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我想再见他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我想再见他

    “什么,你竟然不怕玄风门!我告诉你,你若是此刻让我疗伤,恢复如初,为我们东荒宗和玄风门效力,我可以保你无恙。而且加入我们东荒宗,有无尽的好处!”身穿月白色法衣的男子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色厉内荏的尖叫了起来。

    “算了,你这种小角色,说起来也不会知道我和玄风门、真武宗之间有什么纠葛。”看到这名年轻男子还想用玄风门来压自己,魏索似乎忍不住想出自己的名号,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踢了年轻男子一脚,将两个黑色大木盒丢在了此名年轻男子身旁,“快去帮我们采集那种果实,如果能采回两个,我就让你自行离开。”

    “你….!”这名年轻男子被魏索的这句话气得差点所有的血都吐了出来,“你…我去采集这种果实,还能活么!你还让我自行离开…你…你实在太无耻了!”

    “怎么会。”魏索看了一眼这名快要气得癫狂,恨不得咬他的脚一口的年轻修士,“你们刚才叫我去的时候不是说过,只要动作快一点,切掉身上一层血肉的话,还是可以活下来的。”

    “快点去采!”

    魏索又踢了这名年轻修士一脚。

    “啊!”

    这名年轻修士真是忍不住狠狠的咬了魏索停留在自己面前的脚一口,但是随即一声惨叫,牙齿都崩断了几颗,但是魏索的脚好像铁块一样,动都没动。

    “快去采啊,我都说了,只要你能采回两个,我就让你离开。”好像根本没有感觉的魏索,继续催促这名年轻修士。

    “你…”这名东荒宗带头的年轻修士气得真的又呕出了一口血,“我伤得连真元都没有办法动用,连爬都爬不动,你让我怎么去采。”

    “那没关系,我可以把你治得差不多的。”

    魏索一副很好商量的样子,取出了血晶石,慢慢的贯注了真元,滴出了一滴血红色的药液,滴在了这名年轻修士的一处伤口上。

    现在反正妖兽尸体极其丰富,他的血晶石中的药液,几乎是取之不竭,所以用起来也根本不心疼。

    “血晶石!”

    这名东荒宗带头的年轻修士浑身一震,也认出了魏索的这颗红光耀眼的奇异晶石。

    只是片刻的时间,这名年轻修士身上的几处创伤都以惊人的速度愈合起来,真元也可以在体内恢复流动。

    这名年轻修士体内的真元一可以流动,就马上准备要施法和魏索拼命,但是突然觉得自己脑门上一冷,好像戴了一顶冰冷湿润的沉甸甸的帽子。一股冷到骨子里的寒意,顿时不自觉的弥漫到他的全身。

    “噬心虫!你这是噬心虫!”这名年轻修士陡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骇的大叫了出来。

    “不要废话,赶紧去采那种果实。”魏索又是踢了这名年轻修士一脚,“不然就马上让噬心虫吸光你的脑髓。”

    “你…你太他妈的无耻了!”这名年轻修士的伤势至少已经好了五成,但是此刻却是又被气得硬生生吐了口血出来。治好了他的伤再让他去采那种果实,简直就和把猪养肥了杀了吃没什么分别。“我们的纳宝囊都被你们搜走了,任何疗伤的灵药都没有,我去采那种果实,怎么可能能活。”

    “好吧,说的有道理,杜道友,给他们几瓶百草生肌散。”魏索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杜维说了这一句。

    几瓶装在碧玉丹瓶之中的百草生肌散马上丢到了这名年轻修士的面前。一想到这些东荒宗的修士抢夺了幸存修士的东西,竟然还逼幸存修士采集这种果实,杜维等人也都是说不出的愤怒,对这名年轻修士根本没有任何的同情。

    “你…你…”这名先前受了重创,还无比张狂,用玄风门来压魏索的年轻修士,憋屈的连话都根本说不出来,“噗”,又是吐出了一口血之后,这名年轻修士将几瓶百草生肌散抓到了手中,同时大叫了一声,“给我一柄刀!”

    这名年轻修士是想把魏索一口口咬碎吞下去的心都有,但是关键在于,他根本不是魏索的对手,他的脑门上趴着一头噬心虫,更关键的是,魏索根本就咬不动….

    不去采那红色果实,是马上就被吸食脑髓而亡,去采那红色果实,还能拼一拼,说不定还能活下去。

    这样的情形之下,这名已经彻底快要癫狂的年轻修士决定去采那红色果实。

    “给他刀。”魏索不动声色,对着杜维等人点了点头。

    一柄最为普通,连半灵阶都不到的银白色锋利小刀,又丢到了这名年轻修士的面前。

    “啊!”

    这名东荒宗的年轻修士抓刀在手,疯狂般的大叫了一声,随意头也不回,以自己尽可能快的速度,朝着魏索先前所点的那株结着红色果实的树木掠去。

    等到距离还株大树还有二十余丈的范围左右,魏索令噬心虫离开了这名东荒宗的年轻修士。而这名东荒宗的年轻修士也是没有丝毫停留,冲到了那株树下,然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抓了两颗红色果实下来,装入到黑色铁木木盒之中。

    又飞快的脱出这株大树的十丈范围之后,这名东荒宗的年轻修士一声惨叫,却是直接一刀接着一刀,也已极快的速度,不停的切下自己身上的血肉。

    只是片刻的时间,这名年轻修士已经彻底变成血人,惨不忍睹,其身上割下的血肉却是也已经发灰僵硬,如同朽木。

    魏索的内心没有什么波动,目光平静,古井无波。

    因为他十分清楚,若是自己今日修为和神通不如这些东荒宗的修士,现在在这么割肉的或许就是自己。

    “既然你首先乞求我饶你性命,我不杀你,去,你将那两个铁木木盒拿过来。”魏索伸手一点,手中射出数条细细青光,封印住了剩余那名浑身索索发抖的东荒宗修士的真元,同时说道。

    听到魏索的这句话,这名东荒宗修士如受大赦,连忙跑到那名全身血肉模糊的年轻修士面前,将那两个黑色铁木木盒取了过来。

    “你对此种果实,有什么了解么?”魏索看着剩余的这名东荒宗修士问道,同时神识探入两个黑色铁木木盒,只觉这两颗奇特果实上散发着氤氲元气,如同烈焰般翻滚,但是却都被黑色铁木木盒阻隔住,透不出来。

    “不知道。”这名东荒宗修士说了这么一句,随即浑身又是一抖,害怕的补充道,“不过我们宗主应该会知道这种果实的具体用法。”

    “你们东荒宗此刻的山门在何处?你们宗门,是否已经收集有这种果实?”魏索也不收起这两个黑色铁木木盒,目光微微闪动,接着问道。

    “我们东荒宗现在的山门在鸡笼山,这种果实,具体有收到多少,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东荒宗一共派出八批修士在外,而且是和我们一起派出,应该也不会有采集到多少。”这名东荒宗修士胆颤心惊的说道。

    此刻那名带头的年轻修士惨叫声不绝于耳,其中还夹杂着诅咒咒骂的声音,已经快将自己身上一层血肉全部切下来了。

    “鸡笼山在哪里?”魏索接着又问了一句。

    “鸡笼山就在真冥城和幽冥城之间的中间地带,是一处不出名的低矮山脉。上面长有一些会散发瘴气的鸡笼毒瘴草,很多山谷都弥漫毒瘴。”这时却是魏索后方的周宇阁直接解释道。

    “鸡笼山中平时有玄风门的修士停留么?还有这真冥城周遭,有玄风门的修士么?”魏索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我们离开之时,并没有玄风门的修士逗留,这真冥城周遭数万里范围之内,也应该没有。玄风门的许多修士,好像是另有什么大事,但具体如何,恐怕也只有我们宗主才能知道。”

    “啊!”

    这个时候,那名年轻修士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叮的一声丢开手中的小刀,居然是已经将自己身上外面一层的血肉全部切去,如同一个连着一层红膜的骷髅架子,已经开始往自己身上涂抹百草生肌散。

    这名年轻修士,居然生机强横,好像一时死不了。

    但是魏索却是并没有管这名年轻修士,目光却是朝着另外一处扫了过去。这名年轻修士就算不死,也根本无法赶路,至少要个把月才能恢复得差不多,在此种妖兽出没的废墟城池中,根本没有幸存的可能。

    他此刻目光扫去的一片废墟之中,却是现出了一批修士的身影。

    张掌柜和钱掌柜等人,却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季道友,杜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凤鳞青鹰,是东荒宗的人?”

    只是一眼看到魏索等人周遭的情形,张掌柜等人也都顿时全部变了脸色,眼中都是充满了震骇之极的神色。

    “这些东荒宗的修士,想要抢夺我们的东西,然后将我们杀死。但是他们却敌不过季道友的神通…。”

    “什么!”

    片刻之后,张掌柜等人行到魏索等人的身边,听到杜维等人的解释,张掌柜等人都是浑身巨震,看着魏索,满眼不可置信的神色。

    “季前辈,你肯定是拥有惊人神通的大能,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此时,夏语冰也实在忍不住,鼓足了勇气,看着魏索问了这么一句。

    “我的真实姓名是叫魏索。”魏索此刻也不隐瞒什么,看着夏语冰等人说道。

    “魏索…你是霸气真人魏索?是那名被真武宗少主…。”夏语冰的声音戛然而止,根本不敢相信的样子。

    “看来你们也是听过那件事。我被许千幻擒住,只是他为了对付我,传出去的谣言。”魏索淡淡一笑。

    “季…魏前辈…你…。”钱掌柜和孔掌柜等人也都是彻底的呆住,一时张开了口,不知道说什么。

    “我之前是伤势沉重,神通未复,再加上和玄风门、真武宗都有仇怨,所以不敢轻易透露自己的身份,还请诸位道友见谅。而且还是要多谢诸位道友的救命之恩,否则在下也必然陨落。”魏索谦和的看着钱掌柜等人道:“大家也不用多礼,就喊我道友,把我当成先前的季道友就是。”

    “这….”一群人都是顿了片刻之后,钱掌柜才第一个开口苦笑道,“魏道友,你从一个周天境修士,直接变成金丹大修士,这一时实在是让人有些适应不过来。”

    “有件事如果告诉你们,你们恐怕更要适应不过来。”魏索摇了摇头,道:“整个天玄大陆北部,此刻恐怕已经全部是妖兽的地盘。”

    “什么!”钱掌柜等人顿时浑身巨震,连呼吸都彻底停顿。

    “魏道友,你真相信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夏语冰深吸了一口气道:“幽冥宫幽帝等人和北明宗的神玄大能全部陨落,此事实在令人难以相信。这之前根本没有任何风声传出,更何况神玄大能的神通,何人能挡,又有谁能灭杀神玄大能?”

    “是不是真的,只要赶去东荒宗看看,就差不多应该知道了。”魏索看着夏语冰点了点头。

    “你要去东荒宗…”夏语冰的呼吸也是猛的一顿,“你去找东荒宗的麻烦,很有可能有玄风门的修士赶来。”

    “玄风门的修士…林太虚,我也正好已经忍不住想再见见他了。”魏索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朝着真冥城的后方极远处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