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谷矿城修士

第六百五十三章 谷矿城修士

    夕阳渐落,天际只剩下一抹红色的晚霞。

    散发着碧绿色磷光的树木、开着脸盆大小的紫色花朵,还有长着红色浆果的奇异树木,这三种树木,绿袍老头说不定会有所认知。

    但是刚刚击杀三头食腐獭,魏索强行动用真元之下,体内许多原本已经有所恢复的经络和内腑又重新崩裂,这大半日的疗伤可以说是前功尽弃,现在魏索是根本连贯注一道真元激发纳宝手镯取出养鬼罐都都根本做不到。而且最后那头食腐獭将他拖出,他手臂用力一插,虽然将这头食腐獭的喉管等物扯出,将之击杀,但这一下,他半边身体内的许多地方又是崩裂十分严重,现在他的半边身体已经是不能动了。

    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他这半边身体内里,许多才刚刚接上的碎骨又重新碎裂,经络和内腑许多碎裂的地方,又是开始流血。

    “想不到最终我还是要陨落在这里。”跌坐在紫焰巨甲虫,看着天际最后那一抹红色晚霞的魏索,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极其苦涩的神色,发出了一声叹息。

    就在他这一声叹息发出之后不久,两双绿油油的眼睛,从魏索左侧的一片废墟中出现,又飞快的朝着魏索所在的方位行来。

    又是两头食腐獭。

    魏索虽然借助紫焰巨甲虫逃离出北灵城,但是这紫焰巨甲虫对于食腐獭来说似乎是难得的美味,有食腐獭从周遭经过,就被吸引了过来。

    这种四级的妖兽,魏索平时弹指之间就可以轻易灭杀,但是此刻魏索伤重得半边身体都不能动,连离开这紫焰巨甲虫都无法做到。这两头妖兽,肯定不是他所能对付的了。

    “恩?”

    但是之间魏索突然眉头猛的一跳,随即勉强将手上的纳宝手镯取下,往怀里一塞。

    此刻他竟然感觉到,有两名修士进入了他的神识感知范围,就在他的身体右后侧的方位掠来,似乎是听到了他的那一声叹息。

    这个已经彻底如同巨大的乱葬岗一般,毫无生气的城池之中,居然还有修士的存在?

    就这片刻的时间,两头食腐獭中其中一头已经到了紫焰巨甲虫的下方,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食腐獭!….果然还有幸存的道友!他还没死!”

    但就在此时,一个有些瓮声瓮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与此同时,“嗤”的一声爆响,一条绿色的光焰打在了紫焰巨甲虫下方的那头食腐獭身上。

    食腐獭被打得倒翻了两个跟头,头部的鳞甲被打得裂开,但是却好像受伤不重的样子,呼的一声怒吼,和另外一头食腐獭都不管魏索,朝着魏索的后方飞扑了过去。

    此时魏索已经有些艰难的转过了身子。

    他的后方,果然是两名修士。

    这两名修士其中一名是五十多岁的老者,身穿一件黑色的皮袍,看上去有些干瘦,头发有些枯黄。而另外一名修士却是身穿黄色衣衫的粗壮青年,看上去一连憨厚的样子。

    魏索打量着两人的同时,这两人也在打量魏索,看到魏索浑身血迹斑斑的样子,这两人的目光都是有些惊疑,但是感觉到魏索身上的气息一点都不强横,这两名修士的神情也是略微一松。

    “啪!”的一声,只见五十余岁的黑袍干瘦老者祭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方印,一下子砸在其中一头食腐獭的身上,将这头食腐獭打得陷入了地面之中,一动都不动了。

    “道友你是从哪里而来?你是受了重创么?”与此同时,这名黑袍干瘦老者对着魏索发声问道。

    “我是从北灵城而来。”魏索目光一闪,苦笑道:“在下现在受伤太重,是几乎无法动弹了。”

    “北灵城?”

    黑袍干瘦老者身体微微一震,但没有丝毫的停留,又是祭出了那枚金光闪闪的方印,一击将另外一头被憨厚青年修士打得倒翻而出的食腐獭压得气息全无。

    “走!”

    击杀了这两头食腐雕之后,黑袍干瘦老者和憨厚青年修士没有丝毫的停留,掠到了魏索的面前,对着魏索做了一个小心噤声的动作。随即憨厚青年修士马上把魏索背在了身上,然后朝着两人来时的方位飞掠了出去。

    在废墟之中不停的穿梭了千余丈的距离之后,黑袍干瘦老者和憨厚青年修士在一堆石块废墟前停留了下来,随后黑袍干瘦老者掀开了其中的一块大石,下方却是出现了一条像是人工开掘出来的通道,然后黑袍干瘦老者和背着魏索的憨厚青年修士马上掠了进去,又将上方的大石重新盖上。

    这堆石块废墟下方,居然是一个不大的简陋石室,而且地面上还布置着一个小型的法阵,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华,散发着一股浓厚的金铁气息。

    一掠到这个简陋石室里面,黑袍干瘦老者和憨厚青年修士才又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是受了什么伤?需要用什么疗伤丹药么?”随后黑袍干瘦老者才一边和憨厚青年修士将魏索小心翼翼的放下,同时打量着魏索问道。

    “在下季李,是受了一头蛮力妖兽的冲撞,半边身体的内五腑破损较为严重,所以暂时无法动弹。不过在下已经服用了丹药,只要没有再有妖兽袭来,可以容我安静疗伤的话,伤势倒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多谢两位道友的救命之恩。不知道两位道友怎么称呼,是这关山城的修士么?”魏索看着黑袍干瘦老者和憨厚青年修士的样子,暗中也是彻底松了一口气。现在看起来,这黑袍干瘦老者和憨厚青年修士,也不像是那种心狠手辣,会杀人夺宝的修士。

    “原来是季道友。”黑袍干瘦老者看着魏索,点了点身旁的憨厚青年,道:“在下姓孔,原本是谷矿城玉石铺的掌柜,这是在下的小徒刘成。”

    “两位是从谷矿城而来?”魏索的脸上,又现出了一丝苦笑。他现在虽然是连望气术都无法施展,但是从方才黑袍干瘦老者和这名憨厚青年施法的情形来看,这黑袍干瘦老者的修为最多也不过周天境三重的修为,而这憨厚青年最多也就只有周天境一重的修为。而且这两人居然还只是一个店铺的掌柜和伙计,自己堂堂一个金丹大修士,居然是被一个掌柜和伙计救了,自己这次的处境,也实在是太过凄惨了一些。

    “我们是从谷矿城赶到此处的。想不到在此处竟然还能遇到一名北灵城的道友。”黑袍干瘦老者孔掌柜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复杂的看着魏索,“不知道北灵城的情形如何?”

    “北灵城已经彻底的毁了。除了数千修士在几名金丹修士的协助下从上古传送法阵之中逃脱之外,恐怕没有几个人逃出来。”魏索一边尽可能的缓慢调用真元疗伤,一边看着孔掌柜和憨厚青年刘成,问道:“孔掌柜,谷矿城的情形如何?”

    “谷矿城也已经彻底的毁灭在兽潮之中了。”孔掌柜和刘成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恐怕也没有几个人逃出来。”

    “孔掌柜,刘道友,你们是如何逃脱出来,跑到这关山城的?”孔掌柜和刘成的回答丝毫不出乎魏索的预料,谷矿城和北灵城距离天初城都是两万里左右的路程,在此种规模的兽潮之中是不可能幸存的。现在魏索只是想知道孔掌柜和刘成对现在天玄大陆北部的情形到底知道多少,毕竟他昏迷了十日左右,对现在周围的情形一无所知,而且光是看这关山城,魏索就已经觉得极其诡异。而且魏索也觉得以孔掌柜和刘成的修为,能跨越七八万里,跑到这关山城,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我们能够逃脱到此处,纯粹只是侥幸。主要还是靠这个法阵和我两位好友。”孔掌柜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苦笑,点了点地上布置的小型法阵,一点点解释道:“当时兽潮爆发之时,我和小徒正好和我的一名好友,我们谷矿城还有一家店铺的钱掌柜一起赶往天耀城,参加一个小型的拍卖会。当时正在赶往天耀城的途中。”

    “后来发觉兽潮爆发,我和钱掌柜便马上在一处躲藏了起来。我这个法阵,可以让妖兽误以为周围是精金矿带,所以我们藏身在地下,土遁的妖兽不从我们藏身的地方经过,侥幸幸存了下来。若是我们那时不是在赶往天耀城的荒原之中,是在谷矿城和天耀城中附近得话,就算这样躲藏起来,肯定也是没有任何用处,也肯定是活不下来的。因为这种城池周围的妖兽太过密集,城池地下,都是被钻的千疮百孔。那么多强大的土遁妖兽,恐怕攻城之时,就算以为是精金矿带,也要硬拱过去,我们就肯定躲藏不住了。”

    “我们是在谷矿城和天耀城中央荒原中的一处地下,躲藏了三日,等到感觉周围经过的妖兽数目已经变得稀少了,然后再往青萝城赶,然后再辗转到了这关山城的。”

    说到此处,孔掌柜的眼中又不自觉的流露出了惊惧的神色,“我们料想青萝城大弥宗有数名金丹大修士坐镇,而且厉害修士众多,应该可以镇守住,我们赶到青萝城,就相对安全了,可是没想到,我们赶到青萝城的时候,也已经是一片废土。整个青萝城已经不复存在,我们连一名活着的修士都没有见到。”

    “青萝城也是和这关山城差不多的样子么?”魏索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现在最为关心的是现在的兽潮到底到了何种程度,到底兽潮有没有被压制下去,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多妖兽到哪里去了,这关山城周围,怎么会这么一片死寂,妖兽的数量也并不多。