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九十章 我好像记起一些

第六百九十章 我好像记起一些

    “这里外围记载的果然也应该是一些奇特的术法,只是林太虚估计得到了就把这些术法全部毁去了。”

    魏索都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神识扫过,就发现这些玉碑已经全部损坏,其中有两块玉碑表面明显是被什么术法切过,光华如镜,上面的符文已经全部消失。

    “这幽冥宫整个山门,他们玄风门肯定已经仔细搜索过了,就算外面有术法记载,他们得到之后,肯定也已经毁去了。”发觉魏索在观察那几块玉碑,面色恢复如常的风梧苍传音了这么一句,目光却是聚集在了李写意的身上。

    这处青色神辉的威能无比惊人,而且外表返璞归真,根本不可能看出破解之法,而且这片青色神辉连玄风门众多大修士都是一筹莫展,想要进入这处秘地,只有落在李写意的身上。

    “这是什么禁制?这么强大,好像要将一切东西都吞噬进去,都堪比远古大宗门的一些恐怖禁制了,这种禁制,连神玄大能亲至都未必能够破解。”绿袍老头的声音也马上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魏索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也是微微的一白。

    就在绿袍老头这说话之间,他也是用神识试探了一下这片青色神辉,他也是感觉到自己的神识都似乎全部要被卷入其中,彻底粉碎一般。这片青色神辉,给他一种根本无法匹敌的感觉。

    “我记得这里面有很厉害的好东西…。”这个时候,让魏索和风梧苍的眉头都是猛的一跳的是,李写意却是又抱着脑袋,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

    “是不是也是一门什么术法?”魏索小心翼翼的提醒。

    李写意这个“兔子兄弟”当日帮他引开林太虚,也相当于救了他一命,在他心中,这个兔子兄弟已经是真正的好兄弟,他是宁愿得不到这门惊天术法,也不愿意他出什么意外。

    李写意想了好大一会,依旧抱着脑袋,“好像是一门什么术法…但是好像要有一件什么东西,才能进去。”

    “要有一件什么东西?”魏索和风梧苍忍不住互望了一眼,有种这幽冥宫的秘地已经变成一口宝箱,只差最后的钥匙,就可以打开的感觉。

    “是好大的一件东西。”李写意用力的想着,突然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下,做出的动作给人的感觉好像比他还大。

    “好像是一条龙!”还没等魏索说什么,李写意突然彻底的想起了什么似的,叫了起来。

    “一条龙?”魏索的脸色不由得一变。

    “龙?”风梧苍愣了愣。

    “应该是的,应该是一条黑色的天龙。”李写意点了点头。

    “黑色天龙?难道是幽冥宫的至宝,幽冥天龙?幽冥天龙就是进入这处秘地的关键?”风梧苍顿时也反应了过来什么似的,忍不住看着李写意,“是不是一条只剩骨头的黑色巨龙?”

    “不错,是一条只剩骨头的黑色天龙。”李写意眼睛一亮,看着风梧苍,“怎么,你也知道那条黑色天龙。”

    “我干…不会幽冥天龙就是进入这处秘地唯一所需之物吧?”绿袍老头顿时忍不住在魏索的耳中叫了起来。

    魏索的脸色也是有些难看,幽冥天龙可是已经被他完全炼化,连渣都不剩了。

    “我只是听说过那件东西,没有亲眼见过。”风梧苍深吸了一口气,他明显也是发觉魏索的脸色有些难看,马上又传音给魏索,“你知道幽冥天龙的下落?”

    “幽冥天龙已经彻底损毁。”魏索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李写意和你的交情非凡,你必须让我彻底相信此点。”风梧苍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继续传音给魏索道。原本他是也多少听说过魏索的一些事情,对魏索也有些了解,加上他的直觉,魏索此人是可以相信的,但是列缺残月此门术法实在非凡,如果魏索骗他说已经损毁,到时候却是自己拿着幽冥天龙取得这门术法,那他真是亏到了姥姥家。

    “这是东荒门的一门术法,可以试探对方说话的真伪,你自己可以试试的。”魏索也不动怒,伸手取出了一片记事青符,点到了风梧苍的面前,因为他知道换了自己,在此种情形之下肯定也不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相信的。

    “哦?”风梧苍神识一扫之下,眼光一闪,指尖现出了一条烛火般的灵光。

    “幽冥天龙已经彻底损毁。”魏索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风梧苍手上烛火般的灵光没有任何的变化。

    看到此幕,风梧苍发出了一声叹息,“看来倒的确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没什么,此种情形,换了我也是如此。”魏索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幽冥天龙曾经在他的手中,但是却已经被他彻底炼化。他这可是相当于自己断绝了获得列缺残月的机会。

    “兔子兄弟,你说的那条黑色天龙,已经彻底损毁。你还记不记得,除了那条黑色天龙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进入此处么?”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魏索看着李写意,问道,“是否可以用什么方法,强力破除这个禁制?”

    “让我想想…这个地方我好像记得比较清楚,难道我在这个地方停留过很长时间么?”李写意嘀咕了这一声之后,又用力的想了起来。

    “好像不行!”突然之间,李写意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害怕的神色,身体都打了一个哆嗦,“我记得这个地方十分恐怖,如果强力破解,威能强到一定程度,这种青色神辉反而要吸纳攻击威能,然后猛烈的爆炸开来….好像比那御使大房子的修士厉害几倍的修士,都抵挡不住。”

    “御使大房子的修士?”风梧苍很不理解,忍不住看了一眼李写意。

    “是林太虚。”魏索解释了这么一句,脸色又变得更加难看,比林太虚都要厉害几倍的修士,那肯定就是神玄大能了,连神玄大能都根本不能抵挡这青色神辉的爆炸威能,那他就算是祭出镇天法相也是肯定没有用。因为按照绿袍老头的说法,这镇天法相虽然十分接近真正的神玄法相,但至少和真正的神玄大能之间,肯定还是有距离。

    “比林太虚厉害几倍都抵挡不住?”风梧苍的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他自然也是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了。

    “那能不能慢慢消磨掉青色神辉的威能的?或者能不能设法毁去这处地方?”魏索咬了咬牙,说了这么一句。

    要是无法得到列缺残月,那魏索就宁愿将之毁去,这样至少不会落在玄风门这些宗门的手中。

    水灵儿之前就和魏索说过,就算是玄风门这样的宗门,也是没有攻击威能可以超过列缺残月这种位列上古十大攻伐之法的攻击术法。这样的术法,要是由神玄大能来施展,威能不知道要恐怖到什么样的地步。

    “不行!”李写意突然惊叫,害怕至极的样子。

    “兔子兄弟,不能慢慢消磨,我记起来了,要是动用术法攻击,会被这青色神辉卷吸进去,绞成粉碎!而且这青色神辉连通下方地脉,这处地方底下,也全是这种青色神辉。”随即,李写意又马上扯了扯魏索,惊叫出声。

    “这到底是什么禁制,居然可以堪比上古的禁断锁脉!”绿袍老头又是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也就是说,只有那条黑色天龙,才是进入这里面的唯一途径?”风梧苍看着李写意,问道。

    “是的…我记得是的,只有那条黑色天龙,还有用一种什么术法,黑色天龙身上的法阵,就会打开通道,让人进入。”幽冥宫的这处秘地显然对于李写意来说极其重要,所以他记得比任何地方都要清楚,听到风梧苍的问话之后,李写意只是想了一想,就马上答道。

    “看来列缺残月,是永远消逝在修道界中了。”风梧苍发出了一声叹息。

    看李写意这样的情况,别说幽冥天龙已经损毁,就算是还在,他都未必能记得清楚如何施法。

    “里面的东西,记载着什么,你记得出来么?”魏索深吸了一口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着李写意问道。

    “记不出来了….里面的东西好像很繁杂…记不起来。”李写意想了很久,最终说道。

    “就算神玄大能亲至,也最多只能将此处毁去,根本不能取得里面的列缺残月。”风梧苍意兴索然的摇了摇头,也没有什么废话,对着魏索点了点头之后,便直接告辞道:“既然如此,那魏道友我们就此别过了。”

    “那就就此别过吧,以后有缘再会了。”魏索也是极其郁闷,说话之间,风梧苍也不停留,直接掠空而起,化成一条流光,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走吧。”

    只见魏索的眼光闪烁了一阵之后,也终于直接让噬心虫御使凤鳞青鹰,飞出幽冥城。

    强大至极的术法近在眼前,却被自己断绝得到机会,这虽然无可奈何,但是也让他极其郁闷。

    “兔子兄弟,你没有得到里面的好东西,不开心么?”在飞出幽冥城数十里之后,李写意看着默不作声的魏索,却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了一句,“对了,你上次问我的,我们兔子的那发出灰黑色弯月的术法。我好像记起了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