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反而很兴奋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反而很兴奋

    “死骗子,你的运气不错,有神玄大能的气息,很浓的金铁元气…是天剑宗那个老不死。”

    都是遮掩了真实面目的魏索和阴丽花和灵珑天、以及黑风宗的梁姓修士走在一条宽阔的街道之中,突然之间,灵珑天不动声色的对着魏索传音道。

    离开阴尸宗之后,魏索等人是一路通过城池间的传送法阵中转,此刻他们所在的城池是眉山城,整个城池建立在一条狭长如眉的山脉之中。眉山城和距离化天宗山门最近的城池之间还距离十余个城池,和魏索他们来的城池相通得传送法阵是在城西,而和魏索他们想去的下一个城池连通的传送法阵是在城东,魏索等人此刻,是已经行到眉山城的中部。

    “皇普绝伦?他在哪里?”魏索不动声色的前行,动用了真仙神纹中的仙音传法,眉心之中窍位如有金色神祗化出,将神识泼洒开来,扫过了周身万丈范围,但是却一无所获,很显然皇普绝伦是用了什么可以不被修士神识探查的手段。

    “就在左侧的那间白墙店铺的内院。”灵珑天不动声色,继续前行,同时传音给魏索。

    “没有叶玄成的气息么?”魏索也不去看那间店铺,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继续朝着城东传送法阵处行去。

    “没有,应该没有来。你有机会动用你阴人的东西了。”灵珑天继续传音,哼哼道。

    “叶玄成不在…。”魏索心中有些兴奋,但是同样也感受到的压力,毕竟神玄大能是完全超出金丹修士的存在,对于他来说甚至是一个根本不明的阶层,对于一些未知的东西,就算做了再多的准备,任何人总是会有些莫名的恐惧与紧张。

    金丹期修士正面对抗神玄大能,这恐怕是上万年来的修道界中,都根本没有出现过的事。

    因为神玄大能,在修道界之中就是顶尖的存在,真正神王。

    “他也出了店铺,跟上来了,不知道想要在什么地方动手。还有一名老不死跟着他,应该就是那名会布置禁制,可以遏制你洞虚步法的老头。”灵珑天的感应十分清楚,再往前走了数百丈之后,感觉到了皇普绝伦和羽凰真人跟了上来。

    “难道不想在这个城动手?”魏索经过灵珑天的传音提示,虽然无法感觉得出皇普绝伦和羽凰真人的气息,但是神识泼洒,也锁定了皇普绝伦和羽凰真人。

    隐匿了气息的皇普绝伦和羽凰真人是化妆成了两名普通的青衣老者,神识扫射之下,十分普通,根本感觉不出异常,而且一直和他保持近千丈的距离,似乎并不想阻止他通过这个城池的法阵中转。

    “那三个人也是用什么术法改变了形容和气息,都是金丹期修士,其中一人是上次皇天道的那名真传弟子刘唯真。还有两名一名是火灵根修士,一名是冰灵根修士,都是金丹两重的修为。”就在已经距离传送法阵只有两百丈不到之时,灵珑天突然再次传声,让魏索注意停留在传送法阵不远处,一副似乎在等人的样子的三名修士。

    “刘唯真,他果然按捺不住。”魏索若无其事的看了那三名修士一眼,只见刘唯真等三人也是不露任何痕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他们的样子。

    “刘唯真也在?”阴丽花面上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内心却也是极其的紧张,“他难道敢无视大化盟,直接动手对付我们?”

    “他们装扮成这副样子,就是想不被人看出真实身份,灭杀了我们,也没有人知道是他们做的。超级大宗门的弟子,这么鬼鬼祟祟,真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喊他一声刘唯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魏索传音道。

    “死骗子,我怎么觉得你反而很兴奋。”灵珑天暗中磨牙,有些不爽的瞄了魏索一眼,“你肯定是想到时候动手,正好也装作不认识他们,在他们没有显露出身份之前,就一下把他们拍死,到时候就算皇天道发现他们死在你手中,你也有说辞,可以很无辜的说,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打扮得你不认识来搞你,不知道超级大宗门的真传弟子,怎么会打扮得跟小毛贼一般来拦路抢劫,谋财害命,是谋妻害命。”

    “钢牙妹,你很了解我,真是我的知己。”魏索很是无耻的传音,“所以最好让他们在众目睽睽下动手。”

    “那个姓刘的家伙手里摄着大荒黑虫,和你一样阴险。”灵珑天对魏索的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极其的郁闷,不爽的哼哼传音道,“要不是有我,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想算计别人。”

    “大荒黑虫,是什么东西?”魏索的神识偷偷的扫去,发觉刘唯真的右手握着一件东西,好像一块玉石一般,但具体是什么,却感觉不出来。

    “是以破空法晶为食的一种黑虫,生长在蛮荒深处。在我那个时代,就破坏过一名超级大能的洞府的传送法阵,还导致那名超级大能的一名弟子陨落,结果被那名大能盛怒之下,几乎将整个蛮荒荒原翻了一遍,这种黑虫被灭杀得完全绝迹,想不到还是有幸存了下来。”灵珑天传音道。

    “吃破空法晶的黑虫?这种黑虫就是叫做大荒黑虫?”魏索和阴丽花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是十分吃惊,“他们是想乘着我们传送之时,借此破坏传送法阵,直接想让我们陨落在传送法阵之中。”

    “放心,你要想阴他们,装作什么都没发现,进入传送法阵就是,注意全部聚集在我一丈范围之内。”灵珑天鄙夷的撇了撇嘴,不知道是觉得魏索阴险还是觉得刘唯真等人下作。

    “你可以抵挡传送法阵崩裂时的破碎空间之力?”魏索深吸了一口气。传送法阵崩溃,他可是亲身经历过,那种狂暴的空间威能,就算是以他现在的神通,也未必能够阻挡。

    “废话,难道你以为我会和你一起送死么?”灵珑天不满的哼哼,又补充了一句,“那个比皇普绝伦还老的老头身上,似乎有件东西也有大道法纹的气息,到时候机灵一点,不要一下子打碎了,看看能不能夺到手,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也有上古大能遗留,蕴含神纹的东西?”魏索的眉头微微的跳动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和阴丽花、灵珑天和根本不明就里,不知道将有惊天大事发生的梁姓修士一起进入了传送法阵之中。

    传送法阵开始激发,白色灵光充盈,负责激发此阵的两名修士神色十分正常,旁人根本感觉出来有任何的不妥。但是让魏索等人眼底有不可察觉的亮光一闪的是,此刻装着在等人的刘唯真右手无声无息的动了一动。

    白色灵光一闪之下,魏索等人的身影瞬间在传送法阵之中消失,但是几乎同时,整个传送法阵上所有的灵光,全部瞬间消失!

    “传送法阵损毁…!”两个原本负责看守传送法阵,没有一丝激情,有些懒洋洋的修士,瞬间脸色变得一片煞白,嘴巴张开,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传送法阵损毁了?!”数名比魏索等人略慢了片刻,已经聚集到法阵前方,等待下一次传送的修士,更是全部往后退了一步,浑身的寒气要从天灵之中透出来!

    在他们的意识之中,要是他们正好在这一次传送之中,必定被破碎的空间之力绞得粉碎!

    “太简单了,皇普绝伦居然想出了这种绝妙的方法,杀人于无形,神玄大能果然都是狠人…”刘唯真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

    “轰!”

    与此同时,在这些修士看不到的传送通道之中,炼狱的大门仿佛敞开了,无尽的狂暴力量形成了无数狂潮,全部向魏索等人涌来。

    “啊!”和魏索、姬雅、灵珑天同行的梁姓修士,发出了骇然至极的尖叫声。

    灵珑天手上的灰色手镯,突然灰色灵光大放,形成了一个灰色光罩,将四人全部包裹在内。

    “铮!”

    灰色光罩的外表,无数利刃般得丝光切割而过。灵珑天身上透出紫色神光,抖动十分剧烈,明显也和在北邙遗迹之中抵挡那大宇帝天的养伤处的禁制一般,极其的困难。但是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灰色光罩周围压力一空,魏索等人只觉得周围一亮,竟然是出现在了眉山城东十余里之外的半空之中。

    “那是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从虚空中破出?!”

    “传送法阵损毁,这几人居然从破碎的传送通道之中幸存了下来!”

    一片片惊呼声从眉山城中发出,魏索等人传出之时,带出了数十条琴弦般的透明空间裂纹,以及一股股的狂暴威能,如同喷泉一般,直接从虚空中狂涌而出,极其的惊人,几乎所有处在眉山城街道之中的修士,全部都看到了。

    “居然从破碎的传送通道中穿了出来!”

    “居然没有死!”

    与此同时,刘唯真等人、皇普绝伦和羽凰真人,目光都瞬间凝滞了。

    “全部跟我来!”

    一股磅礴至极的古铜色元气直接就卷起了刘唯真三人,升腾而起。

    与此同时,羽凰真人一步跨上了虚空,双手一划,那片已经被灵珑天感知到的,带有上古大能神纹的黑玉残片上一条条黑色神纹迸发而出,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一般,直接笼罩了魏索等人置身的周围数十里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