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大能压境!

第七百五十四章 大能压境!

    “这就是彻底闭关,不见外客?”魏索看着韩薇薇和南宫雨晴说道。

    阴丽花只是随便在两人的静室外传音了进去,两个人就马上出了静室。

    “正好告一段落。”韩薇薇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正好参透了大荒问道经。”南宫雨晴微笑着看着魏索答道。

    “有这么巧么?”魏索翻了翻白眼,传音给韩薇薇和南宫雨晴,“我可是从东荒宗得了一门术法,虽然对钢牙妹没用,但是可辨修士说话真假,你们要是敢欺骗夫君,小心被我打屁股。”

    南宫雨晴的面上微微一红,韩薇薇却是嘟了嘟嘴,装作根本没有听到。

    “死骗子,看来你夫纲不振,都不受道侣待见啊。”灵珑天幸灾乐祸,得意的扫了魏索一眼。

    “钢牙妹你懂什么,你看到的都是表象。”魏索不受打击,看着南宫雨晴道:“你真已经完全参悟了大荒问道经?”

    “大荒问道经和一般功法不同,分为神海和窥玄上下两卷,将金丹以下,全部归为神海卷,金丹之上归为窥玄,金丹之上和之下的修炼方法不相同,上卷神海卷我已经全部参悟透。下卷窥玄也已经全部看过,虽然还没有完全参悟,但是下半卷记载和上半卷无关,所以现在随时都可以换法重修。”南宫雨晴想到魏索现在比起天龙龙冢之时还要更加蛮兽的肉身,生怕魏索的“报复”,脸色微红的答道。

    “西净琉璃我也全部参透了,想要修炼,随时都可以开始。”韩薇薇有些得意的说道。

    “西净琉璃可能有些古怪,经文似乎不难参透,但是幽冥宫得到这篇经文这么久,却是没有出现修这篇功法的女修。”魏索看着韩薇薇,道:“要再仔细研究研究,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玄机。”

    “没什么,大不了到时候修不了的话,也修大荒问道经好了,反正都是绝世强法。”韩薇薇大大咧咧的说道。

    “….。”魏索顿时无语。韩薇薇说得倒也不无道理,西净琉璃和大荒问道经各有所长,都是绝世强法,对于修士来说,无论修到其中任何一门,都已经是惊人的际遇。

    “现在既然祁道友和风道友他们全部都是挂着我们阴尸宗长老的名头,那索性也喊他们一起进入我们阴尸宗藏经之所。说不定其中的有些记载,对他们也有用处。”阴丽花含笑在前方带路,又说了这么一句。

    “阴大宗主,你们阴尸宗祖师万一泉下有知,会不会怪罪你啊?”魏索故意说道。

    “风知游他们三人一日冲击金丹成功,再加上祁道友和青萍道友,加上我和你、水灵儿、姬雅,还有墨清风他们,不算你的兔子兄弟,金丹修士就已经超过了十名,是我阴尸宗最为鼎盛的时刻。”阴丽花微抿着嘴,风情万种,“就算我们阴尸宗祖师泉下有知,也会以此刻的阴尸宗为傲,更何况宗主道侣还极有可能成为修道界中最为年轻的神玄大能。怎么可能会怪罪于我。”

    “神玄,哪有那么容易。”灵珑天鄙夷的撇了撇嘴。

    “钢牙妹,你对金丹到神玄有多少的了解?”魏索闻言心中一动,神玄大能以上,古往进来都是修道界中顶尖的存在,现在他对神玄境几乎还是一无所知。

    “死骗子,你以为我是万通万晓么,我又不是修士,根本不关心这个,本来我只有三个字告诉你,那就是不——知——道!不过看你现在态度还算诚恳,我可以多告诉你一句,我只知道分念到金丹有如翻越一座巨山,但是金丹和神玄,却是如同登天。”灵珑天很是倨傲的看了魏索一眼,说道。

    “如果不难,这一境之中也不会有个‘玄’字了。”魏索这一次却是没有丝毫和灵珑天斗嘴。回想当日天剑宗皇普绝伦身上万丈剑气,化出无上剑尊,已经直接有如神祗,完全都已经脱离了修士人身的概念。

    “你们阴尸宗有没有出过神玄大能,有没有关于神玄境的记载?”说了那么一句之后,魏索又看着阴丽花问道。

    “我们阴尸宗一共出过两名神玄大能,但是具体有没有相关记载,我也并不知道。因为我们阴尸宗的藏经之所有独特禁制,每一名修士进入之后,最多只能观看三篇典籍,而且每一名修士身上的气息都会被禁制记忆,最快三年才能重新进入,再行查看其它典籍。我也只是看过里面数十篇典籍。”阴丽花看着魏索,道:“估计连血灵老祖都未必看过其中所有的典籍记载。”

    “这只不过是上古最为普通的‘止骛小禁’,这种禁制是用来奖励门内弟子,有杰出贡献才能进入查看典籍。”灵珑天很是倨傲,有些反客为主般说道:“此次跟着我,可以让你们看到所有典籍。”

    “钢牙妹,你不会用强力破坏吧?”魏索和阴丽花互望了一眼,忍不住问道。

    “不用强力破坏,我也可以进入。”灵珑天白了魏索一眼,看她的样子,要不是给阴丽花面子,都根本不想回答魏索。

    “我先顺便看看兔子兄弟,阴大宗主你先传讯给祁道友他们吧。”魏索习以为常,对着阴丽花说了这一句之后,却是朝着李写意所在的静室掠了过去。

    “兔子兄弟,你来了。”

    “这…。”

    一看到魏索掠入,李写意就马上和魏索打起了招呼,但是魏索却是大吃了一惊,神识马上朝着李写意的身上扫了过去。

    这间静室的景象十分惊人,地面上一层厚厚的玉屑。除了那一面被魏索刻满了列缺残月的经文和图录的黄玉墙壁之外,其余的三面墙壁,也已经被李写意密密麻麻的刻满了许多经文。而且从地面上厚厚的一层玉屑来看,这三面黄玉墙壁已经被李写意切平重刻了不止一次。

    但是更让魏索紧张的,却是李写意身上居然没有灵气透出。金丹结成,丹气反哺肉身,令肉身灵气充盈,透出体外,会因为功法不同而幻化成各种形状。这灵气凝形,本身就是金丹修士和金丹以下修士最为明显的区别之一,李写意所修的功法也十分不凡,身外灵气平时凝成连绵远山,而且他神识错乱,只有魏索在法器帮其吸纳灵气的情况下,其身上灵气根本不会消隐,如霞气蒸腾,此刻李写意身上灵气不显,自然让魏索大吃一惊,以为李写意出了什么大的岔子,接近油尽灯枯。

    “恩?”但是魏索神识一扫之下,却是又不由得愣了一愣。

    李写意气息平稳,生机没有消退,他体内的真元和灵气,却是进入了一种令人惊奇的状态。

    他的真元流动,比正常的时候缓慢得多,而且他的灵气,自然纳于体内,一丝灵气都不透出浪费,就和他之前时不时会陷入自动修炼的境地一般,此刻他的神识虽然混乱,但似乎肉身却是反而进入了一种奇妙的自我调节的状态,尽可能的延缓肉身的衰老。

    这种状态难以想象,旁人根本无法推断得出,就好像李写意的神识彻底错乱了之后,他的脑袋里面却好像分裂出了许多个人一般,有人在控制他的真元,有人在设法调节他的肉身,有人却又是彻底错乱,浑浑噩噩。这种感觉,就好像李写意自然而然的新创出了什么奇特至极的功法一般。

    就眼下魏索的感觉,李写意的寿元肯定会比之前要高出不少,肯定不止先前的只剩下一二十年的寿元。

    “兔子兄弟,这几句经文应该没有问题了…还有,那篇应该是第一副。”正在魏索为李写意自然进入的这种状态而十分吃惊时,李写意却是又点了点他面前的一面黄色玉璧,对着魏索说了这一句。

    魏索顿时眉头猛的一跳,只见李写意所点的地方,已经整整齐齐刻着一列经文,大概十余句,两百余字的样子。那列经文的旁边,还有一篇图录。

    “这篇果然是第一幅!”魏索的呼吸不自觉微微停顿,他一下就看出,那篇图录,正是他之前自己参悟时,觉得应该是第一幅的那篇图录。

    “兔子兄弟,我还只能想出这么多…。”看着魏索仔细记着那一列经文的样子,头发灰白,外貌和普通风烛残年的老人没什么两样的李写意,又很是歉然的说道。

    “没有关系,不急,你慢慢来,同时也慢慢炼化这些东西再说。”魏索先用一片记事青符记下了那十余句经文,同时取出了二十余块磨盘大小的天龙血化石,堆在了李写意的身旁。李写意所修的功法炼化起这天龙血化石来不如他的水皇噬日诀惊人,这些天龙血化石,估计李写意至少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才有可能炼化得完。

    又和李写意交谈了两句,发现痴痴傻傻的李写意也的确根本不知道,甚至自己也根本感觉不出自身陷入的奇异状态之后,魏索便出了这间静室。此时祁龙山和青萍,风知游等人已经全部到了,一行人再不停留,跟着阴丽花朝着阴尸宗的传经授道之所行去。

    …..

    魏索等人根本不知的时候,就在此时,有两道遁光,已经掠过了云灵大陆边缘的天穹。

    这两道遁光之中,有一道为古铜色,正是天剑宗的神玄大能皇普绝伦!

    而另外一条遁光,却是一名身上也是丝毫灵气不显,但身上的气息比起皇普绝伦还要苍老得多的老道。

    这名老道头发干枯,几近全部掉光,脸上的皱纹如同刀刻,但是双目之中,却是神光闪耀。他身上的一件道袍,是青色为底,有一条条如同流星轨迹般的红色条纹。这一件道袍,极其的古朴,也有种从远古穿越而来般的气息。

    ***

    (感冒恢复得差不多了,恢复三更...只是两个鼻子全部塞住,晚上不好睡觉,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