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不要拍了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不要拍了

    “本命剑元!这个家伙修的居然是上古剑经!”片刻之间,灵珑天又感觉到了什么,脸色更为难堪,忍不住都快暴出粗话。

    乌金色虹光以惊人速度逼近,下方的玉琼花林全部被一种恐怖的力量绞成粉碎。

    “兔子兄弟,这人太恐怖了,我帮你们引开,你们快逃吧。”李写意浑身索索发抖,看着魏索说道。

    “这老头修的古经威力惊人,只有我们联手,才有可能对付得了他。”灵珑天很是担心魏索真让李写意上去阻挡,乘机逃路,看着魏索说道。“你要设法拖住他,让我近身,我们才有活路。”

    “好!”魏索目光一闪,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死骗子,你答应的这么干脆,我很是怀疑。”灵珑天很不相信的看着魏索,“你是不是想乘着我上前和他拼命,乘机逃命。”

    “死钢牙妹!你白痴啊。这家伙能在这里截到我们,肯定是手头上有什么搜索我们的法宝,能逃得到哪里去。”魏索看着灵珑天骂道。

    “你能想得明白就好,等下机灵点,别拖累我害我跟你一起死。”灵珑天看着那条乌金色的虹光,神情也是十分的紧张。

    现在以灵珑天和魏索的目力,已然看得清楚,乌金色的虹光是从一名身穿白袍,满脸皱纹的老人身上发出。这名老人身上的肌肤是古铜色,白发披肩,面容枯槁,但是身上的气息,却是完全不亚于一头荒古巨兽。

    乌金色的虹光,是一道剑气,从他的身上自然散发,斩开前方的虚空,带着他不断前行。

    他的这种遁速,比起魏索和灵珑天的遁速,还要快上两分。

    “他手中的那面古镜应该是可以追踪我们的法宝!等下有机会,先打坏再说。”灵珑天又露了露尖利的牙齿,说了这么一句。

    神玄大能皇普绝伦的脸色十分阴沉,他的右手之中有一面金黄色的古镜,上面不时有光华流动。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跪下等候发落,说不定我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此时,皇普绝伦的声音再次压来。

    “笑话,你们天剑宗欺骗散修帮你们采集矿脉,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修士,不知反省,还如此张狂,我看离宗门败亡之日也不远了。”魏索毫不客气,大声叫骂,他的身上开始荡漾起冰冷的杀意。天剑宗和他有滔天大仇,皇普绝伦是天剑宗现在修为最强的修士,便是他最大的敌人。

    “一个小辈,居然也敢这么无礼!你死定了。”皇普绝伦的声音也骤然变得冰冷,如同金铁相交。

    “老不死的,你根本没有人性,活在这个世上,也是浪费灵石,今天我送你上路。”

    “嗡”的一声爆响,在皇普绝伦逼近到还有十里之遥之时,魏索直接祭出了镇天法相。一尊如同荒古战神一般的黑色法相,荡漾着惊天的杀意,站立在了天地之间。

    “萤火也敢和日月争辉?我先取了这件东西再说。”皇普绝伦继续前行,到距离魏索还有两千多丈之时,却是突然顿住,一股股形成实质般的波纹,直接冲击在了魏索的身上。

    这一股股形成实质般的透明波纹,是皇普绝伦的神识。他的神识无比庞大,几近凝形,他是想用神识威压,直接压得魏索失去抵抗力。

    金丹修士就算有再厉害的法宝,神识也和神玄大能有着难以逾越的察觉。

    神玄大能之所以被称为神玄,那是因为到了这个级别的修士,神通已经到了玄之又玄,一般修士根本无法想象,无法了解的程度。

    “老不死的,大言不惭。”但是在皇普绝伦的这神识全力一压之下,魏索却是毫无反应,镇天法相毫无停留的往前一步跨出,带着滔天的战意,伸手带出一道道恐怖的光纹,朝着皇普绝伦拍去。

    “怪不得林太虚也会死在你的手中。”

    皇普绝伦的一张阴沉干瘦老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惊诧的神色。

    “去!”

    但是面对不知道比他高大了多少倍,荡漾着恐怖气息的镇天法相,他却只是伸手往前一点。

    “哧!”

    他身上的气息突然猛的一鼓,上方的云层直接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焰洞穿,光亮透下,明显形成了一条明亮的光柱,落在他的身上,与此同时,他的身前,突然涌出了一道水桶粗细的乌金色剑光。

    “嗤!”“嗤!”“嗤!”前方所有的空气全部被剑气冲击得粉碎,剑光前方千丈的区域之内,瞬间出现了一个恐怖的真空大洞。

    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场景,水桶般的剑光拥有难以想象的速度和洞穿力,镇天法相带起的一道道光纹,不停的崩裂了。

    “锵一一一”

    这道恐怖的剑光直接冲击在了镇天法相的一只手上,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爆响声,虽然没有将镇天法相的手击破,但是恐怖的威能震得镇天法相在空中顿住,一阵摇动。带出了无数呜呜的声音。

    “这是飞剑?飞剑的威能,竟然能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魏索在镇天法相的心口处未动,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是他心中的震惊,却是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

    这一道恐怖的剑光,竟然和他的镇天法相的威能相当,而且冲击过来时的气息,将他几乎定在空中,让他的身体肌肤,都有种被割裂般的疼痛。

    他可以肯定,如果没有镇天法相的话,他肯定连这一击都挡不住,直接就要被这一剑斩杀!

    他在金丹期修士之中,几乎没有敌手了,但是却是连神玄大能的一击都几乎挡不住,但现在为止,他终于彻底清楚,神玄大能的神通,是多么的恐怖。

    “这尊东西,居然实力堪比真正的神玄法相!”

    “只可惜你的真元,还不足以御使这尊东西,这颗妖丹也维持不了多久,杀了你取了这尊东西,倒是正好可以弥补我们天剑宗的损失。”

    一击被挡住,剑光只在闪耀之间,便又消隐在皇普绝伦的体内。而只是这一击,皇普绝伦这名神玄大能就已经彻底看穿了魏索的虚实,双手十指弹动,一道道惊人的剑气不停的从他十指中冲出。

    这一道道剑气都是白色,如同一条条玄冰,荡漾着极其寒冷的气息。这一道道剑气不是真的飞剑,是他施展的术法凝成,但是这每一道剑气的威能,都远在魏索的暗皇剑气之上,而且一挥手之间就是十道剑气齐发,纵横交错,如同十柄冰锋长剑,不停的围绕着魏索砍杀。

    “啪!”“啪!”……

    魏索御使的镇天法相双手连连拍出,在虚空之中带出无数玄奥的轨迹,打得周围的天地都不停震动,将一道道庞大的剑气全部打得粉碎。

    但是接连击碎了数十道剑气之后,魏索的镇天法相却是始终无法逼近到皇普绝伦的身周千丈范围之内。

    无论是皇普绝伦一开始的飞剑,还是现在的这道术法,攻击力都是极其的强大,在他没有彻底动用全力,都没有动用自己的神玄法相的情况下,魏索的镇天法相,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照这样下去,拖到水烛妖妖丹全部被炼化,魏索必定败亡,根本不可能是皇普绝伦的对手。

    现在的皇普绝伦好像是一尊神灵,头顶上方的云层全部洞开,落下一条光柱,照耀在他的身上。

    “这个老家伙和你一样狡诈,根本不给你近身的机会,死骗子,你把我打到他的身边去!”这个时候,浑身冒着紫光的灵珑天突然从镇天法相后方冒出,到了魏索的前方。

    “啪!”

    镇天法相一手拍出,数百条光纹冲击到灵珑天的身上。灵珑天的身上紫光和灰光一闪,一声爆响之间,数百条光纹一滞,没有崩碎,而灵珑天也被拍得如同一颗陨星一般,在空中拖出长长的光焰,朝着皇普绝伦飞去。

    “嗤!”

    皇普绝伦手指弹动,五道庞大的白色剑气,瞬间到了灵珑天的身前,但是这五道庞大的剑气,接近灵珑天的三丈范围之中,却是全部裂开,消失成了一团团的元气。

    灵珑天的身影,距离皇普绝伦瞬间就不到百丈。

    “是魔纹凶脉中的上古生物?!”

    皇普绝伦眉头一皱,身上气息陡然狂震,一道水桶粗细的乌金色剑光狂涌而出,冲击到了灵珑天的身上。

    “噗!”

    一声好像漏气般的闷响。

    剑光大暗,一闪,收回到皇普绝伦的体内,皇普绝伦一声闷哼,身体在空中连退了五六步,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什么东西!”皇普绝伦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了灵珑天手上的灰色手镯上,眼中也是抑制不住的惊骇。

    灵珑天浑身包裹在紫光之中,往后倒飞而出。

    “有用!”

    魏索眼睛一亮,镇天法相双手再次拍出,带起一条条光纹,再次将灵珑天拍出,如同弹丸一般弹向皇普绝伦。

    “不要拍了…你想故意拍死我对不对….”但是将灵珑天再次拍出的时候,灵珑天却是欲哭无泪般,发出了一声惨叫。

    “噗!”

    又是一声闷响,灵珑天手上的灰色手镯,灰光大盛,又和皇普绝伦的剑光硬拼了一记。

    “咚!”“咚!”“咚!”“咚!”…

    皇普绝伦又是在空中连退了数步,身上气息狂震,好像很不好受的一样。

    “不要拍我了…再拍真要被砍死了。”而倒飞而出的灵珑天,却是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差点气晕过去一般,朝着魏索不停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