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自己尝尝味道

第六百七十一章 自己尝尝味道

    “不好!”和魏索距离最近的那名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大修士一声惊叫,突然感觉到陨落的危险,快速飞退。

    “太晚了。”魏索一步落下,周围的空气被他澎湃的真元波动激得形成了一圈狂澜,门板飞剑如山如岳,无比沉重,直接将这名东荒宗大修士的金丹拍落。“啊!”这名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大修士一声大叫,张嘴喷出一团血雾,随即,整个人被随即压落的门板飞剑压得彻底爆开。

    又一名金丹级大人物陨落!

    “这么庞大的金丹,难道他是金丹五重的大修士么?”

    “就算金丹五重的大修士,金丹也没有这么庞大,几乎将他的身体都遮住!”

    “金丹四重,他是金丹四重的修为,金丹四重的金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威能!”

    这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东荒宗的修士在发出骇然至极的尖叫。

    弹指之间,灭杀两名金丹级大人物,这是何等的威势。

    “不好…此子修的是天级顶阶功法!此等年纪,金丹四重,旷古天才,真是万年难见的旷古天才!快激发东荒镇妖塔,否则我们东荒宗今日要毁于一旦!”

    眼见此幕,别说是天空飞瀑上的那名青衣大修士,就连破壁而出,压箱底的老古董都是直接色变,对着东荒宗宗主发出了一声厉喝。

    东荒宗宗主头顶灵光大放,一颗黑色金丹升腾而出,无数黑色霞光和真元涌入他上方的三层黑色巨塔。

    “嗡”的一声巨响,整座已经高达十丈的黑色巨塔再度暴涨,变成十五六丈的高度,如同一座黑色山头。

    “去!”

    随着东荒宗宗主伸手一划,这座如同黑色山头一般的黑色巨塔,朝着魏索狠狠的镇压而下。

    “啊!”

    黑色巨塔下方,方圆数百丈范围之内的许多东荒宗修士都发现自己好像要被剧烈压缩的空气直接压得无法动弹,纷纷发出了骇然的大叫。

    “我们东荒宗的至宝东荒镇妖塔果然恐怖!”

    许多原本心胆俱裂的东荒宗修士看到这样的法宝祭出,心中也都重新产生了信心。这样的法宝,给人的感觉,似乎连魔神都能镇压得粉碎。

    魏索依旧往上一步跨出,身上银色神光闪动,身前的庞丹金丹上霞光四射,一条庞大的白色远古天龙,骤然凝成,带着无尽的龙威和荒古气息,印向上方镇压而下的东荒镇妖塔。

    “当!”

    如同真正的远古天龙出世,黑色山头般的东荒镇妖塔当空顿住,发出惊天动地的爆响声,许多东荒宗修士的双耳之中流出鲜血,如同被利刃刺破。

    “啊!”

    许多靠得比较近的东荒宗修士直接发出凄厉惨叫,双手捂住耳朵,被激荡的元气和无形的音波直接震飞出去,当空好像无数的落叶在飘舞。

    东荒宗宗主脸色剧变,横空而来,站立在黑色巨塔最顶端,金丹霞光和真元源源不断的注入这尊黑色巨塔。

    魏索的这一击,几乎让他控制不住东荒镇妖塔,直接将东荒镇妖塔掀翻。

    “封!”

    随着他一声厉喝,东荒镇妖塔上散发出一圈圈的黑色光纹,威能继续增大。镇妖塔的下方,显出一个黑色的洞口,似乎要将魏索一下封入这尊法宝之中。

    “杀!”

    与此同时,在一旁等待时机的东荒宗老古董和那名脚踏在横空瀑布上的青衣修士也乘机出手了。

    青衣修士双手不停挥动,发出一条条白色的光纹,如同一张巨网,朝着魏索卷曲。

    东荒宗老古董手中竹筒般的法宝中,散发出的青光凝成了一片绿叶的形状,水气缭绕。

    “冥河青竹!小子,这名东荒宗老古董手里的这件法宝,是用冥河青竹炼制而成的,这件东西,和黑水莲一样,水灵元气充足,但是其中阴寒元气太重,要吞噬其中的水灵元气,反而要大量消耗你的元气,不适合你的水皇噬日诀,但是正好可以用来淬炼你的黑水莲。”东荒宗老古董这件法宝一激发出来,绿袍老头又是有些惊喜的叫了起来。

    “当!”

    魏索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就在东荒镇妖塔上散发出一圈圈黑色光纹之时,他庞大的金丹,已经直接升腾而起,直接砸再了东荒镇妖塔上。

    震天铁音,穿金裂石,整个山谷都在剧烈的震动,一排排的宫殿楼宇都被震出了裂纹,轰然倒塌。

    不少更远处的东荒宗修士捂住双耳,惨叫着被往后震飞而出。

    “啊!”

    站立在东荒镇妖塔上的东荒宗宗主将金丹和真元催动到了极致,想要再次镇压住东荒镇妖塔,但只是一震之间,东荒宗宗主的口鼻之中就全部沁出血来,身体巨颤,随着东荒镇妖塔一起往上被撞飞出去。

    “此子的金丹威能,竟然强悍到这种程度!连东荒镇妖塔都可以打飞出去!”

    “这样威能的撞击,他的肉身肯定也受到震颤,正是杀他的最好时机。”

    “受死吧!”

    青衣修士和东荒宗老古董脸色骇然,但是眼中都是冒出前所未有的神光,凌空大喝,白色大网和一人多高的绿叶状光华,朝着魏索席卷而至。

    “轰隆!”

    一条白色远古天龙和一道庞大的暗金色剑气同时冲出,瞬间就将白色大网和绿色光华全部击碎。

    “啊!”

    青衣修士首先凌空倒飞而出,原本脚下的瀑布全部崩碎,显得无比的仓皇。

    “怎么可能!”东荒宗老古董也是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直觉一般,口中喷出一蓬蓬铁灰色霞光,阻挡在身前。

    “东荒镇妖塔都阻挡不住他!”

    “这么多金丹大修士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是什么样的神通!”绝大多数东荒宗修士神色骇然,脸白如纸,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

    “本命法宝,他的金丹之中,竟然还祭炼了威力庞大的本命法宝。”

    “不是他的对手,没有办法,只有动用这些东西了。”

    天空之中口中和鼻中全部沁出血丝的东荒宗宗主无比骇然,对方用金丹一击震飞东荒镇妖塔,接下来施法竟然没有任何的停顿。

    看着浑身银光闪烁,一往无前的魏索,心中充满寒意的东荒宗宗主伸手一抖,数十道黑光瞬间激落。

    这数十道黑光,全部都是一个个西瓜大小的黑色铁木圆球,每一个黑色铁木圆球的外表,有数十条赤红色的符纹。

    “啪!”

    不等魏索任何施法阻截,这数十颗黑色铁木圆球轰然爆开,里面似乎有红光闪动,一蓬蓬暴散开来的元气,瞬间笼罩了方圆一千余丈的范围,将魏索笼罩在内。

    “啊!”

    这些元气近乎完全透明,而且一爆开之后,也马上往外扩散,随后很快就彻底的挥发,消失了。但是所有被这元气沾级的东荒宗修士却是全部发出了惊骇欲绝的尖叫声,在这一千余丈的范围之内,足有一百余名东荒宗的修士,这些修士全部发觉自己的身体从外向内,飞速的僵硬,木化,无法动弹。

    “这种果实,原来你们是这种用法,倒是和我料想的差不多。”

    魏索的金丹收回了体内,身上大量沾染这种元气,身上如同蒙上了一层灰光。他的身体猛的一顿,第一次出现了停顿,但是他双目中的神芒却是更加骇人心神,冷冷的盯着空中的东荒宗宗主。“原来你们已经收集了这么多此种果实,看来已经有许多名幸存修士,死在了你们东荒宗手中。”

    “啊!”在魏索冰冷的声音传出的同时,许多名东荒宗修士发出了绝望的惨叫,以他们的修为根本无法抵御这种元气,身体表面如同灰色朽木,一个接一个的东荒宗修士木化死去。

    “为宗门而陨落,乃是无上光荣。此人现在已经无法动用真元和术法。杀死他者,奖赏灵石一万。”

    东荒宗宗主此时却是并不理会魏索的声音,和另外的青衣大修士和老古董也是都不出手,只是冷冷的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无法动用真元和术法,看你还如何嚣张!”顿时有至少上百名东荒宗修士,从四面八方朝着魏索齐涌而至。

    “不想死的,就全部退到山谷边缘,否则必死无疑。”魏索平静的出声,一圈强大的神识威压,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出,令这上百名东荒宗修士全部心神震颤,身体晃动。

    “不要相信他,他这是色厉内荏,死到临头,还在那吓唬人。”一名身穿暗金色法衣的干瘦东荒宗修士微微一顿,大叫了一声,首先从前方朝着魏索飞掠而下。

    “啪!”

    但是他的声音还未消失,魏索已经朝着他一步跨出,身上散发出庞大的阳和气血,宛如烘炉,这名东荒宗身前的一条赤红色光焰,直接被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的魏索一拳击碎,随即魏索的拳头毫无停留的砸在了这名修士的身上,将这名修士直接轰得四分五裂,往后飞散。

    “怎么可能!他的肉身难道比法宝胎体还要强韧!”

    “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肉身力量!”

    天空之中,原本觉得已经胜券在握,只是平静旁观的东荒宗宗主等人全部彻底变了脸色,他们看出,此刻魏索体内的真元和金丹霞光是在不停抵消这种果实的元气侵袭,是没有办法动用真元和术法,此刻他的一击,完全动用的是肉身力量。

    “你们不是逼人采集这种果实么,那你们也尝尝这种果实的味道吧。”几乎与此同时,魏索双手连动,一个个黑色木盒从他法衣的宽大至极的双袖中飞出,随即在东荒宗宗主等人面前炸开,发出一大团紫色火光,其中有浓厚的紫雷硝石的气味。

    “啊!”

    东荒宗宗主等人完全没有想到魏索的肉身和修为竟然强横到在此种情形下还能活动自如,更没有想到魏索也早已经在宽大的法衣袖中塞了好几个装着这种果实的木盒,而且还装了不少紫雷硝石等用力撞击就爆炸的激发物。一时之间,已经觉得稳操胜券的东荒宗宗主,青衣大修士和东荒宗老古董三人,都是反应不及,都沾染了不少这种果实的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