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自寻死路

第六百六十一章 自寻死路

    “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魏索的身上。

    “你是在开玩笑么?”稚气未脱,但是狠辣至极的青衫少年看着出声的魏索,一股森森的杀机笼罩在了魏索的身上。

    “还有人。”

    这个时候龟壳之中留下照顾杨风的修士肖临也听到斗法声音掠了出来,这一批东荒宗的修士心中都是微微一动,但是却根本没有看脸色也是十分煞白的肖临。

    肖临是一副舍生取义的神色,因为他和杨风是周宇阁等人所救,现在情形十分不妙,所以他也咬着牙准备出来拼命。

    但是被浓厚的杀气笼罩的魏索,却是一副很平常,很认真的样子。

    “我真的是没有纳宝囊。”而且这个时候,魏索居然还是一本正经的又说了这么一句。

    “季道友!”夏语冰和杜维脸色更加煞白,忍不住转过头对着魏索发出了一声低呼。魏索这样做,在他们看来就简直是在找死。

    “不过我有个纳物古戒,交这个行不行?”青衫少年眼中厉芒一闪,正准备出手,但是魏索突然又说了这么一句。

    “纳物古戒?”这一批东荒宗的修士顿时都是眼睛一亮。

    因为魏索在这么说的同时,伸出了手,手中托着一枚灵光闪动,样式古朴的戒指。

    “交过来看看。”青衫少年愣了一愣,看着一脸诚恳的魏索,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个傻子。

    “给。”魏索直接伸手一丢,将手中的戒指丢给了青衫少年。

    “真是纳物古戒。”将魏索丢出的古朴戒指接在手中,只是看了一眼,神识探了一下,青衫少年的眼中就马上闪现了惊喜的神色,转头对着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使了个眼色。

    “我已经交出了身上的纳物古戒,你们准备怎么发落我?”魏索看着脸上充满惊喜和得意神色的青衫少年,问道。

    “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你只要去帮我们采几颗那种果树的果子下来,我就让你自行离开。”青衫少年直接将魏索的纳物古戒戴在手上,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右侧远处的一株树木,笑道。

    “什么!”

    肖临和杜维等人全部都是脸色大变。这名看上去稚气未脱的青衫少年点的树木,正是那种结着红色果实,让杨风切除半边身体的血肉,才存活下来的诡异树木。

    “你们也太过毒辣了吧,他都已经交出一枚这样的纳物古戒了,你们还不放过他。你们让他去采摘这种树木的果实,他还活的了么。”夏语冰气得浑身有些微微发抖,看着青衫少年怒声道。

    “哦,这么说你们也是对这种树木有些了解了?”青衫少年眼中依旧笑意盈盈,用戏耍傻子一般的眼神看着魏索,“不过只要动作快一点,快些采摘了出来,然后快点将身上的一层血肉切去,还是有可能活下来的。”

    “你….!”夏语冰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名修士如果切除全身的血肉,若是没有地级顶阶以上的疗伤圣药,肯定活不下去,更何况就算有顶级的疗伤圣药,切除浑身的血肉,那是何等的残忍痛苦,但是此名青衫少年却是以这种轻松的语调随口说出,这也实在是太过狠毒了。

    “好了,我可是没有什么耐心的,快去帮我们采那株树上的果实。”青衫少年却是根本不理会夏语冰,冷眼看着魏索威胁道:“不然我就马上将你杀死。”

    “你这么小小年纪,怎么心肠这么狠毒呢?”这个时候,魏索却是看了青衫少年一眼,叹了口气。本来魏索是想拖延点时间,看看能不能拖到张掌柜等人回来,这样人多对付起这批人也更有把握一点,但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嘴上的绒毛还未脱尽,居然就狠毒成这样,这让魏索是不得不准备马上动手了。

    “恩?”青衫少年和身后一批东荒宗的修士都是微微一怔。之前魏索看上去是傻头傻脑,但是现在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却是和之前似乎截然不同,好像无形中就有一股阴云从魏索的身上散发出来,如同一头巨大怪兽一般,将他们这批人都笼罩在内。

    “真是奇怪,这家伙现在看起来居然有些大人物了。”嘴上绒毛还未完全尽脱的青衫少年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脸上却是一寒,“你是什么东西,难道居然敢教训我?”

    “我是没多少见识,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魏索淡淡的看了这名骄横至极的青衫少年一眼,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乃是东荒宗宗主的真传弟子方化羽。”青衫少年十分得意的说道。

    “东荒宗比起真武宗哪个更大?”魏索笑了笑,问道。

    魏索此言一出,夏语冰和杜维等人也都是看着他,眼中都是惊疑的光芒。

    “你这是什么意思。”青衫少年眼中顿时杀机一闪,身前的两件法宝上顿时灵光大放,如同两条毒蛇不停的吐信,随时就要向魏索噬去。现在谁都看得出魏索是有点不对劲了,因为就算是真的脑袋有点问题的修士,都知道东荒宗比起真武宗不可同日而语。相比之下,一个是地上的萤火虫般的光辉,而另外一个却是天上明月,令人绝大多数修士都要仰视。

    “我也没什么意思,只是见你天资不错,年纪只有这么一点点大,杀你的话有点不忍心,所以想给你个机会。只要你对我道个错,我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若是你不听我的话,还要杀我的话,我就只能将你杀了。”魏索看着这名名为方化羽的少年,认真的说道。

    “什么?!他居然敢说这样的话?他有什么把持?”魏索这句话一出口,杜维等人都是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感觉。

    “此人的口气竟然如此之大!”

    一批东荒宗的修士顿时也是大吃了一惊。

    “不知道这位道友是什么身份?”为首的那名丰神如玉的月白色法衣年轻男子顿时眉头微微一皱,抢在方化羽之前出声道。

    “你们根本不用管我是什么身份。难道我身份高绝,你们就不敢招惹,我若是一般人,你们就可以随意欺凌么?”魏索摇了摇头,“我现在已经给了你们这样的选择,而且我说我有能力灭杀你们,就看你们现在信不信,做什么选择了。”

    “太狂妄了!华师兄,这人肯定是故弄玄虚,若是身份高绝的修士,怎么可能一直躲藏在此处,和这些不入流的修士在一起!”听到魏索这么说,月白色法衣年轻男子身后一名身穿墨绿色袍子的浓眉年轻修士勃然大怒,身下的凤鳞青鹰也发出了低沉的啸鸣,凶相毕露。

    “他又不可能是玄风门和真武宗的修士,我们有什么顾忌的。就算有厉害的法宝,也不可能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一名身穿黄铜盔甲的冷面年轻修士,满脸冷笑,目光宛如将魏索当成了死人。

    “师兄,不要和他浪费口舌了,杀了他。”一名浑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黄色薄雾中的东荒宗修士,干脆利落的冷声说道。

    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没有下决断,看着魏索,眼光闪烁。

    “你呢,做什么选择?”魏索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这些东荒宗修士的声音一样,只是平静的看着他前方的弱冠少年方化羽。

    被魏索平静的眼神一看,这名先前凶焰滔天,随口就说出切除浑身血肉的少年竟然是不由得心中一颤,有些害怕了起来。“找死!装神弄鬼,也想吓唬到我?”但是目光一闪之间,这名嘴上绒毛还未脱尽的少年却是反而踏上了一步,蛮横至极,“师兄,就算这人有什么大背景,在此种情形之下,我们将之杀死,也决计不会有人知道的。就算是其余那些超级大宗门的修士,就算能感应到他的陨落,在此种情形之下,他们宗门的大修士赶来之前,我们也早已经离开,而且此人身上,说不定还有很多宝物!”

    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目光一闪,也不说话,很明显是已经同意方化羽的做法。

    魏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他这个时候倒是没有任何的做作,不是假装。因为根本没人发觉,他的噬心虫此刻已经就在方化羽的身后,一下就可以跳到方化羽的头顶。

    就好像方化羽的头上已经悬着一把屠刀,只要魏索一念之间,就可以落下,可是他却根本不知道。

    方化羽比他要低矮整整一个头,还未长开,在他面前,还是一个小孩。

    这样一点点大的年纪,有这样的天资和修为,也是不易,所以魏索也是想给他一个机会。可是在一把屠刀已经悬在他头上,他死在临头还这样的强横,实在是让魏索觉得可悲可笑。

    “去死吧!”方化羽一声厉喝,伸手一划。

    魏索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看了方化羽一眼。

    “噗!”

    但是方化羽身前两件灵光暴闪的法宝还未射出,他的身体就猛的一震,头顶冒出了一团血光。

    所有的人只看到他的脸上似乎才刚刚浮现出一丝恐惧和后悔的神色,身上的生机,就已经彻底的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