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百零一章 全部灭杀!

第八百零一章 全部灭杀!

    “这到底是什么人,连金丹五重的老古董都直接一击杀死,连这种压箱底的玄兵都能用手直接抓住…。”

    一看到灵珑天一击击杀赤雷宗金丹五重老古董的景象,剩余几名修士全部彻底的变了脸色。

    “嗤!”

    一道血芒隔空打向灵珑天。这道血芒竟然能够破虚,穿越虚空一般,而且似乎可以和之前的证法道果一样,在极远的距离之外就能锁定对手。血芒只是一闪,就直接降临到了灵珑天的面前,而且血芒的周围,全部泛出炽烈的赤红色光纹,扭曲了虚空一般,一股神玄大能特有的气息,震荡虚空。

    “这是内蕴神玄大能纂刻的神纹的东西!”魏索悚然一惊。

    “这是天宇神血芒!这是北狱宗的镇派法器,此人是北狱宗的宗主司徒绝。”阴丽花认出了此物的来历,马上传音到魏索的耳中。

    北狱宗是一个和海仙宗差不多大小的宗门,此刻北狱宗宗主司徒绝化妆成一名身穿灰色法衣,披头散发的老者。

    “啊!”

    此刻这名化妆成灰衣披发老者的北狱宗宗主瞬间发出骇然大叫。

    灵珑天的身外充满灰色灵光,他激发的威能接近仙器的天宇神血芒,竟然无法穿透灰色灵光,和灰色灵光僵持住。

    只见天宇神血芒是一颗手指般大小的棱形晶石,散发炽烈赤红色神纹。

    但是这颗血红色的晶石飞快的消弭,喀的一声崩碎了。

    “司徒绝,我送你归西吧。”魏索一步跨出,瞬间到了司徒绝的身后,一道暗皇剑气朝着司徒绝打去的同时,一脚狠狠的踩下。

    “啊….”

    司徒绝的施法速度比魏索慢了一线,一点红色晶光才刚刚在手中显现出来,又是一颗天宇神血芒,但是还没来得及激发,整个背部就被魏索打得彻底粉碎,口中鲜血狂喷,瞬间丧失了所有生机。

    “啪!啪!啪!”

    数个黑色木盒突然在魏索的身周爆开,魏索的身体猛的一僵。

    随即,魏索施展水皇噬日诀,一尊几乎凝成实质的水皇神灵在他头顶上方凝成,他的身上如同张开无数巨口,一股股精纯至极的水灵元气,带着无数的金丹霞光,不停的冲刷出来。

    “居然连这种果实都用了出来。”魏索的目光冷冷的扫向那名打出这几个黑色木盒的修士。那名修士浑身裹在一团五彩云霞之中,看不出面目。他打出的黑色木盒,赫然就是之前玄风门让东荒宗采集的那种可以让修士的肉身木化的那种荒古果实。

    “连此种果实元气都可以强行冲刷掉…。”眼见魏索的肉身没有僵化,五彩云霞之中打出这几个黑色木盒的修士顿时惊骇欲绝。

    但不等他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一道暗绿色的光华狠狠的从他上方镇压而下。

    阴丽花催动邪王冥盒,对他发动一击。

    邪王冥盒是真正的玄阶上品的法宝,和破灭神枪一样,一般的金丹修士根本难以抵挡得住。

    “啊!”

    五彩云霞中的修士瞬间打出数道光华,堪堪挡住邪王冥盒的一击,但是连身外的五彩云霞都被邪王冥盒的威能冲得四分五裂。

    一片片丝帛飞散,五彩云霞是一条彩炼般的丝巾发出,但此刻这条丝巾已经被打得片片飞散。

    一名身穿白袍,面目俊秀的年轻修士显现出来,脚下的灵光形成了一片鲜艳欲滴的青色莲叶。这名俊逸不凡的年轻修士并没有出现在化天教的大会上,魏索和阴丽花都不认识。

    就在勉强挡住邪王冥盒一击的同时,此名年轻修士的眼中突然闪现出绝望的神色。

    “啵!”他的头顶上发出了一个瓶塞被打开般的轻响,一条血光冲了出来,隐约现出噬心虫的身影。

    此刻还剩余四名修士,其中一名是已受重伤,连连呕血的自然宗宗主,有一名是东秀山的老古董级人物,还有一名是穿得破破烂烂,如同乞丐一般的中年修士,脸上抹了黑彩一般,一片黝黑,根本看不清楚,还有一名隐匿在一件白玉画舫般的飞遁法宝之中,看不出虚实。

    “啊!”

    此刻眼见此幕,这四名修士又是发出了骇然至极的惊呼。

    “嗡!”魏索没有丝毫的停留,再次发动洞虚步法,一步就到了那名穿得破破烂烂,如同乞丐一般的中年修士身后。

    “轰隆!”

    突然,魏索感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没有发动进攻,而是马上全力发动了无始剑经,身外形成一条无数透明飞剑形成的洪流。

    “嘶…。”穿得破破烂烂,如同乞丐一般的修士,右手突然瞬间燃烧了起来,全部变成了绿色的神焰,形成了五条闪耀着神光的绿色毒蛇,竟然是硬生生的穿过了魏索化出来的飞剑洪流,打在了魏索的身上,将魏索身上银光闪动,往后倒飞而出。

    “灵蛇宗宗主,又是一名宗主!”

    魏索的眼光闪烁,虽然被打得倒飞而出,但是神色却依旧是十分平静。这一道术法也是无上秘术,是灵蛇宗的镇宗之宝,只有灵蛇宗宗主才能传承,之前魏索也有耳闻,但是此道无上秘术需要靠自损肉身激发,虽然是无上秘法,但令他当时就没有多少兴趣,而且此刻这道无上秘法虽然名不虚传,竟然洞穿无始剑经的防御,但是被他的无始剑经阻挡之后,打在他的身上,却只是打得他气血翻腾,并没有令他有实质性的损伤。

    “嗤!”

    灵蛇宗宗主一击发出之时,就已经感觉出魏索的气息平稳,根本没有遭受什么损伤。没有丝毫的停留,他的眼中闪现出决绝的神色,整个头颅都瞬间燃烧成绿色神焰。

    一道绿光升腾而起,竟然和洞虚步法一般直接撕裂了虚空,而且是无形之物一般,竟然突破了黑色神纹的封锁。只是一闪就出现在了黑色神纹形成的光罩之外。

    “啊!”

    阴丽花一声惊呼,灵蛇宗宗主此刻施展的遁法,赫然是舍弃肉身的夺舍类遁法,此种逃命之法的速度,似乎还在魏索的洞虚步法之上。若是被灵蛇宗宗主逃脱出去,只是泄露魏索的真实底细,让魏索的计划失败,那还是小事,最关键的是,此人极有可能将灵珑天的事传播出去,到时化天教很有可能以此推断出,灵珑天和魏索就是偷盗神木神根的修士。

    “想跑,没这么容易吧。”

    但是魏索的脸上却是依旧平静无波,他一步跨出,也瞬间到了黑色神纹的边缘,与此同时,一道荡漾着神纹的血红色光芒从他手中激射而出,如同在虚空中跳跃一般,直接打在了灵蛇宗宗主神魂本源所化的那道绿光之上。

    “啊!”

    灵蛇宗宗主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即整道绿光被毁灭性的威能打成了飞灰。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你敢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会引来什么样的震动么!”自然宗宗主发出了惊恐至极的大叫。

    他和剩余的两名修士根本无法突破魏索的黑色神纹禁制,而且先前那名激发一千多面白色古阵旗的修士也已经陨落了,他和剩余的两名修士,就连那些笼罩四周的空间裂缝都未必能冲得过去。

    “你是什么人?你不就是自然宗宗主么?”魏索看着自然宗宗主,发出了一声冷笑。

    “你…你竟然看得出我们的身份,你还敢….”自然宗宗主猛的一震,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同为大化盟修士,你们胆敢掩饰身份来杀我,我灭杀了你们,也是无可厚非,你们是整个大化盟的大敌,我帮大化盟先行除去你们。”魏索冷笑声中,直接出现在自然宗宗主的身后。

    “啊!”在自然宗宗主的骇然惊呼声中,一道细细的暗金色剑光直接洞穿了已经没有多少抵抗力的自然宗宗主的心脉,一举将自然宗宗主击杀。

    “你是故意为之…你身上肯定有提升寿元的灵药,否则你不可能坚持到现在而不陨落,你太毒辣了!你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你也肯定会不得好死!”白玉画舫之中的修士发出了怨毒至极的咒骂声,“轰!”随即,整座白玉画舫瞬间爆炸,变成了一团恐怖的光焰,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团。

    此名修士眼见无法逃脱,却是为了隐匿自己身份,唯恐连累师门一般,直接远远的就自爆了金丹。

    “留一个活口!”

    魏索发出了一声大叫。此刻灵珑天已经逼向了最后一名活着的大修士,东秀山的一名老古董级人物。

    东秀山只是一个小宗门,此名老古董级人物虽然有金丹三重后期的修士,但除了此名老古董级人物之外,整个东秀山就已经没有第二个金丹大修士。

    “我好恨啊!”

    这名老古董听到魏索这样的叫声,也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大叫。全力朝着灵珑天发出了一条璀璨的五彩光柱。

    “你叫个鬼啊,不叫我说不定还能擒住他,说不定还不会这么吃力。”灵珑天身上再次迸发出灰色灵光,挡住了五彩光柱,同时对着魏索郁闷至极的大叫。

    这条五彩光柱的威能十分庞大,灵珑天虽然抵挡得住,但是身上也是紫光闪动,明显也不轻松。

    而这一道术法似乎也彻底消耗掉了这名老古董的剩余精气神,激发出这道术法之后,这名老古董的剩余寿元也全部耗尽,生机彻底断绝。

    “此处剧烈斗法,肯定会被人发现,走,我们先行离开此处!”

    魏索没有丝毫的停留,收起所有这批修士的尸身,不停施展洞虚步法,迅速离开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