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六十章 没有怎么交?

第六百六十章 没有怎么交?

    “交出纳宝囊?”

    杜维等人的脸色都是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刚刚从这些人居高临下的姿态,就已经让他们觉得不妙。而此刻这名十六七岁少年说的话,更是让他们的心沉到了谷底。

    这些东荒宗的修士,明显根本就不想帮助他们,反而是要直接抢夺他们身上的东西。

    他们自然是不想交出身上的纳宝囊,但是这些骑着凤鳞青鹰的修士,除了这名十六七岁的青衣少年之外,修为最低的也有分念境两重,在他们这边修为最高的杜维之上。这名十六七岁的青衣少年,根骨灵韵,竟然也有分念一重的修为,而且身上荡漾着一股股的木灵气息,明显也是一名天赋木灵根的天才修士。

    “师弟,不急,先问清楚再说。”这名十六七岁的青衫少年不耐烦的令杜维和魏索等人交出身上的纳宝囊,他身旁那名身穿月白色法衣,丰神如玉的年轻男子却是微微的一笑,朝着杜维问道,“你们一共有多少幸存的修士?”

    杜维眼光闪动,没有马上回答,他心里面是在计算,如果张掌柜和钱掌柜等人全部回来,联手的话,能不能对付得了眼前这批东荒宗的修士。因为这些东荒宗的修士,根本就不掩饰什么,只是想要问清楚了才动手。

    “还不回答!怎么,当我师兄的话是放屁么!”凤鳞青鹰上那名十六七岁的青衫少年看到杜维等人一时不回答,顿时又是眼中凶光一闪,发出了一声厉喝。此名少年年纪还小,外貌稚气未脱,但是心性却似乎十分狠辣,而且完全不把杜维等人放在眼中,觉得杜维和魏索等人低人一等的感觉。

    “这群东荒宗的修士居然如此蛮横?这个家伙年纪这么小,人却是这么嚣张跋扈。”

    魏索站在杜维的身后,不动声色的看着这批气势凌人的东荒宗修士,在心里盘算。

    现在他还无法大量动用真元,如果强行施法,或是被对方术法击中的话,又要影响伤势,拖延他神通尽复的时间。不过这些人里面修为最高的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和他身边那名身穿火红色法衣的男修,也都是分念境五重的修为,这批人里面没有金丹大修士的存在。而且这凤鳞青鹰看上去虽然凶猛,但是也不过就是四级高阶的妖兽,噬心虫应该可以控制。噬心虫只要控制其中五头,攻击其它峰鳞青鹰,然后偷袭的话,应该是可以对付得了这批东荒宗修士。

    只是噬心虫控制妖兽的话,要在一定距离之内,这些东荒宗修士要是降落到地面附近,噬心虫偷袭起来就越为方便和保险。

    “诸位道友,东荒宗也算是名门大宗,在此种兽潮之中,理应帮助幸存修士,为何反而还要对付我等?”杜维看着这批盛气凌人的东荒宗修士,“就算兽潮已经被压制住,至少此处方圆数万里之内,还是妖兽控制,到处都是妖兽,你们难道就真的可以做到横行无忌么!”

    “不错!”看上去柔弱的夏语冰也上前一步,和杜维并排站立,“你们东荒宗也不是幽冥宫和北明宗,在天玄大陆北部,恐怕还做不到只手遮天的地步吧。”

    “北明宗和幽冥宫么…”身穿月白色法衣,丰神如玉的年轻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很值得玩味的神情。

    “难道北明宗和幽冥宫都毁在了这次兽潮里面?”这名为首的东荒宗修士此时浮现的神情,让魏索的眉头不由得跳了跳。

    幽冥宫可是有数名神通惊人的大修士,光看李写意的实力,就知道幽冥宫有着什么样的底蕴和积累。而且北明宗可是位列天玄大陆前十的超级大宗门,据说实力甚至还在玄风门之上,而且是有神玄境大修士的存在。如果幽冥宫和北明宗全部毁灭的话,那就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要知道神玄境修士可是跺一跺脚都八荒震动,血流成河的大能,在上古修道界之中,都是修道界顶端的大人物。

    “你们是根本不知道此刻这真冥城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却是根本没有留意魏索,只是看了一眼杜维和夏语冰,悠然道:“反正我也不想和你们多废话,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十数万里区域之内,妖兽丛生,你们和我们对敌的话,就算有个别漏网之鱼能够逃脱,也绝对不可能不陨落。你们现在乖乖听我们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们留一条生路。”

    “十数万里区域之内妖兽丛生?”听到这名年轻男子的这句话,魏索又是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他可是十分清楚,幽冥城和真冥城之间的距离,是已经根本不到十万里的。

    “我们要是交出身上的纳宝囊,你们就此离开么?”杜维面色连变了数变之后,看着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说了这样一句话。显然在心中权衡再三之后,他已是有了无奈妥协的想法。

    “这么多废话!”十六七岁的青衫少年盛气凌人,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冷笑道:“我师兄只是说饶你们一命,说我们会马上离开了么,赶快取出身上的所有纳宝囊,听候发落!否则我们立即出手,将你们全部诛杀!”

    这名青衫少年数次抢白,但是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等人却是没有丝毫不快的情形,显见这名青衫少年虽然年幼,但是其地位却是不在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之下。

    “要让我们交出身上所有纳宝囊,听候发落,那首先也要让我们见识到足够的神通!”听到青衫少年如此说,身穿古铜色法衣的周宇阁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厉声说道。

    “很好,你不服是么,那我就单独教训教训你。”十六七岁的青衫少年冷笑了一声,凤鳞青鹰载着他缓缓的落下。

    “送上门来了…。”魏索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高兴了起来。这名青衫少年降落下来,其余的东荒宗修士也是跟着落了下来。凤鳞青鹰直接落在地上,现在只要魏索乐意,他的噬心虫随时都可以发动偷袭。

    “来吧,如果你能击败我,我倒是说不定可以让你离开。”青衫少年直接站在凤鳞青鹰背上的平台之上,极其倨傲的看了一眼周宇阁。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对让如此咄咄逼人,周宇阁也不多话,眼中厉芒一闪之下,背上背着的古铜色长剑,随着他的手指一指,马上化成了一条一丈来长的古铜色惊虹,在空中一闪之下,一条却是又变成了五条。

    五条一丈来长的古铜色惊虹全部发出剧烈的破空声,从不同的方位朝着青衫少年斩去,根本看不出哪一条古铜色惊虹是真的飞剑。

    “这是泓山道人的干戈铜剑,倒是也有灵阶上品的威能,看来你们在这兽潮之中倒是也捡了不少东西。但是你以为就凭你这一柄捡来的东西,就是我的对手?”

    面对着五条气势惊人的古铜色惊虹,盛气凌人的青衫少年一声冷哼声中,一条青光突然从他的手中浮现出来。然后他的手只是一划,这条青光便以惊人的速度,围绕了一圈,一一斩中五条古铜色惊虹。

    只听“啪”的一声爆响,其中的四条古铜色惊虹只是扭曲了一下,就消失无形,而剩余那柄真正的古铜色飞剑,被青光一斩之下,竟然是直接一截截碎裂了开来。

    “啪!”

    几乎同时,青衫少年弹手射出的一道蓝色光华射到了周宇阁的身前,和周宇阁祭出的一面金色方形法盾撞到了一起。

    金色方形法盾猛的一震之下,没有碎裂,但是却被打得倒撞在周宇阁的身上。周宇阁马上控制不住身形,往后倒飞了五六丈,跌落在地。

    “道阶法宝!”

    周宇阁跌落在地之后,马上站了起来,嘴角沁出一丝血丝,眼中十分骇然。而杜维和夏语冰两人也都是面色十分难看的发出了一声低呼。

    两人此刻已经看出,那一道蓝色光华和青色光华都是青衫少年祭出的法宝,那一道蓝色光华还好,差不多是灵阶上品的威能,但是那道青光,竟然是直接将一柄灵阶上品的飞剑斩成碎片,其威能却是已经远远超过了道阶上品,赫然是一件道阶中品的法宝!

    “怎么样,你现在知道我们有什么样的神通了吧。”蓝色光华和青色光华一击发出之后,又悬浮在青衫少年的身前,蓝色光华是一颗蓝色精精金小珠,鸽蛋般大小,表面有一条小蛇般的符纹。青色光华却是一片薄薄的,如同弯月一般的弯刀,通体晶莹剔透,看不到任何的符纹,但是青色灵光闪耀,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冷笑声中,这名青衫少年伸手一点,蓝色精金小珠和青色弯刀上面又是光华大放,遥遥对准了周宇阁,“你说你是要直接交出纳宝囊,等候发落,还是我现在就将你杀死?”

    “士可杀不可辱,你杀了我吧!”周宇阁气血上涌,脸孔都变成了赤红色,发出了一声厉喝。

    “不要!”这个时候,听到他这样的叫声,夏语冰却是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呼,“我们愿意交出纳宝囊!”

    “夏…。”周宇阁面色更是赤红,又要发出一声厉吼。

    “找死!”青衫少年眼睛顿时微微眯起,眼中闪现出一丝杀机,两件法宝顿时就要激发而出。

    “等等!”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叫了起来,“奶奶的我没有纳宝囊,那怎么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