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天都要变

第六百九十五章 天都要变

    一股股凛冽至极的杀机和庞大的威严,从魏索的身上狂涌而出,天地色变。

    魏索虽然不是像林太虚那种天生出生高贵的修士,虽然不像林太虚等人一样,天生带着那种高高在上的气息,但是他现在金丹四重的惊世修为,再加上已经有数量惊人的强者陨落在他的手中,尤其十二名惊天修士围杀他,反而被他反杀,此刻他心生杀意,身上散发出来的无上威势,反而比林太虚和玄风门那种老古董级的人物还要庞大,简直有如上古战神、传说中的神王降临人世。

    这股无上威势从魏索的身上震荡而出,除了李写意之外,在场的所有修士,都几乎全部控制不住身影,几乎全部要跌坐在地。

    “想不到你居然拥有了这样的神通。”这名陈姓灰袍中年修士也是不自觉的连退了两步,但是他的眼中除了震骇之外,却是又多了一种说不出的神色。

    “我不想听什么废话,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魏索现在的心志已经远非一般修士所能比拟,但是这件事,已经萦绕在他心头不知道多久,根本让他无法控制得住心神,心中根本无法平静。

    灰袍中年修士只不过是分念两重的修为,在魏索这样等级修士的威压之下,几乎连呼吸都根本无法呼吸,但是此刻听到魏索的这句话,这名灰袍中年修士却是摇了摇头,“我只能告诉你当年出了意外,你的父母陨落在了天穹之外,其余的事情,我无法告诉你。”

    “你是想试试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么!”魏索无边震怒,身上的元气,震荡得头顶上方的云气都是剧烈的波动,如同有上古魔神在咆哮。“说出当年的事,就算我父母是你杀死,我也可以给你个痛快。”

    “不错。”灰袍陈姓修士勉强点了点头,道:“我是为了一块炼器材料,将你父母杀死,你给我个痛快罢。”

    “轰!”

    魏索身上的气息狂涌,如同潮水一般震荡开来,周围的修士都是根本立足不稳,跌得七倒八歪。但是魏索手上的淡黄色烛火般的光华,却是一闪,泛出了些绿光。

    “你在说谎!”魏索更加的震怒,“直到此时,你还不说实话?”

    陈姓中年修士被魏索的神识威压压得几乎连施法都做不到,但是此刻他却是反而闭上了眼睛,一副已经无视生死的样子,也不再说话。

    “既然如此,那你不要怪我辣手无情!”魏索几乎丧失了理智,伸手一抓,就直接先用玄煞阴气将这名陈姓修士定在了空中,凛冽的玄煞阴气,马上冻的这名陈姓修士身上的肌肤都出现了龟裂,布满了寒霜。

    “前辈息怒!”眼见此幕,一侧白发苍苍的老人首先对着魏索跪倒在地,额头及地,连声说道:“陈道友他不可能是坏人,他不肯说当日情形,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请前辈手下留情!”

    其他几名修士也都马上纷纷跪倒,道:“前辈手下留情,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陈道友不可能是见利忘义之徒。”

    “前辈,在下可用性命担保,陈前辈他不可能做出对不起至亲朋友的事。”一名年轻修士更是用力的磕头,额头都磕出了血。他们此刻都十分清楚,以自己的修为,根本无法和魏索抗衡,以魏索的修为,随手一道术法,就可以将他们抹杀。

    “他不是见利忘义之徒,难道我父母是见利忘义之徒么?我可是记得,我父母和你是生死之交。”这些修士的求情,却是反而让魏索的心中更是恼怒。

    “你父母自然不是见利忘义之徒。”之前毫不抵抗,也不出声的陈姓修士,听到魏索的这句话,却是张开了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前辈,手下留情啊。陈道友为了我等,不计任何报酬在此处帮我们。我们决计不相信他会是什么恶人。”白发苍苍的老人的额头也是磕出了血来。

    “小子,你冷静一些,这其中似乎有什么隐情,不要弄死了他,否则你可能真的没办法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此时,绿袍老头的声音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难道真有什么隐情?”魏索略微冷静了些,收回了玄煞阴气,将陈姓修士放了下来。

    放下来这名陈姓修士的同时,魏索的脑海中又想到自己当年在灵岳城追这名修士的时候,这名修士丢给了自己一个包裹,其中有不少修士有用的东西。

    “难道我父母和你,当年是惹上了厉害的对头?你是怕我知道消息之后,铁了心要报仇,所以才不肯告诉我当年的事实真相?”魏索的心中一闪,突然想到了这点,直接出口道。

    陈姓修士依旧没有出声,只是紧闭双目等死的样子,但是魏索的这句话出口的同时,魏索的神识却明显感觉到这名陈姓修士忍不住震颤了一下。

    “难道果真如此?”魏索心中的激怒突然彻底的消退,整个人也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你是觉得害死我父母的对头无比强大,生怕我去送死,所以宁死也不肯告诉我?”魏索又试探性的说了这一句。

    陈姓修士此次依旧没有出声,但是魏索却是又明显感觉到了这名陈姓修士的身体微微的震颤,显见心中的情绪波动,也是十分剧烈。

    “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不说话,我问一句,你不答的话,我就杀他们中间的一个人。”魏索伸手一点,一条细细的暗金色剑光,刺入前方地面,一阵阵爆响从地下传开,山脉震动,不知道激射下去多少的深度。

    陈姓修士脸色彻底一白,睁开了眼睛。

    “我问你,我父母当初是不是惹上了厉害至极的对头,被人害死?”魏索也不看其他修士的表情,直视着陈姓修士的眼睛问道。

    “不要逼我了。”陈姓修士终于再次开口,摇了摇头,“对头背景太大,我们散修想要报仇,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真是因为如此?”魏索的心中再次无法保持平静,他看到自己手上凝出的烛火般火光没有任何的变化,显见陈姓修士并没有说谎。

    “你们最近是一直停留在此处,没有听到关于我的消息?”魏索的心中有团孽火在猛烈的燃烧,但是对于这名陈姓修士,却是不复先前的冰冷。

    陈姓修士一呆,似乎没有想到为什么魏索此刻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我们已经在此停留了二十余日,没有离开。”

    “怪不得你们没有听说我杀死真武宗少主许千幻和玄风门真传大弟子林太虚和四名玄风门老古董的消息。”魏索看着这名陈姓修士说道。

    “什么!”

    魏索此言一出,陈姓修士和在场的所有修士都是浑身一震,眼中都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光芒。

    “不可能!”陈姓修士几乎直觉一般摇头。因为绝大多数修士都可以肯定,就算是金丹五重的修士,都未必能够杀得死许千幻和林太虚这样的人物。

    “轰!”

    魏索没有说话,只是祭出了自己的金丹。

    几乎将他身体都彻底挡住的庞大金丹,随着一道道普通修士根本难以想象的金丹霞光和方形光符,悬浮在魏索的身前。

    “啊!”陈姓修士等人都是差点骇然的往后跌倒在地。这样庞大恐怖的金丹,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我还有更为强大的神通。我不相信,天玄大陆的修道界之中,还有比玄风门和真武宗更为难以招惹的对手。”收回金丹之后,魏索看着陈姓修士道:“而且我已经惹下不止这两个超级宗门,即便是同样的超级大宗门,我再惹上一个,也是一样。”

    “你真的杀死了真武宗的少主和玄风门的真传大弟子?你的神通再大,现在也是无法和神玄大能匹敌的啊。”陈姓修士用一副大祸临头般的神色看着魏索。

    “害死我父母的,到底是什么人。”魏索不说其他,只是看着陈姓修士,再次问道。

    “是天剑宗的人。”陈姓修士似是也知道一切已经无可隐瞒,长叹了一声,说道。

    “天剑宗!”魏索重重的重复了这三个字,心中如有一块始终压着的大石放下,心境一时之间,竟然是无比的平静。

    果然又是一个超级大宗门。

    整个天玄大陆,可以称得上是超级大宗门的宗门,一共有十个,分别是北明宗、玄风门、真武宗、无忌天宫、玉天宗、天剑宗、破虚宗、紫玄洞照天、祈仙教、西仙源。

    天剑宗正是这十个超级大宗门的其中之一。

    “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父母和你,怎么会惹上天剑宗这样的宗门?”魏索伸手一点,取出了血晶石,化出了一颗药液,用真元化开,均匀的喷在了陈姓修士的身上。

    “他有这样的神通…父母大仇,接下来不知道要生出什么样的事来…。”

    此刻魏索的神色看上去虽然平静,但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其他在场的修士,却都似乎觉得有种上方的天都彻底变了的感觉,一时间,这些人的心中,都不由得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