灵珑天平静的传音,再次直接打出一颗绝灭金丹,炸开一团恐怖的光焰,逼开从左侧逼来的数名修士,同时发动洞虚步法。

    “广法天境!”

    提灯真人一声大叫,施展了最强的防御秘法,无数真元和金丹从他身上的每一个毛细孔之中迸发出来,瞬间在他身外形成了九个层层叠叠的光罩,其中各种如意、妙树、宝花流转,看上去身外就像有九个仙王妙境流转。

    此道秘法一出,提灯真人身上的气息也很快的衰竭下来,很明显此术以他此刻的修为施展,都有些超过极限,让他的肉身和金丹都无法带动,产生衰竭。

    九个仙王妙境,无比宏大,散发着无上圣洁气息,看上去根本无法破开。

    “轰!”

    但是魏索和灵珑天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平静的朝着提灯真人前行。一尊璀璨道尊和一条踏着惊天水浪的白色远古天龙,轰击在九个仙王妙境上,随后不灭净瓶和灵珑天分别从两侧朝着提灯真人碾压而去。

    “啊!”

    提灯真人恐惧到了极点,但是无匹的威能,却是让他硬生生的被挤住,定在中间。

    “啪!”

    此次灵珑天快上一步,一挥手将此名广法天宫的老古董一击打飞,瞬间秒杀。

    “啊!”

    这段时间噬心虫没有找到什么机会,剩余这些修士身上都有重重光华笼罩,但是此刻这些修士都是彻底心寒,很多修士已经开始轰击黑色神纹,想要冲出去。

    但是黑色神纹却似嵌入了虚空之中,许多术法和法宝打上去,直接就透出,根本对黑色神纹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轰隆!”

    又是一颗绝灭金丹炸开,数名修士疯狂逃窜,身外灵光破裂。

    一名修士的头顶又冒出了血光。

    “啊…。”

    惨叫声和害怕的大叫声不绝于耳,魏索和灵珑天此刻彻底占据了上风,在虚空之中不停的穿行,将一名又一名修士灭杀。

    一团团的鲜血在空中飞洒,腥味刺鼻,血云缭绕,就像是一片修罗屠场。

    “我是被逼来的…。”一名修士惊恐的大叫,不灭净瓶如同一个魔物,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你以为我看不出你么,你是天福宫的宗主,你要是不想前来,告诉化天教就可以了,谁也不敢强逼你。”魏索冷笑,毫不犹豫的和阴丽花联手,将此人轰杀。

    “不要杀我….!”

    不灭净瓶再度横渡虚空之后,魏索的身前出现了古符宗那名天灭绝体资质的年轻修士。此名年轻修士身上染了不少其他修士的血,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看上去无比的苍白,惊恐。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魏索摇了摇头,不灭净瓶直接压上去,将此名年轻修士冻得几乎无法动弹,随即一道暗金色剑光直接洞穿了此名身具天灭绝体资质的年轻修士的喉咙,将此名本来有可能在修道界中留下浓重一笔的年轻修士,彻底在今后的修道界中抹杀。

    “咚!”

    一声沉闷的震响,一道黑色的光柱从一名修士的双手中喷出,打在不灭净瓶上。

    这股光柱对不灭净瓶的胎体本身没有造成特别大的损伤,但是竟然透过了净瓶,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魏索的身上,打得魏索身上银光猛的一炸,断了数根肋骨。、

    “这是什么至宝,竟然能够透过此种精金胎体!”魏索呕出不少鲜血,十分震惊。

    但是此种东西似乎也是一次性的法器,没有再行发出。

    “啊….”,此名修士随后便被魏索发动洞虚步法,一击秒杀。

    所有幸存的大修士都已经彻底胆寒,再加上提灯真人等一批最厉害的修士陨落,这些人虽然人数众多,但都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章法,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去,就好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每一个呼吸之间,就有一两名修士陨落。

    金丹两重三重,乃至金丹四重的修士,在魏索和灵珑天的攻击之中,简直毫无分别。

    天空之中飞射着鲜血和一片片惨白碎骨,惨不忍睹。

    “杀的人实在太多了…这一战必定被记载在修道界的典籍之中。”阴丽花的身体微微颤抖,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这么多修士全部准备来收拾风烛残年的魏索,有不少修士准备了限制魏索逃脱的法器,但是却并没有几人准备逃脱神纹禁制的强大|法器,这些修士最终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数十名身份都是超然的修士,全部被魏索和灵珑天灭杀,血气冲天,下方的海面都被彻底染红。

    “还有不知死活的修士感觉到此处大战,赶过来。”灵珑天飞掠到了魏索的身旁,眼中金光闪动,看着远处,传音说道。

    “要来就让他们来。”魏索一声冷笑,先行抓起了烂柯观宗主的纳宝囊,将其中的七级高阶水系妖丹取了出来。“我们只管先看这些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