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为人出头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为人出头

    “陈叔,后来你有没有再去那处魔纹凶脉探过?”魏索想了想之后问道。

    陈姓修士点了点头,“我自然也想知道天剑宗在那处魔纹凶脉处最后到底如何了,所以在数年之前收集了数件用于隐匿的法器,去探了一次。但是那处魔纹凶脉方圆数千里的范围之内,已经全部被天剑宗封锁。我在外围潜伏了许多天,发觉里面有些时候很多地方光华冲天,似是在大规模发掘,里面的修士数量似乎非常之多。而且我在数日夜晚,还看到只有大量灵石出土时才会形成的宝光。看来后来不管如何,天剑宗都至少在那处魔纹凶脉之中找到了蕴含大量灵石的灵石矿脉,很多修士驻扎,日夜开采。我在那里停留了许多日,发现时不时有小队天剑宗修士从那处凶脉区域中飞掠出来,匆匆赶路,其中很多人身上都有不少纳宝囊,应该是负责运送其中采集到的灵石回天剑宗。但至于里面具体到底什么样的情景,因为我修为低微,也是不敢靠近,不得而知。”

    “天剑宗也有神玄大能,小子,以你的修为,打上天剑宗山门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天剑宗位于天玄大陆中西纵深处,你就算在那大闹一场,占了大便宜,也不可能脱身得了,玄风门和真武宗都会参与围杀,不过这处魔纹凶脉倒是位置正好。位于蛮荒深处,正好可以顺便探一下北邙遗迹,将天剑宗的这处灵石矿脉弄掉之后,正好也可以横渡蛮荒,赶往云灵大陆。”绿袍老头的声音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魏索没有出声,他的心里也正是这么打算。

    魔纹凶矿之中有大量灵石出土时才会形成的宝光,说明这处地方的灵石蕴量十分惊人,就算现在不足以和天剑宗正面为敌,毁掉天剑宗的这处灵石矿脉的话,也相当于断绝了天剑宗一处极其重要的资源来源,对天剑宗也是沉重的打击。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魏索一直想去自己父母的陨落之地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他知道自己就算再强的神通,也已经无法改变他父母陨落的这个结果,但是他至少想要看看,自己的父母是陨落在了哪里。

    “对了,陈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采集金刚精矿石?”蓦的,魏索又想到了此点,忍不住问道。

    方才那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告诉他,一共有十六名修士在这条金刚精贫矿之中找寻金刚精矿石,但是此刻加上这名陈姓修士,露头的也只不过七名修士而已。这剩余九名修士没有露头,就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剩余的九名修士的修为也不怎么样,否则就算深入矿脉再深,方才魏索的气息和一道术法震动天地,只要是分念境三四重以上的修士,就肯定会感觉得到,也应该会出来了。

    连分念境三四重以上的修士都没有,这一群人就敢在此采集金刚精矿石,这本身就已经有点不太对劲,再加上联想到之前这么多修士都为这名陈姓修士求情的样子,魏索就觉得越发古怪了。

    “他们也是和我们当年一样,被人逼迫在此采集金刚精矿石。”陈姓修士苦笑了一声。

    “是怎么回事?”魏索的眉头一跳。他是最低阶的小散修出身,本来就是最为看不惯董青衣和许千幻此类高高在上,不把一般修士放在眼中的仗势欺人的人物。尤其是他父母所遭遇的事,更是让他对此类事深恶痛绝。

    “这位陆七道友也是懂一些探脉之术。”陈姓修士点了点一旁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本来是古洞城一家商行中供职的散修,之前兽潮来袭之时,躲避到诸基城附近,结果遭遇到龙琼宗的数名修士,那数名修士在他们身上种下了禁制,令他们要在一月之内采集满千斤金刚精矿石,才放他们离开。我也是正好路过,遇到他们,才再这里停留,用我所会的一些探脉之术,帮助他们采集金刚精矿石。”

    “龙琼宗,这是什么宗门?”魏索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其余的几名修士,问道。

    “是玉琼城中的一个中型宗门,没有金丹修士的存在,但是逼迫他们的那几名修士都是龙琼宗的长老,都是分念境四重五重的修为,加上我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也只能尽我所能,看看能否帮他们采集到足够数量的金刚精矿石。”陈姓修士苦笑道。

    “我看就算你帮他们采集到了足够的金刚精矿石,这些龙琼宗的修士也未必会放过他们,说不定接着又会逼他们做其它的事。”魏索的眼神中带着隐怒,“这种连金丹期修士都没有的宗门,竟然也敢做这样的事。”

    “修道界一向都是如此,修为高的,压修为低的,有背景的压没有背景的。”陈姓修士看着魏索道:“天玄大陆北部被兽潮席卷之前,诸城完备,诸多宗门牵制,大多数宗门还不敢乱来,但是现在彻底混乱,却是根本没有人管了。”

    “天穹都要彻底崩裂,修士和妖兽的地位就要发生彻底的对换,修士之间却是还要相互欺压,争斗。”

    魏索的脑海中首先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但是随即他也是默然的摇了摇头。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这种情况是不可能改变的。而这也正是他之所以不愿意将天穹寿元将尽的消息彻底传播出去的原因。因为若是这个消息传播出去,得利的肯定是大宗门。那些超级大宗门,肯定是要拼命的收刮资源,大鱼吃小鱼,拼命保证自己的安全,大难临近,这些宗门做有些事起来反而是更无平时的顾忌,寻常的修士不会得到任何的好处,整个修道界反而有可能在天穹彻底崩裂之前就乱了起来。

    “龙琼宗的人在你们的身上布下了什么样的禁制?那些龙琼宗的人现在何处?”暗自摇了摇头之后,魏索接着问道。

    “他们就在距离此处一千余里的一座‘蚀运脉’之中。”白发苍苍的陆姓老者答道:“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我们的身上下了什么禁制,只觉得胸口内里有一团元气波动。他们警告我们不可用真元去触动那股元气,否则他们会马上察觉。而且我们谁要是触动了那股元气,要是将之消弭,令他们赶来的话,他们就会直接杀死消弭了那股元气的人。”

    “按我估计,是气机引一类的禁制。这类禁制只能在方圆两千里之内有效,所以他们停留的地方距离此处并不太远。但是如果中了此种禁制的修士,冲开这禁制不难,但是冲开禁制之后,在接下来的数个时辰之内,还是会被他们感觉到方位。”陈姓修士似乎对各种禁制有些了解,看着魏索解释道。

    “你们试着冲开这禁制吧,还有你们的其他同伴,你们也找他们出来,让他们也将这禁制冲开。”魏索对着白发苍苍的陆姓老者说了这么一句,接着问道:“什么叫做‘蚀运脉’?”

    白发苍苍的老人知道魏索要帮他们对付那龙琼宗的修士,十分的激动,连连深吸了数口气之后,才解释道:“这也是观脉典籍中的一种地貌。两条山脉呈八字形,山脉上又许多低矮小山头,如同一个个疙瘩,山脉上少有树木,这种地貌,据说是可以令停留在其中的修士带来霉运。一般的修士可能不相信此点,但是有研读观脉典籍,略同探脉之术的修士,却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般见到此类地貌,也是远远避开,不敢进入。因为这些龙琼宗的修士逼迫我等,所以我们虽然看出是那种地貌,他们选择停留其中,我们也是没有出言提醒。”

    “现在看来,这些观脉典籍上的许多记载,很可能真有其事。”说着,这名老人又是忍不住有些敬畏般的说了这么一句。因为很明显,魏索这样的神通和修为,接下来那些龙琼宗修士肯定就要倒大霉。

    天地玄妙,即便是传说中的真仙级大能,都根本无法了解全部奥秘,更不用说他们这种普通修士了。而地脉自古传说就是有关气运,也是根本不得而知其中奥妙,而对于探矿修士来说,每年陨落在各种地貌之中的就更多,所以此类修士,对天地脉相是更加的敬畏。

    “有大修士为我们出头…。”

    “他们停留在那处‘蚀运脉’之中,果然倒大霉了。”

    “我的禁制冲开了。”

    “….。”

    在白发苍苍的陆姓老人等人的千恩万谢之中,其余的修士,也都被从山体内里的矿脉深处被喊了出来。龙琼宗那几名修士在他们体内留下的禁制不难冲开,很快,这些修士体内的禁制都一个个冲开了。

    “他们来了…。”

    大约不到半炷香的时间过后,远处的天际之中,传来了破空之声,一条黑色的流光,朝着魏索等人所在的这处山脉,激射而来。

    魏索收敛了气息,静静的看着那条流光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