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一截古香

第六百九十八章 一截古香

    片刻之后,黑色的流光就已经飞到了魏索等人头顶上方的不远处。

    这条黑色遁光却是一件黑色独木舟外形的法器,上面站着一共四名修士。

    魏索的目力要远高于一般修士,在这四名修士还没有看清楚他的时候,他已经仔细打量起了这四名修士起来。

    只见这四名修士是三男一女,一名老者、一名中年男子和以及一对相貌年轻的男女。

    老者脸孔狭长,留着一缕山羊胡子,身上一件青色皮袍上嵌着二十余颗明黄色的椭圆形宝石,看上去十分奇特。中年男子的五官十分端正,但是两眼充满煞气,显得十分凶恶,其身上是披着一件赤红色的法袍,左右胸口都是两个三脚蟾蜍的图纹。一对相貌年轻的男女之中,男的是身穿一件紫色道袍,头戴一个白玉冠,肤色白净,而女的则是身穿一件翠绿色的法衣,手持一根银色长箫,眉心之中贴着一朵梅花状的花黄,头上插着金步摇,脸蛋偏圆,容貌倒是也十分艳丽。

    此刻这四名修士脸上的神色都是有些惊疑不定。

    等再飞掠近了数百丈,这四名修士却是也看到了魏索和李写意等人。

    “你们是什么人?”这四名修士做事却是也十分谨慎,看到白发苍苍的陆姓修士一群人全部聚集在魏索和李写意的身后,再看清魏索和李写意好像气势不凡的样子,这四名修士却是也并没有立刻发难,互相望了一眼之后,那名脸孔下狭长,留着一缕山羊胡子的老者首先出声问道。

    “我们不是什么人,我们是兔子。”魏索还没开口回答,一直痴痴傻傻,之前还在低声默背经文的李写意却是反而直接回答了这么一句。

    “兔子?”李写意这句话一出口,别说是这四名龙琼宗的修士,就连魏索身后的这一批修士都是愣了一愣。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写意的面容十分苍老,相貌和以前截然不同,而且其身上灵气现在被魏索用法器吸纳,所以这四名修士也根本看不出他的身份,愣了一愣之后,四名修士之中,唯一的那名女修皱了皱眉头,看着李写意说道。

    “没什么意思…你们是兔子么?”李写意认真的看着这名女修问道。

    似乎是因为之前魏索身边的女修比较多,而且韩薇薇和姬雅等人都是十分漂亮,所以他对漂亮的女修似乎有些好感,觉得漂亮女修有可能就是兔子。

    “你!你才是兔子!”这名龙琼宗的女修以为李写意是在故意骂人,顿时气得叫了起来。

    “对啊,我是兔子啊。”李写意有些不理解的看着这名女修。

    “你!”女修气得脸都红了。

    “师妹,不用生气,此人好像是个傻子。”女修身旁身穿紫色道袍的年轻男修提醒女修道。

    “你才是傻子,我是兔子。”李写意的耳朵尖,听到了,瞪着眼睛看着年轻男修怒道。

    “就算你是兔子,等下可能也要变成死人了。”年轻男修冷哼了一声,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魏索,“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身上的禁制,是你们下的?是你们说让他们要采集满千金金刚精矿石,才放过他们的吧?”魏索没有回答此名年轻男修的话,却是反问道。

    “怎么,听你的意思,你是想帮他们出头了?”年轻男修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不要鲁莽。”四名修士中的老者最为谨慎,对着年轻男修低喝了一声,随后对着魏索抱了抱拳,道:“在下龙琼宗长老张若离。不知阁下是哪个宗门的修士。”

    “我不想说什么废话。凭你们的所为,我就算将你们全部灭杀,你们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你们将身上的纳宝囊和法器全部留下,我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离开。”魏索依旧没有回答这名名为张若离的龙琼宗长老的话,冷冷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这次却是年轻女修第一个忍不住叫了起来,“这么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霸气真人魏索么?”

    “我干…。”绿袍老头忍不住在魏索的耳中叫了一声,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年轻女修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魏索也是微微的一怔,旋即他淡然的看了一眼这名女修,“怎么,如果我是魏索的话,你们就会乖乖听话,若我不是的话,你们就不听么?”

    “那是当然。”这名年轻女修鄙夷的看着魏索道:“你想要我们将身上的纳宝囊和法器全部留下,那至少也要拿出让我们听话的神通出来。”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魏索呢?”魏索看着这名女修,淡淡的说道。

    “你要是魏索,那我就是水灵儿了。”年轻女修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鄙夷的笑得花枝乱颤。

    “好贱…”绿袍老头顿时忍不住叫了起来,“小子,水灵儿可是你的道侣,她居然敢自称你的道侣,就是自己要送给你…要不你就把她办了吧…正好给我看看。”

    “那好,我告诉你,我只是一名普通散修,没有什么身份。但就是想为他们出头。”魏索不理会绿袍老头的话,看着这名年轻女修,道:“那你们现在要准备怎么做?”

    “只是一名普通散修,也这么大口气,害得我们在夜晚冒着危险在天穹外荒原赶路,自然是将你们杀死,让他们继续帮我们采集精金。”女修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去,对着身旁的张若离道:“张长老,我看此人也不像是什么宗门修士,也的确就只是一名散修。”

    “口气这么大,肯定有所依仗,不要鲁莽。”张若离老谋深算,传音了这么一句,又看着魏索,朗声说道,“这位道友,我看你也气宇非凡,我们何不交个朋友,何必为了这些低阶散修伤了和气。”

    “我方才已经说过了,留下你们的纳宝囊和法器,我给你们一条生路。”魏索根本没有什么废话,平静的说道。

    “太狂妄了!张长老,不要和此人废话了,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杀不了他么?”年轻女修看着魏索,冷笑连连。

    “看在你个女人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再告诉你一次,我就是魏索。”魏索看了这名年轻女修一眼,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

    年轻女修狠辣的一声冷笑,直接伸手一点,一道青色圆盘状的光华,朝着魏索激射而来。与此同时,张若离等另外三名龙琼宗修士身前也是光华闪烁,纷纷祭出各自的法宝。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魏索站在原地,只是伸手一点,“啪”,一道暗金色剑气直接就将青色圆盘状光华打得粉碎,在年轻女修瞬间凝固的目光之中,直接冲击到年轻女修的身上,直接就将这名年轻女修斩成两段,瞬间秒杀。

    “小子,你太没人性了!”绿袍老头郁闷至极的叫道:“这是名女修…你要杀也至少先奸后杀,让我看看再说。”

    “啊!”

    与此同时,张若离等另外三名龙琼宗修士看到年轻女修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就被秒杀,顿时尖叫出声。

    “你!”惊叫声中,身披赤红色法衣的中年修士,双手各自化出一条红光,朝着魏索击来。

    “嗤!”但是爆响声中,又是一道庞大的暗金色剑光,直接就将这名中年修士激发的红光打得粉碎,随后毫无停留的斩杀在了这名中年修士的身上。这名修士身上法衣冒出的赤红色灵光才刚刚闪现,就直接如同一层纸一般被斩破,身体也直接被斩成两段。

    “轰!”

    与此同时,一团金黄两色的光华从魏索的身前浮现而出,带着如同巨山碾压一般的气势,从魏索的身前涌出,将张若离和另外一名年轻修士激发的一道灰色光华和一道绿色光华打得粉碎。

    这团金黄两色的光华,正是魏索的门板飞剑,因为这柄飞剑的材质和法阵有利于魏索形成金灵根,所以他也是时时拿出来使用。

    “你妹哟飞剑!”

    “你真是霸气真人魏索!”

    “天哪,他真是击杀了林太虚和玄风门老古董的霸气真人魏索!”

    一看到魏索祭出这柄门板飞剑,张若离和剩余这名年轻修士却都是浑身巨震,发出了不可置信般的惊呼。

    “啪!”

    但是他们的惊呼声才刚刚发出,门板飞剑已经压到他们的身上,只是轻轻的一拍,这两名修士身上的骨骼就全部碎裂,直接就像拍苍蝇一样,被从空中拍了下来,瞬间就被灭杀。

    “一个照面就被灭杀….四名分念境四重五重的修士,都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他竟然是真的杀死了林太虚和玄风门的老古董…。”

    而听到张若离和另外这名年轻修士临死前的惊呼,魏索身后的这批修士也都是震骇异常,几乎连呼吸都要停顿。

    “看来林太虚等人被灭杀的消息已经彻底传开,只是这些人只是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具体的情形,否则他们知道李写意已疯,被我救下,方才恐怕看到我们时,就不会是这样的反应了。”魏索没有什么停留,神识一扫,伸手一抓,将这四名修士尸身身上的纳宝囊全部抓到了手中。

    “这是什么东西?”

    龙琼宗并不算是什么大宗门,这四名修士和先前他灭杀的那些老古董级的人物相差不知道有多少倍的距离,他们身上的东西,魏索也并没有什么期待,其中三个纳宝囊中的东西,也的确是平淡无奇,但是另外一个纳宝囊中的一件东西,却是让他吃了一惊,瞬间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一截三寸来长的琥珀色古香,细细的,外观和普通香炉中点的香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截古香给人的第一感觉,却是极其的久远,而且上面散发着一股极其玄奥强大的气息,就连魏索看着这一小截古香,都甚至有种和这截古香相比,十分渺小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