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零二章 要大胸不要大凶

第七百零二章 要大胸不要大凶

    “这是什么意思?小子,地母古经让我一观。”看到冲天的血光之中骤然多了一条白色宝光和一团紫红色的宝光,绿袍老头顿时吃了一惊,对着魏索说了这一句之后,顿时化出一条绿光,朝着魏索手中的地母古经中探了进去。

    “宝光和凶光同时现世?”此时魏索却是也微微一滞,眉头皱得更为厉害。

    绿袍老头之前是只草草看过地母古经的大概,没有细看每一篇图录、注解,但是魏索却是早就已经仔细的看过有关魔纹凶脉的记载,已经将之全部清晰的记在脑中。

    地母古经中的记载十分详尽。

    白色宝光如云如锦,如云练飘空,这是大量灵石现世,灵光激荡形成。

    也就是说,这魔纹凶脉中的灵石矿脉蕴量的确十分惊人,现在正好又是有数量不菲的灵石开采出来。

    但是地母古经之中同时记载,魔纹凶脉之中,除了白色宝光和地火喷涌时发出的红光之外,其余任何异光,都是凶光,都是代表着不可预知的大凶大险。所有修士见到凶光,都是要尽快远离,否则十有八九要遭遇杀身之祸。

    “妈的,是禁忌凶光!一来就看到凶光,太倒霉了,难道天剑宗的修士,挖掘灵石的同时,挖出了什么不该挖的东西么?”绿袍老头也很快叫了起来,明显也是已经从地母古经之中看到了相关记载。

    “兔子兄弟,我们要不赶紧离开这里吧,这地方太可怕了。”李写意现在的伤势已经几乎全部恢复,除了容颜苍老之外,已经至少有了数十年寿元,但是他自认为自己是“兔子”之后,同时也是变得十分的胆小,现在魏索停顿下来,他是忍不住害怕的说道。

    “没关系,我们距离还很远,那里面很多坏人,要有事也是他们第一个挡着。”魏索眼光闪动了一下,安慰李写意道。

    此刻他既然已经来到此处,自然不会是为了这一道凶光而轻易退却。

    “嗡!”

    突然之间,似乎就在魔纹凶脉的中心地带,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轰鸣声,魏索等人所在位置下方的地面都好像抖动了一下。与此同时,魔纹凶脉上方的冲天血光,突然红光耀眼,形成了一片片血红色的潮汐,沿着天空快速扩散席卷而出。

    血红色潮汐一直扩散了了一千里不止,一直到他们所在的前方数百里才停止。其中的白色宝光和那团紫红色凶光全部已经消失。而血红色潮汐之中似乎还有许多灰黑色的小影子飞腾,好像是什么生物。

    “这到底又有什么古怪!”

    绿袍老头脸色大变的叫了一声,又死命的看起地母古经,但是地母古经之中却只是淡然一笔,血光如潮,大凶之兆。

    “大凶!妈的,我几万年都没看到大胸了!居然现在一来这种地方,就看到大凶!”绿袍老头顿时又是气得大叫。

    魏索的眉头也是猛的一跳。

    这之前他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魔纹凶脉上方的天空,刚刚这一声沉闷的轰鸣声发出的同时,他感觉好像有一件东西大量抽引元气一般,先是将整个魔纹凶脉上方的天空都弄得一暗,然后又好像散发强大威能,记得血光形成了红潮。

    血光形成的潮汐又飞快退却,其中竟然是有一物激射出来,掉落下来。

    “我干,这又是什么!一条手臂…还是新鲜的?一条手臂都飞出了这么远?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绿袍老头看清那件东西,差点浑身一抖昏死过去。红色血光之中激射出的一物,竟然是一条修士的断臂,而且鲜血淋淋,明显是刚刚断裂不久。

    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已经恐怖诡异得不行,到处都是灰黑色,弥漫着难言的窒息气息,地下又是近乎寸草不生,这个时候再见到凭空掉下一截断臂,绿袍老头自然是吓得不行了。

    “小子,你要做什么!”

    但是绿袍老头一声惊叫还没有叫完,更是让他吓得半死的是,魏索此刻居然御使着凤鳞青鹰,不退反进,猛的朝着右侧前方激射而出。

    “噗!”

    与此同时,魏索猛的伸手,青黑色的玄煞阴气从他手中狂涌而出,瞬间就激射出了不知多少丈。

    “妈的,什么鬼东西你都卷…”

    绿袍老头忍不住跳了起来,因为他直到玄煞阴气卷回来之时,才看到其中卷了一团东西。

    “是生物…是修士?!”

    玄煞阴气之中,居然是一团有些泛红的身影,绿袍老头几乎都吓得麻木了,但是直到卷到眼前之时,绿袍老头却是看清楚,被魏索卷过来的,却是一名身上鲜血淋漓的修士。

    这名修士看上去四十余岁的年纪,面相忠厚,原本身穿一件麻色的法衣,现在几乎被鲜血染成红色,没有任何声息。

    “这个家伙还活着?”

    绿袍老头定了定神,憋出了一句话来。因为他看到魏索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将血晶石取了出来,沁出了一滴药液,用真元化开,包裹在了被他卷来的这名修士身上。

    “是魔纹凶脉之中发生了激烈的斗法?这名修士和方才的修士残肢,是被激荡的威能抛飞出来的?随着激荡的元气抛飞一两千里…这斗法的威能,也太过庞大了吧?”绿袍老头定了定神之后恢复了思考的能力,而一想到此点,绿袍老头却是又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啊…!”

    被魏索卷到身前的麻衣中年修士突然身体一震,发出了一声似乎做了噩梦般的声音。

    魏索伸手一点,却是一颗丹药直接弹入了他的口中,真元一送,咕噜一声,直接让这名修士叫出了半截声就吞了下去。

    “我这是在哪里…我已经死了么?”麻衣中年修士身体又是猛的一僵,好大一会之后,才惊恐茫然的说道,一副还根本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

    他的头发、额头、眼角上也都是鲜血,有些鲜血是他头上一些细小伤口中流出,有些却似乎是别人的鲜血。

    “你没有死,我们是正好路过的修士,看到你被从魔纹凶脉中抛飞了出来,将你救了下来,你是天剑宗的修士么?”魏索不动声色的看着此名魂都好像不在自己身上的修士说道。

    这名修士外表看上去有些凄惨,但都是一些被细小之物冲击出来的伤口,体内却是并无太大损伤,只是失血过多,否则魏索就算不动用血晶石,也能救他。

    “我没有死,被你们救下….我已经不在魔纹凶脉之中了?”这名修士转过了头,看了一眼身后血光冲天的地方,才彻底的回过神来一般,满眼都是惊恐和不可置信的神色,有些语无伦次,“我不是天剑宗的修士…你们怎么会来到此处?”

    “你不是天剑宗的修士?你怎么会从里面被抛飞出如此惊人的距离。魔纹凶脉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魏索没有回答此名麻衣修士的话,而是直接这么反问道。这名麻衣修士只有周天五重的修为,对他没有任何的威胁。而此刻他放眼望去,魔纹凶脉所在的方位似乎又是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只是周遭的气息之中,隐隐的带了一丝血腥气。

    “魔纹凶脉,你知道魔纹凶脉,应该也是懂得观脉之法。在下名为孟余,原本是天玄大陆中部甲元城明家商行的一名探脉师,后来被一名天剑宗的长老偷偷掳来此处,帮他们探脉采矿。你们也是探脉师么?难道是正好探到此处….我身上有天剑宗的禁制天剑阴纹,说不定天剑宗的修士会很快赶来,你们快些离开吧,要是被天剑宗的修士遇到,肯定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这名面相忠厚,脸孔四四方方,嘴唇宽厚的麻衣中年修士依旧惊魂未定,但却略微回过神来之后,却是先没有回答魏索的话,只是十分焦急的连连说道。

    “无妨。”听到麻衣中年修士这么说,魏索却是也先不追问里面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直接神识放开,朝着这名麻衣修士压了一压。

    麻衣修士的身体顿时猛的一震,随即脸上现出了震骇的神色。就这一下,这名麻衣修士也反应过来,魏索是一名修为惊人的金丹大修士。

    “我保你离开应该不成问题。你不要心急,先告诉我,这里面天剑宗有多少修士,其中有多少金丹大修士,有金丹五重、甚至神玄境的修士在此坐镇么?里面和你一样,不属于天剑宗的修士又有多少?”魏索声音平静的问道。

    “天剑宗一共有至少一千名修士在此处。我们经常见得到的金丹大修士有三名,不对…加上刚才那名,有四名。具体我不知道有没有金丹五重以上的修士在此坐镇,但是方才那名金丹大修士的修为,十分惊人,完全不是一般金丹修士所能比拟。”这名名为孟余的修士马上不停的说道,“里面不属于天剑宗的修士大约至少有一千五百名以上。”

    “刚才那名是什么意思?是方才施法的修士么?里面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魏索眼光闪动,问道。

    “东侧一条地裂中的灵石矿脉之中,似乎随着灵石挖出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据说一队六七十名前去围杀的天剑宗修士全部被灭杀了。我们正好在那条矿脉旁边的一条地裂之中,听到有异常斗法声,我们便都赶了出来…我们出来之后,只是听说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那条地裂之中,后来我们还没来得及跑远,就看到那条地裂之中好像有一条紫光,随后有一名黑衣大修士就从天空中落下,手上有一件青色转轮状的法宝,朝着那条紫光镇压而下。那名黑衣大修士身上的气息令人窒息,神威滔天。他手中的那件青色转轮,好像把天地都要吞噬进去,然后我只觉得到处都是强大的威能,之后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