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是路过的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是路过的

    鸡笼山的整条山脉,长不过十五里,最高山峰不过一百余丈,上面绝大部分地方都长着齐腰深的青黄色毒草。这种毒草的叶子如同一个个碗装的倒扣鸡笼一般,散发着青黄色的瘴气,使得整条山脉绝大部分地方都笼罩在浓厚瘴气之中。

    “这可真是穷山恶水了,如果是在平时,有哪个正正经经的大宗门会把山门建到这种地方。”绿袍老头看着这条山脉,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东荒宗的山门是在哪一个山谷里面?恩?这外面都有巡山弟子?”

    魏索距离远处的鸡笼山还有十数里,正停下来打量,思索着以何种方式进这东荒宗,眼前左侧远处的一片荒地之中,突然三团青影掠出,朝着他逼近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架着本门的凤麟青鹰而来?”

    三团青影也是三头凤麟青鹰,上方的三名东荒宗修士之中,为首的是一名面目阴森的中年黑袍修士,黑色袍子上,有着闪光的金色小蛇状纹理。右侧是一名看上去有些奸诈的红衫年轻人,而左侧却是一名身材略微矮胖,眼光不停闪动的黄袍修士。

    “我和方化羽是好朋友,所以他送了这头凤麟青鹰给我。”魏索笑了笑。这三名东荒宗修士除了为首的中年黑袍修士是分念三重的修为之外,其余两名都只是周天境五重的修为,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不可能!就算是方化羽的好友,他也不可能将凤麟青鹰送给你。宗主早就下令,凤麟青鹰对于东荒宗极其重要,任何人不能将凤麟青鹰转送给外人。”魏索是想先瞎混混,套取点消息,但是一听到魏索的话,三名东荒宗修士却都是满脸杀机,为首的中年黑袍修士马上发出了一声厉喝,“你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凤麟青鹰不多么?为什么我遇到的每一个东荒宗修士都是人手一头凤麟青鹰?可为什么方化羽没和我提起?”魏索扫了这三人一眼,很无耻的说道,“在下是真武宗少主许千幻。”

    “奶奶的,你也太无耻了吧,居然冒充那个死鬼。”绿袍老头听到魏索居然冒充真武宗少主,顿时忍不住在魏索的耳中叫了一声。

    “真武宗少主…。”三名东荒宗修士却都是一个哆嗦,互相看了一眼之后,这三名东荒宗修士都是对着魏索行了一礼,为首那名中年黑袍修士马上有些胆颤心惊的毕恭毕敬道:“我等有眼无珠,不知道是许少主到来。不知许少主来到我们东荒宗,所为何事?”

    “这三个家伙居然就这样相信了?”绿袍老头又忍不住叫了一声,有些无语了。

    “看来外面根本不知道许千幻已经被我击杀的消息。”魏索心中一动,他知道这三名东荒宗修士也不是傻子,但是真武宗少主这样的身份,平时根本不敢有人冒充,而且他现在身上的气息,也的确是和一般修士截然不同,所以这三名东荒宗修士才会马上相信他就是许千幻。心中这么想着,魏索的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我来东荒宗,是在真冥城听方化羽说,玄风门有人会到你们东荒宗来,我想要见林太虚,现在有玄风门的修士,在你们东荒宗停留么?”

    “原来许少主是想要和玄风门的人会晤。”听到魏索这么说,三名东荒宗修士都是神情一松,为首的中年黑袍修士马上讨好般的说道,“现在玄风门没有前辈在我们东荒宗逗留,但玄风门的人和我们宗主可能有些联系,许少主要找玄风门的人,或许可以让我们宗主帮忙。若是许少主觉得方便的话,不如让我等带路,带少主去见我们宗主?”

    “好。”魏索眼都不抬,点了点头,倨傲的不行。

    “还装得真像。”绿袍老头又是无语,魏索现在模仿起许千幻当时高高在上的样子,还真是有那么几分神韵,不愧是在灵岳城卖黑风貂起家的奸商。

    “许少主请随我们来吧。”这三名东荒宗修士却是好像得了很大的面子一样,兴奋的在前面领起了路来。

    “怎么,你们东荒宗的凤麟青鹰数量不多么,那为什么方化羽根本没和我提及此事,就将这头凤麟青鹰送给我了?”魏索跟在这三人的身后,继续不动声色的打听消息。

    “是有一百多头,平时是足够了,但是万一有大规模妖兽群正好经过,要迁移的话,还是有些紧张。”为首的中年黑袍修士不敢有任何怠慢的回答道。

    “我听方化羽说,他们是去寻找李写意的踪迹,现在你们东荒宗,有没有发觉李写意的踪迹了?”魏索接着问道。

    “这我等倒是不知情,少主到时可以直接问我们宗主。”

    “玄风门修士上一次来东荒宗,是什么时候?”

    “我见过玄风门修士,是在我们东荒宗刚刚搬到此地,十日之前了,至于这期间有没有玄风门修士到来过,我们身份不够,也无法得知。”

    “杜拙极,这位道友是何人,怎么会架着我们东荒宗的凤麟青鹰而来?”

    这三名东荒宗修士带着魏索一路前行,刚刚在鸡笼山东侧一处瘴气笼罩的山谷入口处落下,山谷入口处如同帷幕一般的厚厚瘴气,突然分开,从中走出了一名身穿紫金色长袍的修士。

    这名修士是一名面上带有皱纹的老者,面色清癯,目光如炬,头戴一个鸡血石冠,身上的长袍如同是用一种紫金色精金的丝线制成,看上去光华璀璨,十分的华贵。

    “孙长老,这位是真武宗许少主,是方化羽师弟结识,有些事情要和我们宗主相商。”三名东荒宗修士马上齐齐朝着这名老者行了一礼,为首的中年黑袍修士马上说道。

    “居然是真武宗的许少主大驾光临?”这名在东荒宗之中地位明显不低的东荒宗长老顿时也是吃了一惊的样子,连忙对着魏索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魏索又是不冷不淡的摆了摆手,一副超级宗门少主的派头。

    “既然许少主要见我们宗主,那就请随我来吧。”这名孙长老也是没有什么废话,转身在前面带起了路来。

    “恩?”

    “想不到这东荒宗里面倒是还算不错,看来是想在这里长期窝着了。”

    一跟在这名孙长老后面穿过厚厚的瘴气,一看清眼前的情景,魏索倒是忍不住微微一怔,绿袍老头也是同时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原来从外面看起来,这个山谷只不过是数量方圆,但是现在走进来一看,却发现这个山谷居然是被东荒宗的修士往下挖深了,而且横向也是四面八方,朝着山体中挖了进去,四周的山体,反倒像是一片片巨大的飞檐。

    整个山谷已经达到十数里方圆,亭台楼阁,布置得也算十分精美。山体之中的许多处,还有灵泉瀑布,所有的瘴气,都是在山谷上方,透不到这山谷里面来。

    而且整个山谷朝着南方方位,地势是略微倾斜向上,正中一条长长的青玉阶梯,宽有两丈左右,一路往上,绵延至少上万级,现在魏索和这名孙长老,就在这阶梯底部,旁边竖有一块四五人高的黄玉,上面纂刻着东荒宗三个大字。

    “嗤!”

    带着魏索进入东荒宗的这个山门之后,在前方带路的这名身穿紫金色长袍的孙长老,突然往前掠出了数十丈,和魏索拉开了距离,同时伸手一探,一道黄色的光焰冲上半空。

    随即,一个庞大的黄色灵光光罩,突然瞬间形成,将这整个东荒宗山门全部笼罩在内。

    “孙长老,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一条黄光从一处楼阁中激射而来,落到了孙长老的身边,却是一名手持着一卷竹简的黄衫老者。这名黄衫老者的两条眉毛斜飞向上,看上去就像两条小剑,相貌十分的威严。

    同时,四五名服装各异的东荒宗修士,也从周围掠来。

    “此人架着我们东荒宗的凤麟青鹰而来,而且冒充真武宗的少主许千幻。”孙长老的脸色此刻变得十分森寒,对着落到身旁的黄衫老者说了这么一句。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随即,这名孙长老眼含杀机的看着魏索说道,“你的手中怎么会有我们东荒宗的凤麟青鹰?”

    “小子,你的演技太差,被看出来了。”绿袍老头反而高兴似的,哈哈大笑了一声。“现在他们是激发禁制,关闭山门,准备关门打狗了。”

    “居然有人敢冒充真武宗少主?”相貌威严的黄衫老者顿时也吃了一惊,不停打量着魏索。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武宗少主?”魏索扫了笼罩整个山谷的黄色灵光光罩一眼,有些郁闷的说道。他可是觉得自己演戏演得十分逼真,怎么可能会一下就被看穿了。

    “你以为我是白痴么?我虽然没有见过真武宗少主,但是至少知道他修是冰灵根修士,是以冰系功法为主。你身上的气息,根本不是冰系功法为主的气息。”站立在青玉阶梯上的孙长老,面目森寒的厉声道:“你到底是谁,还不快说。”

    “原来是这样…。”魏索郁闷的翻了翻白眼,道:“其实我就是个路过的,顺便想找你们宗主,打听一下林太虚的消息。”

    “路过的?我看你是找死!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赶快说出你的真正身份,否则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你杀死!”孙长老冰冷至极的看着魏索说道。

    “不是吧?就假冒一下真武宗少主,你就要杀我?你不怕杀我弄出动静,引来妖兽么?”魏索一副害怕的样子,四处看来看去。

    “我们这东荒灵罩,可以隔绝所有光线和声音透出,怎么杀你,都不会引来妖兽的。”孙长老冷笑道,“你可以死心了。”

    “是么,那就最好不过了。”魏索拍了拍手,嘿嘿一笑,“那快找你们宗主出来见我,我有事问他,不然我可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