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七十章 天河巨浪

第六百七十章 天河巨浪

    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山谷左侧尽头,山体之中,好像人工为之的一条瀑布中涌去。

    “轰!”

    一条给人强横至极的感觉的青色身影,从瀑布后方一步跨出。整条瀑布横卷而出,如同一条地毯一般,横在天空之中。而此名修士,就一步步从横卷在空中的瀑布上踏来。

    又一名东荒宗的强者现身了。

    一朵朵水莲,随着他的每一步踏落,在瀑布上形成,当空绽放。

    这名东荒宗的强者身穿普通青袍,面上看上去没有任何的表情,不喜不怒,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示出一代强者的威严。

    “怎么,我一介散修,你们就不放在眼里,就敢和我为敌?”但是魏索的神色却是十分平淡,依旧前行,同时叫道,“不想死的不要对我动手。”

    “不想死的不要动手,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么?我们就要和你动手,你又能如何?”一名身穿红色法衣的东荒宗年轻修士大声的叫骂。

    魏索摇了摇头,好像根本没有理会这名大声叫骂,正祭出法宝的年轻修士。

    “啪!”

    但是这名东荒宗年轻修士的叫骂声还没有消失,一道暗金色剑光已经降临在他的身上,直接将他从中切成了两半。

    此人身旁数名东荒宗修士,根本连施法拦截都来不及。

    魏索看都没看这人,继续沿着青玉台阶前行,如入无人之境,周围围上去的数十名东荒宗修士,反而齐齐一滞,往后退了一步。

    “杀!”

    身穿金色战甲,浑身散发着金光东荒宗大人物伸手一划,一柄金色的古戈瞬间从他身前现出,只是一闪,就直接消失在了他面前的虚空之中。

    “恩?”

    魏索这下倒是有些惊讶的看了这名身穿金甲的东荒宗金丹修士一眼。“这个家伙的这件古宝倒是不凡啊。”绿袍老头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此名身穿金甲的东荒宗修士的这件法宝,看上去像是瞬移型法宝,但是在他身前消失之后,却是并没有马上从魏索的周遭显现出来,反而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件法宝,倒像是远古修道界那种极其少见的空间型古宝。

    “隐形法衣?”

    几乎与此同时,魏索又是忍不住摇了摇头。因为就在他后方,他的神识感觉到,一名修士鬼鬼祟祟的进入了他的五百丈范围之内。这名修士也是身穿一件不知道什么材料炼制的隐匿身影的法衣,行迹不显。这名修士估计也根本不知道魏索的神识十分强大,已经发现自己,还在偷偷的朝着魏索的后方潜行而来。

    魏索头也没回,也想看看这名修士的身上到底是什么法衣,也不想轻易损坏这件法衣,伸手往后一挥,“嗤”的一声爆响,只见一只长着蓝毛的青黑色巨爪直接就将那名潜行而来的东荒宗修士一把抓住,摄到了魏索的身前。

    看也没看,魏索直接就将这名已经被玄煞鬼爪抓死的东荒宗修士收入了纳宝囊中。

    “给我死!”

    就在此时,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大修士伸手往前一拍,全身的金光汇聚成一个金色大手印,朝着魏索迎头压下,似是要将魏索压倒,狠狠的镇压在下方的青玉台阶上。与此同时,魏索的身后,透出了一团金色光焰,那件金色古戈朝着魏索的后背横斩而至。

    “法宝不错,只是你的修为太差了,太慢了,想要我死,你还不够资格。”

    魏索的动作看上去并不快,但是一道暗金色剑光却是当的一声,将后方的金色古戈打得倒飞而出。与此同时,一条黑色灵芝状的火焰,将前方的金色大手印烧得四分五裂,继续朝着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大修士击去。

    “你!”

    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大修士面色一僵,猛一张口,一颗纯金般的金丹从口中涌出,一股股耀眼的金丹霞光,让周围的修士都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啪!”

    但是魏索的这朵太古凶火冲击上去,这名东荒宗大修士的金丹猛的一震,“噗”的一声,这名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大修士却是同时吐出了一口血出来。

    “退后!此人至少已经金丹三重以上修为,我们不是对手!”

    “师叔!师兄,你们也全部出来吧!”

    那名面上没有丝毫感情色彩,横跨瀑布而来的青袍东荒宗大修士冷静至极的发出了两声声音,他的头顶也浮现出一颗青色的金丹,上面散发出的万道青色霞光,也是凝成了一条青色的瀑布,阻挡在那名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大修士的前方。

    与此同时,“咚”的一声,一条青色光柱从他手中发出,打在他后方山体下方的一处地面上。

    “咚!”

    那处地面下方,也同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回音声,几乎同时,轰隆一声,那处下方的地面翻转开来,一座黑气缭绕的三层黑塔从中顶了出来。

    一股磅礴的气息,从中透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方的山体突然炸开,乱石横飞,一名身穿着麻色法衣的修士,从中一步跨出。

    “宗主!”一看到黑气缭绕的三层黑塔透出,几乎绝大多数东荒宗修士都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呼声。

    “这….。”而看到从山体中跨出的身穿麻色法衣的修士,这些东荒宗修士却都是愣了愣。

    这名身穿麻色法衣的东荒宗修士异常苍老,满头白发,骨瘦如柴,脸上的皱纹如同刀刻,嘴巴干瘪,似乎随时都可能死去。这名风烛残年的老者,几乎所有的东荒宗修士都没有见过,都根本不知道这名老者的存在。

    但是这名老者身上的气息,却是比那座黑塔之中的气息还要庞大,身上散发出来的铁灰色灵气,在其身前形成了一面方形盾牌的形状。

    老古董!

    这名老者身上的气息十分沧桑,很明显就是东荒宗修炼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古董人物。

    此种人物,平时都根本不会露面,连宗门修士都未必知道存在,此种人物,就是有些宗门的压箱底的存在!

    东荒宗宗主和东荒宗压箱底的老古董同时出现,气焰滔天,压得那一侧的空气都喀喀爆响,好像山谷上方的小半片天空都要碎裂开来。

    “就凭你一个人,想要对付我们整个东荒宗?”一声带着无上威压的声音,从高达十余丈的黑色巨塔中透出,随即,东荒宗宗主从巨塔中现身而出。

    只见东荒宗宗主面如白玉,看上去只有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双目无比明亮,身穿一件黑色鎏金法袍,身上的灵气是黑色的,在其身外形成一条条飘舞流苏般形状,威严宝相,如同传说中的上古仙人。

    “唰!”

    魏索没有说话,只是依旧往前一步跨出,但是这一步跨出之时,身上银色神光闪动,目光的神光如同划破虚空,一股惊人至极的恐怖威压和杀意,令人心神巨颤。

    “此人的修为…!”

    东荒宗宗主和原本眼皮耷拉,看上去毫无生气的东荒宗老古董全部变色,差点不自觉的全部后退一步。

    “此子年轻…竟已有如此修为,真是旷古天才。我们联手,诛杀此名旷古天才。”

    但是这名东荒宗老古董眼中的波澜随即快速平淡了下去,一个竹筒般的法宝,出现在他的手中。

    “就算是金丹三重四重的大修士又如何,面对我们这么多人,同样要陨落。”空中横踏在瀑布上的青袍修士,依旧面无表情,冷漠的盯着魏索。

    此刻,其余的东荒宗大人物也都平静了下来。金丹修士,都是迥异一般修士。这可是在东荒宗的山门之中,修士上千,除了这么多金丹修士之外,分念四重以上的长老,也有不少。这么多名修士,难道还对付不了一名年纪不大的年轻修士?

    “就算你是大能轮回重生,今日也要叫你陨落在此!”东荒宗宗主和东荒宗老古董,一齐迈步,横渡虚空,朝着魏索逼来。

    “诛杀此子!”

    这四个字如同神王审判,在天地之中震荡,蕴含无尽杀机,朝着魏索压去。

    一团团庞大的灵气波动,从这些大修士身上震荡而出。

    “欺软怕硬,你们真是自己找死啊。”

    但是魏索却是反而摇了摇头,继续一步步往上走,脚步没有任何的停顿。

    “去死!”

    那名先前被他斩掉了一臂的那名白袍修士头顶冒出一团团霞光,如同有日月升腾而出。

    “啊!”

    但是还未等他祭出金丹,站立在地上的这名白袍修士脚上突然冒出了一团血光。同时,这名白袍修士的身体被下放闪现的数条白光,切成了数段。

    “什么?”

    “这怎么可能?”

    一名金丹级大人物,竟然就如此直接陨落,其余的修士,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轰!”

    与此同时,魏索的心口喷涌出无数股惊人的霞光,庞大的威压,直接压得前方六七十名东荒宗修士无法动弹,如同被定在画卷之中。

    一颗车轮般庞大的金丹,升腾而出,震动天地。

    “啊!”

    只是一看到魏索的这颗金丹,和魏索距离最近的那名身穿金甲的东荒宗大修士就一声惊叫,他的心神震颤得几乎无法控制得住真元,几近直接震骇得崩体而亡。

    魏索依旧沿着青玉阶梯,往上而行。

    “轰隆!”一声,他这颗庞大金丹上,冲出一条天河般的巨浪,横卷而出。

    前方一大片,足有三四十名同时对他动手的东荒宗修士,直接被冲成粉碎,毫无任何抵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