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三十三章 法相大战

第七百三十三章 法相大战

    “你的口气那么大,现在就这一下就吐血不行了?”看到灵珑天这副凄惨的样子,魏索也差点气昏过去。

    神玄大能光是身上的气息就刺破苍穹,举手投足带起的威能就足以秒杀一般的金丹修士,他的这尊镇天法相也只能自保,根本无法杀伤皇普绝伦,以皇普绝伦的神识和施法速度,绝灭金丹也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威胁,现在魏索的希望都是寄托在了灵珑天的身上,原本还以为这个头上长角的小姑娘会比牛还牛呢,没想到就只是这一下就已经不行了。

    “我是受了那片残片神威的伤还没好,不然哪有这么不济。”灵珑天此刻恢复了本来的样貌,摇摇晃晃,好像被一群人狠命的揍了很久的样子,嘴都有点肿了,“死骗子,你还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的东西,赶快拿出来,不然我们就都要死在这个老家伙的手里了。”

    “我要是还有压箱底的东西,早就拿出来拍死你了!我哪里还有什么压箱底的东西。”魏索几乎气急败坏了,水烛妖的妖丹损耗得十分快,估计支撑不了半炷香的时间。到时候光是魏索换其它水系妖丹,镇天法相无法运转的那一瞬间,估计皇普绝伦就可以杀死魏索两三次。

    现在距离云灵大陆已经不远了,要是陨落在此处,那他可真是会死不瞑目。

    “居然都没有其它压箱底的东西了。这么没用,既然这样,你只有马上参悟这篇经文,如果你不能在这颗水烛妖妖丹损耗完,镇天法相无法御使之前参悟完成的话,那我们今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那时真是不怕神玄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帮手了。”摇摇欲坠的灵珑天十分果断,马上开始吟咏一篇经文,传音到魏索的耳中。

    一篇经文?都可以对付神玄大能的经文?刚听到灵珑天这么说,魏索顿时是眼睛一亮,觉得这次真是大占便宜,要从灵珑天的手中白得到一篇无上古经。但是才听了几句,魏索却是差点气得一口血喷出来,“死钢牙妹,这经文怎么听上去这么熟悉呢,这才是真正的洞虚步法对不对?先前你告诉我的洞虚步法都是错的对不对,死钢牙妹,你难道不怕被天劫劈死么!”

    原来灵珑天此刻传音给魏索的经文,语句十分熟悉,竟然都是洞虚古经中的经文,只是顺序截然不对。

    “不要插嘴,不要浪费时间。”灵珑天居然还对魏索发怒插嘴不满,呵斥道,“快点参悟经文。”

    “死钢牙妹,你给我假的经文,浪费我那么多时间,我拍死你算了。”魏索差点气疯,此时皇普绝伦已经胜券在握一般,十分得意,不急不缓,弹出一道道剑气,等待着魏索真元枯竭,镇天法相不断晃动,周围的天地都好像全部被剑气割裂,魏索的镇天法相和李写意相距太近,带起光纹都压得李写意无法帮忙,魏索也是堪堪能用镇天法相护住李写意,形势十分的险恶,但此刻魏索实在有些忍不住,又气得大骂出声。他参悟了那么多天洞虚步法,绞尽脑汁,而且还特地又花了无数口水,让灵珑天再翻译了一遍,没想到先前的洞虚步法经文还是假的。

    “我可没有骗你,我们灵族的经文,本来顺序就是有秘密,顺序是打乱的,我可是一句不差的帮你翻译了出来,现在是将顺序帮你调整对了。你到底要不要听,不要听我就先跑了,说不定这个家伙比较恨你,有可能会对付你,不会追我,这样我还说不定能逃命。”灵珑天也叫了起来。

    “妈的,死钢牙妹,快背!”魏索强忍住再次将灵珑天拍到皇普绝伦身前去的冲动,气得两眼发黑的叫道。

    灵珑天其实也是十分紧张,小脸彻底发白,马上飞快的背诵正确顺序的洞虚步法的经文。

    “小子,你还要负隅顽抗么?我看你功法倒也不俗,只要你现在乖乖投降,让我种下禁制,今后听我号令,我可以饶你一命。”皇普绝伦浑身散发着难言威势,看上去干干瘪瘪的身上却是散发着荒古巨兽都难以比拟的庞大气息,一股股神玄大能特有的檀香般香气,弥漫了近十里方圆。此刻看着魏索的镇天法相和灵珑天手上的灰色手镯,他的眼中也是难掩贪婪的神色。

    “嗤!”

    说话之间,他双手弹出的十道剑气又是合为一柄白色巨剑,狠狠斩杀到镇天法相的手臂上,将镇天法相打得往下一沉,脚下的光纹崩碎了不少。

    “老不死的,我看你修的剑经倒是不错,你若是此刻乖乖将剑经交出,投降于我的话,我说不定可以考虑一下,今后剿灭你们天剑宗的时候,留点情面。”魏索脸色极其冰寒,身上银光闪烁,看着身上笼罩光柱的皇普绝伦,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

    “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皇普绝伦也不生气,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我等下就只能废弃你修为,将你丢到矿山中去挖矿,估计倒是到时候你自然会跪下求我。”

    “是不是所有的老不死的老头,都像你这么多废话?”魏索冷笑道,“一名神玄大能,拿不下一名金丹修士,还有脸说这么多废话,要是等我修到神玄,到时候一只手都打死你。”

    “你这是找死!”皇普绝伦脸上变色,终于被激怒,身上的元气如同狂澜般四下翻卷,卷起的飓风将方圆数里之内的玉琼花树全部卷成了碎片。

    神玄大能是整个修道界真正帝王级的人物,高高在上,任何修士见了都要顶礼膜拜,不敢出大气,但是魏索竟然敢连连辱骂,令涵养功夫极好的皇普绝伦也终于勃然发怒。

    “嗡!”

    皇普绝伦的身上,突然冒出一股股乌金色的元气,一层层包裹在身外。

    只是片刻之间,他的身外就形成了一尊高达十余丈的庞大神灵!

    这尊神灵身穿古铜色战甲,身后背着一个剑轮,手中握着一柄古朴的乌金色长剑,身上透露着惊人的剑意,似乎整个身体,都是由无数柄飞剑凝聚而成。

    神玄法相!

    皇普绝伦的神玄法相赫然是一尊庞大的剑尊。

    “喀!”

    皇普绝伦的神玄法相手中的乌金色长剑朝着镇天法相凌空一斩,一道玄奥难言的剑光,瞬间就冲击到了镇天法相的身上。

    “啪!”

    镇天法相如受雷击,整个庞大的黑色身躯瞬间被打得往后倒飞出了数十丈。

    “这尊镇天法相,果然只是无限接近真正的神玄法相,但是实力上和真正的神玄法相,还是有一些差距。”魏索的身上银光闪动,依旧剧烈的喷吐着元气,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是魏索十分清楚,刚刚若是换了普通的金丹修士,光是镇天法相的剧烈震动,就足以将之震成重伤。

    “喀!”

    几乎超越了时间的界限一般,又是一道剑光冲击到镇天法相的身上,镇天法相往后倒飞还未停止,又被打得往后以更快的速度倒飞。

    “死骗子,你参悟得怎么样了!”此刻灵珑天手上的灰色镯子上的灰光也是彻底的消隐,龟缩在魏索的镇天法相的光纹之中,对镇天法相的威能也不造成任何的威胁。

    “啪!”镇天法相再次被打得倒飞出去,就连脑后的黑色光团都几乎快要裂开。

    “你大可以再说得晚点的。”魏索狠狠的瞪了灵珑天一眼,“这种遁法能裹着其它人一起逃遁?”

    现在灵珑天告诉了他洞虚步法真正的经文顺序之后,魏索只觉得霍然而通,此刻已经在心中有了真元如何流转的概念。只要再仔细领会一些其中的细微之处,就应该可以不犯任何错误的施展此道无上强法。按照目前的情形,时间应该还够,所以魏索此时十分冷静,并不心急。

    “这种遁法裹几个人一起逃是没有问题的。”灵珑天听出了点苗头,顿时眼中金光大亮,马上回答道。

    “你的元气会对我的施法造成影响的吧,看来我就不能带你了吧。”看到灵珑天眼中金光大亮,魏索一边在心中仔细领会,一边没好气的故意冷哼了一句。

    “好歹我也和你一起拼这个家伙,打到吐血,差点被你拍过去弄死了吧,你用不着这样吧。就算是你那个兔子兄弟,也应该看得出只要我不引动我这镯子的威能,就不会消弭术法和真元威能吧。”灵珑天忍不住冲着魏索叫道。

    “啊?我看不出啊…。”害怕得索索发抖的李写意突然说了一句。

    “我…。”灵珑天顿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我可是真正按照约定,给了你一半东荒镇妖塔,你却明明知道正确顺序,不给我真正的洞虚古经。你至少要给我一半黑铜。”魏索在这个时候,看着灵珑天说了这么一句。

    “死骗子,我都要喊你大哥了…你先逃掉了再说好不好。不就是黑铜么,好商量的好不好。”灵珑天郁闷至极,此刻她是处于完全劣势,要是魏索将她丢在这里,那她可真是玩完了,六万年不死,今天也要死在这里了。

    “好吧,那你准备好了,不要乱动你那手镯。”魏索瞪了她一眼,说道。

    “你已经完全领悟了?”灵珑天一怔,顿时有些喜出望外,瞪大了眼睛,眼冒金光。

    “可惜啊可惜。”魏索没有回答灵珑天的话,却是看着皇普绝伦散发着无上威势的神玄法相,说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