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零三章 三批修士杀到!

第八百零三章 三批修士杀到!

    “死了这么多宗门的宗主和同级的修士,都还有这么多人要打你的主意,这真是太疯狂了…。”阴丽花无奈的摇着头,对着魏索传音。

    在击杀了自然宗宗主这一批修士和植入了神根之后,他们继续不停的朝着蛰气海的方位赶路,此时他们已经绕过了海仙城,进入了海域之中,位处距离海仙城已经有四万多里的一处海面之上。

    此处海面十分荒僻,平时根本没有多少修士经过,但是他们在这片海域之中,却是已经接连“偶遇”了两批修士,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批修士都是有宗门事先安排在这里,以守候、查找魏索等人的踪迹的。

    “这些人的档次还不够,还不足以让人寒心,不足以抵挡仙器的诱惑。”

    “又有人要忍不住动手了,前面海面之下有修士潜伏,还布有禁制。”又继续朝着蛰气海行进了近万里的距离之后,灵珑天突然眼光不可察觉的一闪,暗中传音给魏索。

    “还是在蛰气海中动手比较保险,而且此处我无法时刻施展地母古经,这次我们先以逃遁为主,他们以为我们不济,肯定会追进蛰气海中,钢牙妹,如果不是特殊意外,你这次不要动手。”魏索不动声色的传音到灵珑天的耳中。

    “那就不要进入他们禁制的范围了,直接惊出他们,等会我叫你动手,你就动手。”灵珑天也不和魏索斗嘴,传音到魏索的耳中。

    “好。”魏索不动声色,继续朝着前方行去。

    “就停在这里,可以动手了。”继续朝着前方行进了约七八十里之后,灵珑天让魏索动手。

    没有丝毫的停留,魏索突然祭出不灭净瓶,直接将不灭净瓶的法阵全部激发,将方圆数十里范围的海面,全部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嗤!”

    与此同时,按照灵珑天所指示的水面下方,魏索故意示弱,只是打出了一道暗皇剑气。

    “轰!”

    一团庞大的白光从海面下方突然打出,将方圆近百丈的海水和魏索的这道暗皇剑气全部激得粉碎。

    “当!”

    一道黑光随即劈开不灭净瓶外的冰紫色神纹防御,打在了不灭净瓶的胎体上。这道黑光,是一柄朴实无华的小锤,看上去材质像某种石头一样,没有什么符纹流露,但是却似乎专克冰系术法,可以无视不灭净瓶上流露出来的极寒寒气。

    “当!”

    几乎同时,一根鹿角杖般模样的法宝重重的打在了不灭净瓶上。这根鹿角杖模样的法宝散发出五彩的霞光,流露着远古的气息,一看就是件古宝,而且威能十分惊人,直打得不灭净瓶凹陷下去一块,横飞出去,连荒古巨螯的背甲都浮现了出来,散发蒙蒙的青气。而且此件法宝明显是瞬移类的法宝,直接就是出现在不灭净瓶的身外,难以拦截。

    “是那个什么宋勿语的老头子,他倒是嚣张,根本不掩饰自己的面目。”七名修士从炸得粉碎的海面下腾空而上,其中一名老者身上穿着一件有九色鹿图纹的古朴白色云锦法衣,留有长须,头发和长须都是雪白,正式那名在化天教大会上,截了他一株凰血金草的金丹四重老人,他的儿子据他说,是在幽冥城外那一战之中,和林太虚和几位玄风门老古董一起,被魏索击杀。

    除了此名老者之外,其余六名修士却是各色光华云雾罩体,光凭神识和目光无法确定其身份。

    “姓魏的小子,我来送你上路,为我儿报仇!”散发五彩霞光的鹿角杖模样的法宝正是此名老人御使。冲出海面之后,此名老人伸手一点,又是祭出一颗长生果状,两颗赤红色丹丸连在一起般的法器,打出大片大片赤红色火焰,打向不灭净瓶。

    “这是融元神火丹!是用火系修士的金丹,和八级高阶以上的火系妖兽的内丹,用秘法炼制的法器!此种法器在上古也只有少数炼器宗师会炼制。虽然是消耗性的法器,但是激发出来的丹火,比你那紫霄离火炉的火元还要惊人。不能和此种火元久时间相触,否则法宝胎体都要损坏!”绿袍老头一见此名老人祭出的此件法器,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已加入化天盟,你胆敢公开露面杀我,难道不怕化天盟对付你么?”魏索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发动洞虚步法,带动不灭净瓶,瞬间横跨虚空,脱出老人打出的神火的范围。

    这批截杀他的大修士虽然只有七名,但是明显也都有秘宝在身,而且不知道是何人有独特法器,这些人完全不受漆黑一片的影响,如果没有灵珑天的出手相助,魏索根本没有把握对付他们。

    “此子的真元已经难以为继…经受不住这样的损耗了。我们继续追击,耗都可以耗死他。”此时魏索位处海面之上,无法施展地母古经,再加上此刻肉身和金丹已呈衰败之象,所以施展一次洞虚步法之后,真元就有些难以为继,出现了停顿。眼见此幕,身穿九色鹿图案的老者面目古井无波,伸手一点,收起了融元神火丹,身上法衣瞬间冒出九色华光,速度惊人的朝着魏索追击了下去。

    “此人居然察觉了我们布下的禁制!”老人身后的两名笼罩在华光之中的修士,冒出了异常恼怒的声音。

    “嗤!嗤!”连响,一道道近乎透明的华光从下方海面不停的射出,被这两名修士收起。

    随即,这两名修士也马上随着老人和其余修士,一齐朝着魏索追了下去。

    “轰!”

    魏索收了不灭净瓶,伸手一点,却是将那颗七级中阶的水系妖丹打了出来,团团水灵元气包裹上去,不断炼化。随即再次发动洞虚步法,横跨虚空。

    “此人竟然是可以直接炼化水系妖丹补充真元!这也是一门无上强法!”

    “怪不得此人之前对敌起来,真元几乎源源不绝,怎么用都不见损耗。而且此人在大会上拼命求购高阶水系丹药,原来此人可以直接炼化水系妖丹补充真元!”

    “怪不得他要往蛰气海去…高阶水系妖丹,对此人有大用!这颗水系妖丹是七级中阶的水系妖丹…应该就是从那一批被他击杀的修士身上得到。”

    “此人的身上应该就剩余这一颗高阶水系妖丹了,不能让他再行得到其余高阶水系妖丹…此次一定要将此人灭杀。”

    “追!越是使用此种极耗真元的术法,肉身和金丹的衰败就更快!”

    魏索施展洞虚步法,将距离拉得更开,这批修士眼看无法追上。但是他此刻故意为之,而且他的肉身的确比起离开大会时还要衰老,这批修士却是都被他骗过,以为魏索只有高阶水系妖丹才有用,以为魏索之前真元源源不绝,都是因为不停炼化水系妖丹,而且他们也以为魏索急吼吼的赶往蛰气海,就是要谋求更多高阶水系妖丹,以求提升修为,来谋求更多的寿元。

    “又有修士忍不住,直接显露遁光了。”

    “他们生怕被人抢先,也急着追过来了。”

    “这些家伙的消息倒是灵通,而且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赶得这么快,居然还能早就兜在这附近!”

    而只是在和这批修士拉开了近百里的区域之后,魏索和灵珑天、阴丽花同时发现,后方的两处云层之中,都有速度极其的遁光闪动,很明显有修士也已经暗中追踪或者暗中埋伏在这附近,此刻看到魏索被这群修士追得疯狂逃命的样子,全部忍不住,也都全力的追来,生怕魏索的好东西先被身穿九色鹿符纹白袍的老人这批修士抢走。

    从这两批修士的遁光速度来看,肯定也至少都是金丹以上的强者,数量也都是不少,只是隔得太远,以灵珑天的感知,也还无法确定这两批修士的身份。

    “这几群人怎么不先分个你死我活….”

    “死骗子,你别做白日梦了,只有你死了,他们抢你东西的时候,才会分个你死我活,只要你不死,他们肯定是不会先打起来的,都是肯定一门心思要弄死你再说。”

    又连续施展了数次洞虚步法之后,魏索收起了炼化了一些的七级水系妖丹,一副不舍得多用的样子,施展灵光遁法,拼命朝着蛰气海逃窜。

    连续不停的全力逃遁了十万余里之后,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出现在了魏索等人的视线之中。

    蛰气海终于到了!

    “钢牙妹,帮我寻找一片大的,连绵的海岛!”

    一冲进白色雾气弥漫的蛰气海,魏索马上对着灵珑天传音道。

    他的地古古经,需要大片的陆地才能彻底发挥威力,一处连绵的大的海岛,就是灭杀追杀修士的最好场所。而灵珑天的目力和感知,在这种地方,比起他要强许多。

    “那处地方有一片海岛!”又连续施展了许多次洞虚步法,然后又狂掠了一阵,尽量进入蛰气海深处之后,按照灵珑天的指示,魏索到了一片方圆足有数百里的海岛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