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三十章 分开的茶水

第七百三十章 分开的茶水

    “你们可曾听到一名名叫魏索的散修,将真武宗的少主许千幻和玄风门的真传大弟子林太虚全部杀死了。”

    “我确实也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据说一共有十三四名金丹大修士围杀这名散修,结果连带四名玄风门老古董级的人物在内,全部被这名散修杀死了,这消息是真的么?一名散修,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修为。”

    “就算有这样的修为,一名散修,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胆量和真武宗、玄风门作对。这消息怎么可能是真的,真武宗的少主和玄风门的真传大弟子是什么样的神通,玄风门的老古董级人物,又是什么样的神通…。”

    “你们的消息太落后了,现在这个消息早就在天玄大陆中部传疯了,确定无疑!当时有很多修士都在现场目睹这名散修击杀玄风门真传大弟子林太虚和玄风门的那些老古董级人物。这名散修据说都有一尊类似神玄法相的法相,不知道是法宝还是什么,金丹四重的大修士,也根本无法抵挡得住他的一击。”

    “这么说这消息是真的了?”

    “当然是真的不能再真了。而且现场的修士据说还听到,水灵儿成了那名散修的道侣。”

    “什么!这怎么可能,水灵儿难道会背叛师门?”

    “这个消息的可信程度达到十之八九….。”

    “啊….水灵儿…我的梦中情人啊,我要杀了这个家伙。”

    “得了吧,人家吹口气就估计弹死你了。”

    “算了吧,那都是大人物之间的事,还是管好我们自己的事吧,最近黑林城一些法符的价格已经降低了两成,接下来出去可以多带点法符,比较划算。”

    “得了,别的炼器材料和一些法器的价格肯定也会降的…毕竟天玄大陆北部有那么多妖兽尸身一直过来,原材料价格都会下降许多…。”

    “也不知道天玄大陆北部的那些天穹裂口,什么时候才能封堵上。”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都是些大宗门和大修士们要操心的事,最好一直不封堵上,这样各个地方妖兽尸身的数量多,各种材料都会降,我们还有些好处。”

    一个普通散修聚集的小型自由交易市场里面,十数名摆摊的散修在断断续续的交谈着。

    这个小型自由交易市场位于天玄大陆西部,一个名为紫云城的小城的城南。

    此时紫云城上方正下着小雨,这些散修是都聚集在几柄大的黄竹伞下,上方天空已经透亮,看上去雨云散去,这场雨很快就要停了。

    就在这时,一名眉目清俊的中年黄衫男子,从这十数名散修的后方红石路上走过。这名中年修士的外表打扮十分普通,轻轻而过,只是听到了这些修士的交谈,没有出声,十数名散修之中,偶尔有两名散修转眼之间看到了这名中年黄衫男子,看到这名中年黄衫男子并不像有大把闲散灵石的主顾,再加上这名中年黄衫男子淡淡的看着前方,丝毫没有过来购买东西的欲望,所以这些一边避雨,一边谈兴正浓的修士,也都没有人出来搭讪。

    没有人注意到,这名中年黄衫男子的打扮虽然十分普通,但是他的清俊眉眼之间,却是有一股说不出的脱尘气息,他的面目一尘不染,在雨中走过,丝毫也不见狼狈,而且他的面目,似乎比起一般修士要明亮许多。

    从天空洒落下来的雨丝,落到这人的身侧,却是好像受到什么力量的惊吓一般,居然都是轻微的改变了方向,根本都不洒落在这名修士的身上。

    所以这名修士虽然在雨中行走,但事实上,却是没有一丝的雨丝,洒落到他的身上。

    紫云城虽然在天玄大陆西部属于一个排列倒数几位的小城,但是紫云城中的管辖却是十分严苛,进入城中的修士都是不准动用任何术法和任何法器。

    这名修士也根本没有动用任何术法和法器,甚至好像根本就没有动用真元,但是这些雨丝,却是偏偏都自动改变了方向,不落到他的身上。

    黄衫中年男子好像很是随意一般,走进了这个自由市场东头的一间店铺。

    这间店铺是专门收购和出售一些法宝的残片,看上去平淡无奇,也只有前后四五间平房。门口挂着一块老红木牌匾,上面有三个朴实的大字,“西仙斋”。

    走进这间店铺的时候,门口有三名修士经过,但是这三名修士也没有注意到这名黄衫中年男子有什么特别。

    这名黄衫中年男子随便看了一眼店铺两边货架上陈列的东西之后,便直接朝着内里走了进去。

    “这位客人,里面是我们掌柜的…。”看到这名黄衫中年男子径直朝着里面走去,货架旁一名正在整理东西的青衣童子顿时对着这名黄衫中年男子说道,很明显是要阻拦这名黄衫中年男子的进入。

    “无妨,让他进来吧。”但就在这时,里面却是传出了一名老人的声音。

    青衣童子微微一愣,顿时也不说什么,就让这名黄衫中年男子朝着里面的一间平房走了进去。

    店铺中的小院子种着几根青竹,枝叶稀少,看上去十分普通,但是这名黄衫中年男子却是驻足看了这几根青竹半响,这才从这几根青竹旁绕了过去,推开后面那间平房门,走了进去。

    平房里铺着普通得银丝草毯,中间放着一张不高的木桌。木桌旁边盘坐着一名身穿普通素色麻衣的老者。

    这名老者的面目本来似乎非常普通,头发灰白,但是用一根布袋扎得很整齐,他的身形有些清瘦,但是在黄衫中年男子走进来的一瞬间,他的脸上却是闪动着一种异样的光华,这种光华无形,像是智慧的光芒。这就让这名本应该看上去十分普通得老者显得十分的不同,充满了难言的大智慧。

    此刻这名老者的桌上,放着数张普通的符纸,一枝符笔,以及几个丹瓶,似乎是在炼制一些普通的符箓。

    “叶玄成,你也终于跨过了那条坎,突破到了第二重了。”看到这名黄衫中年修士走进来,这名老者微微一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说了这么一句。

    “看来你已经料到我来找你是因为什么了。”黄衫中年修士平静的在麻衣老者的面前坐下,看着这名麻衣老者说道。

    “这几日我听到的都是有关那小家伙的事。”麻衣老者微笑道:“若不是我的修炼正在紧要关头,说不定我也会忍不住赶去看看那个小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你要看的话,我可以将他带来。”黄衫中年修士看着麻衣修士,眉头微微一跳,“只要你借我天海神澜镜就可以了。”

    “天海神澜镜已经不在我手中。”麻衣老者看着黄衫中年修士,“你也是算准了时间,想先赶去天灵大陆,从天灵大陆那头截他?不过你晚了一步。”

    黄衫中年修士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是谁比我先到了一步,是许神君么?”

    麻衣老者平静的摇了摇头,道:“倒不是许神君,是皇普老头。”

    “皇普绝伦?他想要做什么?”黄衫中年修士的脸色有些不善了起来,眉头皱得更紧。

    “平时他要是有些好奇,也绝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麻衣老者却是又微微的一笑,道:“是那个小家伙也惹毛了他们天剑宗,毁了他们一条灵石矿脉。”

    “他居然还惹了天剑宗?”黄衫中年修士怔了怔。

    “我也是奇怪,玄风门、真武宗、无忌天宫、天剑宗…除了北明宗、玉天宗和我们西仙源之外,所有有神玄修士的宗门,都几乎被他惹了个遍。”麻衣老者露出了有趣的神色,“这个小家伙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他修的是天煞狂战圣法么?”

    “他修的是一种水系功法,应该也是天级顶阶的功法。”黄衫中年修士冷然道。

    “天级顶阶功法,这就更有趣了…。”麻衣老者淡淡一笑,道:“以此子的年纪,不出意外,我们天玄大陆出第八名神玄大能,是迟早的事了。而且此子这样的年纪,就有了这样的神通…要想将之击杀,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与其为敌,何不如化敌为友?”

    “黄道君,你修的是西仙化凡经,大道化凡,在这普通凡事历炼,感悟世间百态,以万种凡心体会,才能让你修炼有最大速度。”黄衫中年修士断然的站了起来,平静的说道,“但我修的是玄风扶摇经,扶摇直上,心念通达,方能大道。如今我杀意已生,不能灭杀此子的话,我最多也只不过停留在这神玄一阶了。”

    麻衣老者微微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端起了手边的一盏普通清茶,似是送客。

    但与此同时,他伸手一划,盏中的茶水却是奇异的分成了左右两半,经纬分明。

    “好!”看到麻衣老者盏中分成两半的茶水,黄衫中年修士微微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说了个好字之后,这名黄衫中年修士也不再说什么,直接默然的走了出去。

    麻衣老者端盏不动,其中的茶水却是悄然弥合。

    “多事之秋啊…多事之秋啊…。”麻衣老者摇了摇头,轻叹了这两句之后,却是又拿起了符笔,聚精会神的开始绘制起最普通的法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