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零六章 黄铜大船、磷尸翻飞

第七百零六章 黄铜大船、磷尸翻飞

    “老爸,老妈,我来了。”魏索看着视线之中的那十几条血红色地裂,停在空中,一动不动。许多平时刻意忘却的景象,却是一幕幕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小索,除非我们十来天不回来,否则你不要动这本东西。”

    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了,但是这句话在魏索的脑海之中却是极其的清楚。

    因为这句话是他父母每次出天穹之前,都要对他说的话。

    本来他一直都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父母为什么每次出去都给他留这一本修炼用的紫玄真经,却又迟迟不让他修炼是什么意思。

    但是后来他老爸老妈真的没有回来,十几天之后,紫玄真经上浮现出来的字迹,却是让他知道了。

    原来他老爸老妈手上一直有一张凝体金丹的丹方,一直是想攒足够的灵石,购买齐材料,为他炼制一颗可以大幅度提升他修炼体质的凝体金丹。

    而凝体金丹只有在修炼功法之前服用,如果已经开始修炼,再服用这种丹药就没有用了。

    所以他老爸老妈一直都不让他修炼…除非他老爸老妈回不来,无法炼制出凝体金丹了,才准许他开始修炼,所以他老爸老妈每次出天穹之前,都将紫玄真经上的字迹和他们留给魏索的话都用特制的药水隐去。除非他们真的长时间回不来,字迹才会显现出来。

    而这句话他老爸老妈是每次出天穹之前都对他说的,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他们有一天会真的回不来了。

    “老爸,为什么给我起名魏索啊?小索小索的,好难听啊。”

    “没办法,你还在你老妈肚子里的时候,有次和个朋友打赌打输了,让他给起名字,结果他说他精通气运之术,取的名字肯定将来飞黄腾达的,没想到给你起了个这样的名字…。”

    “死孩子,不让你修炼,你居然去学人家在普通貂上画条纹,装黑风貂骗人,黑风貂上的条纹是竖条的,你居然画成横条的,你以为你画的是斑马啊…我怎么生出你这么蠢的儿子,气死你老妈我了。”

    “…..。”

    “老妈,我现在画的黑风貂,估计就算是你仔细看,也看不出来是假的了,而且我还是用一种树汁调的颜料,水洗都不掉色,有个最笨的家伙足足养了一个月,都还在奇怪他的黑风貂怎么跑都跑不快…。”

    “老爸老妈,我现在已经金丹四重的修为了。”

    魏索在心中轻轻的说着,那些事情,就好像还在昨天一样。

    “小子,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太放在心上了,关键是现在的报仇。”魏索久久不动,马空群自然是不敢说什么,而绿袍老头倒是也极其少见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在这里不动,被发觉了,有天剑宗的修士过来了,你要马上做出决断。”魏索目光闪动了一下之后,绿袍老头又是接着提醒了一句。

    魏索的这一条红色遁光一动不动的停留空中有些显眼,此刻已经有三条遁光,分别从魔纹凶脉外围的三处方位升腾而起,明显是要过来看个究竟。

    “兔子兄弟,等下你就先停留再此处对付他们赶来的修士,我就先隐匿起来。看看等下能不能吸引出金丹大修士出来,到时候如果有金丹修士出来,你出手就略微留手些,主要自保,不要将对方一下灭杀,如果能擒住金丹大修士,我们就再行逼问一下内里的具体情形,如果无法生擒,或者引起对方大批修士出来,我自然会现身出来。”魏索的眼神恢复了平静,对着李写意说道。

    魔纹凶脉越为深入,自然越是凶险,而且其中天剑宗诸多禁制。若是能够在外围和天剑宗的修士大战,自然更为稳妥。

    而起这魔纹凶脉两千里范围之内,血光盈空,魏索的隐形法衣更是难以发现,让李写意吸引那些修士,他暗中偷袭,把握更大。

    “好!兔子兄弟你小心。”李写意对魏索极其的信任,言听计从,根本不问任何的缘由,直接点头答应。

    “孟道友,这件飞遁法宝就由你先御使。我就在周遭,你不用担心。”魏索对着孟余说了这一句,同时再次披上隐形法衣。

    孟余面色十分紧张,马上不敢有任何怠慢的接手了这件飞遁法宝。

    马空群之前是领教过魏索的神通,知道魏索灭杀自己只是弹指的事情,所以就算魏索没有特别交代,他也自然不敢有任何异动,不敢示警。

    魏索的身影马上变得完全透明,化成一条肉眼难见的淡淡透明流光,掠了出去。

    在飞掠到距离李写意等人两百丈的距离之后,魏索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停在空中。

    此刻他站立不动,除非是金丹大修士,否则一般的修士就算进入他一百余丈的范围,都未必能够发觉。

    按照那三条飞来的遁光的速度,其中最快的一条墨绿色光华,也要上百个呼吸之后,才会接近他的千丈范围之内。

    “恩?”

    但就在此时,魏索的目光却是剧烈的闪动了一下。

    因为就在此时,魔纹凶脉中心地带,如同帷幕一般的血光之中,突然又现出了一片黑色的华光!

    “天哪!”另外的一边,李写意身侧的马空群和孟余又是大惊失色。魔纹凶脉之中,除了灵石宝光和地火红光之外,其余各色光华,皆为凶光!

    马空群和孟余都是在这魔纹凶脉之中已经很长时间的修士,虽然不像魏索有地母古经,但是他们却恐怕要比魏索还更加要清楚这凶光的意义。

    魔纹凶脉之中的凶光,有时是数年才出现一次,有时是接连出现,但可以肯定的是,每次出现凶光,都会有诡异离奇之事,都会有不少的修士陨落。

    方才的凶光,就有莫名的上古生物出世,惊动镇守在此的天剑宗太上长老。现在的凶光,又有什么事发生?

    这条黑色凶光一闪而没,原本朝着魏索等人所在方位飞掠过来的三条遁光中的天剑宗修士明显也是看到了,遁光都是猛的一顿。

    “地裂之中又有大事发生!”

    只是瞬息之间,魏索依稀看到魔纹凶脉的中间地带,有许多光华升腾出来,一时显得十分纷乱,明显不是小的变故。

    “轰隆!”

    一声沉闷的震响声传来,似乎有什么巨|物崩塌。

    ……

    此刻魏索距离魔纹凶脉的中心地带还有千里之遥,只依稀看得见在高空耀眼的遁光,看上去那些遁光只是给人纷乱的感觉,但是魔纹凶脉的中心地带,此刻却是已经十分混乱。

    这处震响,是在第七地裂中发出。这处魔纹凶脉,由东向西,一共十五条地裂,第七地裂正是从东往西数来的第七条地裂,正处于魔纹凶脉的最中央地带。

    而这条地裂,正是蕴含灵石矿脉,刚才有大量灵石现世,其中出现上古生物的那条地裂!

    此刻一蓬蓬潮水般的灰尘从这条地裂之中喷涌而出,里面不管是天剑宗的修士,还是被天剑宗逼迫在其中探脉、采矿的修士,全部亡命般的从浓尘里往外逃。

    “里面有一段灵石矿脉出问题了,里面的人全部死了!全部变成了枯骨!”

    “里面有一大块地方崩塌了,有很多远古鬼风涌出来,有不少人淹没在里面。”

    “有好多的远古磷尸喷了出来,足有上百具之多!”

    “好像有什么大东西要从地下透出来….。”

    一股股异样的荒古气息从这条地裂之中不停涌出,而这条地裂的上方,已经有上百名天剑宗修士架着各色遁光盘旋,拦住从里面逃遁出来的修士,飞快的盘问地裂里面的情形。

    这条地裂旁边不远处的三座高台和两座高大炼炉全部倒塌了,火光熊熊,赤红色铁水横流,空中到处都是飘舞着巴掌大小的黑灰色木片般黑色影子,整个景象令人难以想象。

    “啊!啊!”

    就在里面连续逃遁出一百余名的修士之中,一阵黑色狂风突然席卷而出,有数名刚刚掏出来,还在地裂上方的修士躲避不及,被狂风卷在其中,瞬间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空中跌落。

    “远古鬼风喷出来了!快逃!”

    一时之间,这条地裂上方更为慌乱,四面八方,也有更多的华光朝着这处地裂涌来。

    就在这时,一条庞大的黄铜色光华从上方落下,却是一条五丈来长的黄铜大船,穿身上面都是灵芝状的浮雕,船上一名修士四十余岁年纪,面孔方正,头戴紫金冠,身穿一件金色法衣,上面却是一条条如意状的符文,相貌威严,身上的灵气是赤红色的,在脑后凝成一颗赤红色宝珠的形状,一丈长宽,明显是天剑宗镇守此间的金丹大修士之一。

    “秦奇,里面出了什么事!”

    这条气势不凡的黄铜大船轰然降临,到了四五名刚刚从地裂中逃出的天剑宗修士的面前。这名相貌威严的金丹修士直接看着这几名天剑宗修士之中,一名身穿玄色法衣的年轻白面修士问道。

    这名年轻白面修士惊魂未定,不自觉的看着后方,“我们不知道,只听到里面有巨大的崩塌声,发现不对,就马上逃了出来。”

    “周铁林呢,他此刻在何处?”这名相貌威严的金丹修士皱了皱眉头。

    “周师兄他们在我们后方,我们后方的人,都没有逃出来…。”

    “轰!”

    就在此时,地下好像有什么元气喷发一般,黑色远古鬼风已经消失不见,但是却又有一股巨大的尘浪狂涌而出。

    “这么多远古磷尸!….”

    一声声惊骇欲绝的叫声同时响起。巨大的尘浪之中,有数百团诡异至极的火光,全部都是一具具散发着荒古气息,骨头上好像有一层厚厚黑油的远古磷尸在燃烧,在尘浪中上下漂浮、翻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