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十七章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

第七百十七章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

    “你给我个痛快吧,如果换了你是我们天剑宗修士,说不定当时也会那样。而且当时带头的并不是我,是我师兄曹翼,我们也是师门之命,也没办法违抗的。”刘相成不住的开口哀求,只求速死。

    魏索静静的站立着,看着血光冲天的第七地裂。

    谁也不知道这片刻的时间,他心中又想起了什么。

    许久之后,魏索眼光动了一下,真元一卷,似乎就想直接将刘相成抛入地裂之中。

    “居然不戾气攻心…戾气攻心了…天劫你肯定渡不过了…。”

    小女孩这段时间一直是不动声色,满怀期待的看着,似乎是想看魏索陷入无边暴怒,用无数手段折磨刘相成,看到魏索似乎要直接将刘相成杀死,小女孩极其失望的样子,嘀咕了这么一句。同时马上朝着魏索掠了过去,叫了起来,“骗子,等等!”

    “你又要做什么。”魏索转过身来,看着小女孩。

    “见鬼了。”头上长角的小女孩有些目瞪口呆。现在的魏索脸上古井无波,身上的气息恢复宁静,给人一种好像浑身灰尘被大雨淋去,宛如新生的感觉。反而心境修为提升了不少的样子,

    “更见鬼!”

    随即,头上长角的小女孩更是目瞪口呆,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方才她可是偷听魏索和刘相成的对话偷听得清清楚楚,知道魏索是为了当年他父母被害死在此处而来报仇。

    但是此时,魏索问了她一句之后,面对着前方的地裂,脸上却是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

    “小索…你看到这些的时候,我们应该是不在了,你以后就要靠自己了….其实我们没有什么奢望,就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过得开心一点…如果有一天你能到我们的面前,对我们笑一笑吧…我们看到你,也会很高兴的…。”

    魏索现在的心境,是真正的平静。他的脑海之中,浮现着紫玄真经上最后的那些话。

    如果他们现在真能看到自己…那他们也会安心了吧…他们希望看到笑着的自己,不希望看到无比暴戾,疯狂的自己。

    没有人知道魏索此刻心里所想,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从无边的暴戾中挣脱出来,无形之中,也像是一颗宝石经过了又一次的打磨,使得他身上的气息,更加以往不同,让小女孩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见鬼。

    “难道他真是…?”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眼中金光一闪,神色更加的惊疑。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魏索看着神情十分古怪的小女孩,再次问道。

    “我要问问你们所说的地下遗迹的事情,我好像又记起了点什么东西。”小女孩定了定神,说道。

    “你想要问什么?”魏索也不急躁,看着小女孩问道。

    “那处地下遗迹的外围,是什么样子?”小女孩眼中金光闪闪,问道。

    刘相成现在是生怕魏索改变主意,到时候再用尽手段折磨自己,所以马上回答道:“我只知道那处地下遗迹的外围禁制是似乎是圆形,有黑色华光。极其古老,皇普老祖说过,就算是数名神玄大能联手,也根本不能破开,别的我就都不知道了。”

    “哦?”小女孩磨了磨牙,若有所思的样子。“好了,你可以杀了他了。”随后,小女孩子对着魏索说了这么一句。

    “噗!”

    魏索也没有什么废话,直接玄煞鬼爪一抓,将刘相成抓死,然后也收入了纳宝手镯之中。

    “你刚刚不是还要把他丢进去弄死,现在你怎么又把他收了起来。”小女孩看到魏索这样的动作,愣了一愣。

    “我改变主意了。”

    “坏人!”

    魏索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小女孩又恨得牙痒痒的。

    “你为什么还跟着我?”魏索击杀了刘相成之后,又深深的望了一眼第七地裂,然后朝着远处探脉采矿修士聚集的方位掠去,但是小女孩却是又跟了上来,让他又只能停了下来。

    “你刚才还问那处遗迹问得起劲,你不想进去看一看?”小女孩看着魏索说道。

    “不想。”魏索连一个字都没有多说,直接吐出两个字。魔纹凶脉之中无比凶险,连天剑宗穷极全派之力,都一筹莫展,他可是不觉得自己能够从中捞到什么好处。更何况这小女孩一看就是没有做奸商的经验,现在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奸商。

    “你!你不会客气点说话的么!”小女孩气得又差点跳上来,但是看到魏索又掉头就走,她却又忍住了。

    “天剑宗的天剑阴纹无法可解,只有等到数年之后,自然消失,你们要是回到天玄大陆,极有可能被天剑宗追踪到。天剑宗在此处折损这么多金丹修士,损失重大,一定会迁怒你们,我认为你们最好的选择就是横渡蛮荒,去云灵大陆。我可以护送你们一程,保证没有天剑宗修士会跟上。”魏索不再理会小女孩,掠到了聚集在一起,足有近千名的探脉采矿修士的前方,对着这些探脉采矿修士说道。

    之前魏索就已经从陈姓修士口中得知,这种天剑阴纹禁制施展之后,是就连天剑宗的修士都无法解除的,而且天玄大陆天穹崩裂在即,在魏索看来,这些修士的最好选择,自然就是逃到云灵大陆去。

    “多谢前辈!”这些修士听到魏索这么说,顿时都是行礼道谢。

    “坏人…你这是在收买人心吗?”小女孩又阴魂不散的跟了上来。

    “随便你怎么说。”魏索只觉越理这古怪至极的小女孩,她就会越起劲,现在自己少搭理她,就明显已经好多了,再加上这魔纹凶脉之中极其古怪,没有这么多探脉采矿修士,天剑宗也根本无法继续采集灵石,所以也不用冒险再去毁坏灵石矿脉。“走,我们离开此处。”说了那一句之后,魏索也不搭理小女孩,便直接和这一群探脉采矿修士离开。按照他的计划,是先将这些探脉采矿修士送出五千里之外,然后他便再顺便去探探北邙遗址。

    天剑宗就算那名名为皇普绝伦的神玄大能亲至,也是两三日后才能到达这魔纹凶脉,到时候他们都已经走了两三日,在这天穹之外,光凭一名神玄大能,也极难查找到他们的踪迹。而且那么多天剑宗修士都看到了这小女孩的古怪,真元和术法对其无效的话,恐怕皇普绝伦也未必敢贸然追来。

    “坏人…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看到魏索不搭理自己,这次却是没有发怒,只是磨了磨牙,眼中金光闪闪。

    “做交易?什么交易?”魏索看了一眼跟着自己的小女孩,身影却是没有停顿,按着来时的路,朝着魔纹凶脉外掠去。

    “你把你身上的那团精金给我,或者那尊黑塔和金色破炉也行,我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东西。”

    “你要精金不会在这矿脉里面自己找么。”魏索直截了当回绝,“没有兴趣。”

    “你白痴么,那些精金又不是你给我的那团垃圾,哪里都能找到。就算将这里方圆几千里翻一遍,也未必找得出那些精金。”小女孩又是气得咬牙切齿,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对魏索似乎忍耐了许多,“你难道不想知道更多你身上那手掌和古香的事?”

    “不想,除非你能直接告诉我有用的顶级术法和功法。”魏索看出小女孩如此锲而不舍的跟着自己,似乎不只是对自己那些精金有企图。而他自然也是极想知道那断臂和古香的来历,但是他自幼奸商出身,嘴里却是直接说不想,不动声色的旁敲侧击。

    “我知道的你也不能用。”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的奸商程度根本无法和魏索相比,磨着牙说了这一句,“不如换个条件。你把你身上的精金给我,我带你去寻找宝物,说不定会有厉害的功法和术法典籍。”

    “那你找到之后再来和我换吧。”魏索看也不看小女孩,继续不停的掠出。

    “你给我那团精金,或是那尊黑塔。我指点一处真正的远古宗门遗迹给你。”小女孩气得不想和魏索说话,但是片刻之后,又跟了上来,继续要和魏索做生意。

    魏索看了孜孜不倦的小女孩一眼,“不如你把你身上的法衣或是那块黑铜给我,我来给你指点一处真正的远古宗门遗迹。”

    小女孩又是气得无语,咬牙切齿,身上紫光闪烁,落下了地去。嘭嘭嘭嘭,一会魏索身后地面上的某一处乱石横飞,无数大石被小女孩当做魏索打得粉碎。

    “兔子兄弟!”

    “居然真有帮手?”但是等到魏索和在外围等候的李写意碰头之时,小女孩却是又跟了上来,听到李写意喊魏索兔子兄弟,这小女孩顿时小小的吃了一惊。

    “咦,兔子兄弟,跟着你的是谁,怎么头上会有两个角的?”一看到跟在魏索身后的小女孩,李写意也是非常的好奇。

    “啪!”

    小女孩眼中金光一闪,突然掠到了李写意的身前,朝着李写意一手拍去,但是她有所动作的时候,就被魏索察觉,马上挡在李写意前方,挡住了小女孩的这一击。

    “好凶…!”李写意痴痴傻傻,小女孩逼近之时,他也感觉到气息十分古怪,但是他神智混乱,也没有清晰概念,只觉得小女孩又凶又可怕。

    “哈哈!骗子,他根本就不厉害。”但是小女孩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这一下很明显她是故意试探,看看李写意是不是也和魏索一样,怎么都打不动。而李写意和魏索的反应,已经让她明白,李写意对她没有太大的威胁,真正难啃的骨头还是只有魏索这一根。

    “你也应该明白,修道界能对付你的远不止我一个,你要是不怕死,继续缠着我好了。”

    “不如我们再谈谈吧?”

    “没兴趣。”

    “…..。”

    “好吧,不如这样,先不要精金,我们先互相回答问题,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怎么样?”纠缠了好大一会,魏索和李写意都已经带头掠出了千里之后,依旧不停的跟着魏索的小女孩,再次做出了让步,磨着牙齿说道。

    “你不是说我是骗子,不相信我么?”魏索已经彻底心动,但嘴上还是不动声色的说了这么一句。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小女孩说道。

    “….。”魏索顿时有些无语,这个小女孩有些时候也的确是有些奸商的风范和潜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