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零七章 巨碑异宝

第七百零七章 巨碑异宝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名浑身闪耀着蓝色神光的修士出现在黄铜大船的左侧,看到这么多具远古磷尸喷出,也是变了脸色,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名修士身穿月白色梧桐叶纹法衣,面容俊美,看上去十分飘逸,三十余岁的面容,身上沁出的灵气凝成一头头蓝色蝙蝠的形状,明显也是天剑宗镇守此处的一名金丹大修士。

    “救命!”

    就在此时,在这么多具远古磷尸喷出,在尘浪中上下漂浮、翻飞之时,还有几名修士从地裂之中逃出,这些修士好像已经疯了一样,但是身影才刚刚从尘土中显现出来,身上的灵光就随即消失,又惨叫着跌落下尘土弥漫的地裂中去。

    “赵师弟、刘师兄,发生了什么事?”一团青色的光华激射而至,瞬间落入了黄铜大船的旁边,却是一名看上去气宇轩昂,一脸正气的中年修士,身穿一身青衫,头发用一根青色玉带扎起,印堂开阔,面相和林太虚倒是有些相像。这名修士的肌肤如同白玉,面目给人一种明亮的感觉,浑身沁出的灵气形成一柄柄白玉般的小剑,明显又是一名镇守此间的天剑宗大修士赶到了。

    “万师弟,现在只知道其中一段灵石矿脉出现了崩塌,里面没有修士生还,具体情形还不明。”黄铜大船上头戴紫金冠,身上灵气在脑后凝成一颗赤红色宝珠的天剑宗修士,对着这名面如白玉的修士说道。

    “今日怎么连连变故,喷出这么多远古磷尸,非比寻常,难道和太上长老镇压的那头上古生物的出世有关?”身穿月白色梧桐叶纹法衣,面容俊美的天剑宗大修士面沉如水,凛然的看着尘土四溢的地裂。

    这么多远古磷尸喷涌的情形,前所未有,即便是他们这些镇守此间的天剑宗大修士,也都是头皮发麻,浑身发寒。

    就在此时,整个这条地裂附近又是一片混乱,探脉采矿修士和天剑宗的修士都是惊慌至极的再度往外退却,有许多人发出了惊呼,“里面好像有东西出来了!”

    “我看到了,天哪,什么东西!”

    “墓碑….天哪,怎么会有这样的墓碑,怎么会自己升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快让我们离开吧,不要再挖掘魔纹凶脉里面的东西了,不然我们全部都有可能死在这里面…。”

    瞬息之间,无论是探脉采矿修士和天剑宗的一般修士、真传弟子,以及停留在空中的三名天剑宗大修士,都是面色发白,毛骨悚然。

    地裂之中,还有一具具远古磷尸在喷出来,剧烈燃烧。而此刻尘土略微散开,许多在地裂上空的修士,都看到地裂深处崩塌了大约数里的一段,这崩塌地段的下面,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窟窿,而此刻其中除了有远古磷尸喷出来之外,竟然是有一块黑乎乎的大东西显现出来,而且是往上在升起。

    这一块黑乎乎的大东西,看上去竟然似乎是一块巨大的墓碑!

    这块墓碑的高度,足有数十丈,宽有十余丈,厚度也有数丈,浑身散发着一种神秘、荒古的气息,极其的恐怖。

    “灵石矿脉下方,竟然还有这样的玄机!”

    “难道是触动了什么上古禁制!”

    三名天剑宗大修士都是忍不住骇然的互望,在眼中传递着这样的讯息。地裂之中的矿脉陷落,下方有巨大窟窿,但是这种巨大墓碑状的东西却反而往上升起,很明显不是因为地脉震动的关系,而是有什么禁制力量,推动这里面的东西现世。

    这巨大墓碑令人无比震撼,上面散发的气息极其古怪,四周还有远古磷尸在燃烧飞腾,不断上升,触目惊心,只是片刻的时间,巨大墓碑的上端已经从地裂中探出地表。

    “太上长老!”

    就在此时,三名天剑宗大修士同时仰头,全部恭敬的出声,上方一条黑光倏然垂落下来,在黄铜大船的前方空中顿住,现出身影,赫然是一名身穿黑色法衣,面容冷峻,看上去只有三十余岁的年纪,但是眼神却是无比沧桑,身外的灵气凝成一尊庞大的,手持双剑的神灵的大修士。

    这名面容冷峻,整个身体如同一块玄铁的大修士,身上的气息极其庞大,吞天镇地一般,远非这在场的三名天剑宗大修士所能企及,很明显就是镇守此处的天剑宗太上长老薛超然。

    薛超然身上的气息和威压,不仅远超这三名天剑宗大修士,而且比起玄风门那几名老古董身上的气息和威压似乎还要强横许多,显见他所修的功法和术法,比起那几名老古董还要强横,绝非一般的金丹四重修士。

    “先全部停止探脉采矿,全部从地裂中出来。”一显现出来之后,这名天剑宗太上长老的声音马上远远传出,下了命令。

    “万剑三,此处又发生了何等变化?”随后,这名天剑宗太上长老面色不变的转头看着身外灵气凝成白玉小剑,气宇不凡的金丹修士问道。此名身外灵气凝成白玉小剑的修士,竟然就是当年害死魏索父母元凶之一的万剑三!

    此刻听到薛超然的问询,万剑三不敢有丝毫怠慢,道:“内里一段灵石矿脉崩塌下去,然后下方地窟之中,便升出了这件诡异之物。”

    “所有天剑宗弟子和探脉采矿修士,先全部退出第七地裂区域。不要慌乱,不要走脱任何一名探脉采矿修士。”薛超然神色不变,又一个命令传达了下去。

    “轰隆!”

    只是片刻的时间,慌乱的情形略微平息,整块黑色巨碑彻底伸出了地面,底部黑光缭绕,连接着一个方圆足有百丈的方形平台。

    方形平台上,赫然也是堆积着厚厚一层远古磷尸。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这东西太像墓碑了,难道这里面埋葬着什么惊天魔物么?”

    看到这块恐怖的黑色巨碑升出地面,最终稳定下来,整条地裂周围的修士之中,又是忍不住的发出一阵阵惊呼。

    这处魔纹凶脉连上外围,足有两千里方圆,十分宽广,和这条地裂隔了一条地裂之外的区域,都已经看不到这块黑色巨碑,但是消息从这条地裂处传出,听说此处喷出许多远古磷尸,又升腾起这样一块黑色巨碑,其余一条条地裂附近的修士,也是都不断爆发出惊叫声。

    “太上长老,你看不看得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三名天剑宗大修士也都是不敢靠近,这块黑色巨碑和下方的黑色平台上面,都是没有任何的符纹,任何的字迹,根本无法看出任何端倪。

    凌空站立在三人之前的薛超然眼中神光,还没开口说出任何的话来,“喀嚓”一声爆响,整块黑色巨碑却是好像风化干脆一般,出现了无数细密的条纹。

    随即,整块黑色巨碑,竟然是从顶端开始一截截崩塌下来。

    一块块碎裂的黑色碎碑落入下方的地裂,传来滚滚的回音。

    “那是什么?”

    突然那名身外灵气凝成一头头蓝色蝙蝠形状的天剑宗赵姓大修士发出骇然的一声惊呼。

    碎裂的黑色墓碑之中,竟然出现了一条灰色的华光。

    随着黑色墓碑的崩塌,竟然给人好像有一团灰色明月好像要从黑色夜幕中升腾而出的感觉。

    整块黑色墓碑很快全部崩塌了,“叮”的一声,一件东西从黑色墓碑中掉落下来,落在下方平台上的黑色碎碑之中。

    所有的灰色光华,都是从这件东西上发出的。

    这件东西,赫然是一个小小的灰色精金手镯!

    这件灰色精金手镯的样式十分普通,只是一个圆环,但是上面却是布满许多极其古朴,散发着极其远古气息的符纹!一股股灵光,从这件灰色精金手镯上散发而出!

    薛超然和三名天剑宗大修士的眼中,都是瞬间神光闪烁!

    这件灰色精金手镯光是从上面散发出的气息和灵光来看,都肯定是十分强大的至宝!

    ……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里面灵石矿脉断裂,升出黑色巨碑…有强大|法宝出世?”

    魔纹凶脉的外围天空之中,除了马空群之外,李写意的身前已经有五名被制住的天剑宗弟子。这五名天剑宗弟子都是陆续发现不对,被魏索偷袭制住的。此刻没有脱去隐形法衣的魏索,正在逼问刚刚被他擒住的一名天剑宗修士。而此刻魏索的眼中,也是十分的震惊。

    “兔子兄弟,你们停留在下方,隐匿身影等我,不要再吸引天剑宗修士出来对付。马空群,你跟我进去,等下你来御使飞遁法器,我就在你身后,你如果有什么异动,你知道什么后果的。”眼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之后,魏索对着李写意和马空群说了这一句。

    “小子,你真要进这种鬼地方的中间地带去?”听到魏索这么说,绿袍老头顿时一声哀嚎。

    “我….。”马空群听到魏索的话,一想到要进入那极其诡异的第七地裂附近,顿时是腿都软了,但是他却是根本不敢说半个不字。等到魏索一股真元冲进他体内,解开了他部分禁制之后,他也不敢有任何违逆,面无血色的御使着飞遁法宝,朝着第七地裂的方位掠了进去。

    魔纹地脉一条条地裂之中的大地,极度空旷,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只有一些嶙峋的灰色巨石,散布其中,完全的不毛之地,没有一丝生机。

    “好大的地裂!”

    从外围空中看,每条地裂都像是一条流血的伤口,但等靠得近了,第一条地裂近在眼前时,魏索的呼吸却是也不由自主的停顿。这一条地裂,都是长度超过百里,宽达数里,都是惊人的深渊,而且其中血光闪动,散发着难以想象的恐怖气息。

    这第一条地裂的周围,下方地面上,停留着许多修士。

    魏索看到地裂两旁的大地上,绵延着许多座简陋的石楼,应该是给这些探脉采矿修士的住所,还有许多座炼炉,其中很明显是在冶炼精金。不少修士在炼炉周围,如同蚂蚁一般,显见除了探脉采矿修士之外,还有不少专门在此处冶炼精金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