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打得吐血!

第六百八十一章 打得吐血!

    “死到临头还要胡言乱语,我师妹水灵儿已经许配给真武宗少主许千幻。”林太虚脸色变了变之后,却是又恢复了平静,看了一眼魏索,“你要是交出李写意,乖乖跪下,听候发落,我说不定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一个死鬼,难道还能做人道侣么?”魏索笑了笑,“大舅哥你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

    “你又在胡言乱语什么?”再被魏索喊一声大舅哥,林太虚脸上古井无波,往前跨出一步,头顶上方的云气,形成巨大的龙卷,似乎也不想和魏索再多废话,马上就要出手。

    “许千幻和白羽真人,已经被我杀了。”魏索的脸上没有丝毫紧张的神色,又是笑了笑,说道。

    现在看情形真武宗是将许千幻被灭杀的消息压了下去,但是魏索当日在真武之门面前,已经亲眼落入真武宗宗主的眼中,真武宗宗主已经知道是他杀死许千幻,再加上现在魏索是想怎么震动就怎么搞,所以魏索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将许千幻和白羽真人被他所杀的事说了出来。

    “什么,许千幻和白羽真人被他所杀?”

    “许千幻是真武宗少主,神通远非一般修士所能相比,白羽真人更是神通不亚于鲲鹏老祖的人物…。”

    “这也不一定,此人有恃无恐,连杀两名玄风门老古董,以他的神通,未必杀不了许千幻和白羽真人。”

    “可是许千幻是真武宗少主!神玄大能的骨血,他怎么可能敢动手!”

    魏索这句话一出口,许多修士顿时都是齐齐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凭你,也能杀得了许千幻?”林太虚的眼睛微微眯起,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大舅哥,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的。”魏索笑了笑,目光落在林太虚身上,“你敢单独和我一战么?”

    “哧”!

    林太虚的双目之中,射出宛如实质的神光,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就凭一柄食血法刀,就敢挑战我么?”

    “我可不是开玩笑。”魏索摆了摆手,一本正经,“正所谓美女配英雄,今日大舅哥你要不是我的对手,也别藏着掖着了,就承认水灵儿已经成了我的道侣,如何?”

    “你今日如果能活下来,我启禀师尊,将水灵儿许配给你,也不是不可能。”林太虚语气轻描淡写,根本不为魏索的话套住,与此同时,伸手一划,一条青色的龙卷直接从空垂落,朝着魏索兜头罩落。

    “大舅哥,你太心急了,以你的身份,按理要先让我出手才对。”

    面对比起自己庞大上百倍的青色龙卷的罩落,魏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伸手一点,悬浮在他身前的东荒镇妖塔上黑光大放,冲上天去,直接就将上方垂落下来的青色龙卷撞得粉碎。

    “天玄道纹,千秋流年。看你的食血法刀和绝灭金丹,如何施展。”

    魏索随手将青色龙卷破去,林太虚脸上无悲无喜,饱满的额头一片明亮,双手指尖射出无数条青色光纹,如同神祗。

    无数青色光纹瞬间笼罩了数千丈方圆,这些光纹似乎不带任何的威能,碎裂的青色龙卷形成的罡风,也是直接从这些光纹中切过。这些青色光纹,如梦幻泡影,似虚似幻。

    但是这些青色光纹一激发出来,这数千丈方圆之中的所有元气,就都剧烈的震荡了起来,这些元气的震动,都有灵阶的威能,灵阶以下的法器,进入这个范围,恐怕瞬间就会被震成粉碎。

    “啪啪啪啪!”

    魏索好像置身于一个剧烈震荡的世界之中,身外的灵光不停的发出爆响。

    “这是我们兔子的术法。”一看到林太虚激发出这道术法,李写意忍不住叫了起来。

    “只可惜幽冥宫数千年基业,毁于一旦,连宗主继任者,一代枭雄,竟然也只以为自己是一头兔子。这道天玄道纹、千秋流年,是我在幽冥宫密地外围废墟中所得,对付你是再好不过。”

    冷笑声中,林太虚凝立虚空之中不动,一道炽烈至极的金色光焰,浮现在他的身前,瞬间荡漾出恐怖至极的威能和惊人的荒古气息,划破了天地一般,在空中拖出了长长的焰尾,朝着魏索击去。

    破灭神枪!

    林太虚的破灭神枪的威能,极其的恐怖。而且他这道术法,震荡魏索周围的所有空间,食血法刀一祭出来,恐怕立时都要被震碎,绝灭金丹祭出,也马上要被引爆。

    而且光是从东荒镇妖塔,林太虚就看出魏索是从东荒宗而来,现在他的此道术法,让魏索也根本无法祭出那种果实,反而直接就在身周爆开,自己反而深受其害。

    “噗!”

    一条庞大的白色脊骨状法宝出现在魏索的身前。这件荒古白泽脊骨炼制的法宝,十分坚韧,普通灵阶的威能震荡,无法令其有丝毫的损伤。在魏索的激发之下,滚滚的白色瘴气喷涌而出,瞬间弥漫了百丈方圆。

    “这是什么法宝?”

    “这种法宝有什么用处?”所有旁观的修士,包括玄风门剩余的老古董,都是根本看不出这件法宝的来历,眼中冒出异光。

    “当!”

    只见破灭神枪的光芒裂天,无可阻挡。从魏索上方直落下来的东荒镇妖塔直接被打飞。

    “轰隆!”

    一天白色远古天龙在白色瘴气宗涌出,在东荒镇妖塔被打飞之后,阻挡住了林太虚的破灭神枪。

    “啪!”一尊青色罡风凝成的道尊,从林太虚的身前凝出,又瞬间冲击到了魏索的身前,击碎了魏索激发出的一道暗金色剑气。

    “当!”飞回林太虚身前的破灭神枪再次击出,再次将被魏索摄回的东荒镇妖塔打飞。

    “轰隆!”

    “啪!”

    林太虚身上的气息和威压,如同汪洋一般汹涌,整个人通体都似乎闪耀着光芒,如同神王降临。他和魏索的中间,一道道不停冲击的华光,如同形成了一条耀眼的通道。他不断的在虚空中前行,而魏索却是不停的被往后震飞。

    “当!喀…。”

    东荒镇妖塔再次被打飞出去,发出了破碎的声音。

    “破灭神枪的威能太过恐怖,东荒镇妖塔已经出现裂纹,快要挡不住了!”

    “两人的施法速度太快了,一瞬间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多的攻击。”

    “林太虚遏制住了对手的得意法器,施法速度和金丹威能和对方相差无几,但是破灭神枪的威能太过庞大,此人落在下方,恐怕马上就要陨落!”

    许多修士都是眼光闪烁,觉得魏索处境不妙,岌岌可危。

    “嗡!”

    就在此时,整个天地又是剧烈的震颤了一下,一尊庞大如山,通体缠绕着金色火焰的神炉,被林太虚祭出,炉顶顶盖直接打开,喷出一团团惊人的金色神火,直接朝着魏索镇压下来。

    “焚天神炉!”

    “这尊法宝,竟然也在林太虚的手中。林太虚还有余力祭出这件法宝,这件法宝一祭出来,此人肯定无法抵挡,马上就要陨落!”

    “当!”的一声巨响,许多人眼光惊骇,脑海中才刚刚闪现出这样的念头,东荒镇妖塔被再次从魏索身前击飞,焚天神炉如同烈日,不停朝着魏索镇压而下,要将魏索撞得粉碎,燃成飞灰。

    “怎么回事?”

    但就在此时,所有的修士却是看到,林太虚的脸色猛的一变,身体猛的一震,身上的灵气颤动不熄,有些散乱,施法也出现了停顿。那些笼罩数千丈范围的青色光纹,也因为林太虚身上的气息错乱,而同时崩碎。

    “这瘴气…荒古白泽!这件东西,是用荒古白泽炼制的法宝!这瘴气沾染到了破灭神枪上,侵入了体内!”林太虚身体猛烈震颤的同时,脑海中灵光闪动,也马上反应了过来。

    只见身体震颤之间,一丝丝白气,也不知道被他用什么术法,全部逼了出来。

    “嗤!”

    但就在这时,魏索身前黑光一闪,食血法刀,再次被他激发出来。一道红光带起了一股难以想象的威能,划破长空。

    整个天地之间,突然出现了一股极其恐怖的煞气,让人不由得身心战栗。

    “这威能…比起破灭神枪还要恐怖了…。”许多修士无法呼吸。

    “这相当于是鲲鹏老祖绝大多数气血和真元引动的天地威能的一击。”许多知道食血法刀玄虚的修士无比震撼。

    林太虚的眼睛,猛的瞪大!

    身体往后倒飞而出,双手同时往前虚空连按!

    金色的焚天神炉首先阻挡在前方。

    “当!”

    焚天神炉上直接被打出一个孔洞,倒飞而出!

    “喀!”破灭神枪所化的金色流光,也被打飞上天。

    “轰!”

    林太虚的金丹也浮现了出来,阻挡在前方。

    无可阻挡般的血光终于崩碎,但是林太虚的这颗金丹外围的霞光,也全部崩碎,整颗也是十分庞大的金丹也是不知道震荡了多少下,和林太虚一齐被冲得往后倒飞出去。

    “噗!”

    一口鲜血从林太虚的口中,喷了出来。

    如同神王一般,无上威严的林太虚,被打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