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零三章 上古生物,轮回经轮

第七百零三章 上古生物,轮回经轮

    “恐怖东西?青色转轮?…果然是斗法,卷出两千里,这样的威力,难道是仙器么?”绿袍老头此刻已经身影不显,但是倒抽冷气的声音,却是在魏索的耳中连连响起。

    “仙器,难道天剑宗竟然有仙器在手了?”魏索脸上平静无波,但是心中也是十分的震惊。

    就算是破灭神枪,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威能,除非他手头上玄风门老古董的金丹炼制的绝灭金丹爆炸起来,产生的飓风,才有可能将修士卷到两千里之外。

    之前魏索可是从水灵儿的口中得到过肯定的回答,玄风门和真武宗等大宗门的手中,也是都根本没有仙器的存在。

    甚至按照水灵儿的推断,仙器已经在修道界之中湮灭许久,整个天玄大陆都未必有仙器的存在。

    难道现在已有仙器出世?

    若是天剑宗镇守魔纹凶脉的大修士的手中,真有仙器把持,那拥有镇天法相在手的魏索都未必有必胜把握。

    “那名黑衣大修士之前从不露面么?他是金丹大修士,不是神玄大能?”魏索沉吟了一下,接着问道。

    依旧心有余悸的孟余点了点头,“那名黑衣大修士之前从未显现过行迹,可能平时都在天剑宗建立在魔纹凶脉的青铜大殿之中修炼。他身上的灵气凝成一尊双手各持一柄古剑的神灵虚影,应该是金丹大修士,不是神玄大能。”

    “手持强大异宝,平时不露面,这名黑衣大修士不是普通金丹修士….一条紫光,将这种修士都惊动,魔纹凶脉之中,真是极其诡异绝伦。”魏索深吸了一口气,又问道,“现在这处魔纹凶脉之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景象,有发现了几条灵石矿脉?除了灵石矿脉之外,还有其它发现么,还有其它奇特和诡异之处么?”

    “魔纹凶脉之中,一共有三条灵石矿脉,三条灵石矿脉都向下延伸到接近地底火脉的深度,除了灵石矿脉之外,还发现了一条赤金矿脉,一条银罡精矿脉。所有地裂之中,有一条充满地火,根本不能靠近,有两条里面阴风阵阵,不知道有何等的诡异,进去的修士,都无一生还,还有一条地裂崩塌了小半,据说其中有几条已经干涸的灵气灵脉走向,但是里面有一处‘子规泣血’的地貌,凶中之凶,而且里面据说时常有阴冥之物出现,就连进入那条地裂附近区域的修士,都经常离奇失踪。”

    “崩塌了小半,有干涸的灵气灵脉走向…”听到孟余的这句话,魏索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因为他父母当日就是被天剑宗逼迫进入探测干涸的灵气灵脉走向,也就是说,极有可能就是陨落在此条地裂之中。

    “魔纹凶脉之中诡异的离奇凶险实在太多了,几乎每天都有修士离奇失踪,不知去向,而且就连天剑宗的禁制,也是显示修士已经陨落。有时许多名修士都会突然死去,没有任何异常,有时有的矿脉之中,会突然冒出古怪元气,沾染到的修士全部化成白骨…。”孟余接着说道,语气之中充满惊骇,为自己现在还活着而感到庆幸。

    “兔子兄弟,有人来了。”就在此时,李写意突然有些害怕的说了一声。

    一红一白两道光华,从魔纹凶脉的方位破空飞出。

    魔纹凶脉之中透出的冲天血光的气息十分古怪,可以阻隔修士的视线、神识,此刻这两道遁光已经距离魏索等人所在的方位不到千里,但是以李写意的目力,却是还看不太清楚,隐隐约约,如同雾里看花。

    “他们很有可能是通过禁制察觉到了我没死,来抓我回去!”隐隐约约看到这两道顿遁光,孟余害怕的叫了起来。

    “不用担心,这两条遁光上的不是金丹大修士。”魏索却是不动声色,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看到魏索如此镇定,又看到魏索的气度迥异一般修士,孟余张了张嘴之后也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依旧有些害怕的看着那两条遁光。

    “小子,做得干净点,否则被里面天剑宗的大修士发觉,而且真有仙器在手的话,那今天真是大凶了。”绿袍老头的声音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你们在这里等我。”魏索依旧是不动声色,对着李写意和孟余说道。

    “这是…隐形法衣?”李写意自然对魏索言听计从,孟余现在也是全部依仗魏索,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而魏索接下来从纳宝手镯中取出一件法衣往身上一披,整个身影就马上消失在了李写意和孟余的眼中。在李写意和孟余都有些吃惊之时,一条肉眼几乎根本看不出来的透明流光,已经朝着两条遁光,无声无息的掠了过去。

    片刻之后,孟余看到那两条遁光似乎被什么吸引一般,朝着下方掠了下去。再过了片刻,一团黑影从前方朝着孟余和李写意飞掠而来。

    “他到底是什么人?两名天剑宗的修士,居然被他无声无息的就轻易擒住了。”

    一看清这团黑影,孟余的脑海之中就又忍不住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那团黑影,赫然是一脸平静的魏索摄着两名都是身穿玄色法衣的天剑宗修士而来。两名身穿玄色法衣的天剑宗修士眼光闪动,明显是活着,但是却是无法动弹,连发出声音都不能。

    “孟余,这两名天剑宗的修士你认识么?”已经除下隐形法衣的魏索落到孟余和李写意的身旁,将两名天剑宗修士摄到身前。

    这两名天剑宗修士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名修士长着两条倒吊的眉毛,一名修士面孔有些女相,看上去有些阴柔。

    “这人叫梅风凌,平常负责看守我们,他也懂得一些观脉之法。”孟余点了点那名面相有些阴柔的天剑宗修士,又看着魏索道:“另外这人我不认识,但是身穿此种颜色法衣的天剑宗修士都是天剑宗的真传弟子。”

    魏索点了点头,伸手一点,一股真元打在那名面相阴柔的天剑宗修士的喉间,“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你敢和我们天剑宗为敌么!”魏索真元打上去,这名面相阴柔的天剑宗修士顿时可以说话,叫了起来。

    “不要废话,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一个问题不回答,我便毁去你一尺肉身。”魏索面无表情,伸手一点,一条黑色火光打在这名天剑宗修士左侧的一块山石上,那块山石直接就被燃成飞灰。惊人的热力,炙得这名面相阴柔的天剑宗修士左侧的手臂上都起了一层血泡。

    “你…。”这名天剑宗修士满脸痛苦和惊怒的神色。

    “你们天剑宗在此处有多少名金丹大修士?”魏索却是根本就没有管他,面无表情的接着问道,手上燃起了一条烛火般的光华。

    “你…我们天剑宗在此处有五名金丹大修士。”这名天剑宗修士惊怒至极,但是魏索的神情却让他觉得魏索肯定会说到做到,再加上此处距离魔纹凶脉不远,若是他们久不回去,内里的天剑宗修士肯定也会出来探查。所以他最终也不顽抗,双目喷火的说道。

    “其中修为最高的是何人,什么修为?”魏索接着问道。

    “其中修为最高的是我们天剑宗太上长老薛超然,金丹四重后期的修为。”

    “薛超然是否就是方才动手的那名黑衣大修士?他方才是和何物在动手?”

    听到魏索的这句问话,这名名为梅风凌的天剑宗真传弟子狠狠的瞪了孟余一眼,知道这其中的情形肯定是孟余对魏索所说,但是他也根本不敢有所停留,接着答道:“他的确就是方才动手的那名修士,是和灵石矿脉之中的上古生物在动手。”

    “灵石矿脉之中居然有上古生物?魔纹凶脉实在是太邪门了!”绿袍老头又是惊叫了一声。

    “是什么样的上古生物?薛超然手中青色转轮状的法宝,是什么法宝,什么品阶?”魏索眉头一跳,继续不停问道。

    “我也没有接近,不知道是什么上古生物,只是看到有一团紫光,一开始围剿它的六七十名修士全部陨落了。太上长老手中那件法宝是轮回经轮,是玄阶上品的强大至宝。”梅风凝看着魏索,说道此处时,语气中隐含强大威胁,显然是觉得玄阶上品的法宝肯定能让魏索感到由心震骇。

    “只是玄阶上品法宝?”但是让他眼中马上冒出不可思议神色的是,魏索却是反而觉得这件法宝品阶低了一样,冷道,“只是玄阶上品法宝,怎么可能有如此威能,将人冲卷到两千里之外?”

    “那是因为那头上古生物冲出来之时,破坏了我们天剑宗的数道‘天剑离道’禁制,元气激荡,再加上太上长老的全力一击,所以才形成这样的元气狂潮。”梅风凌说道。

    “只是玄阶上品的法宝,金丹四重的修为,那对付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只是这魔纹凶脉里面太过古怪了,居然还有上古生物的存在,不知道是什么荒古妖兽…。”绿袍老头在魏索的耳中不停的嘀咕,十分怕死,很想对魏索说我们还是安全第一,不要进那种鬼地方去的感觉。

    “现在里面的情形如何?那头上古生物被击杀了么?”魏索不管绿袍老头,接着问道。

    “那头上古生物已经被太上长老用轮回经轮镇压。”梅风凌有些得意的答道。

    “轮回经轮有什么特别的玄妙?”魏索听到梅风凌用镇压而不是灭杀之词,直觉有些微妙,继续问道。

    “轮回经轮内部蕴含无上大道符纹,可以将人先行镇压其中,断绝天地元气,慢慢困死。轮回经轮祭出时,笼罩百丈方圆,除非是神玄大能,难以避开,而且不是神玄大能的话,其中的大道符纹,也可以让困在其中的人无法沟通天地元气,无法施法,根本脱困不出。”梅风凌根本不掩饰轮回经轮的功用,而且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他这冷笑的含义不言而喻,魏索很明显只是金丹修士,在他的眼中,魏索根本不可能是这件法宝的对手。

    “笼罩百丈方圆?”但是魏索却是根本就不心惊,就算是金丹五重的修为,这件法宝祭出时只是百丈方圆的话,只要他祭出镇天法相,也根本不可能将他镇压其中。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魔纹凶脉之中的其它未知凶险,毕竟地母古经上都说得十分清楚,就算惊天大能,进入魔纹凶脉都未必能安然离开。“另外四名金丹修士,又是什么修为?”魏索接着平静而冰冷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