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垂死表象

第七百八十九章 垂死表象

    魏索以地母古经配合洞虚步法,不断横渡虚空,彻底占据压倒性上风。

    “送你归西!”

    眼见刘真羽身上白色神光全部崩碎,真元都几近无法流转,四神王法座上金光都消隐了下来,魏索身裹强大杀意,再次打出一尊璀璨道尊,与此同时,魏索再次一脚狠狠的朝着刘真羽踏下。

    “铿!”

    刘真羽突然通体发光,一股恐怖的气息震荡而出。

    “这是…。”魏索大吃一惊,施展洞虚步法,一步跨出,却不是逼近刘真羽,而是往后横跨十里。刘真羽身上迸发的气息太过恐怖,让他感觉有种身体要被震成粉末的危险。

    就在魏索的身影在刘真羽上方消失的瞬间,刘真羽浑身如同金色琉璃宝灯,霞光闪耀,头顶上方,凝然凝成一柄金色圣剑,散发出万丈金光。

    这柄金色圣剑化出的瞬间,周围空间扭曲,魏索打出的那尊璀璨道尊就直接崩碎了。

    金色圣剑上散发出的金色神光,黑铜竟然是无法吞噬,如同一轮金日突然降临,整个山谷,瞬间被照耀得一片透亮!

    “刘真羽被打得如此凄惨?”

    “这是…。”

    山谷外的所有修士重新看到魏索和刘真羽对决景象。刘真羽身上的古朴法衣全部都已经被鲜血染红,浑身披血,连被震散的头发上都是茵茵血迹,但是刘真羽此刻头顶上方的金色圣剑,夺人心魄,上面散发的气息,让整个笼罩山谷的古铜色灵光光罩都在不停的震动,这股气息,令很多比较靠近古铜色灵光光罩的老古董级人物都难过得几近吐血。

    “这是大能的神纹凝成!”魏索凛然,金色圣剑化出的第一时间,他就感觉到了类似北邙遗迹中那柄雷王帝尊剑的气息,而此刻他已经看清,此柄金色圣剑并非有真正的胎体,而是由一条条金色的神纹凝成,上面散发的元气,编织出独特法域威能,所以连黑铜也根本无法吞噬。

    这柄金色圣剑荡漾着全是令人窒息的神玄威能,肯定不是刘真羽淬炼的某件法宝,肯定是王无一打在他体内的一道神纹印记!

    “想要灭我!给我去死吧!”

    刘真羽不仅浑身披血,嘴角和鼻孔还在滴血,眼神死死的盯着魏索,极其怨毒,说不出的狰狞。

    “嗤!”

    金色圣剑斩出的剑光,瞬间划破虚空,瞬间就到了魏索的面前。

    “当!”

    不灭净瓶挡住金色圣剑一击,两种极道法域力量对撞,在空中抖开了一层涟漪。

    “这柄金色圣剑的力量,完全可以和皇普绝伦的本命剑元相比!”魏索身体猛烈一震,不灭净瓶的瓶身上出现一条几乎通透的剑痕,蒙蒙青气化出,荒古巨螯的背甲化出,才挡住了这一击。而且若非他的肉身堪比荒古巨兽,光是此种威能的对撞,就会让他直接控制不住真元,肉身直接被震伤。

    金色圣剑的大道威能,让魏索不敢施展洞虚步法直接近身,若是被金色圣剑直接近身斩杀,恐怕以他的肉身,都要震成粉碎。

    “当!!”

    魏索施展洞虚步法,再次拉开和刘真羽的距离,以给不灭净瓶更多恢复时间,更是提放直接被刘真羽的古皇夺兵术打中,令他无法用不灭净瓶防御。但是他的洞虚步法才刚刚带动不灭净瓶在一方显现出来,恐怖的金色圣剑剑光,瞬间就降临,再次斩杀在不灭净瓶的瓶身上。

    看到这样的景象,原本已经略微松了一口气的阴丽花脸上又是一片雪白,没有半分血色。

    “这完全就是在和一名神玄大能加上一名金丹五重的大修士对敌…。”

    “神玄四重大能的手段,真是令人难以想象。”

    许多老古董级的人物暗自摇头,他们都已经看出,这柄金色圣剑完全不是刘真羽的力量,完全就是王无一封印在刘真羽体内的一部分神威,而且此柄金色圣剑的出手完全超过刘真羽的施法速度,似乎有独立意识一般。完全就像是一名神玄大能手持此柄金色圣剑从旁协助刘真羽对敌,但是此刻王无一并没有出手,此部分神威是王无一先前封入,现在刘真羽就像是带着师门炼制的强大|法宝一样,此种决斗,又不能说不公。

    皇天道在场的修士都是露出喜色,尤其几名年轻的皇天道真传弟子更是神采飞扬,看着魏索得意的冷笑不已。

    “小子你拿什么和我斗!”刘真羽双手一划,无数团白色神光从他身前化出,无差别的打向魏索所在的方位。

    “皇天圣塔!这是覆盖性的术法,天级中阶,皇天道的不传之秘之一,刘真羽身上竟然习得这么多秘法在身,看来王无一的确是将他视为了宗主继承人,也难怪,此子已经金丹五重修为,此生必破神玄!魏索此子不妙…。”山谷之外,一名老古董发出了这样的低语。

    “嗤!”“嗤!”

    一团团白色神光,全部化成一尊尊晶莹的白色宝塔,流光溢彩。

    每一尊白色宝塔打出之后,都不是马上崩碎,而是在空中飞行,荡漾强大威能,如同一尊尊重宝。

    此道术法,也是皇天道的一门秘术,现在刘真羽仙王神晶在身,修为堪比半个神玄大能,施展此术,片刻之间,半个山谷都到处都是此种白色宝塔飞行,神识无法锁定连连施展洞虚步法的魏索,但是完全就是覆盖性的打击。

    “当!”

    金色神纹剑光再次斩杀在不灭净瓶上,与此同时,数尊白色宝塔也镇压在了不灭净瓶的瓶身上。

    “喀!”

    虽然只是部分神威,但是此柄金色圣剑堪比皇普绝伦在场斩杀。相当于一名神玄大能和半个神玄大能的术法威能冲击在不灭净瓶上,不灭净瓶上甚至都发出了崩裂的声音。

    “这件仙器都要扛不住了!”

    “再这样下去,这件仙器都要被打得破损!”

    “神玄四重大能的手段,果然远超一般神玄修士,怪不得当日直接惊走天玄两名神玄大能!”

    山谷外所有修士眼中闪动各种光彩,很多老古董都在惋惜。但是魏索洞虚步法在身,不断横渡虚空,除非王无一真身降临,亲自对魏索出手,否则旁人根本不可能夺下不灭净瓶,也不可能在不灭净瓶不破损的情况下,击杀魏索。

    “嗤!”….

    一阵剧烈破空声响起,魏索心中依旧十分冷静,发动了他刚刚得到不久,还从未使用过的无始剑经。

    不灭净瓶之外,骤然出现一条由无数透明飞剑形成的洪流,围绕着不灭净瓶旋转,从一开始的剧烈破空声,很快变成了巨大潮汐一般的轰鸣声。

    “这是…。”

    “又是一门无上强法!此子竟然还有这样一门无上强法!”

    许多修士忍不住发出惊呼。施展无始剑经之后,魏索再次施展洞虚步法,拉开和刘真羽的差距,刘真羽头顶的金色圣剑发出的剑光再次瞬间降临,但是此次,金色圣剑虽然破开庞大剑流,斩杀到不灭净瓶的瓶身上,但是却被瓶身上散发的蒙蒙青气挡住。

    而且魏索的透明飞剑,也是不断化出,魏索的整个人,就好像推动着一个无休无止,不停放出透明飞剑的庞大剑阵运转。

    几乎所有在场的大修士全部看出,魏索的这道术法,又是一门天级顶阶的无上强法。而且此道术法,所有在场的老古董级人物,都是根本没有见过。

    “这门术法,竟然似乎只要有足够力量,就能不断化出透明飞剑,剑流就会越来越为庞大,如同推动一个越来越大的磨盘,防御威能也更为惊人…这是真正的无上强法,只可惜推动如此庞大的剑流,所消耗的真元力量实在太过惊人,还是难免败亡。”一名无比苍老的化天教白衣老古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距离苏神血不远处,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山谷之中,魏索身上银色神光闪动,体内发出巨浪滔天般的响声。

    他的确是如同在不停的推动巨大磨盘,但是此刻他的心境却是无比的平静。

    无始剑经的确也是无上强法,只要有足够力量,便可化出更为强大的剑流,此刻他虽然推动数万道飞剑的庞大剑流,看上去极其吃力,但是配合不灭净瓶,已经足够抵挡住刘唯真加上那道金色圣剑的威能。而且他以地母古经配合,事实上根本不需要消耗多少真元,他体内还有大块妙树碎片,就算不动用水皇噬日诀,耗上个多少天都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最为关键在于,他一直在仔细感悟神威难言的金色圣剑的威能,这金色圣剑,只是封印的一段神威,借用王无一的一部分力量,并非是真正的神兵胎体。此刻他已经感觉得出来,虽然变化不是特别明显,但是这金色圣剑的威能,的确是在减弱。这金色圣剑,肯定是无法长久存在,也会消亡。

    此刻在所有的人看来,他根本无法承受得住如此得真元损耗,但实际上,他却是十分清楚,要耗的话,刘真羽绝对不可能耗得过他。

    打到如此程度,王无一封印的力量都破体而出,刘真羽的身上,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压箱底东西,在魏索的面前,他已经是必败无疑!

    目光只是闪烁之间,魏索突然下定了主意,双手又是一划,又是化出一道璀璨道尊,打向刘真羽。

    “噗!”

    金色圣剑上洒出的剑光,轻易绞碎了璀璨道尊,再次冲破庞大透明磨盘般的剑流,冲击在不灭净瓶之上。

    “噗!”“噗!”…..

    一尊尊璀璨道尊不停打出,一道道金色剑光,不停的斩杀在庞大剑流和不灭净瓶上。

    魏索不停施展无始剑经和天帝陨星残篇,等到刘真羽逼近到一定距离,便又施展洞虚步法,再次拉开距离,使得刘真羽无法用古皇夺兵术压制。

    一方是恐怖神玄神威,一方是牵动两门无上秘术与之抗衡,都是极道威能冲撞,打得整个山谷之中的虚空都几近沸腾。两人此刻的战力,都是堪比真正的神玄大能比拼,让所有山谷外的大修士、老古董全部不停倒抽冷气。

    “这可能是近千年来,金丹期修士之中的最强一战了。”

    “此子的真元竟然如此雄厚,竟然如此还不真元耗竭。”

    “我等垂垂老矣,都没有这样的神通,这两人尚且年轻,就有了这样的战力…尤其魏索此子并非像刘真羽一样,借助王无上的力量,更为难得,但此子终将陨落…。”很多老古董级的人物都在暗中叹息。

    此刻双方已经是彻底死拼,魏索的璀璨道君中迸发的银色光丝,虽然也打得刘真羽身上如不停有银色火焰在燃烧,刘真羽的气机在不停的衰老,此刻刘真羽的容颜,已经老了数十岁,眼角都已经布满了皱纹,但是不停施展天帝陨星残篇的魏索却是更加苍老,此刻魏索的脸上已经布满皱纹,满头头发灰白,看上去已经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头。

    虽然每化出一尊璀璨道尊,都能打掉刘真羽两至三年寿元,但是每一次化出璀璨道尊,魏索自身也是要消耗近十年寿元。

    照这样下去,就算魏索烧光所有寿元,也最多耗费刘真羽六七十年寿元。在旁观的所有人看来,魏索此刻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已经是在垂死拼命。

    “他这是要做什么…。”此时只有阴丽花心中十分清楚,魏索配合地母古经,已经稳操胜券,根本不需要采用此种打法,而且魏索也根本不炼化天龙血化石。“他是听从….。”蓦的,她一双美目之中有不可察觉的亮光一闪,瞬间反应了魏索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