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九十六章 魔纹凶矿

第六百九十六章 魔纹凶矿

    “我们是受了天剑宗的蒙骗。”血晶石中的药液神效异常,陈姓修士身上的伤口几乎瞬间就愈合起来,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反而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之前他被魏索用玄煞阴气包裹,都是一动不动,丝毫也不反抗,而且脸上也没有什么痛苦的神色,显见他此刻的痛苦,并不是来自于身上的伤口,而是来自于回忆往事。

    “当初我和你父母,还有我们另外两名好友,都是略通观脉探矿之术,那次出天穹是想猎杀几头妖兽,并沿途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矿脉。但是那次却是正好遇到了几名天剑宗修士,那几名天剑宗修士看出了我们略通观脉探矿之术,便说要雇用我们帮他们探一条灵石矿脉。天剑宗权势滔天,我们遇到的那几名修士的修为都是远在我们之上,而且再加上他们又是给出了极其丰厚的报酬,所以我们也不敢违逆。”

    “但是我们跟着他们,到了他们所说的灵石矿脉所在之后,我们却是都发现,他们所要我们探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灵石矿脉,根本就是魔纹凶脉!而且那处地方,已经聚集了不少和我们一样的修士,他们根本就是想用人命去填,来探索那处凶脉!”

    “何为魔纹凶脉?”魏索静静的听着,听到此处,出声问道。

    “魔纹凶脉是一种独特的地貌。在数条山脉或者一片荒原之中,有数十条笔直交错的地裂深渊,从上方望下,就好像是魔王巨爪在地上抓出的裂痕一般。而且有些地裂都是接近到地底火脉,透出血般的红光。几乎所有有关探脉之术的典籍上都有记载,此种地貌下方,有极大可能有灵石矿脉,同时甚至会伴生其它矿脉,但是典籍上同时记载,此种地貌是远古天地崩裂之时就已经形成,年代极其久远,此种地貌之中,很有可能会有许多深渊妖兽聚集,甚至化生出恐怖魔物。所以此种地方,对于所有的探矿修士来说,都是极凶之地,基本上所有只要略微懂得观脉探矿之术的修士,见到此种地貌,都要心胆俱裂,赶紧逃离,因为按照典籍记载,就连这种地貌的外围都是极其的凶险,很多探矿修士陨落其中,而且诸多诡异,不是一般修士所能理解。”陈姓修士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色。

    “他们是明知道那里是魔纹凶脉,就是强令你们下去探。若是你们违抗,就直接灭杀么?”魏索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问道。

    “不错。当时我们来到那处地貌时,正值夜晚,看到其中血光冲天,我们一下看出是魔纹凶脉,发现不对时,天剑宗的修士已经彻底换了一副嘴脸,若是我们不进入这魔纹凶脉之中去探的话,便立即格杀。”陈姓修士浑身微微颤抖,咬牙说道。

    魏索没有说话,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天空。他的脸色平静,但是双手却是不可察觉的微微颤抖。

    上方的天空之中,明月皎洁,夜色如水。

    他可以感受到,当初自己的父母和陈姓修士等人到了那魔纹凶脉之前,看到夜色中冲天的血光时的惊恐与无助。

    现在他已经是金丹四重的惊天修为,拥有镇天法相,连林太虚和那么多名老古董级的大修士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却是也根本无法改变过去。任凭再大的神通,也是无法穿梭时空,改变过去,他也根本不能在自己的父母到那魔纹凶脉之前时,出现在那里,将那些天剑宗的修士全部击杀,救下自己的父母。

    现在他已经是这样的神通,但是他的父母,却是已经不在。

    “后来发生了什么?”默立了半响之后,魏索才低下了头,看着陈姓修士,继续问道。

    “我们被那些天剑宗的修士骗到那里之时,已经有些修士在他们的驱赶之下进入凶脉之中探过。已经确定有数条灵石矿脉的存在。”陈姓修士看着魏索道:“但是天剑宗的人,除了让有些修士继续探这些灵石矿脉之外,让我们后来被各种手段弄来的修士,却是探数条明显是远古灵气灵脉,但是已经明显彻底断裂、枯竭的灵气灵脉。要让我们设法彻底的弄清楚每条枯竭灵气灵脉的走向,弄清楚这些灵气灵脉通往何处。”

    “枯竭的灵气灵脉?难道天剑宗是想找找,是否有海仙宗那种灵气没有彻底散失的断裂灵脉?不对!弄清楚这些灵气灵脉的走向…也有可能是想要借此寻找某处远古宗门的遗迹!远古之时,灵脉一般都北宗门占据。尤其是数条灵脉在一起的话,不被宗门占据都难。大的灵脉,在远古就能催生出厉害的宗门。对了,他们说不定就是想直接通过这些枯竭灵脉,进入远古宗门的遗迹!”绿袍老头听到陈姓修士的话之后,连连出声,越来越激动,不仅叫了起来。

    “我们后来足有上百名略通探脉之术的修士,被一起赶入了魔纹凶脉之中,探询这些枯竭灵脉的走向。因为生怕相熟的修士在一起,弄出什么变故,天剑宗的修士,还将我和你父母以及我的另外两名好友都分开,和其他不认识的修士分在一起,五六人一组,进入魔纹凶脉之中探查。”此时陈姓修士接着说了下去,“之前在看到是魔纹凶脉之时,我们就已经觉得凶多吉少,都是各自交待了遗言。若是有人能够生还,其余的人有什么未了的事,生还者能够完成的,就一定帮他完成。你父母留下的遗言,便只是万一他们陨落,让我们不论如何都不要将此事告诉你。”

    魏索的面沉如水,但是双手却是又微微的颤抖,显见心中又是难以平静。

    此刻除了痴痴傻傻的李写意还弄不清楚状况,还在嘀咕着经文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经十分清楚,他的父母之所以留下这样的遗言,便是不想让魏索知道他们是因为天剑宗而陨落,便是生怕魏索得知之后,要向天剑宗寻仇而自寻死路。因为对于一般修士来说,天剑宗这样的超级大宗门,实在是太过高高在上。如同擎天巨山,根本无法撼动。

    “我们虽然分开,但是手上正好都有莲心绳法器,可以感知我们当时那几名好友的生死。魔纹凶脉之中诡异绝伦,后来我和几名修士进入之后不久,北侧的地脉之中,就出现了大的震动,方圆上百里的一片地方都全部崩塌了。我手上的莲心绳全部燃烧化灰,除了我之外,你父母和另外两名好友全部陨落。后来我们几名修士在一条枯竭灵脉之中,遇到了一头不知名的魔物,被那头魔物追杀,其余的修士也都全部死光了,只有我和另外一名修士侥幸逃入了一条地缝之中,最后那名修士精通循脉之术,我是依仗那名修士,跟随着他,沿着一条玄铁精金矿脉,逃出了魔纹凶脉的区域,幸存了下来。”

    “后来我和那名廖姓的道友以为彻底安全,却是没有想到,天剑宗的那些修士,竟然是在我们的身上还偷偷下了禁制,我们逃脱出魔纹凶脉已经两千余里之后,还被一名天剑宗的修士追上。本来我和那位廖姓道友肯定也是要死于那名天剑宗修士的追杀之中,但不知道是我们命不该绝还是那名天剑宗修士的运气太差,竟然是正好引了一头厉害妖兽过来,那名天剑宗修士反而和那头妖兽拼了两败俱伤,被那头妖兽击成重伤,落在了我们手中。通过逼问那名天剑宗修士,我和那名廖姓道友得知我们是中了天剑宗的天剑阴纹,这种禁制要数年才会彻底消散,除了天剑宗的修士之外无人可解,而且只要和天剑宗修士距离在五千里之内,就会被感应得到。所以我和廖姓道友根本不敢在附近停留,一直远远逃遁到天玄大陆的西北,而且那数年之中,也都是停留在天穹外荒野之中,不敢轻易进城,后来廖道友也是在荒原之中陨落在了妖兽手中。”陈姓修士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魏索道:“后来那处魔纹凶脉根本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很可能当年那批被天剑宗以各种手段弄到那处地方去的探矿修士,就只剩下了我一人。”

    顿了顿之后,陈姓修士看着魏索道:“那次我回到灵岳城,便是想要打听一下你的消息,因为当初我们离开灵岳城时,你还年幼,我想着你可能未必还活着,就算活着,也未必还在灵岳城中,但是我没有想到,我还没打听到你的消息,刚在灵岳城不久,却是反而被你撞到,被你认了出来。我生怕你拼命追查当日之事,引来杀身之祸,所以索性离开,好让这件事根本无人可知。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现在会有如此的神通。”

    “陈叔,之前我对你有很大误会。多有不敬,请受我一拜。”听到此处,魏索对着陈姓修士行了一礼,以长辈相称。

    陈姓修士身体微晃,许久才眼神复杂的看着魏索说道,“你的形貌和你父亲十分相似…你现在这样的神通,若是你父母知道,必定也会极其自豪。”

    “陈叔,当初害死我父母的那几名天剑宗修士的名号,你知道么?”魏索看着陈姓修士,问道。

    “我只记得其中一名。”陈姓修士犹豫了一下,却道:“贤侄,你若是真当我长辈的话,就看在我和你父母的交情上,听我一言,天剑宗势力太过庞大,而且如果我所知不错的话,天剑宗有一名名为皇普绝伦的老古董,早已冲击神玄成功,是神玄大能。以现在的情形,你还是不能冲动,不要和他们硬抗。”

    “天剑宗也有神玄大能?”魏索眼光一闪,道:“陈叔你请放心,我要报仇,自然会想个万全的法子,没有把握,我不会和天剑宗硬拼。”

    “如此就好。”陈姓修士大松了一口气,道:“我只记得当时其中一名天剑宗修士叫万剑三。”

    魏索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处魔纹凶脉是在何处?”

    “那处魔纹凶脉距离天穹极远,是在天玄大陆和云灵大陆之间的蛮荒荒原之中,附近有一条荒古大河。那条荒古大河和一个荒古大湖相连,那个大湖在有些古典之中也有记载,称为天母泽。”

    “天母泽?”听到此处,绿袍老头又是发出了一声惊呼。

    “恩?”而魏索的眉头也是不由得跳了一跳,陈姓修士所说的天玄大陆和云灵大陆之间,再加上天母泽这个名字,让他也马上记起,天母泽在他得自金府的祖堂玉符之中也有记载。按照那片玉符的记载,北邙遗址的东侧一万余里处,便是天母泽!

    也就是说,那处魔纹凶脉,距离北邙遗址也并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