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一往无前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一往无前

    “直接指名道姓要宗主出来见他?他难道真以为他是真武宗少主了?”

    “被封闭在山门之中,还这么猖狂,这人难道以为他可以一个人挑战我们整个东荒宗么?”

    周围赶来的几名东荒宗修士,听到魏索这么说,先是吃惊,随后都是发出了嘲笑声。

    “年轻人,你到底是何人,你这么猖狂,真是以为我们东荒宗无人么?”孙长老旁边的黄衫老者也是鹤发飘舞,双眼如同明珠一般透亮,道:“赶快说出你的来历,否则我们不会手下留情。”

    “我只问你们一句,你们东荒宗的修士,出去劫杀幸存的修士,令他们采集异果,你们东荒宗上下,是否知情?”魏索歪着脑袋想了想,却是说了这么一句。

    “哦?难道你是为那些修士抱不平,特意来找我们东荒宗的麻烦的了?”孙长老和满头鹤发的黄衫老者都是一愣,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这么说你们上下是全部都知道,你们身为东荒宗的长老,也是纵容,甚至是指使这种行为了?”魏索点了点头,声音大了起来,震响了整个山谷,“我不想多杀无辜,不知道你们东荒宗出去劫杀幸存修士,或是一开始就反对此事的,不要出来和我为敌,否则我也无法保住你们的性命。”

    “这人疯了么?他居然真是一人要挑战我们整个东荒宗?”

    “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极度自负,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么,就算是金丹三重四重的大修士,也未必敢孤身一人到别人的山门里面叫嚣吧?”

    “让我来看看你有什么神通!”

    孙长老再也无法按捺得住,双手猛的往前虚空一抓,双手的十指之间,都是呼呼作响,发出一条条青色的火焰。

    青色玉阶上,顿时弥漫出一股磅礴的热气,从孙长老手上发出的一条条青色火焰,形成了两个足有半人大小的鸟爪,一上一下,将魏索的整个身影,都似乎完全覆盖其中。

    “青元火爪,这是地级高阶的术法,威力太恐怖了。”

    “这人现在恐怕已经后悔了吧….。”

    周围许多东荒宗修士,看着魏索,都是一副嘲弄的神色。

    “你这算是火么?不杀你,我看难以立威啊。”但是魏索却是反而朝着上方的青色玉阶,一步跨出,同时手中闪现出了一条黑色火光。

    “这是什么火元诀法!这威能….!”

    “怎么可能!”

    但是让这些东荒宗修士瞬间呼吸停顿的是,魏索的这条黑色火光一打出来,方圆十数丈范围之内的空气直接被烧得扭曲,如同一个无形的烘炉突然降临。

    “啊!”

    孙长老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苍白,但是他只是来得及发出半声骇然的尖叫,两个火焰凝成的青色鸟爪直接被烧成了乌有,黑色火光只是一卷之下,他的整个人瞬间就变成了一团飞灰。

    “太浪费了,看来还是不要用这种术法了。”魏索摇了摇头,看着往后吹出的一蓬飞灰,有些惋惜的说了这么一句。

    “啊!”

    鹤发飞舞的黄衫老者骇然而呼,一枚玄铁大印从他的手中升腾而起。

    这枚玄铁大印上布满龙纹,不停的变大,看上去气息如山如岳。

    “太慢了,下次对敌,不要忘记动作不要这么慢。”

    “啪!”但是这枚气息如山如岳的玄铁大印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激发而出,一道庞大的暗金色剑光已经直接冲击到这名黄衫老者的身上。这名黄衫老者的身体直接被斩成两段,往后飞出。

    “慢你个鬼啊!都变成两段了,还有下次?”一听到魏索的话,绿袍老头顿时又忍不住无语的叫了一声。

    “怎么可能!孙长老和张长老,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此人灭杀了?!”

    “这怎么可能!他的施法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所有方才一个呼吸之前,还在嘲笑魏索的东荒宗修士,全部倒抽冷气,心中直冒冷气。

    “你….!”

    有三名东荒宗修士同时反应过来,身前华光闪烁。

    “我刚才已经说了,不要和我为敌,否则是自寻死路。”魏索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古井无波,只是接着往前一步跨出。

    “啊!”

    但是同样,这三名东荒宗修士身前的华光还没有发出,就已经被一道暗金色剑气斩成了两段,往后飞出。

    “什么人胆敢在我东荒宗猖狂!”

    一名身穿古铜色道袍的中年修士脚踏着一枚金色方孔铜钱般的法宝激射而来,同时发出一声厉吼。

    “去喊你们宗主出来。”魏索继续朝前行进,没有丝毫的停留。

    “你…”这名激射而来的中年修士骤然看到魏索周遭的景象之后,身影猛的一顿,但是顿了一顿之后,身前却是也浮现出了一条绿色的光华。

    “自寻死路!”

    魏索伸手一划,一道暗金色剑气瞬间冲击而去,直接就将这名中年修士和身前浮现的绿光全部斩断,往后飞出。

    这名身穿古铜色道袍的中年修士和方才的那名孙长老和张长老一样,也只不过是分念境四重的修为,他很明显是已经看到孙长老和张长老尸横在地,所以才顿了那一顿,但是修为和孙长老和张长老一样,还敢动手,这在魏索的眼里,自然是愚蠢至极。

    “竟然敢在我们山门之中动手!杀了他!”

    这个东荒宗山门之中,周遭的修士已经全部被震动,瞬息之间,就已经有四五十名修士从四面的殿宇中飞出。一道道华光从四面八方朝着站立在正中青玉阶梯上的魏索冲去。

    “轰!”

    魏索依旧从容至极的在青玉阶梯上走着,一团庞大的透明霞光从他心口处透出,所有逼近他身前的华光全部粉碎。与此同时,一道庞大的暗金色剑光再次从他身前斩出,前方六七名东荒宗修士毫无反抗能力一般,全部断成两段,血雨横飞。

    “金丹霞光,这人是金丹期大修士!”

    眼见这一幕的所有东荒宗修士全部大吃一惊。魏索的威势无人可以阻挡,一时几乎所有已经包围而来的东荒宗修士都是一滞,不敢出手。

    “嗤!”

    就在此时,东侧山谷中一声剧烈的破空声响起,一团赤色的光华升腾而起,一名东荒宗的强者,凌空横渡而来。

    这名东荒宗的强者,是一名面相只有三十多岁的白袍修士,手中抓着一柄赤红色的折扇。这名修士身上的白色法袍长过脚面,看上去一尘不染,一头长发垂散下来,凌空飘舞,双目如电,身上沁出的白色灵气,在其身后形成一个白色大钟。手中的赤红色折扇上散发的灵光,在他身外形成了一头赤红色火麒麟的虚影。

    与此同时,山谷中西侧一处九重楼阁的上方,却是无声无息,也冒出了一团强大的气息。

    又是一名东荒宗的强者,现身而出。

    这名东荒宗的强者身穿一身金色战甲,看上去也是三十多岁的面相,虽然面容有些苍白瘦削,但是身上却是散发着庞大战意,身上的灵气,在他身外形成了一轮金日,照亮了小半个山谷上方的天空,令人无法逼视。

    “道友何人,胆敢依仗神通,在我东荒宗山门之中大开杀戒。”

    长发垂散,浑身白袍一尘不染,气势非凡的东荒宗强者首先横空到了魏索的前方,滚滚的威压,朝着魏索压来。

    “叫你们宗主出来,全部住手,等我发落吧。”魏索淡淡的扫了一眼这名东荒宗的强者。

    “狂妄至极!”

    这名东荒宗金丹强者脸上古井无波,声音冰冷。

    “是么?”

    这名浑身白袍,一尘不染,一派宗师气度的金丹强者明显要马上动手,但是此刻他声音发出,还没有来得及动手,随着魏索一声平淡的声音,一股比他庞大数倍的滚滚威压,却是反而铺天盖地的压过了他的神识威压,狂潮一般压在他的身上。

    所有此刻掠出的东荒宗修士全部看到,这名东荒宗强者的身影在空中猛的一抖。

    随即,连续两道庞大的暗金色剑光,一前一后,瞬间就降临到了这名东荒宗金丹强者的面前。

    “啪!”

    只见剑气临身之前,这名东荒宗白袍修士才回过神来一般,手中赤红色折扇上发出耀眼红光。

    但只是一闪,耀眼红光就随即崩碎,这名气度非凡的东荒宗金丹强者的左肩齐断,往后倒飞而出。

    “怎么可能!此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竟然一个照面就将执法长老斩成重伤!”

    “执法长老竟然连他一个照面都抵挡不住….!”

    所有眼前此幕的东荒宗修士全部眼神极其骇然。就连那名身穿金色战甲,浑身散发着金光的东荒宗金丹修士都是猛的一震,发出了声音,“所有的人且慢动手,这位道友,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而来。”

    “在下魏索。”魏索继续往上一步跨出,伸手一点,却是将他的门板飞剑祭了出来。“我只是路过,顺便问问,是谁让你们劫杀幸存修士,还有顺便问问,林太虚和那些玄风门的人,现在何处。”

    “魏索….你是霸气真人?你没有死在真武宗少主手中!就凭你一介散修,就敢杀上我东荒宗山门?”这名身穿金色战甲的东荒宗金丹修士勃然大怒。

    “光凭我们,不是此人对手!众位师兄、太上长老,一起出来围杀此子!”

    这时,倒飞跌落在地的那名东荒宗白袍修士好不容易站起,发出了一声尖利长啸。

    随着这声长啸发出,远处明显有东荒宗的修士收到指令一般,“当”“当”“当”的敲响了一件不知道什么法器,整个山谷都抖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