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七百章 难言古经
    天穹外的蛮荒荒原,无边无垠,广阔得令人根本无法想象。

    修士所能探知,经常到达的区域,也不过天穹外整个蛮荒荒原的十之一二,这上万年来,陨落在其中的金丹期大修士,甚至神玄大能,也不知道有多少。

    许多惊天修士,神玄大能,随着身上的至宝一起湮灭其中,数万年之间,又不知道有多少大修士,在蛮荒之中建有洞府,再加上远古修士的遗迹,蛮荒中的矿源、灵药,整个无尽蛮荒荒原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宝物。

    但是这些宝物分散在这广阔得令人无法想象的区域之中,就像海中的一颗细沙一样,只有莫大的机缘才可以得到。而且这无尽蛮荒之中,又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异兽,甚至是其它修士根本未知的诡异之物。横渡蛮荒,任何修士要是听到,都会觉得非常小可。

    魏索也是不敢有任何轻慢,在和陈姓修士等人分手之后,便又重新将凤鳞青鹰放了出来,利用凤鳞青鹰赶路,然后将手头上的八颗金丹,也全部炼制成了绝灭金丹。

    一路上,李写意继续不停的吟咏背诵列缺残月经文,而魏索一手手持一片记事青符,一手手持那片龟壳状的绿色玉石,一边随时记下李写意背诵出来,确定无误的残句,一边研究地母古经。

    “各气汇于形,谓之脉…各脉存于天地,与人合…。”

    魏索越看地母古经的记载,眼中就越为流动异彩,心中就越为惊讶。

    这部古经之中的内容十分繁杂,足足记录了数万篇的图录,每篇图录上面,还有详细的文字注解。

    其中大多数的记载,都是记录何种地貌之下,可能会有何种的矿源,何种地貌,会蕴生灵物,何种地貌,会诸多诡异,十分凶险。但是其中有一篇如同总纲般的文字,却是又有记录天人感应,说修者体内的脉络,可以感应地脉,连通地气,人地合一。

    “鸟兽鱼虫,日月星辰,皆是有形…鹰翔蛇行、水涨潮落、皆是有迹…万物枯荣、阴阳变化、内外相形…。”

    总纲般的文字,总共有七百多字,其中有些粗浅,有些却是玄奥难言,一时根本无法揣摩其中的意思。

    “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观脉古经!”

    连续看了这片篇总纲般的文字过后,让魏索对于这部地母古经的感观完全不同。

    若是换了一般人,可能不会有他这样的感觉,但是魏索却是懂得海仙宗的地变真诀,海仙宗祖师海仙子所创的地变真诀,便是一种独特的贯通地气之法,使得施展土元术法,可以凭空提高三成威力。这也是当时轩辕老祖在同级的修士之中,几乎没有对手的原因。

    魏索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厉害的土元术法,但是他凝丹之时,却是也施展过此门诀法,当时施展这门诀法之时,魏索是感觉到了自己好像和地下的一些地脉,连接在了一起,从地下抽引到了不少元气。

    眼下这门地母古经的总纲,便是给魏索一种,就是要告诉修士如何感应沟通地脉的感觉。这不仅仅是普通的观脉,勘探,观察地貌、研究矿脉走向之术,而是一门大道!

    这给魏索的感觉,似乎根本就是一篇完整的、极其玄奥庞大,而且品阶绝对是十分惊人的术法!

    因为轩辕老祖传给魏索的地变真诀,只是能够感应有限的几条地脉。而这片古经,这片总纲,却是要教人将体内的每一条脉络和地脉一一对应,沟通无数地脉!

    “难道是要领悟了这每一副图录、经文,感悟得清楚这其中记载的每一副图录的地脉走向,存乎于心,才能彻底领悟这总纲的意思?最终领悟这篇术法?这整个一部古经,这么多篇图录,这么多浩瀚的记载和文字,才汇聚成了一篇术法?这如果真是一篇术法,这种术法是什么品阶?”

    魏索越看这地母古经,越是觉得不像是一般的观脉古经,而是一篇完整的修行术法。

    “老头,你对观脉经文有没有什么了解,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关地母古经的记载?”这种感觉让魏索忍不住召出了绿袍老头,问道。

    “这片东西里面记载的东西这么繁杂!这么多惊人的图录!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观脉古经!”绿袍老头只是看了一下龟壳状绿色玉石其中的内容,便顿时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

    “怎么说?”魏索马上问道。本来绿袍老头对稀奇的东西也都是十分的好奇,但是陈姓修士将这片东西给他之后,绿袍老头却是根本没有太大的兴趣,再加上现在绿袍老头的反应,更是让他觉得这篇地母古经非比寻常。

    “一般的观脉古经,只是观貌之术,哪里有可能有这么惊人的记载!我以前也见过几篇观脉经文,完全不同…就算涉及下方矿脉,也只是标明矿脉之中何种地方可能蕴含矿石最多,哪里像这篇古经一样,整条地脉,从头到尾,细致末梢都有记载。这简直就像将整条地脉都挖掘处来,从中剖开成了两半。谁有这么无聊,谁有这样的能耐!谁能将这么多地貌地脉都弄得如此清楚?就算是以一个宗门,十代修士之力,都根本做不到如此,这篇东西,除非是旷古数十代的传承,要么就是什么惊世的大能遗留….这篇东西,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绿袍老头也是越看越为震惊。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地母古经?”魏索再次问了这一句。

    “没有。”绿袍老头摇了摇头,解释道:“上古修道界中,曾有不少精通探脉之术的宗门,但是这些宗门大多都在天穹外的蛮荒荒野之中,专以探取、挖掘各种矿石为生,这群修士十分隐秘,行踪难测,便是在上古修道界中,也没有多少人了解。”

    “这篇东西,应该是远在我那个时代之前,甚至是远古遗留下来。这片东西,也应该只是后人用以记载而制成。”看了一眼魏索手中的龟壳状绿色玉石之后,绿袍老头又肯定的说道。

    “这是后人制成的?”魏索眼中惊讶的光芒一闪,因为他手中的这块绿色玉石,很明显给他的感觉也是十分沧桑。

    “皮壳…皮丘…荒弃…这篇古经中形容地貌的许多字眼,都是远古修道界中的说法,上古修道界中,已经都不用到。”绿袍老头看着魏索点了点头,“这篇东西,应该是后人翻译远古经文,流传下来。想不到那个陈姓修士的手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一篇古经。”

    “看来这篇东西,的确很有可能上古,甚至远古大贤遗留下来的修行术法。如果真是,这篇术法的品阶和神妙,肯定远远超过海仙宗的地变真诀。”听到绿袍老头的这么多解释,魏索不由得有些激动。

    “要是能够得到一个天剑宗这样的超级大宗门的藏经之所,那该多好。”

    魏索马上决定,沿途要好好参悟这篇地母古经,同时他的心中也升腾起这样的念头。

    现在他身上不知明的惊人之物是越来越多,让他越来越觉的见识的重要。虽然有绿袍老头这样的超级老古董,他的见识已经远远超过了绝大多数修士,但是身上不明宝物越多,他就越来越觉得见识的重要。大宗门,超级大宗门的弟子,一开始就高高在上,不是一般修士所能比拟,除了他们可以得到一般修士不能拥有的修炼资源之外,能够拥有超过一般修士的见识,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魏索在东荒宗的藏经之所,也是增长了许多见识,知道了许多原先不知道的东西,但是东荒宗这样的宗门,和数千年积累的超级大宗门根本无法相比。

    超级大宗门典藏的典籍,肯定记录了许多浩如云海的惊人见识。

    如果能够彻底见到一个超级大宗门的所有典藏记载,说不定魏索就会发现手头上许多不明之物的用途。

    ……

    “这是鬼哭海…下方有无尽黄沙地脉,很可能蕴含黄云晶。”

    “这是血獠尾,下方可能有赤血精矿脉….。”

    “这是天魔秃地貌….是大不祥之地,要尽量避开,不可从周围百里范围穿过…。”

    魏索一边参悟地母古经,一边横渡荒原,朝着无尽蛮荒深处的魔纹凶脉所在的方位穿行。

    随着他的行进,无尽蛮荒越来越为荒芜,越来越没有修士活动的迹象,没有人烟,荒古气息越来约为浓厚。一路前行,好像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和李写意,唯有他和李写意与天地同存。一路上,他穿越了大片大片高达数百丈的参天古木的巨林,穿过了上千里的巨大泽地,穿过了高达数千丈,根本看不到尽头的难以想象的巨山…沿途他还看到了许多地母古经上记载的地貌,有发出鬼哭之声,连绵数万里,不长任何树木的黄沙沙漠,有整个山脉上长满血红树木,如同一条狼尾外观的山脉,灰色雾气笼罩,顶部光秃秃,秃头一般的怪山。

    一路上,魏索还见到了许多古老的,难以想象的建筑物,其中有些建筑物,像是彻底废弃的山门,有些建筑物,却又是根本没有什么符文,只是普通凡人的聚集地。在有一处山谷之中,魏索甚至见到了一座锥形的古殿,通体用黄石堆成,完全没有任何的符文和灵气,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历。

    日出日落,天地浩渺,李写意又是不断背诵经文,魏索几乎是一人独行,一人在天地之中行走,眼见无数难以想象的地貌、古迹,再加上不断参悟地母古经,这对于魏索,也是一种不可言明的难得历练。他身上的气度和气息,也似乎随之有了许多改变。

    在荒原之中横渡了不知道多少日之后,魏索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一片惊人辽阔的荒古大湖。

    这片大湖的边缘,有一座巨山,外貌如同一个老妪。这个似乎万古都没有人来过的大湖,便是天母泽!

    此处地方,已经距离魔纹凶脉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