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欲大战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欲大战

    镇天法相的杀伐攻击之法,十分的简单清晰,和一般的术法施放不同,要配合镇天法相施展,明显是以镇天法相本身的威能,激起天地之威。

    只是片刻的时间,镇天法相的每一个杀伐攻击的动作,魏索就已经记得清清楚楚。

    “醍醐圣果…不知道哪里有此种圣果,其实最好还是首先要设法找到这种圣果,然后修炼仙根五密,不仅可以直接突破到金丹五重的修为,还可以修出两颗金丹。到那时候的真元修为,便足够掌控这镇天法相对敌。手上的这些水系妖丹,还可以继续修炼,提升修为。”

    在废墟之中飘然穿行,魏索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来这样的念头。

    魏索马上决定,接下来自己除了找寻李写意和设法和姬雅她们碰头,至少让她们知道自己未陨落的消息之外,最为首要的,就是要寻找醍醐圣果。

    修出超越天灵根之上的仙灵根,不仅修炼的速度会变得更为恐怖,而且仙根五密的双金丹,加上镇天法相,到时就算遇到真正的神玄境修士,也能抗衡,不至于举手投足之间,就被对方灭杀。

    “恩?”

    但是一想到醍醐圣果,魏索的目光一闪之下,却是又马上停了下来,手上纳宝手镯上灵光一闪,一个沉甸甸的黑色铁木盒子,却是被他取了出来。

    “小子,你要做什么?你是担心到时候东荒宗和玄风门的人手里有这种果实,到时候用来对付你,所以你想要先试一下这种果实的元气威能?”绿袍老头看到魏索这样的动作,眉头一皱之间,却是想明白了一般,冷哼道。

    “天级顶阶功法加上天龙群星淬体术,得到龙冢宝藏,再加上现在这镇天法相,要是不小心死在这种连名字都没有记载的果实手里,那可是真的死不瞑目了。”魏索看着手里装着那诡异的红色果实的黑色铁木盒子点了点头。

    “这种诡异的东西,试试也好。”绿袍老头点了点头,也不说什么了,只是看着。

    魏索的脸色也马上彻底的严肃了起来,神识放出,笼罩在这黑色铁木盒子上,随后,小心至极的将这黑色铁木盒子打开了一线。

    他现在的肉身堪比道阶上品以上的法宝胎体,也只有他自己的指甲和牙齿等物,能切除得动自己的血肉,若是身上大规模沾染此种元气,抵挡不住的话,那可是想要切除血肉来活命,都根本来不及做到。

    这个黑色铁木盒子打开了一线之后,魏索的神识马上感觉到,里面西瓜大小的红色果实上,马上有一股氤氲的元气从黑色铁木盒子的缝隙中透了出来。

    没有任何迟疑,魏索马上将这个黑色铁木盒子盖上。

    一股透明真元同时从魏索的手中发出,朝着这一股透出的元气裹了上去。

    “恩?”

    魏索的眉头顿时一跳。

    他的真元碰到这股元气,居然是飞速的消融,好像冰雪遇到开水一般的感觉。

    这股元气虽然也有损耗,但是每损耗一分,却是可以消耗魏索的大量真元。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魏索伸出左手,触摸空气一般,直接接触了这股元气。

    “这么古怪?”

    魏索马上感觉到,这股元气一接触到他的肌肤,直接就渗透了进去,和荒古白泽身上散发的白色瘴气,侵入体内的感觉居然差不多。但是他马上激发太古凶火,在体内灼烧,却是也根本不能阻挡这股元气的侵袭。威能惊人,几乎可以燃尽万物的太古凶火,居然也是对这股元气没有什么作用。只是瞬息的时间,魏索整只左手表面的肌肤,已经几乎完全僵化,好像长了一层木壳。

    “试试金丹威能。”

    但是魏索却并没有丝毫的慌张,眼光一闪之下,催动金丹,一股股金丹霞光,从金丹上散发出来,从体内朝着侵袭进来的这股诡异元气冲刷过去。

    “那名东荒宗修士倒是没有说谎,金丹威能对这种元气,到是有消弭作用。”

    金丹霞光一冲刷到那些元气上,魏索却是马上心中一动,感觉到那些元气也是如同在体内嗤嗤作响一般,很快的消弭。

    只是瞬息之间,所有此种元气全部被冲刷消弭,魏索的左手又恢复了晶润光泽,活动如初,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看来这种元气你能应付了?”看到此幕,绿袍老头眼光一闪,看着魏索问道。

    “此种元气,居然是要靠金丹威能才能消融。”魏索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而且抵消这种元气,也需要消耗大量的金丹威能。一名金丹大修士若是被大量此种元气包裹,就算能够抵御得住,也很快会变得虚弱不堪,而且几乎无法动用术法,的确是用以生擒金丹修士的最好方法。”

    “这么说,东荒宗如果用大量的这种元气对付你,那你岂不是也是十分危险?”绿袍老头冷冷的看着魏索道。

    “又不是只有他们手头上有这种东西,我现在手头上也有不少,到时他们用这种东西对付我,大不了我也把这些东西全部砸出来。大家一齐没办法动用术法。”魏索撇了撇嘴道。

    “小子你现在好像变得越来越毒辣了么,很好,越来越有我的风采了。”绿袍老头愣了愣。

    “是么,既然这样,为了保险起见,那索性再把手头上的金丹,全部炼制成绝灭金丹再说吧。”魏索说了这么一句,索性停了下来,收起了黑色的铁木木盒,随后手中光华闪烁,却是抓出了一颗颗的金丹。

    “小子,我看你是比我还要毒辣了。”一看到魏索这样的举动,绿袍老头顿时咬了咬牙,“有镇天法相还不够,居然还要炼制这么多绝灭金丹。”

    “小心使得万年船,谁知道林太虚的身上,有没有和许千幻差不多的那种法宝。”魏索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开始炼制绝灭金丹。

    现在魏索的手头上还有白羽真人、玄武真人、白剑空和金鹞真人的四颗金丹。

    以现在他的金丹威能,连金丹四重的白羽真人的金丹都镇压得住,全部都可以炼制成绝灭金丹。

    炼制绝灭金丹,魏索已经是轻车熟路,极其的熟练。

    不到半个时辰,取出的四颗金丹,全部被魏索成功的炼制成了绝灭金丹,在魏索的手中散发着惊人的气焰。

    镇天法相在手,再加上这四颗绝灭金丹,魏索从原先身上法宝亏空的状态,一下子就变得有点近乎奢侈了。

    “可惜荒古白泽的脊骨的半成品法宝在到东荒宗之前,是不够时间炼制完成了,还有那尊精金傀儡外壳和星辰白洛金炼制的飞剑,不然有这两件法宝,那可真是完美了。”但是魏索却还是一副根本不满足的样子,叹了口气。

    “我干!”绿袍老头顿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接下来,魏索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废话,在废墟之中穿行,掠到了真冥宗中张掌柜等人的藏身之所,那片巨大龟壳的外面,直接和张掌柜等人告辞离开。

    “魏道友,一路保重。”

    “诸位道友,停留在这城中,并不安全。而且往天玄大陆中部逃遁,也未必是最好的选择。我可以和诸位实说,接下来这天穹,有可能还会继续不停裂口。天穹之内,未必比天穹之外更为安全。这东荒宗的凤鳞青鹰上的布置,可以隐匿修士气息,凭借这些凤麒青鹰逃出天穹,在天穹外选一处地方,隐匿修炼。或许是目前最好选择。”魏索站上一头凤麟青鹰背上平台,看了一眼那名被他制住的东荒宗修士,对着张掌柜等人道:“此名东荒宗修士我便交给你们了,若是你们觉得我的话有道理,便可以让他教会你们这其余四头凤麟青鹰的御使之法。”

    “到时候只要你安然将他们带出天穹,我便可以担保,一定让他们给你一条生路,你到时可以选择自行离开,也可以选择和他们一起在安全之所静修。”魏索的这一句话,却是对着这名被他制住的东荒宗修士说的。

    这位东荒宗修士身体一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魏索会就这么放过自己。

    “天穹有可能还会继续不停裂口?”而听到魏索的这句话,张掌柜和杜维等人顿时全部震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刘道友,之前多谢你背了我一路,这件东西,送给你吧。”

    而魏索却是没有什么停留,伸手一点,将一件东西点到了孔掌柜那名十分憨厚,没有什么话的青年面前。

    “魏….”这名憨厚青年呆了一呆,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魏索所在的凤鳞青鹰就已经升腾而起。

    “诸位有缘再见了。”魏索的声音淡淡的传了下来。

    凤麟青鹰一路远去,慢慢的消失在了这群修士的视线之中。

    “这…这件是道阶上品的法宝!”杜维等人的目光又不自觉的停留在刘成的手中,只是看了魏索送刘成的这件东西一眼,夏语冰就先忍不住轻呼出声。

    刘成的手中,是一枚精金小环状的法宝,灵光闪动,散发着惊人的灵气。

    这枚东西,正是魏索得自白剑空的那枚拘束型的法宝,威能的确是达到道阶上品。

    “这可是你的福气啊。”

    孔掌柜看着刘成,忍不住感叹着说了这么一句。

    虽然他们的身上一路也收集到了不少法宝,但是道阶以上的法宝,本身就是极其的稀少,他们这批修士的身上,除了从这批东荒宗修士身上得到的一件两件道阶中品和道阶下品的法宝之外,却是根本连一件道阶上品的法宝都没有的。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修士来说,得到大修士的垂青,得到这样级别的法宝,当然是莫大的机缘了。

    “希望他们听从我的建议,逃出天穹去自创洞府吧。”

    魏索离开真冥城之后,也没有再行多想什么,让噬心虫控制着凤麒青鹰,朝着东荒宗临时山门所在的鸡笼山方位飞掠。

    “果然是万里荒芜,妖兽盘踞,没有修士踪迹。”

    一路上,打定主意要大战一场,可能会需要动用许多水系妖丹,使用镇天法相的魏索也没有继续用妖丹修炼,只是用水皇噬日诀吞噬相对修炼较慢的灵石等物不停修炼,与此同时,继续小心的在未完成的荒古白泽脊骨炼制的半成品法宝上纂刻法阵。

    一路上,满目疮痍,根本没有见到任何修士的踪迹。

    一日过后,鸡笼山出现在了魏索的视线之中,遥遥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