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十五章 断臂之疑

第七百十五章 断臂之疑

    青城墟内里的傀儡外壳精金和大量星辰白洛金熔炼的那团精金对魏索十分重要,加上魏索手头上的焚天神炉和东荒镇妖塔的胎体,可能熔炼出惊人精金,到时候炼制出来的飞剑威力说不定都超越破灭神枪,再加上精金对于这头上长角的小女孩来说好像修炼的灵石一样,现在都对小女孩无可奈何的魏索当然不肯将手头上的这团精金交给她了。

    “骗子…坏人,你果然是个骗子!”

    “什么骗子,是你自己没有说清楚好不好,我当然以为你就是要这团精金了,你要别的精金,我当时也未必会同意。”

    “骗子!你说话不算话,要被天劫劈死!没有我你根本进不到这里面!”头上长角的小女孩气得脸都绿了。

    “要不是你缠着我,他也根本逃不到这里面。而且你要的他身上的东西也给了你了,精金也给了你了,你还想怎么样?”魏索没好气的说道。

    “骗子!”头上长角的小女孩忍不住了,冲上来就朝着刘相成打去,打不死魏索,先把魏索好不容易抓住的刘相成打死再说。

    “你到底有完没完。”但是魏索早就已经做好准备,将刘相成护在身后,连下黑脚,朝着小女孩猛踹。

    “打死你!快把那团精金给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不放好了,现在是修士的地盘,我总会有厉害的帮手过来,到时候就不是这样揍你这么简单了。”

    “骗子,你哪里有什么厉害的帮手,有的话早就赶来了。”

    “信不信由你。”

    这次头上长角的小女孩极其恼怒,和魏索打斗的时间比之前几乎长出了一倍,直打得魏索的手臂数次都像红萝卜一样红肿。但是魏索恢复也是极快,让小女孩也是无可奈何,气急败坏。

    “骗子,你给我交出来…。”

    “你做梦。没见过你这样的强盗。”

    小女孩休息了一会,又忍不住朝着魏索扑来,魏索现在刘相成在手,天剑宗就算有援军赶来,也至少要在两三日后,有的是时间,根本就不妥协。

    “你的手镯里居然有这么多好东西,好吧,我不要那团精金了,你把里面那座黑塔给我。”

    又气急败坏的打了好大一会之后,小女孩眼中金光闪烁,似是有些妥协。

    魏索倒也是微微一怔,听这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的意思,她的确是能够看到他纳宝手镯里的东西,只是也无法神识透入那么清晰,似乎也是要集中神念,看清一件之后再看一件。

    “你把你身上的法衣给我,我就把那座黑塔给你。”魏索很清楚小女孩说的黑塔就是东荒镇妖塔,他当然不可能将这件东西给小女孩,冷哼了一声。

    “你…那好吧,你把另外一个金色破炉子给我,我就不找你麻烦了。”小女孩咬牙启齿,强忍住没有动手,眼中金光闪闪,又说了这么一句。这次明显是又看到了魏索纳宝手镯中收着的破损焚天神炉。

    “你把法衣给我。”魏索眼都不眨一下,说道。

    “你…。”小女孩气得牙齿都快咬裂了。但是她似乎越来越发现魏索纳宝手镯里面有很多的好东西,一时却是没有动手,眼中依旧金光闪动。

    “那块破的大精金碎片也可以…。”小女孩又有点降低了要求的样子。

    “破的大精金碎片?”魏索心中一动,旋即反应过来,小女孩说的应该就是那片他从那得了三皇宗传承的神秘年轻人手上得到的屋顶一般大小的古怪精金残片。

    “你…!”但是不等他说任何的话,这小女孩子的脸上却是出现了受到惊吓的样子,猛的往后退了几步。

    “怎么可能!”随即小女孩眼中金光闪动,似乎又看到了什么东西,脸上全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下魏索倒是有些奇怪了,“怎么了?”

    “你把那个手掌和那一截香给我看看。”小女孩一动不动的看着魏索,说道。

    “她要看这两样东西?难道她知道这两样东西的来历?”魏索眼光也是剧烈的闪动了一下。他十分肯定,小女孩所说的手掌和那一截香,肯定就是那神秘年轻人身上得到的那一只巨大断臂,和从龙琼宗修士身上得到的那一截气息极其古怪的神秘古香。

    “你知道这两件的东西的来历?”魏索马上看着这小女孩问道。现在这小女孩给他的感觉,是所在的年代比绿袍老头更加久远,而且所知的东西似乎的确不少。

    “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快点。”小女孩似乎十分急切。

    “你先说这两件东西的来历再说。”魏索不动声色,一副我不着急的样子。

    “你!”要是在之前,估计小女孩已经扑上来动手了,但是现在小女孩不时四下看看,却是好像心中十分顾忌,惊疑不定,甚是有些微微恐惧。“你先得让我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两件东西再说。”小女孩有些妥协的说道。

    “那你先让我看看你的手镯。”停下来的这段时间,魏索也在打量小女孩的法衣和手镯。小女孩的法衣上面没有任何的符纹,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古怪,肯定不是凡品,而小女孩的灰色手镯上面的一些符文,给魏索的感觉,竟然是和那片房屋大小的精金上的符文有些相似,似乎是同一个时代的东西。

    “骗子,你是想抢我的手镯!”小女孩对自己的手镯似乎比身上的法衣还要看重,魏索之前多次提到她的法衣,她也没有特别紧张,但现在魏索一提手镯,她却是忍不住马上摸住了手镯,凶光四射的叫了起来,“你的功法,是不是那个手掌的人教你的!”

    “什么手掌的人。”魏索愣了愣,旋即有些反应过来,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那条手臂是某个人的一条手臂?这真是人的手臂?”

    那条断臂长达数丈,十分庞大,上面有类似于神玄修士的气息,但又似乎略微有所不同。如果真是修士的手臂,那拥有这样手臂的修士,至少是神玄大能的神通。

    “你是在装糊涂?”小女孩虎视眈眈的看着魏索,眼冒凶光,不相信魏索的样子。

    “你有毛病?”魏索没好气的看了小女孩一眼,“我要是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还跟你在这里废话?”

    小女孩呆了呆。“对了,如果是那样…他不可能不知道我是什么来历…一开始见到我不会那样子的…。”小女孩反应过来魏索说的不是假话,明显放心了不少,又磨了磨虎牙,“那你那东西,还有那截古香是从哪里得到的?”

    “我从对头的手上抢到的,总可以了吧。”魏索很像知道那条断臂和那截古香的来历,所以对小女孩也是略微客气了点。

    “抢到的?骗子…你不是骗我的?”头上长角的小女孩看着魏索,又眼冒金光了起来,明显是一件件在偷看魏索纳宝手镯里面的其余东西,看看有没有能从其它东西上,找出点什么线索。

    “妈的,这妖兽怎么好像跟修士一样!太古怪了。”魏索心中嘀咕了这么一句,眼睛余光又看到一脸死灰的刘相成,心里又陡然冰寒了起来,有些失去了耐心,“你要说就快说,谁要是说谎,谁就被天劫劈死!你的手镯给我看看,然后我把那条断臂和古香都拿出来给你看看,之后你告诉我来历。”

    小女孩顿时一个小小的哆嗦,似乎天劫对于她来说也是十分恐惧,最大的毒誓一般。

    “你要是敢动手抢的话,我就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天劫劈不死你,我都发誓今后一定将你杀死…。”小女孩说了这一句之后,终于妥协,将手伸出。不让衣袖遮住自己的灰色手镯。

    “这手镯和我的那片精金残片,是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东西?你知道我那片精金残片的来历么?”魏索凝神望去,将这灰色手镯看得十分清楚,越看越觉得这灰色手镯上的符纹极其的繁杂,而且明显也是沟通星辰元气,不是一般的法宝,上面驳杂的星辰元气交织,浩瀚无比,不可捉摸,和他的那片房屋大小的精金残片在一些符文上,的确是有些类似。

    “你先让我看了那个手掌和古香再说。”小女孩缩回了手,狠狠的说道。

    “我不想让人看到,到里面再说。”魏索也不想多费口水,点了点旁边一间天剑铜殿,说道。

    “好。”小女孩似乎也不想让其余人看到,马上点了点头,跟着魏索掠入了旁边一间空无一人的天剑铜殿。

    天剑铜殿的外面看上去如同一柄直插云霄的青色利剑,周身无数符纹,内里却是和普通的住所没有什么两样。进入是一间宽敞的大厅,再往上则是一间间的静室。

    “你先退开二十丈。”

    魏索生怕断臂和这小女孩之间又有什么古怪,生怕被小女孩抢夺过去,先是让小女孩退开二十丈之后,这才眼光一闪,从纳宝手镯中将那条靛蓝色的庞大断臂取了出来。

    靛蓝色的断臂长达数丈,十分庞大,如同齐肘被切断,上面没有任何的灵气,通体好像木化,但是却是比精金还要沉重,坚韧,而且通体散发着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

    “还好…。”小女孩只是一眼看清这条断臂,就是咧了咧嘴,松了口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