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磅礴元气涌入!

第七百三十四章 磅礴元气涌入!

    “可惜什么?”皇普绝伦的庞大剑尊神玄法相再次斩出一条剑光,将魏索的镇天法相打得再次倒飞而出,同时传出无比宏大的声音,“可惜你年纪轻轻,就要陨落在此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我是为你觉得可惜。”魏索眯着眼睛看着皇普绝伦散发着惊心动魄威严的庞大神玄法相,冷笑道:“只可惜你今日功亏一篑,杀不了我。他日你们天剑宗毁在我手,看来是一定的了。”

    “哈哈哈哈。”皇普绝伦的庞大神玄法相之中发出了震天的狂笑声,神玄法相身上散发的气息形成了一条条乌金色长剑般的光纹,将身周方圆数百丈全部绞得粉碎。“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

    “他日我必定杀上天剑宗,将你踩在脚下,到时候我再看,你是否还笑得出来。”魏索紧紧的盯着皇普绝伦的神玄法相,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踩我在脚下!”皇普绝伦再次勃然大怒,神玄大能是修道界中最为顶尖的存在,如同修道界中的帝王,放言将神玄大能踩在脚下,这是何等的狂妄。

    “这是…。”但是皇普绝伦的神玄法相随即猛的一滞。

    因为就在此时,魏索突然朝着前方跨出了一步。

    他这一步跨出之时,身上突然冒出了一圈圈玄奥难言的金光神纹,如同处于一轮突然升腾而起的旭日的包裹之中,身周整个虚空都似乎被扭曲了。

    他的镇天法相陡然失去凭依一般,骤然缩小,变成了原先的黑色小人。

    皇普绝伦神玄法相斩出的剑光,瞬间一划而过,但是却完全斩到了虚空。

    魏索和李写意、灵珑天,给人一种瞬间收缩进那片虚空之中一般的感觉。

    一剑划空,皇普绝伦的庞大神玄法相霍然转身。

    身上无数剑气盘旋的庞大神玄法相身后,至少六七里之外,一团金色旭日般的光华已经显现出来。魏索此刻已然凝立在虚空之中,浑身泛出的金色神纹慢慢消隐,而身上银光闪烁,已然正对着他这尊神玄法相。

    “这是什么遁法?”看到魏索冰冷的目光,皇普绝伦的神玄法相又是不自觉微微一滞。

    在修道界之中最为顶尖的神玄大能,竟然被一名金丹修士的目光,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轰!”

    接下来,皇普绝伦的心中如同受到侮辱一般,心中突然说不出得惊怒,整尊神玄法相的身上,喷射出无数剑光,整尊庞大的神玄法相,横渡虚空,朝着魏索所在的位置,狂掠而去。

    他这尊神玄法相的遁速,竟然比起他之前的遁光速度还要快上几分,如同真正的神祗在空中穿行。

    但是见到庞大的神玄法相追击而来,魏索只是又跨出了一步。

    身上无数金色神纹再度泛出,直接踏破虚空一般,瞬间就出现在了近十里之外,而皇普绝伦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

    “老不死的,加点力,说不定能够追得上。”一步跨出近十里之后,重新凝立在空中的魏索,对着皇普绝伦的神玄法相说道。

    “喀!”

    皇普绝伦瞬间就陷入了无比的狂怒,神玄法相身后的剑轮全部化成了一条条剑光,瞬间化成了一条难以想象的剑光流瀑,朝着魏索狂涌而去。

    但是这些剑光瀑布冲出了数里之遥之后,魏索就已经又一步跨了出去,踏破虚空一般,又出现在更远的远方天空。

    “老不死的,你的速度太慢了,难道神玄大能,就只有区区这样的神通么?都奈何不了我一名金丹修士?传出去恐怕听到的人大牙都要笑掉吧?”魏索的声音再度传入了皇普绝伦的耳中。

    “你!”皇普绝伦气得几乎差点晕厥过去。

    “死骗子,你到底行不行啊。别把这个家伙彻底气疯了,真的追着我们不放。”魏索身旁的灵珑天十分紧张,不时的看着魏索。

    “你才是死骗子,钢牙妹,给我机灵点。别让这个老家伙觉得有可乘之机。”魏索咬牙切齿的传音到灵珑天的耳中。

    洞虚步法,果然是无上强法,一念之间就横渡十里,但是这门无上强法也要消耗极其惊人的真元,以魏索现在的修为施展起来也是十分的吃力,几乎每施展一次,就要消耗掉他一半以上的真元,所以现在每次施展洞虚步法之后,魏索还是在不停的炼化水烛妖妖丹。

    当然魏索身上的水系妖丹和补充真元的丹药不少,现在每施展一次洞虚步法,也有足够的时间补充真元,但是如果皇普绝伦这个老家伙真追着不放,那也总是件极其麻烦的事情。

    “原来也是色厉内荏…。”灵珑天撇了撇嘴,但是嘴上却是也反而对着皇普绝伦叫了起来,“死老头,你身上这么多剑气,真可谓是人即是剑,剑即是人,人剑合一,是个大剑人…大剑人你这么厉害,我相信你追个十七八年,锲而不舍,应该还是能追上的。”

    “小辈…你!”皇普绝伦气得咆哮。

    “小你个头啊,我都活了六万多年了,你还敢喊我小辈,要不要脸的。”

    “我…。”皇普绝伦气得差点要癫狂。的确,他和灵珑天比起来,还真是一个小到没办法小的小辈了。

    “老不死的,来吧,我带你好好游历一下云灵大陆,让云灵大陆修士也都瞻仰一下你的神玄法相的无上风采。”魏索再次发动洞虚步法,横渡虚空。

    只可惜皇普绝伦的神玄法相明显也不是他现在的术法和肉身力量可以硬撼,否则依靠洞虚步法这门无上强法,都可以直接近身击杀这名天剑宗的第一人。

    “小子,我一定会让你为今日的言语付出代价!”

    听到魏索的这句话,看到魏索距离自己已经超过三十里之遥,皇普绝伦终于放弃了追击,庞大的神玄法相在一阵光华乱闪之下化成一条条元气,收回了皇普绝伦的体内,皇普绝伦的白发都气得根根竖起,老眼冒火,如同老鬼。

    “妈的,死钢牙妹,我真想拍死你!”水烛妖妖丹已经只剩下蚕豆般大小,魏索也索性懒得收起,直接全部炼化了,同时对灵珑天咬牙切齿。这次他根本没有计算到皇普绝伦这样的天剑宗神玄大能会来截杀他,真是极其凶险,差点就直接死不瞑目了。而且魏索可以肯定,这种神玄大能来截杀他,肯定还是因为灵珑天这种上古生物的原因,否则以这种神玄大能的身份,也未必会为了损失些金丹大修士而跨越大陆来守候截杀他。

    “怎么,刚刚摆脱了这个神君级老头的追杀,你就想过河拆桥了么?你还有没有人性的啊。”灵珑天马上露着牙齿对着魏索叫道,毫不示弱。

    “我没有人性?我没有人性我就直接把你扔给那个老头。说不定他对你这种头上长角的会很有兴趣。”魏索越想越气,也是牙痒痒的,“给我假的经文,还说是我资质太差,领悟力不够。妈的,你可以怀疑我没有人性,居然敢嘲笑我的智商。”

    “烦死了,我都说了给你翻译的句句是真,那经文本来就是那样的顺序好不好,要是我不知道正确顺序,翻译给你的,还不就是那样的经文。你得谢谢我还差不多。没有我你这次逃得了小命么,还不喊我大恩人。”灵珑天哼哼道:“谁知道你救我,是不是贪图我手头上的黑铜。”

    “大恩人?大你个大头鬼!快拿一半黑铜出来!还有,你给我翻的那大荒问道经,是不是也是顺序不对的,把正确的告诉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你怎么要我好看啊…我难道怕你啊…”

    “…..。”

    一路上,魏索和灵珑天不停的斗嘴,近一个时辰之后,灵珑天终于妥协,给了魏索一半黑铜,一句句把大荒问道经的正确顺序告诉了魏索。

    “这死钢牙妹实在是太狡诈了,不知道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不过好歹还算有些人性。”

    “这个家伙又奸又贱,从他的手上都捞不到什么好处,不过好歹还算有点人性…。”

    魏索和灵珑天接下来依旧是一副不共戴天,恨不得把对方弄死的样子,但是经过了皇普绝伦的这次追杀之后,两个人的心里各自对对方还是有了点改观。至少都觉得对方在关键时候还勉强靠得住。

    “这地母古经,到底还差了点什么?”

    接下来,皇普绝伦没有继续追赶上来的迹象,魏索不再使用洞虚步法,只是用灵光遁法赶路,同时依旧不停的参悟地母古经。

    只是半日的时间,魏索将剩余的地母古经中的图解全部看完,记熟于心。这些所有图解和总纲在魏索的脑海之中重重叠叠结合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条条说不清,道不明,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玄奥轨迹。而沿途一路,只要观想、感觉下方地面下的地脉走向之时,魏索体内就会突然好像打开一个通道,和周围的地脉沟通,和这大地融成一体,可以引大地元气为己用的感觉。但是每次这个通道打开,却都是不知道差了一点什么,始终无法抽引到大地元气,然后打开的通道就关闭下来。

    “小子,你到底在修炼什么古经?这么古怪。”魏索的身上气息老是不断变化,也让灵珑天感到十分的惊疑。

    “地母古经,你听说过么?”魏索试了数十次无果之后,也忍不住想从灵珑天身上打探一下,看灵珑天是否听说过这篇古经。

    “地母古经?没有听说过。”灵珑天摇了摇头。从她的神色上来看,是的确不知道这篇古经。

    “金山蒸霞地貌…这种地貌,容易化生不少精金矿脉…。”接下来两日,魏索继续琢磨地母古经。在经过距离云灵大陆边缘天穹已经只有三四万里之遥的一座金山蒸霞的高山上方之时,魏索突然觉得自己后脑微微一震,那条通道打开的同时,一股磅礴的元气,突然涌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