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关我何事?

第六百六十二章 关我何事?

    没有任何征兆,根本没有任何出手的痕迹,魏索只是看了方化羽一眼,方化羽的头顶就冒出了一团血光,生机彻底的断绝。

    “方师弟!”

    这一批东荒修士的呼吸都为之停顿,这种景象,让他们浑身的毛细孔中都似乎要喷出寒气。

    但与此同时,一圈隐约可见,如同潮汐一般的的透明光纹,已经冲击在了这批东荒宗修士的身上。

    这全隐约可见的透明光纹,是以魏索为中心发出,速度根本令人难以想象,带着恐怖至极的威压。

    所有的东荒宗修士全部是身体剧烈的一颤,在这个时候都是脑海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嗤!”

    一声爆响,数条白色水刃般的光华同时从血光崩现的方化羽头顶上射出,打在身穿赤红色法衣的修士身上。身体刚刚剧烈震颤的这名分念五重的东荒宗修士,直接就被这些白色水刃般的华光打得四分五裂!

    “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这名身穿赤红色法衣的东荒宗修士被击杀之后,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才刚刚反应过来,身上灵光闪耀,发出了一声骇然至极的惊呼。

    “这是…!神识几近化形!这么强大的神识威压,他到底是什么修为?”杜维和夏语冰等人的脑海中也是几近空白,视线之中看到那名分念五重的厉害修士直接被斩杀,脑海中只是直觉一般,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怎么回事!”

    身穿月白色法衣的丰神如玉的年轻男子第一个反应过来,身上灵光闪动,似乎马上有法宝和术法激发出来,但就在此时,他身旁五头凤鳞青鹰却是发狂般猛的一抖,不仅将身上负着的五名东荒宗修士全部抛了出去,而且与此同时,五颗青色的妖丹都是同时祭出,轰在了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身上。

    “啪!”

    “啊!”

    一声爆响之中,这名年轻男子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身上白色灵光只是一闪,就被打得四分五裂,发出了一声惨叫,被打得远远抛飞出去,身上血光崩射。

    “天哪!他难道是金丹大修士!”直到此时,其余的东荒宗修士才从心神巨震中回复过来,脑袋才有思考能力,先前那名身穿黄铜盔甲的冷面年轻修士首先爆发出一声惊骇至极的尖叫。

    “不可能的!他肯定只是有什么神识冲击的法术,不要慌张!他一个人不可能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与此同时,一名身上有黄色薄雾萦绕的东荒宗修士也发出了一声大叫。

    这名看上去也有些不凡的东荒宗修士就是一开始干脆利落的说不要和魏索浪费口舌,直接杀死魏索的那名修士。

    “噗!”

    一声轻响,这名刚刚发出大叫的修士,头顶马上冒出一团血光,生机顿时断绝。

    “啊!”

    见到这样的情景,其余还在混乱之中的东荒宗修士都是惊骇得身上的寒毛都全部竖了起来。

    直到此时,魏索甚至都还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是某种隐形的妖兽!”一名东荒宗修士反应了过来,发出骇然的大叫。但是他的大叫才刚刚发出,他身旁的一头凤鳞青鹰突然发疯,两个爪子直接插入他的后背,从他的胸口透出,鲜血汩汩而出,瞬间就断了气息。

    “这些凤鳞青鹰都被他用什么术法控制了!”一名东荒宗修士骇然大叫,手中光华一闪,将他座下的一头凤鳞青鹰斩下了头颅。凤鳞青鹰的脖颈之中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狂喷而出。

    “啊!”

    一名东荒宗修士的脚底板上突然又冒出一团血光,然后他的身体猛的一僵,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弹指之间,还安然无恙的东荒宗修士只剩下了四名。

    “啊!”

    一名东荒宗修士丧失了战意,直接施展遁术,腾空而起,想要逃遁。一头凤鳞青鹰同时腾空而起,阻拦在他的身前。“嗤”的一声爆响,这名东荒宗修士的手中射出一道紫红色光焰,直接就将这头凤鳞青鹰打成一团血雾。

    但是他随即好像感应到什么似的,眼光骇然的往自己上方看去。但是不等他做出任何的动作,“噗”的一声,他的天灵上也是冒出了一团血光,整个人也顿时生机全无,从空中坠落。

    “这是什么妖兽!”

    “和他拼了!只有杀了他才有可能有活路!”

    剩余三名东荒宗修士眼见此幕,心神无比骇然,一道道光华从他们身前涌出,朝着魏索击去。

    魏索不慌不忙,激发了手中一尊不知道什么时候取出的白色宝塔般法宝。

    他的动作看上去似乎不快,但事实上却是不知道比这三名东荒宗修士快了多少。三名东荒宗修士激发的光华还未到他的身前,白光一闪之中,魏索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出现在了另外一侧五六十丈之外。

    “啪!”

    又是一名东荒宗修士身外的灵光光罩被突然浮现出的数条白色水刃状光华和一件什么根本看不到的东西强行击碎,随即这名东荒宗修士的头顶上也是冒出了一团血光。

    又是一名方才还不可一世,盛气凌人的东荒宗修士陨落。

    “他的神识太过强大,施法速度比我们快出不知道多少倍,施放术法和法宝,根本不可能伤到他!”

    剩余两名东荒宗修士之中,一名身穿黑红色,身上有金色葵花状符纹的白面修士猛的一咬牙,身上黑、红、金三色光华一闪之下,竟然也是瞬间出现在魏索的身后。

    “啊!”

    这一瞬间看得眼花缭乱,连连震慑,根本插不上手的夏语冰和杜维等人同时发出了一声紧张的惊呼。

    只见这名东荒宗修士的手上套着一副银色的利爪,直击魏索,一尺来长,灵光闪动,看上去至少是灵阶下品的法宝。

    “怎么可能!”

    “他的身体,竟然比灵阶的法宝胎体还要强韧?!”

    但是让夏语冰等人的惊呼声瞬间戛然而止的是,魏索只是微微的偏转身体,让这名东荒宗修士的手上的利爪扎在他的肩膀上。“喀嚓!”裂响声中,这副银色利爪寸寸碎裂,根本扎不进去。而魏索同时却只是伸指一弹,弹在这名修士的眉心。

    这名修士的身体猛的一震。眉心好像有一圈涟漪震荡开来,凹陷下去,而后脑却是啪的一下炸开,暴出一团血雾。

    没有任何剧烈灵气波动!

    魏索根本没有动用任何术法,竟似只是仅凭肉身力量,弹指击杀一名修士。

    他的表情依旧十分平静,但是这弹指之间,身上银色神光闪烁,散发着令人难以想象的无上威势。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惊人的力量!他这样的肉身,之前还会伤到无法动弹?他是遇到了什么样的妖兽?他到底是一名什么样的修士?”杜维和夏语冰等人的心中无比的震撼。

    “不要杀我,饶我一命!”

    剩余的一名先前也是气势凌人,身穿银色法衣,浑身银光闪烁,让人无法逼视的年轻东荒宗修士,身上的冷汗滚滚而落,彻底丧失了斗志,直接跪在了地上,发出了求饶的大叫声。

    白光一闪,魏索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平静的看着这名浑身索索发抖的东荒宗修士。

    “前辈,饶我一命,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这名东荒宗修士已经彻底吓破了胆子,跪伏在地,苦苦哀求。

    “把他带过来。”魏索淡然的朝着旁边一处点了一点。可能是之前一直遇到真武宗和玄风门这种超级大宗门的对手,对方都是神通惊人,所以他现在对敌起来也是十分小心,生怕这批东荒宗的修士其中也有惊人的神通。但是这次对付这批东荒宗的修士却是十分的轻松,却是反而有点高估这批对手了。

    “他还没死…。”随着魏索一点,这个时候夏语冰等人才发现那名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修士还没有死,身上有几个碗口大的血洞,正在痛苦的呻吟,看上去想要从纳宝囊中取出丹药疗伤,但是真元无法流转,根本做不到的样子。

    跪伏在地的这名身穿银色法衣的东荒宗修士顿时屁滚尿流一般,不敢有丝毫停留,将那名身上几个血洞的修士抱了过来,放在魏索的面前,自己又重新跪在魏索的面前。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名为首的东荒宗年轻修士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口中呕着血问道。

    “现在此种情形,你觉得问我名号还有什么意义么?”魏索看着这名十分凄惨的东荒宗修士,平静的说道。

    “你至少让我死个明白。不然我死不瞑目。”这名修士固执的说道。

    “你死不瞑目和我有什么关系?”魏索看了这名修士一眼,说了这么一句。

    “你!”这名修士气得身体一抖,又呕出了一口血来。

    “不用废话,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或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魏索丝毫不为所用,淡淡的看着这名先前盛气凌人至极,但是现在却像一条死狗般的修士,说道。

    “杜道友,麻烦你们先行搜掉他们身上的纳宝囊和所有法器。”接着魏索又对转头对着杜维等人说了这么一句。他说话的同时,除了五头凤鳞青鹰之外,其余剩余的几头凤鳞青鹰先是摇摇晃晃落地,随后脑门上也都冒出血光,被一一击杀。

    这种根本看不见的杀手,让所有的人又是一阵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