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三波高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三波高

    “地母古经,是什么经文?”姬雅的玉脸上也是布满了红晕,显见刚才她也是想歪了,以为魏索说去另外一间静室,有篇古经要和她们探讨一下是有更深层的含义。

    “到你的静室再说吧。”魏索无语的看了一眼韩薇薇等人逃走的方位,转头看着姬雅说道。

    “好。”姬雅在前方带路,却是往此间殿宇的上层而去,到了一间带有天火炉房和丹房的静室之中。

    这间静室位于这间黄玉殿宇的最顶端,有两扇灵光禁制笼罩的窗户,外面无法看见内里的情形,但是内里却是可以看到大半个阴尸宗山门,还可以清晰的看见风知游等人闭关冲击金丹的那座白骨大殿。

    地上铺着厚厚的银丝草毯,四壁都嵌着颜色淡雅的青玉,数只紫铜鹤香炉之中漂出淼淼白烟,静室之中别有一番幽香。

    “这间静室很是不错,就是这阴尸宗的景色实在是有些差强人意。钢牙妹倒是没有跟来,看来还算识趣。乖老婆,平时都是你单独用这间静室么?”进入这间典雅的静室之后,魏索牵着姬雅的玉手问道。

    “她们都是各自一间静室,这几日我单独用这间静室…啊…。”姬雅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声惊呼,娇羞不可方物。因为此时魏索已经将她揽入了怀中,一只手已经很不老实的探入了她的法衣内。

    “你不是说不是别的意思,真是有一门地母古经要探讨么…。”

    “我本来真是没有别的意思,可是就算我们真是没有别的意思,她们肯定也会以为我们有别的意思,所以我们还是先来探讨一下好久没有探讨的玄煞大|法再说吧。”

    “呜…”姬雅还要再说什么,朱唇却是被魏索用嘴堵住,身体顿时彻底软化,浑身冰雪般的肌肤都变得粉红。

    “呼啦”,姬雅的法衣,被魏索轻车熟路的脱下,抛落在银丝草毯上,整个静室顿时充满旖旎至极的春光。

    “死骗子,果然禽兽,回来就急着做坏事,真是污了我的耳朵,呸!”此时,灵珑天所呆的静室之中,灵珑天突然脸上发红,啐了一口,有些恼羞的样子。似乎她的听觉原本是听得见魏索和姬雅的所有谈话,之前一直是在偷听,现在却是停止了偷听的样子。

    “夫君….。”

    姬雅的静室之中,姬雅身无寸缕,和魏索交缠在一起。她的肌肤如同最好的绸缎一般光华,如同暖玉一般温润晶莹,闪耀着明珠般的光泽,她的满头青丝有节奏的跳动,美眸迷离,高贵典雅的精致容颜上,充满着动人心魄的魅力。

    魏索的双手环绕在姬雅的仙肌玉体上,不断游走,挑得姬雅情难自禁,不时发出令人神魂酥麻的销魂呻吟。

    “夫君…不要了…我感觉我快要死去了…吃不消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姬雅彻底无力,玉体一阵阵微微抽搐般颤抖,发出了求饶般的声音。

    魏索环抱住姬雅的滑腻纤腰,贪心不足的在姬雅的玉脖间狠狠一吻。

    “轰隆”,就在此时,阴尸宗的山门之中,却是突然发出了一声沉闷至极的轰鸣声。

    这声沉闷的轰鸣声,正是从那座白骨大殿之中发出,使得整个阴尸宗山门的地面和空气都似乎同时跳动了一下。

    “风大哥他们之中,已经有人冲击结丹,要成功了。”魏索环抱着娇柔无力的姬雅,惊喜的往外看去。

    白骨大殿上方的云层,突然之间风云卷动,出现了一条条鳞纹般的纹理。

    “啊!夫君…你…”就在此时,姬雅突然一声惊呼,好像喘不过气来一般。因为此时魏索突然更加猛烈的动作了起来。

    “一边双修,一边看冲击结丹的异相,别的道侣,恐怕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吧,乖老婆…坚持到他们全部结丹完成吧。”

    “….。”姬雅的温滑玉体顿时微微一僵,“你怎么这么多鬼主意的…。”姬雅有些又羞又急,但是不等她说出这句话,她的大脑就马上被魏索一阵阵更加猛烈的动作,弄得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啊…。”姬雅一声旖旎至极,又像极其欢愉,又像哭泣般得呻吟声在这静室之中响起的同时,一条巨大的漏斗状云卷,在空中形成,出现在了白骨巨殿的上方。

    “结丹异相!阴尸宗有人冲击金丹成功了!”

    就在第一声沉闷至极的巨大轰鸣声从白色骨殿之中传出之时,阴尸宗的所有修士,和绝大部分阴尸宗山门之外的灵柩城的修士就已经被惊动。

    这些修士都感觉到了天地元气和阴尸宗上空云层的变化,阴尸宗的修士,都是纷纷出了住所,望向白骨大殿的方位,而灵柩城的修士,目光也是都聚集到了阴尸宗的山门上方。

    此刻这结丹异相一形成,阴尸宗的内外,顿时全部轰动了。

    “是哪位师兄、长老冲击金丹成功了!我们阴尸宗,又出了一名金丹大修士!”

    “阴尸宗连连折损金丹大修士,连血灵老祖都陨落了,想不到竟然是又出了一名金丹大修士!看来是老虎死了,但是皮还在。”

    “又出一名金丹大修士又怎么样,出的还不如死的多…。”

    “怎么回事!”

    就在阴尸宗内外的修士,才刚刚因为阴尸宗山门上方代表出现金丹大修士的结丹异相而震惊之时。突然,阴尸宗的山门之中,又是传出了一声沉闷至极的轰鸣声,阴尸宗山门上方的高空之中,云层又是一阵剧烈的翻卷,天地元气再度汇聚而来。

    “怎么可能?!”阴尸宗山门之中的阴尸宗修士,更是全部目瞪口呆。因为这一声沉闷至极的轰鸣声,又是从白骨大殿中传出。而且这明显是另外一名修士引起。

    “他们之中,又有一名顺利冲击金丹成功了。”姬雅的静室之中,魏索在姬雅的耳边,又是一声兴奋的低语。

    “啊….!”姬雅的身体,又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她的一双玉臂,突然紧紧的抱住了魏索,片刻的发僵。

    就在此时,第一条巨大的漏斗状云卷还没有消失,又是一条巨大的漏斗状云卷当空凝成,下端连向白骨大殿。

    “啊!怎么可能会接连产生两个结丹异相!”

    “结丹异相是修士丹成之时,金丹自然吸卷大量天地元气,带动天上云气产生,不可能平白多出一个,阴尸宗是同时两名修士,冲击金丹成功。”

    “阴尸宗竟然是同时两名修士冲击金丹,连出了两名金丹大修士!”

    “一天之内,阴尸宗连出两名金丹大修士?!”

    整个灵柩城,彻底的轰动了,所有灵柩城中的修士全部停了手中的事,全部走出了商铺、住所,全部看着阴尸宗山门上方那两条巨大的云卷,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金丹大修士,毕竟在绝大多数的修士心目中,还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一名普通的修士,毕竟一辈子也未必亲眼见得到一次结丹异相,更不用说同时见到两名修士冲击金丹成功了。

    “轰隆!”

    但是阴尸宗山门之中,给这些修士的震骇却还未停止。

    几乎就在第二个结丹异相凝成后的几个呼吸之后,阴尸宗的山门之中又是一声沉闷的轰鸣,上方的天空之中,天空突然又明灭了一下,原本已经剧烈卷动的云气,突然之间又变得更加紊乱起来。

    阴尸宗几乎所有的修士也都已经出了各自的住所和修炼之所,这第三声声音震响的同时,阴尸宗所有的修士都几乎哆嗦了一下。

    这声音,也是从白骨大殿之中传出。

    这确确实实,是又有一名修士,在阴尸宗之中冲击金丹,并不是在阴尸宗的山门之外。

    “啊!啊!啊!三个结丹异相!天哪!阴尸宗竟然在一日之内,三名修士同时冲击金丹成功!”

    巨大的轰鸣声传出之后,天空之中的云气,骤然又是再度被卷吸,再度形成了一条庞大的漏斗状云卷。

    三条漏斗状云卷,从空中倒垂而下,几乎连成一体,看上去的声势令人难以想象。

    “阴尸宗在一天之内,竟然多了三名金丹大修士!”

    “阴尸宗的实力,难道远不止表面上这样,竟然是在陨落了好几名金丹修士之后,又连出了三名金丹大修士!”

    “云灵大陆近千年来,都似乎没有一个宗门,在一天之内,连出三名金丹大修士的,不!一月之内,甚至一年之内连出三名金丹大修士的都似乎没有…。”

    “他们全部冲击金丹成功了!”姬雅的静室之中,魏索也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声音。

    “啊….!”姬雅一下子仰起了头,身体猛的一下抽搐,一双玉手下意识的一般,离开了魏索的身体,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是即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的这一下声音,还是显得十分的响亮。

    听到自己的这一声声音,姬雅又是身体虚脱得不属于自己,又是极其害羞,差点要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