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倨傲少年

第六百五十九章 倨傲少年

    “看来不需要两天的时间,只要再过个一天半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得七七八八,可以修炼和大量动用真元了。”

    魏索的金丹一重新凝成,一道道丹气从金丹上透出,滋润他的肉身。虽然他此刻的肉身损伤严重,如同一片沙漠吸水一样,还是十分的干枯,外面也没有什么灵气显露出来,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内里他却是已经明显感觉出来,有了这金丹丹气的反哺滋润,他体内损伤的恢复速度,又是快了几分。

    “季道友,你有修炼淬体术?”

    魏索金丹重聚,虽然外表不显,但是现在夏语冰等人却是突然发觉,魏索的气息十分玄妙,却是根本看不透了。而且魏索身上气息一震之下,身上的肌肤也闪出了不少银色的神辉,再加上魏索重聚金丹之后,双眼已经睁开,似乎疗伤告一段路,这让夏语冰实在是有些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不错,在下是修有一门淬体术。”魏索点了点头的同时,嘴角也是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微笑出来。因为看夏语冰这实在忍不住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到了韩薇薇。韩薇薇的好奇心,可是也是这么重,面对这种情况她肯定也是要忍不住问的。

    “张掌柜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夏语冰眼波流转了一下,明显是心里面还是十分好奇,忍不住还想多问,但是看到魏索这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似乎不想多说的样子,她又不好意思多问,所以张了张嘴之后,却是没话找话般说了这么一句。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出去,肯定也是小心翼翼在废墟中穿行,不可能大摇大摆飞遁过去,去都至少要一个多时辰,他们自然不可能这么快回来。”黑衣大汉杜维明显是十分了解夏语冰,说这句话的同时,看上去古板的脸上,却是也显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看到杜维这么面相古板的修士,看着自己的道侣都不自觉的露出这样的神色,魏索却是又不自觉的想到了姬雅等人。

    “不知道老头对那三种树木有没有什么了解。”

    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魏索却是生出了先出一下这处隐匿之所,就在附近取出养鬼罐,让绿袍老头看看那三种诡异树木的念头。

    因为反正现在他也是无法大量动用真元激发长河滔天卷修炼,只是要等着体内的伤势慢慢恢复,在这一天半之内,他是基本上什么都做不了,出这处隐匿之所,只要就停留在附近,不乱跑的话,有噬心虫在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啾…啾…啾…”

    “嗯?这是什么声音。”

    但是魏索目光闪动之间,还没站起来,就隐隐约约听到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一阵奇异的啸叫声。

    “是妖兽的声音!”

    杜维也是同时脸色一变,发出了一声轻呼。

    “什么妖兽,好像数量不止一头的样子。”夏语冰的神色也顿时变得十分紧张,因为这啸叫声越来越为接近,似乎很快就要降临到真冥城上空。

    “应该不是厉害的高阶妖兽,如果是六级以上的妖兽,钱掌柜的金灵蜂肯定已经早给他传讯,他们肯定也会设法给我们传递消息的。”魏索不动声色的说道。

    “我们要出去看看么?”听到魏索这么说,夏语冰的脸色一缓,探询似的看着杜维和周宇阁道。

    “张掌柜他们那么多人,既然不可能是六级以上的妖兽,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们还是停留在这里面,省得出去被这些妖兽发现,到时候动手如果弄出大的动静,要是吸引到别的厉害妖兽到来,那就比较麻烦了。”杜维目光一闪之后,马上冷静的说道。

    “这些妖兽好像接近了我们上方。”

    啾啾的嘶鸣声不断,似乎在真冥城中四处盘旋,寻找落脚点,但是片刻之后,这声音却是和他们这隐匿之处越来越近,夏语冰的脸色变得越发紧张起来。

    “师兄,这有一具赤岩巨龟的龟甲!这么完整!至少都可以用来炼制一面灵阶中品以上的法盾了…。”

    “看来已经有别的修士搜索过了,居然转了这么久,只看到这一具龟甲。”

    “既然那么多妖兽尸身都已经被收走了,怎么还会有这样一具炼器的上佳材料留着,而且这么巨大的火系龟甲,炼制起来十分简单,普通的炼器师都可以将之炼制成法盾,大家小心,可能有什么古怪…。”

    但是片刻之后,除了啾啾的怪声之外,却是同时传下了隐隐约约的交谈声。

    “是修士?”

    夏语冰和杜维等人都是身体猛的一震,眼中闪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就连魏索也是满眼的惊讶。

    因为他的神识放出,也只是感觉到有十余头体型庞大的巨禽类妖兽接近,却是并没有感觉到修士的气息。此时听到这样的声音,他再神识细扫之下,却是感知到这些巨禽类妖兽已经停在他们上方,而这些巨禽背上,似乎都有一团有些异样的气息,或大或小,看来是有什么独特的隐匿气息的布置。

    “走,我们出去看看是哪里的道友。”此种情形之下,遇到有修士,本身就是难以抗拒碰面的诱惑,再加上此刻听对方的声音,是肯定要查看他们这处藏身之所的了,所以对着魏索等人点了点头之后,杜维首先朝着外面掠了出去,同时却是发出了一声低呼,“是何方的道友到来?”

    “有修士!”

    对方的声音马上传来,明显也是吃了一惊的样子。

    魏索对着肖临使了个眼色,让他继续留下照顾尚且不能起身的杨风,随后跟着掠出。而一掠出去,他就看到上方的天空之中停留着十二头青色的巨大禽鸟。

    这十二头巨大的青色禽鸟不算双翅,光是身体也有两丈左右见方,外观很像普通得苍鹰,但是脖子却是分外的长,往前探出,而且浑身的青色翎毛如同铁铸,一双眼睛散发着黄色凶光,看上去十分凶恶。

    十二头此种青色巨禽的背上,都用精金和皮索等物,固定着一个有着栏杆的青色玉石平台,平台内里或坐或站,都有一名修士,平台上散发着一圈圈的青光,形成了一个光罩,笼罩住其中的修士。

    “凤鳞青鹰,诸位是东荒宗的修士?”一看到这种青色禽鸟,最先掠出的杜维目光一闪之下,就直接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东荒宗?”魏索心中一动,他知道东荒宗是掌管东荒城的一个宗门,而东荒城是在幽冥宫所在的幽冥城西侧,是幽冥城横向的一个城池。东荒宗的规模不算大也不算小,听说是有两名金丹修士。其它魏索倒是没有什么了解了。

    “想不到真冥城居然也有幸存修士藏匿。”

    上方十二头青色巨禽上先是发出了一声这样的悠悠的声音之后,十二头青色巨禽却是缓缓降落了下来。

    只见十二头青色巨禽最前方的一头体型最为庞大,看上去明显是年岁最长,但是也没有苍老的气息,身上的妖气最为浓烈,明显是实力最强。这头青色巨禽上方的青色玉石平台上端坐着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年纪的年轻男子,身穿一件月白色法衣,脸上挂着一丝意外的神情,面目俊朗,双目明亮至极,称得上是丰神如玉。

    青色巨禽降落下来,离得近了,却是可以看清,这种巨禽身上的翎毛都是十分的刚硬,就像一片片的鳞片。

    为首的年轻男子左侧却是一名名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袭青色法衣,英气逼人,面目也是十分英俊,但是却隐隐有一种极其倨傲的神色,似乎看着魏索等人都很不屑一顾。

    年轻男子右侧是一名三十余岁的男修,身穿一身火红色法衣,身上时不时有火焰跳动,面目十分森冷。

    这三人身后的其余九名修士看上去气度也是不凡,身上的法衣和一些配饰也是灵光闪动,身上的气息明显都高出杜维,明显至少都是分念境两重以上的修士。

    而且这些修士和杜维、孔掌柜等人截然不同,脸上看不到有特别的无助和恐慌的那种感觉,只是都略带谨慎,给人一种好像是平时出来猎杀妖兽的感觉。

    这些修士降落下来,无形之中给杜维和夏语冰等人强大的压迫感。

    “认得出我们的凤鳞青鹰,倒是有些眼光。”为首的二十七八岁,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年轻男子,一眼看到夏语冰,似乎也是没有料到此处有女修,眼中又闪现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嘴角浮现出一丝看不出什么意味的笑容之后,此名年轻男子也不问魏索等人是什么身份,只是问道,“看来此处是你们的隐匿之所,那这真冥城中的妖兽和修士身上遗落的东西,都是你们收走了么?”

    “城中修士身上遗落的一些东西,是我们收起了,不过城中妖兽的尸身,是都被我们清理到了城后的山谷之中。”杜维的眉头一跳,心中隐隐有些不祥的感觉。

    “诸位道友是从东荒城赶来么?请问此次兽潮,已经遏制住了么?”随即,杜维又马上问道。

    “师兄,不要浪费时间了。”身穿月白色法衣,丰神如玉的年轻男子还没有说话,他身旁那名十六七岁,稚气未脱的少年,却是皱了皱眉头,十分不耐烦的看了一眼魏索和杜维等人,“你们先把身上的纳宝囊都交出来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