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八十章 大舅哥
    这名玄风门老古董无比震惊,果断倒退。

    但是魏索另外一个拳头银光闪烁,毫无停留的砸了下来。

    “啪!”

    玄风门老古董另外一个胳膊横在前方,想要阻挡住魏索,但是一声爆响,他这条胳膊直接就被魏索打得折断,垂下。

    毫无停留,魏索一手扯住这名想要后退的玄风门老古董,硬生生的将的身影扯在还没有消散的金色光纹的笼罩范围之中,与此同时,一拳狠狠的砸在这名玄风门老古董的脑袋上。

    “咚!”

    这名玄风门老古董的脑袋上顿时发出了敲击巨鼓般的沉闷响声,七窍中都流出血来,身体巨震,体内的气血和真元激荡得根本无法施展任何的术法,连意识都似乎要被砸散。

    没有丝毫的停留,魏索身上再次迸发出烘炉般的庞大热气,又是一拳狠狠的朝着这名被他扯住的玄风门老古董脑袋上砸下。

    “住手!”

    一条银色流瀑狂卷而来,其中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厉喝。

    “咚!”但是魏索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如同有闷雷在云中滚动,银光闪耀的拳头再次砸再在玄风门老古董的头上。

    “噗!”被再次重击的玄风门老古董身体猛的一颤,一口鲜血狂喷出来,身上的金光和生机,迅速消隐,彻底消失。

    “玄风门老祖…竟然这样被击杀了?”

    “金丹四重的鲲鹏老祖,竟然…陨落了?”

    “不知道活了几百年的老古董,无匹的神通,用鲲鹏金身,荒古搏杀大|法,竟然反而被近身击杀!”

    “甄老祖也陨落了,这人是谁,竟然连杀两名玄风门老祖。”

    一时间,远处镇守八方,所有眼见此幕的修士,心中都是说不出得震骇,大脑都简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好像被魏索砸中脑袋的是他们一样。

    “你….”身卷银色瀑布而来的玄风门强者,正是先前在太渊城外,施法拦截过李写意的那名姓古的老者,这名姓古的老者,也是玄风门派到天玄大陆北部的四名真正老古董之一,此刻他脸上的神色震怒异常,没有想到魏索根本就不管他的厉喝,直接将鲲鹏老祖杀死。

    “你!你这是找死!”

    一道宝蓝色的光焰,从东侧降临而来。这名和身卷银色瀑布的玄风门老古董几乎同时赶到的玄风门强者,是一名肤色如雪,美艳不可方物的宫装少女,眉心之中一条圆润细长的蓝色宝石,宛如一条竖眼,正是在天玄大陆北部所有玄风门真传弟子之中,身份仅次于林太虚,可以向其余真传弟子发号施令的韩月儿。眼下这名女修一脸冰寒,浑身散发着惊人的冰冷杀气。

    “是么?”

    魏索双目如电,冷冷的扫了一眼韩月儿。此名女修容颜绝丽,高雅华贵,光凭外貌,就很容易让人心起爱慕之心,但是不知为何,现在面对此女,光是此女身上那种天生高高在上,不把人放在眼中的感觉,就让魏索心生厌恶。

    发出了一声冷哼的同时,银光一闪,魏索一步跨出,定住方才失去控制,往下坠落的东荒镇妖塔,直接就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名玄风门老古董攻去。

    这名玄风门老古董没有丝毫的迟疑,银色流瀑横在前方,同时祭出一口青色玉钟,发出了一条条青色光纹,阻挡在前方。

    这名玄风门老古董对敌经验极其的丰富,并不想依靠一己之力和魏索硬拼,只想先行拖延魏索,等到其它大能到来,一齐围杀魏索。

    “你当我不存在么?”看到魏索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中,横渡虚空,神识全部聚集在那名玄风门老古董身上的样子,韩月儿气得脸色煞白,眉心之中蓝光大放,那条如同竖眼一般的蓝色宝石透了出来,不停的放大,转瞬之间,竟然是化成了一座极其古朴,散发着庞大清辉的宝蓝色宫殿。

    广寒月宫!

    韩月儿眉心中的这件东西,就是水灵儿对魏索特意提及的玄级中阶法宝,广寒月宫!此刻祭出这件法宝之后,韩月儿就想朝着魏索攻去。

    “喀嚓!”

    但就在此时,暗金色光华和一道血光一闪,魏索只是在空中横移了一步,发出一击,那名玄风门老古董身前的银色瀑布和青色玉钟,全部被打得彻底崩碎,化成一片片骇浪般的华光,席卷而出。

    “啊!”

    那名玄风门老古董骇然大叫,身前银色霞光密布,一团银色光华比起魏索身上的银色神光耀眼百倍,却是连金丹都祭了出来。但是银色金丹前方的霞光,却是层层崩散,根本阻挡不住魏索的一击,似乎连金丹都要被击碎。

    就在此时,一团庞大的蓝光阻挡在这名玄风门老古董的金丹前方,却是韩月儿见势不妙之下,根本无法顾忌攻击魏索,将广寒月宫阻挡在玄风门老古董的金丹前方。

    “啪!”

    “啊!”

    只见广寒月宫被打得往后倒飞,撞在了后方的金丹之上。与此同时,玄风门老古董和韩月儿都是身体狂震,同时往后狂退的同时,口中都是喷出了一口血出来。

    “嗤!”

    一只闪着蓝光的恐怖鬼爪,直接抓摄在了在空中震动不已,灵光闪乱的广寒月宫之上,直接就将这件法宝拖到了魏索的身前,随即一股庞大的神识和真元冲击在这蓝色月宫上。

    韩月儿瞬间就失去了和这件法宝的联系,这件法宝,直接就被魏索摄去!

    “一击就打得古老祖和韩月儿重创,还强摄了韩月儿的广寒月宫!此人到底是何等的神通!”

    “此人到底是谁,就算是那些超级宗门的少主,都根本没有这样的神通。”

    魏索浑身银光闪烁,护着李写意,在空中横渡,连续击杀两名玄风门的老古董,将韩月儿和这名古老祖打得倒飞而出,强摄法宝,无上的神威,震动了天地,让所有眼见此幕的修士都是不由得一阵震颤,凛冽的寒意直透到骨子里。

    “我不先对付你,不是当你不存在,而是不想损伤到这件法宝。虽然水灵儿和我没有多说,但是从她当时的神色,我却觉得这件法宝或许原先就应该是属于她的,而不是属于你的。”韩月儿的眼神无比的惊骇,而魏索冰冷的目光,却是刺透了虚空一般,和她对视了一眼,同时冷冷的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水灵儿…你?”听到魏索的这句话,韩月儿的眼中,瞬间又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

    “居然…是你!”

    与此同时,一声带着浩瀚威压,极其凛冽的清冷声音,从幽冥城的方位传来。

    “怎么,林太虚,看到是我,觉得很惊讶么?”

    魏索直接收起了广寒月宫,噗的一声,刚刚用了其中威能对付身卷银河的老古董的食血法刀,刺入了他身前摄着的鲲鹏老祖的心口之中,同时目光一扫之下,却是停止了追击,转过了身去。

    后方幽冥城的方位,一道遁光以惊人的速度划空而来。

    其中的身影,身穿明黄色法衣,散发着号令天地众生般的威严,不是玄风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传大师兄林太虚还是谁?

    “怎么,你就以为我必死无疑么?若是我死了,谁又来告诉天下人,北灵城的那数千修士,本来能够逃脱大半,结果全部是因为你为了脱身,引来妖兽而亡呢!”

    转过身后,魏索冰冷至极的声音,继续如雷般滚滚传出,数百里之内,都听得清清楚楚。

    “哼!”

    此刻方圆数百里之内,至少聚集了数百名并非玄风门的修士,此刻魏索的声音,这些听从玄风门号令的修士,也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但是林太虚脸上的神色却是根本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鼻腔之中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冷哼之声。

    “蝼蚁就是蝼蚁,只要我玄风门依旧有十万修士,众多金丹大修,神玄巨头坐镇,其余什么都是假的。难道你以为你的言语,能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么?”

    “我是不知道你如何苟且逃生出来,但是你以为今日,还能逃得出去么?”

    就在林太虚冷哼之间,一条条散发着强大气息的身影,陆续赶到,在距离魏索十里左右的方圆凌空镇守。

    加上林太虚、韩月儿和古老祖,一共有十二条散发着庞大灵气的修士,团团围住魏索。

    一共十二名金丹大修士!

    林太虚凌空而来,也停顿了下来,眼神冰冷,居高临下的看着魏索和身上法衣破破烂烂,脸色又变得有些惶惶不安的李写意。

    “不老寿翁…黑樵真人…想不到他们居然也在这里。”

    魏索的目光一一扫过这十二名镇守八方,将自己团团围住的大人物。突然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林太虚,好歹我也是水灵儿的道侣,也算得上是你们玄风门的女婿,你是水灵儿的师兄,也算是她的兄长了,按理你都是我的大舅哥。你真的这么想要置我于死地么?”

    “什么!”

    “水灵儿的道侣?他…。”

    魏索的这声音一传出,方圆数百里之中的修士,全是浑身一震,脸上的神色和方才看到魏索击杀玄风门老古董一样不可置信。

    “姓魏的小子,你胡说什么!”林太虚顿时脸色一变,忍不住厉喝出声。

    魏索本来就是想要将事情彻底的闹大,怎么震动怎么闹,所以听到林太虚得厉喝,他却是反而摇了摇头,装出苦笑,“大舅哥,现在木已成舟,我们难道还不能好好谈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