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十六章 无法触摸

第七百十六章 无法触摸

    “这条断臂到底是什么来历?有没有什么功用?”魏索马上问道。

    “你先让我看看那另外一截古香再说。”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皱着眉头,“两者要联系在一起,我才能确定。”

    魏索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小女孩,也不说什么,将那支奇异的琥珀色古香也取了出来。

    细细的三寸来长的古香上散发着令人仰视般的玄奥气息,给人的感觉反而比那靛蓝色断臂还要庞大。

    “居然…。”小女孩看到这截古香明显是极其的吃惊,比看到断臂的震动要大,眼冒金光,逼近了上来,“让我看清楚一些。”

    “得了,以你的目力,二三十丈之内有什么区别。你是想动手抢吧。”魏索冷哼了一声。

    “我才不会抢。”小女孩撇了撇嘴,眼中金光闪烁,也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这东西我又不能用,我只是想看清楚一点,到底是不是那东西。这东西是不是在日月星辰的光芒照耀之中,内里会有无数光华闪动,似乎像是有无数字迹的?”

    “不错,就是如此。看来你看出了这枝古香的来历了?”魏索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十分吃惊。

    “看出来了。”小女孩点了点头,不在乎的样子,“那条断臂是上古一个家伙的断臂,这截古香是上古一名修士遗留下来的东西。”

    “什么意思?这样就算完了?你这就算交待了这两件东西的来历?”魏索一愣,看到小女孩有些得意的神色,陡然醒悟有些上当,顿时忍不住叫了起来。

    “这难道还不算来历么,再说了,多的我也不知道。”小女孩看到魏索脸上变色,顿时更加得意。

    “说谎要被天劫劈死的。”魏索脸色阴沉,说道。

    “…。”刚刚还得意万分的小女孩顿时打了个哆嗦,马上改口,“反正你又没有说清楚要怎么样才算来历。”

    “你刚刚还说要两者联系在一起,才能确定。你不怕被天劫劈死?”魏索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看得出这名小女孩对天劫两字十分忌讳,也看得出这小女孩绝对很清楚这两件东西的来历。

    “好吧,这条断臂的主人和这截古香的主人是死对头。这下总可以了吧。”头上长角的小女孩似乎对天劫真是极其忌惮,又马上说了这么一句。

    “那这截古香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是法宝么?”魏索马上问道。

    “除非你把那团精金,或者那尊黑塔,要不那个金色破炉子给我,我就告诉你。”小女孩磨了磨牙,又有些得意了起来,“还有那金枪和黑色小人也行。”

    “白痴!有多远给我滚多远。”魏索很不耐烦,不想再和这小女孩纠缠。

    “那我走了。”小女孩眼珠子一转,直接化成了一条紫色流光掠了出去。

    魏索愣了愣,没想到小女孩这次居然这么爽快,但是他旋即又马上反应了过来,“妈的!”脸色极其难看的叫了一声之后,魏索将靛蓝色庞大断臂和古香全部收了起来,然后摄着刘相成掠了出去。

    魏索刚刚掠出这座天剑铜殿,就是听到“喀嚓”一声爆响,只见小女孩已经在不远处直接打穿了一间看上去像是库房一般的天剑铜殿,然后马上掠了进去,然后手脚不停,也不知道抓了什么东西藏在她的衣袖里。

    等到魏索脸色难看的掠过去之时,小女孩已经得意洋洋的从里面掠了出来。里面一地的玄铁精等普通精金,还有不少玉石晶石等物,看上去的确是一个放置炼器材料的库房。

    “这里面有什么上品的精金?”魏索脸色难看,直接逼问被他擒着的刘相成。

    刘相成本来想死得硬气一点,但是在魏索的强大威压和极其冰寒的眼神逼视下,他却是又没有了勇气,不自觉的答道:“里面有一块开采出来不久的黑铜。”

    “黑铜?”魏索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的难看,忍不住对着小女孩咆哮,“连这种东西你都要吃?难道不怕吃得和黑铜一样黑?”

    也难怪魏索按捺不住火气,黑铜的名字听上去普通,但是却是和恒宇精金等一个等级的极品精金,而且此种精金炼制的法宝,还有独特的吞噬光线和神识的功效,可以让对手在白昼也如坠黑夜之中,而且神识极难锁定,若是能在飞剑之中加上这种精金,到时候炼制出来的飞剑必定是神出鬼没,威力更为惊人。可是魏索一不小心之下,竟然是上了这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的当,让小女孩先将这块精金抢到了手里。

    “骗子…我是不会黑的,我看你现在的脸倒是挺黑的。”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眼中金光闪烁,十分得意。

    “你们在这天剑铜殿之中,还有什么宝物么?”魏索气得牙根发痒,马上传音问刘相成。这小女孩的双目凝聚神念,十分古怪,好像能透视一般,如果有什么宝物,下手稍慢,就会直接被她抢走。

    “没有其它宝物了,开采出来的上品宝物,都是每天运回天剑宗山门,这块黑铜也只是正好开采出来,还没来得及送回山门。”刘相成答道。

    “哈哈。”小女孩得意的笑了出声。

    “连隔音光罩之内都能听到?真是怪胎!”魏索的脸真的有点黑了,方才问话之后,他也是马上激发了一个隔音光罩,但是现在看这小女孩的样子,却是好像连他的传音都听得到。这小女孩到底长的是什么眼睛和耳朵。

    不过这小女孩越是古怪,他也越不想和这小女孩纠缠,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魏索抓摄着刘相成朝着天剑铜殿外掠了出去。

    “当时和你、万剑三一起,逼迫我父母来此的还有什么人?”魏索的手上出现了一条烛火般的光华,“从现在开始,若是你说一句谎话,我便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折磨你数十年都不让你死去!”

    “还有曹翼和杜伟。”刘相成感觉得出魏索是说得出做得到,浑身猛烈的一颤,根本不敢不说。

    “他们两人现在是什么身份,在何处?”魏索的语气极其的冰寒,好像有九天阴风垂落。

    “他们两人都在天剑宗山门之中。杜伟依旧是普通弟子,曹翼已经是金丹两重修为,是宗主的真传弟子。”

    魏索面色冰寒,没有丝毫的停留,一路飞掠,直接飞掠到被小女孩一屁股坐死的天剑宗太上长老薛超然处,直接取出了食血法刀,一刀插入了薛超然的心口。随后将食血法刀和薛超然的尸身也都收了起来。

    小女孩似乎只对有些独特的精金感兴趣,对修士的尸身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先前击杀的薛超然等人的尸身全部在地上,一动都没有动。

    “我的父母他们,陨落在何处?”将薛超然等人的尸身全部收起之后,魏索继续问道。

    “他们…当时他们被分成了几批,我也不能确定他们到底陨落何处。”刘相成胆战心惊的回答。

    “当时你们初探干涸灵气灵脉走向时,发生了一处大型崩塌,我父母就应该在那崩塌处。”魏索深吸了一口气,“那处崩塌是在何处。”

    “就在这第七地裂之中。”刘相成有些发呆,不知道魏索怎么会对当年的事那么清楚。

    “就在这第七地裂之中?”魏索的身体微微一震,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虽然他早知道他的父母已经陨落,但是此刻听到他父母竟然就是陨落在眼前的这条地裂之中,他的心神,还是无法控制得住。

    他恨不得将这条地裂全部撕开…他恨不得现在就打上天剑宗,将天剑宗的宗主、长老,全部扯下宝座,将他们打成飞灰!

    “他们具体陨落在地裂之中何处,你是否知道?”看着眼前的那条地裂,片刻之后,魏索又是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问道,“你们是发现了一处远古宗门的遗迹,想通过干涸灵气灵脉之中进入,那是什么样的遗迹?你们现在探脉具体情形如何?”

    “当时发生崩塌的是干涸灵气灵脉入口五里处。”刘相成的脸色更加发白,“那处远古宗门的遗迹,我们皇普老祖亲自查探,也是根本不能突破外围禁制,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在地下深处。现在我们按照干涸灵气灵脉走向,距离那处遗迹大约还有一千多里,但是其中干涸灵脉断裂,内里的情形极其复杂,有时甚至还会有许多无法理解的怪事产生,这一年多来几乎没有办法再觅前进踪迹。”

    “发生崩塌在灵气灵脉五里处…我父母他们那批修士,有没有人生还?”

    “没有…当时那片地方全部崩塌了,沉入了深渊地心火脉之中…你给我个痛快吧。”刘相成犹豫,但是魏索的神情和气息让他窒息,最终他还是说了出来,只求速死。

    “骗子…真是来寻仇…。”此刻魏索浑身前所未有的无力,他似乎感觉到他的父母就在这里,但是却终于无法触摸,真想痛哭一场。此刻他甚至没有感觉到小女孩又逼近到了他千丈的范围之内,而此刻小女孩是眼中金光闪动,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