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大道金剑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大道金剑

    “禁锢、改变天地元气,创造自己的领域威能,这是无上大道的力量…只有传说中的远古仙人,才能做到,六万多年之前,竟然还有这样的超级大能存在…。”绿袍老头说着说着声音就消失,说不下去了,他的心中实在太过震骇,自从发现小女孩是化形大妖的后代之后,许多事情,已经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彻底无法想象。

    “我帮你翻译的东荒宗典籍之中有洞虚步法和大荒问道经,你先将那尊黑塔的一半精金给我。”灵珑天继续前行,又彻底破坏了两处残破殿宇外的禁制之后,朝着魏索说道。

    之前她因为东荒宗典籍那最后的一句话,太过震动,忘记了问魏索讨要东荒镇妖塔的一半精金,而她和魏索料想的一样,似乎抵挡各种禁制和元气的力量,也是要靠灰色手镯,而御使灰色手镯也要消耗她本身的不少元气,要吞噬精金补充,此刻她连破了许多道禁制,气力有些衰竭之下,却是想起了问魏索讨要这东荒镇妖塔。

    “这东西我无法分开,你自己弄下一半吧。”魏索眼光一闪,索性以东荒镇妖塔为试探,将整个东荒镇妖塔全部丢给了灵珑天。

    若是灵珑天直接吞了整个东荒镇妖塔,说话不算,就说明她只是贪图自己身上的精金,若是她按照约定,便说明她对自己还有别的企图,跟着自己并不只是为了自己身上的精金。

    “骗子,你倒是还算守信!看来倒是不像你长相看起来那么坏。”灵珑天接住了东荒镇妖塔,很不客气的说了这么一句,随即喀嚓喀嚓,直接啃了起来。

    “….我长得难道看起来很坏么?”魏索顿时一阵无语。

    “我说钢牙妹,哦不,灵珑天,你这口中的元气能够喷得远么?如果喷得远,不是精金类的法宝,都很容易直接被你弄坏?”而看着小女孩好像啃冰糖葫芦一样十分轻易的啃下一块块东荒镇妖塔的胎体,魏索又是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东荒镇妖塔的胎体极其强韧,之前和林太虚和那么多玄风门老古董大战,也只不过打出裂纹。但是现在小女孩啃起来,却似乎不费吹灰之力,让人看了不由得连吞口水。

    “这是我的私人隐秘,不用你管。”小女孩直接将东荒镇妖塔啃下了一半,将剩余的一半丢还给了魏索,而她啃下的一半,也只是吃下了两片,其余的也都收入了她法衣的衣袖之中。

    “看来真是对我别有所图。”魏索接过只剩一半的东荒镇妖塔,神识扫过,发现剩余一半的东荒镇妖塔的精金材质没有什么改变。

    不管这钢牙妹口中那种元气能不能离体喷出,至少她还是没有暗中下黑口,而这更让魏索证实了之前的猜测,这钢牙妹是对他另有所图。

    而此刻灵珑天只啃两口,其余的都先收起来,这让他也隐约看出,这灵珑天吞吃精金也是有一定的限制,也是像自己一开始修炼水皇噬日诀时一样,不能大量吞噬水系妖丹,否则其中蕴含的其它不利元气,也会对自身造成损伤。

    吞吃了两片东荒镇妖塔的精金之后,灵珑天的气力似乎恢复如初,身上又是紫光大盛,又连续破开了两处残破殿宇外的华光,但是这两处残破殿宇之中空无一物,没有搜寻到任何的东西。

    灵珑天继续前行,但是突然之间,她和魏索都是明显猛的一顿。

    “有强大的气息!”

    “这钢牙妹的神识跟我差不多…。”

    魏索的视线从前方的灵珑天身上扫过,聚集到了前方。

    这片断裂山体已经搜索了近半,此刻他和灵珑天的前方,是一片已经彻底风化的废墟,这片废墟似乎全部都是玉石风化而成,灰尘洁白细腻,上面有很多普通虫豸爬行的痕迹。而这片废墟的后方,是一个洁白色的灵光光罩,其中似乎有一间白色的殿宇。

    现在这间白色的殿宇之中,不时的荡漾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似乎一股股无形的暗流,在空中汹涌。

    洁白色的灵光光罩距离魏索等人还有五百余丈,那灵光光罩似乎也有隔绝灵气的作用,神识也只能探入其中数十丈,现在魏索和灵珑天几乎同时感到异样,说明两人的神识相差无几。

    灵珑天马上快速的朝着洁白色灵光光罩逼近,在彻底风化的废墟地带掠过,带起了一蓬细腻的白烟。

    魏索没有丝毫的犹豫,紧紧跟上。

    “这是不灭洞玄天禁制,无法破坏,你要和我一起进入。”到了洁白色灵光光罩之前,灵珑天根本就不需细看,直接停了下来,对着魏索说道。

    “这里面原本是什么地方?万一我进去了,你把我抛在里面不管,没办法出来怎么办?”听到她这么说,魏索有些顾虑的说道。

    “里面原先是北邙炼器地之一。”灵珑天鄙夷的看着魏索,“你放心好了,这禁制对外不对内,里面的人可以随意出来。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让你的这个什么兔子兄弟试一下。”

    “好。”魏索察言观色,已经看出灵珑天说的应该不会有假,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点了点头,让李写意和灵珑天先进去试一下。毕竟万一灵珑天有什么诡计,李写意困在里面的话,他在外面还可以设法解救,但自己若是困在里面的话,那痴痴傻傻的李写意在外面,可是帮不了什么忙了,而且若是灵珑天要对付李写意的话,可是十分轻松。李写意的列缺残月,也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真是胆小。”灵珑天对魏索极其不屑,先带着李写意进入。只见白色灵光距离她身外三丈之时,也是化为乌有。她和李写意毫无意外的穿过了光幕,而接下来,李写意又很轻松的从灵光光幕中穿了出来。

    “怎么样,这下放心了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灵珑天也再从里面穿了出来,对着魏索鄙夷的冷笑。

    “看来你也倒是也算守信,不像你长相看起来这么坏。”魏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了这么一句。

    “你!”灵珑天气得又露出了尖尖的牙齿,但是还是忍住了火气,狠狠的瞪了魏索一眼,带着魏索和李写意重新进入。

    白色灵光光罩之中,是一座通体白色的大殿。

    这座白色大殿,看上去结白光滑,魏索刚刚进入,一眼看去,感觉是如同通体用羊脂白玉雕成,但是只是前行了两步,却是发现白色大殿上有种骨质的华光,看上去竟然好像整个高达十数丈的殿宇都是用某种骨骼雕刻而成。

    “嘶~~!”

    魏索和绿袍老头几乎同时发出了倒抽冷气的声音。

    就在他们行进到距离这座白色大殿前方的台阶还有十余丈之遥的地方,整座白色大殿竟然是全部崩塌了下来。全部碎裂成一块块只有小拇指指甲般大小的碎片!

    这座白色大殿竟然是早就已经爬满了无数肉眼难见的裂纹,略微有些震动,便彻底瓦解,完全崩塌,而且崩塌下来之时,魏索和绿袍老头才发觉,这座白色大殿早就已经只剩下一半,后面的半间,竟然已经被彻底的摧毁,后面的半间,是一个比这殿宇还要大出数倍不止的深坑,就好像有一颗比这殿宇还要大出数倍的陨星,落在这殿宇的后方,将这殿宇的后面半边全部砸得粉碎。

    深坑之中,充斥着迷蒙的黄光,那股先前灵珑天和魏索几乎同时感知到的强大气息,就是从这个深坑中散发出来。

    而且距离越近,这股气息就令人感觉更为强大。

    “咚!”“咚!”“咚!”

    事实上毫无声息,只有一股股庞大的威压从中不停的震荡而出,连空气都不震动,但是给魏索的感觉,就好像其中有一颗庞大无比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一般。

    “到底是什么东西?”

    魏索的脸上很快微微色变。

    在距离这个深坑还有二十丈的距离之时,这股庞大的威压竟然都已经压得他的心脏都好像要炸裂开来,令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灵珑天似乎也是压力不轻,但是她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

    她是走在魏索的前面,魏索是看不到她的脸色。

    她此刻脸上的神色,十分莫名复杂,眼中金光闪动,似乎这散发庞大气息的东西,对于她来说并不陌生,是她所知的东西,所以她此刻脸上的神色,虽然复杂莫名,但是却是没有惊骇和恐惧。

    “这是?”

    魏索抵挡住这种窒息般的庞大威压,走到深坑的前方。让他瞬间十分震撼的是,只见这个深达百丈的深坑底部,有一柄金色的长剑。

    这柄金色长剑直插在坑底,长约七尺,宽约一尺,式样十分的普通,平淡无奇。

    但是那一阵阵泛开的庞大威压,就是从这柄金色长剑上散发出来。

    而且这柄金色长剑剑身周围,充斥着一条条玄奥的金色光纹,似乎在其中的天地元气,和外界截然不同。内里好像有无数的雷光,在闪动跳跃,完全就像一个独立的闪电世界。

    “李古奇…也陨落了…。”灵珑天的口中,发出了这样一声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