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七十四章 反杀神玄!

第七百七十四章 反杀神玄!

    形容无比苍老的羽凰真人惊骇至极,皇普绝伦施展出了压箱底的东西,竟然也是根本无法灭杀魏索。

    听到皇普绝伦的大叫,他双手一划之下,内蕴神纹的黑玉残片隐没在了他的手上,笼罩天地的黑色神纹禁制瞬间消失于无形。

    “走!”

    有奇异禁锢虚空之力的黑色神纹一消,皇普绝伦直接逃离,一股庞大的乌金色元气卷住了羽凰真人,直接朝着天玄大陆的方位掠去。

    “神玄大能竟然跑了!我们也快跑!”刘唯真、钟熙、温殊这三名云灵大陆太子级的人物都恐惧到了极点,互望了一眼之后,都是骇然大叫了一声,也朝着后方掠去。

    “皇普绝伦,你还是埋骨于此吧。”

    不灭净瓶之中,魏索的身上冒出旭日般的神光,将整个不灭净瓶都包裹在内,强大的气息,如同直接烧穿了虚空。

    “嗡!”

    整个虚空一震之间,不灭净瓶直接从虚空之中消失,一阵莫名的巨山拖动般的声音,如同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同时,不灭净瓶骤然在皇普绝伦逃遁的前面下方显现了出来。

    魏索直接以洞虚步法,连不灭净瓶都一起横渡虚空。

    虽然不灭净瓶如同和虚空连成一体,如山如岳,如同拖动一座巨山,但是魏索是以地母古经配合洞虚步伐,尽管将下方地面全部冻成齑粉,再结成极寒冰面,如同亘古冰川,但是连着不灭净瓶一起拖动,却是几乎不需要耗费多少真元。

    “噗!”

    魏索再次引动北冥斗转、燃元天法,同时将紫河血灵伞再次激发至超出极限,整个紫河血灵伞的伞面都出现了明显裂缝,一条条惊人的紫黑色血光如同无数条盘古巨蛇,会合着一尊璀璨道尊,迎面和皇普绝伦、羽凰真人硬拼一记。

    璀璨道尊和紫黑色血光被皇普绝伦身上迸发的无数剑光瞬间就绞碎了,但是一条条银色丝线般的星辰元气,却是依旧从皇普绝伦和羽凰真人的身上穿过。

    “啊!”

    羽凰真人骇然尖叫,他的寿元本来就所剩无几,魏索的这种攻击,让他的生机快速流失,让他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在慢慢入土。

    一团白光从他的胸口透出,一股来自荒古、磅礴浩瀚难言的威压再次在天地之中迸发。整个眉山城都风云色变,都在颤抖。

    这团白光冲击在了不灭净瓶上,竟然直接带出了一条条的空间裂缝,一条条冰带般的丝光,切割在不灭净瓶发出的元气上。

    “能够带起空间裂纹的法宝!”

    “这种法宝,也只有上古神玄大能才能炼制得出!”

    “嗤!”与此同时,皇普绝伦伸手一划,整个人好像骤然变得扁平,变成了一条薄薄的剑光,一下化开了虚空,整个人一步跨了进去,消失在了原地。

    “天剑匿空隐!皇普绝伦,你!”羽凰真人几乎气得吐血!

    皇普绝伦此刻没有和羽凰真人一起联手攻击魏索,却是直接用天剑宗的秘术逃跑,将羽凰真人一人掉在了这里。

    一条条冰带状的空间裂纹切在不灭净瓶的瓶身上,将不灭净瓶的瓶身上切出了上百条的深痕。但是这些深痕,却是很快的开始弥合。

    “死骗子,此门术法是匿空术,只是用元气力量创造出一片类似纳宝囊般的虚空,将自己隐匿在其中,并非是真正破开虚空。皇普老头现在的真身,就在你左上方五百丈之处。”皇普绝伦一步从原地消失,灵珑天双眼却是金光闪闪,为魏索指明了方位。

    “皇普绝伦,受死吧!”

    魏索先也不管施展出了一件压箱底东西的羽凰真人,紫河血灵伞上发出了破裂的声音,一道道紫黑色血光狂涌而上,和一尊化出的璀璨道尊,打向灵珑天所指的方位。

    “轰!”

    璀璨道尊和紫黑色血光全部崩散,皇普绝伦好像被虚空之中打出一般,连满头的白发都有些散乱了。

    “嗤!”

    皇普绝伦的身体突然崩裂,化成了数百道剑光,每一道剑光之中都好像有一个皇普绝伦,朝着四面八方飞遁。

    “又一门惊天遁法!”

    “这是上古剑影遁!可以迷惑神识,让人根本无法知道他的真身隐匿在哪一道剑光之中。”

    “堂堂神玄大能,竟然被一名金丹修士,逼成了这副模样!”

    “此子将来肯定有难以想象的成就,怪不得天玄大陆两名神玄大能要齐来围杀此人…。”

    眉山城中的修士已经快彻底的说不出话了,很多人的嘴巴都张大到了极限。

    “他的真身,在你右上前方的那道剑光之中。”灵珑天磨着牙齿,双目金光闪动,如可看破一切元气阻隔,再次为魏索指名方向。

    数百道剑光,速度极其惊人,甚至远超魏索之前逼问得到的灵光遁法,顷刻之间已经朝着四面八方飚射出两千余丈。

    “嗡!”

    但是魏索不紧不慢,再次施展洞虚步法,带动整个不灭净瓶,横跨虚空。

    “轰!”

    “啊!竟然又被看穿了!又被截住!”

    在一声惊天动地的术法威能撞击声和一片海啸般的惊呼声和倒抽冷气声中,皇普绝伦的身影再度被从剑光之中逼出,白发散乱,脸上的皱纹又多了数条。

    “羽凰真人,你还有一壶九阴炼兵水!赶快祭出,和我一起击杀此子!”皇普绝伦脸上已经彻底变了脸色,他感觉到了魏索的气机真的没有衰减,也就是说,魏索不知道有什么手段,还可以不停激发北冥斗转、燃元天法,这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在周围蔓延,整个心神都充斥了要陨落的危机感。

    “你这个死老头!”但是他这一句话发出,让他的嘴巴都差点直接气歪的是。羽凰真人却是根本就没有理他,反而是浑身包裹在一条紫红色的光焰之中,朝着他相反的方向逃离。

    “现在眼见逃不了了,想拖我和你一起拼命,当我是傻子么,他主要对付你,还是你先拖住他,好让我乘机逃走。”羽凰真人心中冷笑,一言不发,却是朝着眉山城中逃遁,想要混迹在眉山城的许多修士之中,然后逃离此处。

    “今日我就先灭你天剑宗的神玄,他日再踏平你天剑宗山门!”不灭净瓶之中,传出了魏索冰冷至极的声音。

    “喀!”

    紫河血灵伞在他的连续数次超过极限的激发之下,终于彻底破损。在他手中化成飞灰,而其中所有禁锢的怨气、紫黑色血光,如同彻底得到了解脱一般,形成了惊人的洪流,从不灭净瓶之中喷出。

    这紫河血灵伞彻底崩溃时的一击,威能超过半仙器,而其中的阴污怨气,更是令人难以想象,整个天空之中,都似乎有无数厉鬼在尖啸,游荡。

    “啊!”

    一条乌金色剑光如同游龙,将皇普绝伦身外数百丈范围之内的紫黑色血光全部绞散,但是皇普绝伦身上的肌肤也变得如同死尸一般紫黑,出现了龟裂。

    “皇普绝伦,你受死吧!”

    魏索不给皇普绝伦喘息的机会,又是一尊璀璨道尊在皇普绝伦身前炸开,无数银色丝光,刺入皇普绝伦的体内。

    “反杀神玄!此子竟然是真的在反杀神玄!”

    “这是万古未有的事情,毕将记录在典籍之中,啊!我们竟然亲眼见到了这样一战!”眉山城中,许多修士激动得大叫。

    “皇普绝伦竟然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了,我们快逃!”刘唯真等三人骇得神魂都要飞出体外了,平时三个人都是觉得自己的遁法很快,现在三人却是觉得自己跑得就像龟速。

    “啊!”

    但是更让三人魂飞魄散的是,皇普绝伦竟然是朝着他们逃跑的方位追了过来。

    “帮我阻挡此人,我不相信他的气血可以无穷无尽燃烧!”

    皇普绝伦披头散发,白袍飘舞,如同厉鬼,化成一条惊人剑光,瞬间逼近到了三人身侧,身上剑气迸发,竟然是将三人全部圈住。

    “嗡!”

    与此同时,不灭净瓶再次从虚空中轰出,阻拦在三人和皇普绝伦的身前。

    七条耀眼星光光柱从天空垂落,如同七个神明降临,瞬间凝成一尊璀璨道尊,轰向三人和皇普绝伦。

    “啊!”

    皇普绝伦身体再次崩散,化成一条条剑光,真身隐匿在三人的身后,刘唯真、钟熙和温殊被当成盾牌,三人骇然大叫,纷纷出手,挡住了魏索这而一击,身体被一丝丝星辰元气刺入,瞬间又各自少了数年寿元。

    “皇普绝伦,你黄泉路上寂寞,要拉几个垫背的,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们一齐上路。”魏索本来就不想放过这三人,这种情形对他来说来得正好,冷笑了一声,不停的化出一尊尊璀璨道尊,朝着被皇普绝伦逼在身前的三人打去。

    “啊…!”

    “皇普老头,你快放开我们!”

    “你竟然将我们当作盾牌!你太狠毒了!”

    “啊…我的头发都白了…。”

    “皱纹…我的手上竟然都出了皱纹,啊!我的脸上也出了皱纹了…啊!啊!啊!”

    刘唯真等人的寿元被不停的消磨,不停的发出了尖叫。三人可不是像魏索之前一样瞎叫,是真正的被魏索杀得老去,三人的头发都开始变得灰白,手上脸上都出现了皱纹。原本三名丰神如玉的年轻人,已经变得像六十来岁的老人。尤其是之前被紫河血灵伞元气袭身的温殊,最为凄惨,头发花白了大半,身上的肌肤又黑又裂开,就算不用术法掩饰,估计他亲娘来了都没办法认出他来,原本的年轻人,变得如同坟堆里爬出的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