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嚣张跋扈

第七百八十四章 嚣张跋扈

    悬浮在空中的巨大白玉平台本身并没有多少璀璨华光,但是上方汇聚诸多强者,其中许多行就将木的老古董前来,金丹三重以上的修士不在少数,灵气冲天,一团团惊人的灵气凝形,使得白玉平台上方仙霞笼罩,瑞彩万条。

    “各位道友,还有一炷香的时间,此次大会便正式开始,乘着大会开始这段时间,有件事情,正好要和诸位道友一起决断。”

    苏神血直接降落在白玉平台上最前端的一尊最大的白玉莲台之上,声音传遍了整个白玉莲台。

    “肯定是要处理此子灭杀刘唯真等人的事了…。”此时整个大会所有的人也都已经知道眉山城发生了什么事,见到苏神血带着魏索和刘真羽等人降落下来,心中都是冒起了这样的念头,不言而喻了。

    “天宗道友,此事事关皇天道真传弟子,你请王宗主分身降临吧。”随即,苏神血对着一侧白玉莲台上,一名不苟言笑,形容枯槁的老道说道。

    这名老道身穿一件紫色道袍,手持一柄洁白拂尘,身上的白色灵光在其身后形成一面白色古镜。

    听到苏神血此语,这名老道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一点,一道金光从他手中打出,在前方空中一闪而没,如同穿过了虚空。

    “轰隆!”

    几乎同时,他前方的虚空却是一阵抖动,一团金光泛开,一条身影从中踏出。

    这条身影是一名白面无须的男子,五官棱角分明,完全是一副帝王打扮,头戴金冠,身穿金色九龙袍,脚踏金色盘龙天靴,腰缠紫金带。而这所有一切全部都是一条条光纹缠绕在一起而凝成,散发着万丈神光,让人无法逼视,惊涛骇浪的强横气势,如同海啸一般从他身上卷出,如同天尊降世,让人窒息。

    “死骗子,看来这些皇天道家伙的手里,也有空间传送型的法宝,不过用那片黑玉残片,应该能够克制…。”灵珑天的声音传入了魏索的耳中。

    “师尊!”

    “宗主!”

    一见到这具神光法身降临,刘真羽等一群皇天道的修士,顿时脸色更为倨傲,纷纷躬身行礼。

    皇天道宗主王无一神玄四重修为,威势令在场大多数修士色变,而这些修士越是脸上变色,身为皇天道修士的刘真羽等人内心就更是得意。

    “是你杀死了刘唯真?”王无一的神光法身一现身出来,目光便直接聚集到了魏索的身上,一股滔天的威压,将魏索团团笼罩。

    耀眼的神光和王无一身上无数光纹之中散发出来的气息,让魏索也感觉有些窒息。但是他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平静无波,“不错,是我所杀,但当时他是和皇普绝伦结伴而来,还和皇普绝伦一起联手对付我,先前我问他身份之时,他也隐瞒了身份,说是天玄大陆的修士。”

    “师尊,现在人都死了,他自然说什么都可以了。”刘真羽冷笑道。

    “眉山城中几乎所有修士全都看到了经过,我有一道术法,可以辨别说话真伪,若是不信,大可找几名眉山城中的修士来,一问便知。”魏索依旧十分平静,缓缓说道。

    “此子竟然如此镇定,气度非凡…。”

    “处于王无一的威压之下,竟然神色不变,神识肯定也是十分惊人。”看到魏索镇定自若的神态,在场很多大修士眼中都是异芒闪烁,都是觉得魏索的确非同小可。

    “灵岩真人,你们紫阳宗有末眼天灯,钟熙身上,肯定布置有‘灯眼’,你将钟熙陨落前的景象化出,自然可辨他所言真伪。”王无一面上神情也没有什么改变,看了魏索一眼之后,对着先前在外面围堵魏索的五名老古董之中的一名黄袍老人说道。

    “紫阳宗居然有可以化出真传弟子陨落前景象的法器?”阴丽花顿时心中一松,只要魏索和皇普绝伦、刘唯真等人对敌时的景象一化出来,场面就会对魏索十分有利。毕竟刘唯真等人一开始改变容貌,截杀魏索便是事实。

    “我们紫阳宗的末眼天灯元气已经散失,久未使用,我没有带在身上。”黄袍老人摇了摇头说道。

    “死骗子,问他末眼天灯是不是一盏紫色油盏状的法宝,上面有一些眼珠般的符纹。”灵珑天龟缩在阴丽花的旁边,十分低调,却是传音到魏索的耳中。“那件东西在他的纳宝囊里面,完好的很。”

    “你们紫阳宗的末眼天灯,是一件紫色油盏状的法宝吧?”魏索不动声色,看了这名紫阳宗的老古董一眼,说道。

    “你…。”这名紫阳宗的老古董顿时一愣。

    “那件东西,不是好好的在你纳宝囊里面放着。”魏索看了苏神血和王无上一眼,“请苏宗主和王宗主令人将纳宝囊给我,若是我取不出这件法宝,我任凭两位宗主处置。”

    这名紫阳宗的老古董顿时不自觉的一手抓向自己的纳宝囊,一见他此种神态,在场修士十有八九就都反应过来,那件末眼天灯肯定就在这名老古董的纳宝囊里。

    “师兄,你看来是年纪太大忘记了。”就在此名紫阳宗老古董不上不下,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难以下台之时,旁边一名身穿紫衣的老者却是出声道:“那件东西前两日已经修复好了,是我放在你那里的。”

    “是么?难道我真忘记了?”这名紫阳宗老古董马上一拍纳宝囊,“还真在我这里,看来年纪大了,真是记性不好了。”这名紫阳宗老古董十分无耻,说了这一句之后,从中取出了一盏紫色油灯状的法宝,上面有许多黑色的纹路,看上去像是一条条奇异的黑色晶石镶嵌而成。

    “这老家伙脸皮够厚,魏索此子说话如此肯定,难道真是可以看透纳宝囊,不是故意吓唬?”

    “灵岩真人这个老古董明明带在身上还说假话,看来形势的确对此子有利。”

    在场修士都是眼光闪动,在心中盘算。

    “既然带在身上,那就请真人激发。”王无上和苏神血也没有多说,都是冷冷的看着紫阳宗老古董说道。

    “啪!”所有在场修士都屏息凝神,都想亲眼看看魏索是如何灭杀神玄大能,但是灵岩真人身上灵光一亮,一声爆响,末法天灯却是出现了几条裂纹,变成了几快碎片。“啊!”灵岩真人一声大叫,“末眼天灯果然已经损坏,竟然直接炸裂了…。”

    “….这太无耻了吧?”在场的修士大多都是直接愣住,在心中忍不住骂灵岩真人真是死不要脸,这实在太明显了,灵岩真人明显是故意弄坏了这件法器。

    “老家伙,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吧,估计连仙器都打不穿。”灵珑天本来正得意,一看到灵岩真人竟然这都做得出来,顿时忍不住叫骂了出声。

    “你是什么人,居然如此无礼,想死么?”灵岩真人哀嚎的样子顿时一变,杀气凛然的看着灵珑天。

    “对不起,她是无礼,说的不对。”魏索道:“你根本就是不要脸,屁股长在头上,哪里来的脸皮。”

    “你!”灵岩真人听到前面句还得意,听到后面句,差点直接气炸,伸出手指头,朝着魏索指指戳戳。

    “不管谁对谁非,先将我们宗门弟子的遗物交还给我们再说。”广法天宫的两名老古董提灯真人和弘法真人互望了一眼,直接说道。

    “好。”魏索十分干脆,伸手一点,将刘唯真等人的纳宝囊直接点到了提灯真人和刘真羽这一批人的面前。

    “你当我们是白痴么!他们身上里面就只有这些东西?”魏索这么爽快,让提灯真人等人为之一怔。而神识一扫纳宝囊内里之后,提灯真人等人顿时都是忍不住叫了起来。

    纳宝囊里面就只有一些最普通的疗伤丹药等物,连法宝都根本没有一件。

    “他们可能是怕对敌之时,暴露身份,所以没带什么东西,我得到他们的纳宝囊时,便就只有这些东西。”魏索依旧平静的说道。

    “你居然敢这么堂而皇之的说谎…。”灵岩真人看到魏索面不改色眼不跳的样子,气得七窍生烟。

    “放心,让我来拆穿他的把戏。我们广法天宫在一些重要物件上,都有我们广法天宫才能破解的禁制。”弘法真人狠狠的一挥大袖,伸手化出数道华光,一脸冷笑的看着魏索。

    但旋即,他的冷笑却是凝固了,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

    “怎么,他连你们广法天宫的禁制都破掉了?”一看到弘法真人的脸色,灵岩真人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忍不住叫了起来。

    “本来就是没有,什么叫破掉了。”魏索冷笑道。

    “将你身上的纳宝类法器全部取出,一看便知。”刘真羽面色阴冷,大喝道。

    “苏宗主,此刻是非,相信所有在场修士一看便知,难道还需要多言么!”魏索冷笑了一声,“按照修道界中常理,就算这些修士有其它东西,他们和天玄修士勾结来灭杀我,被我所杀,所有的东西也是归我。”

    “够了!”刘真羽眼中厉芒闪动,不等苏神血说什么话,便发出一声大喝,“我可以承认,我弟弟他们的确是隐匿了形容,但是极有可能是被天玄大陆神玄大能控制。而且最后我皇天道有一名弟子出来提醒,也是被你杀死。你是否承认此点?”

    “他们完全不可能被神玄大能控制,当时神玄大能已经被我灭杀之时,他们都没第一时间表露身份。”魏索冷笑,“当时那名皇天道弟子,我也以为是他们的同伙。”

    “师尊,刘唯真是我亲弟,此仇不可不报!当时具体情形,个中细微,谁能说得清楚。”刘真羽大声咆哮,对着王无一拜伏下去,“恳请师尊准我与此人公平对决!”

    “此人灭杀了神玄大能,刘道友你…。”听到刘真羽这么咆哮,提灯真人等人顿时都是大吃了一惊,纷纷出声劝阻。

    “怎么样,我现在承认你有杀他们的理由,但是我也有杀你的理由!”刘真羽却是没有听从这些老古董的劝阻,看着魏索,继续咆哮道:“我与你公平决斗,你可敢接受?”

    魏索眉头一跳,目光一闪,没有说话,却是望向了苏神血和王无一。

    “刘真羽,你真确定要如此?”王无一看了一眼魏索和刘真羽,冷冷的说道。刘真羽方才的那两句话一出,便已经说明魏索占得住理,而且王无一等人此刻也早已经看出,事实恐怕的确和魏索所说的相差无几,否则刘真羽也不会直接用出这样的手段。

    “恳请师尊恩准!”刘真羽厉声道。

    “你的意思如何?”王无一转头看着魏索问道。

    “若是王宗主保证不追责我击杀刘唯真此事,我可以和此人一战。”魏索微微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

    “好,此事到底如何,既往不咎。此战只是你们私人恩怨。此战不管胜负,我皇天道任何人不准因此事和他们为敌。”王无一点了点头,说道。

    “多谢师尊成全!”刘真羽盯住了魏索,杀意凛然,“光是决斗,值此大会,未免不让人尽兴!就按你方才所言,按照修道界中常理,战败一方身上的东西,都归对方所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