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五十六章 何处有完城?

第六百五十六章 何处有完城?

    “有修士?”

    钱掌柜和孔掌柜以及面相十分普通的章念和面相憨厚的刘成,都是吃了一惊,望向魏索所看的方向。

    魏索所看的方向似乎是真冥城中部,但是无论是神识所及还是目光所及之处,他们却是察觉不到任何修士的存在。

    “他们好像也已经发现我们了,可能看到了我们来时的遁光。”魏索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说道。

    “他们现在何处,季道友你能感觉到他们在朝我们行来?他们有多少人?”钱掌柜和孔掌柜等人的脸上顿时显出了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的神色。只有基本完好的城池,有宗门管辖,才有秩序,一般修士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而此种情形之下,对方若是善良之辈,就有可能帮上大忙,若是那种专门杀人越货的凶狠之辈,说不定就反而是灭顶之灾。

    “至少有七八名修士,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我们过去和他们碰头吧。”但是魏索的神色却是十分的平静,对着钱掌柜等人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他便在前方带起了路来。

    “这么远?”

    魏索的确是朝着真冥城中部行进,但是穿行了千丈的距离之后,魏索却是还没有停下来,依旧在前方带路。

    “季道友,你竟然能感知到这么远的距离之外有修士的存在?那些修士,现在何处?”又跟在魏索身后行进了近千丈之后,钱掌柜和孔掌柜两人互望了一眼,实在是忍不住了,心中都是极其疑虑的问道。在他们看来,就算是金丹五重的大修士,神识也是不可能感知到两千丈以外的。他们现在都已经甚至有些怀疑魏索是想要搞什么鬼了。

    听到钱掌柜和孔掌柜的话,魏索停了下来,转过身来,似乎要张口解释什么的样子,但是他的眼光在此时却是微微的闪动了一下。

    “啪!”

    与此同时,就在一行人正前方,数里外的一处,突然发出了一声明显是什么术法冲击硬物发出的声响,与此同时,还发出了一声明显是修士发出的,十分惊慌的低声惊呼声。

    “是有修士….。”钱掌柜和孔掌柜等人顿时大吃了一惊,有些说不出话的样子。

    “是有道友在么?”这时,魏索却是不动声色的朝着发出声音的那处轻喊了一声。

    “诸位是来自哪里的道友?”一声明显有些惊慌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们是来自谷矿城的修士。”钱掌柜看到魏索看他看了一眼的样子,微微愣了愣之后,便出声道。

    “谷矿城的修士?道友你…。”对方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奇怪。

    “道友…难道你是张掌柜?”钱掌柜和孔掌柜好像同时反应了过来一般,身体都是猛的一震,发出有些不可置信的声音。

    “钱掌柜!真的是你?还有是?”对方也是马上发出了极其惊喜般的声音。

    “张掌柜,我是孔大年!”孔掌柜极其激动的出声道。

    “孔掌柜!想不到居然是你们!想不到居然还能在此处遇到你们。不过你们小心,刚刚好像有一头什么妖兽在附近出没。”对方也是激动不已,但是马上又有些紧张的提醒了一句。

    “对方是两位熟悉的道友?”这种情形,到是让魏索有些意想不到了。

    方才他是知道孔掌柜等人怀疑,所以故意让自己的噬心虫在对方附近弄出了些响动,让对方有些惊动,之前他是通过和噬心虫的独特感应,知道对方虽然人数不少,但是修为却都是不高,光凭他的噬心虫就可以对付,所以他是一点都不紧张,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是孔掌柜等人的旧识。而且一般城池店铺的掌柜都是忙于生意,修为都不会太高的,可是没想到居然偏偏有这么多掌柜幸存了下来,就这么多人里面,就已经有三个掌柜了。

    “张掌柜是灵犀城灵晶阁的掌柜,我们之前交易会的时候,见过数次,交情也还不错。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钱掌柜点了点头,随即又是深吸了一口气。

    幽冥城是在真冥城往南,而灵犀城是在真冥城往东。一个是往天玄大陆北部纵深,一个是横向。但灵犀城和真冥城之间,也是还隔了一个慕天城。现在既然张掌柜都在此处,那说明慕天城也很有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次兽潮已经席卷了多少地方?!因为光是众人知道的这些城池,这些区域连起来,都已经是四五分之一的天玄大陆北部了。

    “走,我们过去和他们碰头。”魏索的心中也很是震惊,但是他的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朝着钱掌柜点了点头之后,魏索便接着在前方带路,朝着张掌柜等人行进。

    他的神识是笼罩千丈,再加上对方所说的妖兽就是他的噬心虫,所以他是没有太大的顾忌。而钱掌柜的金灵蜂虽然也是没有察觉到噬心虫的存在,但正是因为如此,钱掌柜等人也只觉得真冥城中没有高阶妖兽的存在,所以前行起来,却也是并不太过担心。毕竟在拥有数件灵阶中品以上的法器的情形下,一般五级的妖兽,他们也应该能够对付。

    片刻之后,噬心虫就在钱掌柜等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到了魏索的二十丈开外。魏索感觉出来,他的这头噬心虫断了的两条触手还没有长好,但是其余却是没有受什么创伤,生机旺盛的很。

    “张掌柜,想不到竟然能在此处遇到!”而片刻之后,一群修士也在一片废墟之后显现出了身影。钱掌柜和孔掌柜和对方前方一名身穿墨绿色袍子,留着一缕长须的清癯老者互相看到的时候,都是有些激动得不能自已。

    魏索打量着这一群修士。

    这一群修士一共是有七人,除了身穿墨绿色袍子的张掌柜之外,有一名身穿古铜色皮甲的络腮胡子中年修士,身背着一柄赤色的长剑,十分显眼,看上去应该是一名剑修,周天境五重的修为。其余五人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男修,都只有神海境四重至五重的修为。

    “张掌柜,你们是怎么会在此处的,灵犀城难道也已经彻底毁在兽潮之中?”一开始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之后,钱掌柜对着张掌柜一方的修士拱了拱手,行了一礼之后,马上忍不住看着张掌柜问道。

    “灵犀城已经彻底的毁了,你们竟然也到了这里,难道谷矿城一路过来…也都毁了?”张掌柜连连深吸,镇定心神。这名面相清癯的老者,看上去双眼布满血丝,有些蓬头垢面,看上去十分憔悴。

    “诸位道友,我们一边回去一边说吧,这外面还是有些不安全。”身穿古铜色皮甲的络腮胡子中年修士不停的四下看着,表情十分严肃的说道。

    “这位是周道友,他是古剑宗的修士…。”

    “季道友竟然是北灵城的修士?”

    “天初城、谷矿城、北灵城,沿途过来的这些城池,竟然都已经…。”

    “还有四位幸存的道友?”

    “…..。”

    接下来,魏索等人跟在张掌柜等人的身后,朝着真冥城后城的方位穿行。

    一边行进,一边交谈之下,魏索等人知道灵犀城的确也已经毁在兽潮之中。张掌柜是正好要运送一批炼丹的货物到真冥城,结果还距离真冥城有万里之遥,兽潮就已经席卷而来。张掌柜等人是依靠一张可以隐匿气息的古符,在沿途的一片沼泽地中隐匿了数天,才逃过了一劫,现在张掌柜一行人中那五名看上去都三十岁不到的年轻男修,都是他之前店铺,和他一起运送货物交易的店员。

    而另外这名络腮胡子的中年修士,却是他们后来到真冥城的周遭才遇到。这名修士名为周宇阁,是天玄大陆中部古剑城的修士,他却是和数名道友正好在天玄大陆真冥城附近历炼。结果遭遇兽潮,却是只有三人侥幸逃脱,但在赶往真冥城的途中,周宇阁等一行三人也是救了两名修士。

    现在那另外四名修士,却是停留在他们在真冥城中构建的一处临时居所之中,那处地方他们也是构筑了一个可以隐匿气息的法阵。

    他们这群人到了真冥城之后却是没有离开,已经在真冥城停留了五天,只是这五天之中,他们也是没有遇到过其他幸存的修士。

    “张掌柜,这真冥城中的妖兽,是你们清理掉的么?”等到快要接近张掌柜等人的藏匿之地时,魏索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错,因为我们生怕这些妖兽的尸身引得有些食腐类的妖兽到来,所以将真冥城中所有妖兽的尸身慢慢的清理了出去,都堆在了真冥城后面的一处山谷之中。”张掌柜很是客气的回答道。在此种情况之下,每个幸存修士之间的关系,无形中都似乎亲近了许多。

    “都在后方的山谷之中?”魏索心中念头一闪,方才他的噬心虫就是从真冥城后方赶来,倒是很有可能在那处山谷之中吸食妖兽的脑髓了。

    再过了片刻,张掌柜等人带着魏索等人到了他们在真冥城中的隐匿之所。他们的隐匿之所,竟然也是安置在一具掏空了的庞大龟甲之中。

    这具龟甲比起紫焰巨甲虫还要略大几分,呈现赤红色,周身有着许多火焰状的花纹,有一些火煞气息流露出来。

    这赫然是六级中阶妖兽赤岩巨龟的龟甲。这具龟甲上面有许多术法威能冲击的痕迹,周围有几个巨大的凹坑,此刻这具龟甲也是置身在一个凹坑的底部。看来这头六级中阶的妖兽,是在当日真冥城城破之时,被某位修为不弱的修士所击杀的。

    “恩?”

    跟在张掌柜等人身后一进入龟甲之中,魏索就是微微一怔。

    他一眼看到,张掌柜等人所说的另外四名修士全部在这掏空了的巨大龟甲之中。而四名修士之中,有一名很是清丽的黄衫女修,另外有一名修士,却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看上去伤势好像十分严重。

    ***

    (恩恩…接下来又有很高的….潮了...另外,如果是跟了我很多年的书友,一定知道我就是慢热…就是细…快也快不了。所以我的铁杆书迷就应该很了解我,还是老话,多点点耐心吧。似乎这句话我在写流氓高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说了,说了很多次了,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说我的风格要是喜欢的人就会喜欢,不喜欢的人就很难喜欢。而我也就按我喜欢的,然后为喜欢我的一群人这么努力的写着吧。如果实在不能理解,没有耐心忍受不了我的慢热,那也给我点面子。批我的时候不要太狠啊…毕竟写了这么多年,年纪也一把了,给我点面子~~~毕竟中肯的意见我肯定是看得进的,我也算是作者里面,为数不多的基本上条条书评都会看的了。烂、垃圾之类的话就太过,也没啥实质性的意思,能不打就不要打了。吱一声都比这强~~~,恩恩,怀念书评区时不时的吱一声的时候了。实际上我从一开始写书到现在,对写作的态度都是没有改变过,而且我都觉得我自己更努力,就是感觉现在的很多书友怎么好像和以前很大不同了,看书的气氛也变了许多…难道是物价上涨得太厉害,又是郭美美又是卢美美的,大家都是一口恶气无法发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