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二十章 至高典籍文字

第七百二十章 至高典籍文字

    “灵族?六万多年前?真仙级以上的超级大能?….。”

    “怎么可能会一点都没有记载,太古怪了!”

    夜沉如水,魏索和李写意继续朝着北邙遗迹的方位行进,绿袍老头不可思议的叫声则在魏索的耳朵中不停的响起。

    头上长角的小女孩假装先行离开之后,魏索便也让所有跟在他身后的这批探脉采矿修士先行离开,同时将养鬼罐也重新从纳宝手镯中取了出来。

    魏索将和这头上长角的小女孩谈话的内容一一告诉给绿袍老头,绿袍老头也是极其的惊骇,他也是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通天教主和任何有关灵族的记载。

    “她回来了。”魏索不动声色,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一条紫色流光,此刻从他身后不远处的山林中透了出来,朝着他和李写意所在的方位追了上来。

    “小子,你再好好问问,或许有惊天隐秘。”因为这小女孩的感知极其古怪,比起大修士都似乎要灵敏不知道多少倍,连凝声传音都听得见,所以绿袍老头说了这一句之后,马上也不出声了。

    “这么快就绕回来了,你不怕那些修士走的不够远,还是被那些修士看到你和我在一起?”头上长角的小女孩遁速极其惊人,很快就到魏索的身旁不远处,魏索瞥了她一眼,说道。

    “我只怕你不守信誉,偷偷跑掉。”小女孩磨着牙齿,很不客气,完全没有盟友的架势。

    “你叫什么名字?”魏索也不生气,问道。

    “这是私人隐秘,我有权不回答。”小女孩很是傲然。

    “那好吧,我就叫你钢牙妹好了。”魏索一副无所谓,随便你的样子。

    “你!我叫灵珑天!”小女孩顿时气得咬牙切齿,如果她咬得动魏索的话,肯定已经上来大咬了几口。

    “好吧,那就灵珑天。”魏索也不和这头上长角的小女孩斗嘴,现在双方都是觉得对方居心叵测,谁也不知道双方这种关系可以维持多久,所以魏索抓紧时间,问道:“你怎么会对北邙遗迹这么清楚?你和北邙是什么关系,又怎么会在灵石矿脉之中?”

    “告诉你也无妨,我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们和其他灵族,在此处和对头发生了一场大战。北邙也是因那一战而彻底变成废墟的。”小女孩眼中金光闪动,不看魏索,却是径直望向了北邙遗迹的方位。

    此刻距离魏索手中金家祖堂玉符记载的北邙遗迹已经只有一千余里,但是夜色之中,却还是看不出任何的端倪,只看到几座荒古大山,高耸入云。

    “北邙都是因为这一战而变成废墟!还有其他灵族?”魏索和绿袍老头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十分震惊。

    北邙据说是天穹创立之后开始就有的宗门,曾经出现许多惊天大能,竟然就是因为这一战,导致北邙的消失?而且所谓的灵族,还不止小女孩这一种,是还有许多种的?

    “难道所谓的灵族…就是泯灭的远古妖修?!”绿袍老头脑中突然想起一个可能,忘记了自称名为灵珑天的这名小女孩可能会听到,忍不住在魏索的耳中失声惊呼。

    “你这器灵倒是有点见识,还知道远古妖修。”小女孩果然是直接就听到了绿袍老头的话,而且她似乎早就感知到了绿袍老头的存在,根本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看了魏索怀中放着养鬼罐的地方,有些高傲的说道,“但是你应该知道,远古妖修并非生来就是人形,而我们灵族,生来就是人形。”

    “我知道了!你们灵族,是远古妖修,化形大妖结为道侣之后,传下的后代!”绿袍老头如梦初醒般骇然的叫了起来。

    小女孩眼中金光闪动了一下,也不说话,明显是默认了绿袍老头的这个说法。

    “怪不得她说灵族出生起点就要远远高出修士!”魏索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定下心神。

    之前从一些典籍和绿袍老头的交谈之中,魏索也已经得知,早在天地崩裂,天穹化生之前,天地之间也有许多灵兽,其中一些领悟修行之法,开了灵智的灵兽,便称为远古妖修,像他现在的那头阳脂鸟和青鸾,以及远古天龙,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此种妖修。而化形大妖,便是指修成人形的强大妖修。

    按照记载,修成人形的化形大妖的神通,至少都是神玄大能一个级别。灵族竟然是化形大妖之间结成道侣,留下的后代!这对于修士来说,就相当于道侣夫妻双方都是神玄大能,生下的子女。这种父母都是神玄大能,地位自然比起许千幻还要尊崇,获得的际遇肯定比许千幻这种只有一个神玄境老爹的少主还要惊人。

    “你们这种灵族既然存在,怎么会不见于记载之中?这绝对不是年代久远所能解释得了的。”因为反正已经被彻底发现,所以绿袍老头也不掩饰,直接震惊的出声问道。

    “我们灵族数量不多,只和一些超级大能有交集,就如远古天龙和无尽蛮荒之中的莫名强大妖兽一样,就算神玄大能也接触不到,自然不见记载。”

    “你们可以出入天穹么?”魏索问道。

    “有些可以,有些不行,我反正可以。”小女孩看了魏索一眼,“所以你也别想利用天穹甩掉我了。”

    “妈的,你难道不怕被大修士当作高阶妖兽处理么?就算那些大能认得出你是灵族,恐怕你身上也有不少研究价值,说不定会把你切成片来研究。”魏索一想到这个小女孩死缠着自己,说不定还真是一路跟着自己,明知可能有些好处,还是有些头大,忍不住又骂出了粗话。

    “我自然会有办法,用不着你管。”小女孩白了魏索一眼,她明显也是对魏索没有什么好感,亮了亮尖尖的小虎牙。

    “你们是化形妖修的后代,那你们的对头,那断臂主人一脉,又是什么来历?”魏索接着问道。

    “这个问题和你无关,我不想回答。”小女孩咬了咬牙,直截了当的说道。

    魏索翻了翻白眼,也不和她斗嘴,接着问道:“那北邙是和你们一边的,还是你们的对头,你们是和这断臂主人那一脉大战么?这一战看来是你们输了?”

    “两败俱伤。”小女孩似乎不愿意多提过去的事,极其简单的说道。

    “我在大战未结束之前,就身受致命重创,施展无上复生大|法,沉入了地底,被挖出来之时,才苏醒过来,至于什么灵石灵脉,我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化生出来,正好把我也压在里面。”似是知道魏索还会不死心,还会问自己怎么会在灵石矿脉之中,小女孩又主动补充了一句。

    “那这灰色手镯和石碑又是怎么回事?”但是魏索显然对这一战的来龙去脉和有关她的一些古怪还没有死心,继续问了这一句。

    “这手镯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只是我们知道那处地方不远有北邙一名大帝的陵墓,北邙有大能借助我这手镯和陵墓禁制以及附近一些地形,布置了禁制,对付我们的对头而已。”小女孩咬牙启齿,彻底发毛了,“这一战你不要问了,我这是最后一句回答你有关这一战的问题。”

    “这家伙不是好对付的货色。”魏索听得心里发毛。什么无上复生大|法,还有灰色手镯和石碑等等,给人感觉无一不是恐怖的货色,说不定这小女孩只是修为未复,远不止现在这样的实力。

    “你之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魏索马上问了这一句。

    “怎么,现在害怕了?这是我的隐私,不会告诉你的。”小女孩很是不屑的看着魏索,磨了磨牙,一副看穿了魏索的样子。

    “我看也厉害不到哪里去了。不然还会怕那什么断臂一脉。”魏索给自己壮胆,故意说了这一句的同时,不动声色的看小女孩的反应。

    “你!”小女孩一副恨得牙痒痒,但是却无可奈何的样子,也没有反驳。

    “看来的确是如此,就算以前有惊天修为,一时也是根本无法恢复的。”小女孩的神情让魏索看出了点端倪,心中一松。

    “那片房屋大小的精金,是什么来历,上面的这种铭文,你认识么?”魏索抓紧时间想捞好处,伸手一点,直接凝出了几个那片古怪精金碎片上的文字。

    “那是远古一件强大|法宝的残片,没有什么用处了,只是据说上面记载了许多功法和术法。只是你这文字,是远古那个宗门的密文,在我那个时代,还有可能有人知道,现在除非…。”小女孩说到此处,眼中金光一闪,却是停了下来。

    “除非什么?”魏索马上追问。

    “除非你能帮我找出,那断臂一脉的踪迹,那一脉如果传承的好,说不定其中还有人会懂得这种密文。”小女孩眯着眼睛说道。

    “你不是假公济私吧?”魏索有些怀疑。

    “我跟你说了,要是谁说谎,直接被天劫劈死。”小女孩看都不看魏索,鄙夷道。

    “那你见过这种文字么?”魏索伸手一点,又将东荒宗那篇至高典籍的古怪文字,化了出来。

    “你这种文字是从哪里得来!”一见到魏索化出的这几个字,原本似乎都不太愿意搭理魏索的小女孩骤然脸色剧变,露出了尖尖的牙齿,一副极其激动,恨不得扑上来掐住魏索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