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迟早要贱死

第七百二十九章 迟早要贱死

    “什么东西这么恐怖?”

    魏索还在痛骂阴险狡诈的灵珑天,看到灵珑天直接被崩飞出去,顿时吓了一跳,脸上变色。

    那件东西似乎是桃核般大小的一块碎片,形状很不规整。

    灵珑天的灰色手镯威能连真仙级大能残留的威能都能破开,怀疑都是仙器,竟然是难以抵挡着片东西的银色神芒,被崩飞出去。

    但是现在魏索同时看到,和灵珑天的手镯灰光一击之后,这片碎片上的银色神芒也消失了,瞬间爆发的恐怖威能和气息消隐了下去。见此情形,魏索马上伸手一抓,一股真元将这片碎片裹住,一下子摄到了手中!

    入手一沉,已经神威消隐,没有危险气息的碎片,是一块不规则的精金。精金表面是银色,但是每一个不规则断面之中,都是无数层重重叠叠的纹理交叠在一起,每一条纹理,给人的感觉都像那种超级大能用元气编织出来的独特法纹!

    “给我!”灵珑天从数百丈外的地上跳了起来,发出了尖叫。她被银色神芒的威能崩得脸都好像肿了,不过不愧是活了六万多年的老不死,这样都没能崩死她,现在还张牙舞爪,活蹦乱跳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魏索一只手抓着古铜色精金,一手抓着这块银色精金疙瘩,神色也是十分的震撼。

    这块银色精金疙瘩上散发着一股难言的宏大和空旷的感觉,魏索抓着这块精金,都甚至有种周围的天地扩大了无数倍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空灵,十分奇特,而且除此之外,这块精金极其古老,带着远古洪荒的气息。

    现在他另外一只手里抓着的古铜色精金上面有一圈圈月晕般的纹理,内里隐隐有光华透出,这种精金刚才也让绿袍老头惊呼失声。这种精金,也是一种顶级精金,只有在荒古深处,那种被巨大流星砸出来的洪荒老坑中才有可能采集到。这种精金,是一种星辰陨石精金,修道界之中称为老坑金,和黑铜一样,极其的罕有,熔炼在法宝胎体之中,内蕴的独特星辰元气,可以增强法宝的洞穿力。

    但是不用看此刻灵珑天的举动,光是气息感觉,魏索就觉得这老坑金都根本无法和这块银色精金疙瘩相比。

    灵珑天刚刚也是极其的阴险,以老坑金吸引他的注意力,装着要抢老坑金,结果要收取这块银色精金疙瘩时,反而被崩飞出去。

    “这东西的威能十分危险,随时都会再次爆发,赶紧给我,不然你要死死了,可别怪我。”灵珑天咧着尖利虎牙逼上前来。

    “小心天劫劈死!”魏索面无表情的看着灵珑天淡然的说道。

    “我…。”灵珑天滞了一滞,口气软了,“这东西对你没有什么用处,不如给我。”

    “先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再说,不要说谎,小心天劫。”魏索十分鄙视,完全不被灵珑天一本正经的样子迷惑。

    “你怎么这么精的!上辈子做了一辈子奸商吧!”灵珑天脸黑黑的,先不理魏索,转头四处仔细搜索,将这截断裂山体其余地方都仔细搜索了一遍,但终于一无所获,郁闷无比。

    “天劫…天劫…天劫…天劫…天劫….。”魏索也没有其它动作,也不说其它的话,就跟在灵珑天的身后,不停的絮絮叨叨,念经一样唠叨这两个字。

    “真贱啊,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这下就连绿袍老头都有点受不了了,直翻白眼。

    “你能不能不要鬼叫鬼叫的啊!”灵珑天也是终于受不了了,双手伸出,想活活叉死魏索,但是却被魏索挡开。

    “告诉我,世界就清净了。”魏索仰着头,鼻孔哼哼。

    “我….你迟早是要贱死的。”灵珑天最终还是屈服,受不了魏索的贱气冲天,“这就是北邙祭炼的那件无上仙兵的残片,当时荒族几位超级大能突然降临,联手突然偷袭,一击之下,已经将这件仙兵连同炼制之所全部摧毁,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一片漏网之鱼。”

    “那件导致荒族和众多超级大能彻底决战的导火索之一的超级仙兵的碎片?”魏索的眼睛瞬间鼓起,“这片残片,还能激发么?”

    “这件东西尚未炼成,就被毁灭,当然不能激发。”灵珑天脸黑黑的说道。

    “那再厉害不就还是一片精金残片。”魏索顿时一副鄙视的样子。

    “放屁,你根本…。”灵珑天顿时忍不住叫了出来,但是看到魏索眼光狡诈的样子,顿时明白上当,“你除了贱死,恐怕不会有别的死法了。”

    “除了是仙兵碎片之外,到底还有什么别的神妙?”魏索嘿嘿一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这件无上仙兵,若是祭炼成功,有碎虚之力。炼制这件无上仙兵的精金,是远古超级大能遗留,据说内里法纹,蕴含碎虚的无上大道。”灵珑天深吸了一口气,恨恨的说道。她身上的紫光有些暗淡,似乎这片碎片上的银色神芒一击,让她受创不轻。

    “碎虚大道!”魏索和绿袍老头顿时全部倒抽一口冷气。

    从远古至今,所有的诀法,大道,最强的神通,便是打碎虚空。虚空碎裂,空间所有万物,全部粉碎。

    空间裂纹的威能,魏索就亲身经历过,光是这种威能,别说是金丹修士,就算是神玄修士都未必能够抵挡。

    一些传说中的无上强法,号称能够打穿虚空,实际上也只是能够“洞虚”,只能打通虚空,而不能彻底粉碎空间。

    “彻底粉碎空间,这是最强的神通,代表着最强的战力。”绿袍老头好不容易才又说出话来,“拥有这样神通的修士,是古往今来修道界中,最为顶端的存在。”

    “那倒也未必。”灵珑天摇了摇头,“最强的神通,最无上的修为,不是碎虚,而是创始,神通大到能够开辟,创造空间,才是最为无上的修为。”

    “反正你的意思是,从这块精金残片中,有可能领悟得到那名远古超级大能的碎虚大道?”魏索才不管虚无缥缈的事,只管眼看,马上追问道。

    “你的境界和这种神通相差太多,连帝尊法纹都不可能领悟,更不用说帝天之上的东西了。这块东西,对你根本没有用处,不要浪费,还是交给我保管。”灵珑天认真的看着魏索道。

    “得了,你也只是给上古大能提鞋的。”魏索撇了撇嘴,直接将这片银色精金收入了纳宝手镯之中。

    “噗!”灵珑天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她的鲜血也是紫色的,十分独特。

    “不会真被我气死吧?”魏索这下倒是愣了一愣。

    “好歹我都吐血了…你不给我这片精金也就算了。”喷出了一口血之后,灵珑天过来拖魏索,“好歹古坑金至少也分我一半,让我疗伤吧。”

    “滚,少在我面前装,六万多年都不死的,吐一口血正好舒筋活血。”魏索看出灵珑天吐出的是方才被精金上残余神威震伤的淤血,直接一脚踹去。

    “你还有没有人性的啊?我都吐血了,你还踹我脸?”

    “好歹你也脚步虚浮一点,装得像一点好不好。一点都不专业。”

    “这样你都看得出来…你还是不是人啊!”

    ……

    “我说你给我翻译的洞虚步法的经文到底有没有问题?”

    “烦死了!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你说一句我翻译一句,我要是有一句翻译错的,天劫劈死我。”

    “….。”

    从北邙遗迹之中离开之后,魏索和李写意、灵珑天,继续不停的横渡蛮荒,朝着云灵大陆的方位进发。

    北邙遗迹之中除了那块卡在深渊之中的断裂山体上的那一处灰色灵光光罩之外,其余的禁制几乎完全被灵珑天破去,其中有价值的东西也完全被席卷一空,就算后来再有修士发现,也只能进入参观,凭吊古迹了。在北邙遗迹之中,虽然没有得到任何修士都梦寐以求的惊人法宝,但是魏索得到了一块妙树碎片,两具上古超级大能的尸身,一件有用的法衣,外加一块古坑金,一片有可能蕴含无上大道的精金残片。这种收获,对于魏索来说也是十分惊人,绝对不虚此行了。

    但是洞虚步法的经文,却是难以理解至极,一路上魏索全力参悟这篇经文,还是难以彻底弄清楚其中含义。在魏索的百般纠缠之下,他甚至重新一句句复述了一遍,然后灵珑天又重新给他翻译了一遍。前后两次翻译的经文没有任何不同,如果灵珑天搞鬼,之前乱说的话,前后经文肯定会有偏差,再加上灵陇天是直接用最为顾忌的天劫起誓,所以经文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所幸李写意的背诵经文倒是似乎有了很大的进展,在离开北邙遗迹的两天之后,李写意就背出了一句完整的经文,之后便不再背诵经文,只是一遍遍的凝出一副副几乎同样的残图,给人的感觉,是所有列缺残月的经文已经完备,只剩下最后所有经文的顺序,和最后一幅图录!

    ***

    (女儿感冒了...要陪她一天,莫有存稿,所以今天暂且只有一更。而且正好前段情节告一段路,松一口气,明天尽量恢复正常更新吧。还有说说通天的架构...通天的整篇在写之前,我构思了至少三个月,所以脑海中十分清晰,整个情节和节奏也和我预计的丝毫不差,说实话连魏索突破到金丹时的字数,都和我预计的几乎没有什么差别,我都不由得佩服起我的掌控力了...咳咳,厚脸皮一下,通天一共是分成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小人物发迹,第二部分是天穹崩裂,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就先不透露剧情...反正会十分宏大。现在进行到第二阶段的后期...所以还有很大的高.潮,很多后继大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